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下方,數十頭赤鱬獸,發出此起彼伏的叫聲,它們展開一雙烈焰雙翼,穿過海水,飛了上來,呈合圍之勢,向張若塵等人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每一頭赤鱬獸,皆是相當厲害的兇物,更何況還是數十頭赤鱬獸同時攻擊過來?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赤鱬獸竟然是從此處進入西玄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終於明白是怎麼回事,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。

    赤鱬獸,常年生存在地心深處的岩漿裡面,若是沒有特殊原因,幾乎不可能前去地表。

    血泉海溝深達萬丈,直通地底,與岩漿層連接在一起。赤鱬獸也就能夠通過血泉海溝,衝出岩漿層,進入西玄海。

    同時,張若塵想到了另外一件事,西玄海的深度,平均只有不到兩千米,爲何血泉海溝卻有數萬米深?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懷疑,血泉海溝的形成,乃是由人力造成。

    說不定就是那一根鐵柱,從天而降,擊穿玄武的身軀的時候,將玄武打入海底深處,同時也造就了這一條數萬米深的海溝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得多少強大的力量,才能打出一個數萬米的凹坑?

    “呱!”

    一頭魚龍第五變修爲的赤鱬獸,飛到張若塵的上方,甩動尾巴,抽擊向張若塵的脖頸。

    “唰”的一聲,張若塵拔出沉淵古劍,拖出一道長長的劍光,一劍斬了過去,將赤鱬獸的尾巴斬斷了一截。

    那一頭赤鱬獸吃痛,慘叫了一聲,變得無比憤怒,快速揮動爪子,擊穿張若塵的護體提昂個,打在張若塵的胸口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沉淵古劍橫在胸口,劍體中,飛出數十道劍氣,形成一層劍幕,將赤鱬獸打出的爪子抵擋住。

    赤鱬獸常年生存在地心深處,早就適應了這樣的環境,所以,海水的水壓,對它們的影響要相對弱一些。

    因此,它的這一爪,爆發出來的力量異常強大,竟然將張若塵都震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轉身,衝進玄武的左眼。

    他站在眼眶骨骼的邊緣,猶如站在崖壁上的洞口,雙手握劍,向前劈了出去,爆發出一道劍氣瀑布,將那一頭魚龍第五變赤鱬獸擊退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玄武的背部上方,立地和尚與烏骸蛟王聯手,與地火麒麟鬥了起來。

    爲了活命,他們也必須聯手,要不然,地火麒麟的強大力量,會將一人一蛟都給撕碎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清楚,立地和尚和烏骸蛟王擋不住多久,以地火麒麟的實力,很快就會將他們擊敗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立即吩咐道:“小黑,你留下,與我一起抵擋赤鱬獸的攻擊。其餘人,立即前往青火玄武的身軀深處,儘量以最快的速度,奪取青火玄武的傳承。”

    青火玄武的眼眶,乃是相當狹小的入口,在這裡防守,可以達到一夫當關、萬夫莫開的效果。

    由他和小黑防守,將赤鱬獸擋在外面,而黃煙塵、敖心顏、橙月星使前去奪取玄武傳承,也就相對安全很多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將一隻如意寶瓶取出來,託在手心,開始緊急的收集從玄武身軀內部流淌出來的玄武之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血泉海溝的主要目的,就是收取玄武之氣和玄武聖血。至於,玄武的傳承,他的興趣並不大。

    畢竟,他修煉的乃是《九天明帝經》,本身就是極其高端的修煉功法,沒必要改修殘缺不全的《玄武聖典》。

    而且,他還擁有龍珠和舍利子,相當於同時具有金龍和佛帝的傳承。

    金龍和佛帝,任何一個,也不比青火玄武弱小半分。

    既然已經有了他們的傳承,那麼,青火玄武的傳承,就由黃煙塵、敖心顏、橙月星使去取,就看她們誰得運氣更佳?

    小黑向黃煙塵、橙月星使、敖心顏看了過去,道:“青火玄武的身上,最重要的寶物,乃是聖源。”

    “聖源,不僅蘊含青火玄武的畢生聖力和精神,而且還具有青火玄武的知識。誰若是能夠吞服玄武聖源,才能算是青火玄武的真正傳承者。”

    青火玄武的身上有諸多寶物,但是,沒有一樣,比得過玄武聖源。

    在黃神異的身上,並沒有找到玄武聖源,由此說明,以黃神異當時的修爲,根本取不了聖源。也就是說,聖源肯定還在青火玄武的體內。

    張若塵突然想到了什麼,再次吩咐了一句,肅然的道:“進入玄武的身軀,你們一定要小心一些,若是玄武聖源已經被金煌王奪取,你們千萬不要與他爭搶。”

    金煌王很早之前,就已經來到血泉海溝,但是,衆人卻一直沒有看到他的蹤影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相當懷疑,金煌王很有可能就在玄武的體內,正在收取玄武的傳承。

    說不定就是受到金煌王的驚擾,那些赤鱬獸和地火麒麟,纔會衝出地底岩漿,進入西玄海的海面。

    玄武的傳承,對於張若塵來說,吸引力不大。

    但是,對於別的修士,甚至對於半聖,都有着致命的誘惑。

    金煌王肯定也會相當在乎玄武傳承,他乃是半聖級別的存在,若是已經找到玄武聖源,黃煙塵、敖心顏、橙月星使與他搶奪,無異於飛蛾撲火。

    所以,張若塵才提前吩咐了一句,以免她們惹出不必要的麻煩。

    黃煙塵、敖心顏、橙月星使立即施展出身法,穿過青火玄武眼睛中的骨質隧道,向着更深處行去。

    可是,她們才走到青火玄武的喉嚨位置,就發生了變故。

    玄武的身軀,猛烈晃動了起來。

    下一刻,玄武的腹部,傳出一道驚天動地的嘯聲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嘯聲,十分高昂,形成一股音波風暴。

    “糟了,玄武的腹部有人,他在阻止我們進入其中,快退。”

    她們想要退,已經遲了!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音波風暴,撲面而來。

    黃煙塵立即將真氣注入玄龜甲,玄龜甲中冒出一道道光華,形成一個氣罩,將她們三人護在氣罩之中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玄龜甲形成的防禦,就像是一層紙一般,瞬間就被音波擊碎。

    對方不是要阻止她們進入玄武的腹部,而是……要殺了她們。

    音波風暴衝擊在了她們三人的身上,就算以她們的修爲,也被音波震得耳膜破碎,七孔流血,身體倒飛了出去,一陣天旋地轉。

    隨後,她們感覺像是撞擊在一層堅硬的骨壁上面,大腦被撞得轟的一聲,眼前一黑,就暈厥了過去,軟綿綿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就在嘯聲傳出的那一剎那,張若塵的身體被衝擊得向後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反應速度極快,立即全力運轉真氣,雙腳猛然向下一踩,哧的一聲,雙腿就如兩顆釘子一般,踩進了青火玄武的身軀裡面,雙腳下沉了半尺深。

    那一股音波風暴,持續從玄武的腹部中涌出,衝擊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空間扭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控制空間領域,雙手緩緩的運轉,調動空間之力,使周圍的空間發生細微的扭曲,讓那一股狂暴的音波力量,從身側滑了過去。

    玄武的眼眶,猶如變成了一個喇叭,音波風暴不斷涌出去,化爲一圈圈強大的音波力量。

    原本,已經衝到玄武的眼眶外面的數十頭赤鱬獸,全部被那一股音波風暴震飛了出去,撞擊在遠處的石壁上面,砸出一大片坑洞。

    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    音波風暴過去之後,張若塵的臉色大變,心中十分擔憂,害怕黃煙塵遇到不測。於是,他立即衝進玄武的身軀,先前尋找黃煙塵。

    在一處骨質的角落裡面,張若塵發現了暈厥過去的黃煙塵。她的眼中、嘴角、耳中、鼻中,盡是血跡,就連後腦的頭骨都破碎了一道縫隙,鮮血不停的外涌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伸出兩根手指,按在黃煙塵的手腕,查探她的傷勢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