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青火玄武,乃是神獸玄武的三支後裔之一,雖然不如真正的神獸玄武那麼強大,但是,在尋常人的眼中,卻依舊是相當厲害的蓋世兇獸。

    血泉海溝底部的青火玄武,依舊死去多年,但是,它的軀體內部,卻依舊燃燒着熊熊的青色火焰。

    越是向腹部走去,青色火焰就越是旺盛,溫度也更高。

    張若塵撐起一個直徑三丈的空間領域,將青色的玄武火焰,阻隔在領域的外面。

    花費一刻鐘,他才穿過一層層阻礙,來到青火玄武的腹部。

    只見,一根鏽跡斑斑的粗大鐵柱,穿透青火玄武的身軀,立在腹部的中心位置,散發出一縷縷墨汁一般的死亡邪氣。

    黑色的死氣之中,盤坐着一個身穿黃金鎧甲的魁梧男子。他身高足有兩米,看上去四十來歲的樣子,五官分明,氣質硬朗,下巴上留有一尺長的青色鬍鬚。

    他的腰部,掛着一塊兵部令牌。

    很顯然,他也是一位墟界戰士。

    此人的身上,散發出來的氣息,十分恐怖,比之烏骸蛟王似乎都要強大不少。由此可見,他肯定是一位半聖。

    整個西玄海的人類修士,也只有金煌王,才達到半聖境界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他的身份,也就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向他看了一眼,就已經確認他的身份嗎,道:“金煌王果然早就已經達到血泉海溝的底部。”

    金煌王的眉心位置,浮現出一粒光點。

    透過那一個光點,可見看見,他的眉心深處,氣海之中,似乎有一顆青色的星辰,散發出強大的聖氣威壓。

    張若塵小心翼翼,只是向前踏出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旋即,金煌王眉心的那一顆青色星辰,散發出一圈漣漪,向張若塵衝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壓力,突然,從金煌王的方向涌過來,作用在他的身上。那種感覺,就像是承受了十倍重力。

    當張若塵跨出第二步,那一股壓力,就又增大一截,堪比二十倍重力作用在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連跨出九步,身體承受的壓力,已經接近百倍重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眼,緊緊的盯着金煌王眉心的光點,暗道,“金煌王的修爲雖然強大,但是,終究還只是半聖境界,不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的聖威。他眉心氣海中的那一顆青色星辰,肯定就是玄武的聖源。只有得到聖源,他才能變得如此厲害。”

    半聖能夠讓武魂,成長爲聖魂。

    聖魂一怒,就能爆發出聖威,讓靠近半聖的修士,情不自禁生出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但是,半聖離真正的聖者,終究還是差了一步。聖威的力量,也有一定的限度。

    只有凝聚出聖源,才能算是真正的聖者。

    聖者的聖威,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聖者一怒,只是那一股情緒,就能引動天地之間的一些聖法規則,震懾得萬物生靈,全部跪伏在地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走到金煌王的近前之時,突然,金煌王睜開了雙目,瞪了張若塵一眼。

    他的兩隻眼睛裡面,沒有瞳孔,因爲,就連眼白都變成黑色,猶如兩個黑洞一般,散發出濃烈的死亡之氣。

    “不好,金煌王已經被鐵柱的死亡邪氣,控制身體,變成了一尊邪惡半聖。”張若塵的臉色一變,快速向後退去。

    金煌王不僅收服了玄武聖源,將其收入氣海。同時,他竟然還想收取那一根邪氣滔天的鐵柱。

    那一根鐵柱,的確是了不得的戰兵,只不過,鐵柱上面蘊含的死亡邪氣相當可怕,根本不是金煌王可以鎮壓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這個原因,金煌王反被鐵柱控制,失去了自我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金煌王的兩隻黑色的眼睛裡面,射出兩道冰冷的光柱,猶如黑色的閃電,擊向張若塵的胸口。

    張若塵避無可避,只得將乾坤神木圖展開,將真氣注入圖卷,向前一擋。

    圖捲上的銘紋,快速浮現了出來,散發出一縷縷白色的霞光,與兩根黑色的光柱,碰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шшш •ттkan •c o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後滑退了五丈,才重新穩住腳步。

    金煌王眼睛裡面射出的兩根光柱,則被乾坤神木圖上的白光,逐漸淨化,化爲一粒粒黑色的光點,消散在水中。

    乾坤神木圖,擁有鎮壓邪氣的特殊力量,當初,血靈王就曾被它鎮壓過一次。

    金煌王略微詫異了一下,道:“小輩,看你還算有些本事,本王勸你速速離開此地,要不然,本王再次出手,你恐怕就會性命不保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隻手抓住乾坤神木圖,一隻手提着沉淵古劍,再次向前走去,道:“金煌王,該離開此地的人,是你,而不是我。你已經被鐵柱中的死亡邪氣入侵了本心,卻不自知,若是繼續收取鐵柱,恐怕將會變成鐵柱的邪奴。”

    金煌王大笑了一聲,十分自信的道:“本王在墟界戰場歷練了百年,不知經過多少生死血戰,心智堅定如鐵,區區一根鐵柱的邪力,也能影響本王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若是你的面前,有一面鏡子,或許你纔會看清自己現在的樣子是何等的猙獰恐怖。”

    說完,張若塵的手指,向前一點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他的指尖,一道光暈,逐漸散開,凝聚成一面圓形的靈光鏡面,懸浮在金煌王的身前。

    金煌王看到鏡子中的自己,頓時,他的眼中,露出一道惶恐的神情。

    境面上的人,全身都被黑色的邪氣包裹,雙眼漆黑得看不到瞳孔,臉上的經絡全部都凸顯了起來,猶如一隻厲鬼一樣。

    金煌王使勁的搖頭,不能接受鏡中的自己,聲音沙啞的大吼:“不……不是我……這不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王乃是墟界戰場上的軍中之王,百戰百勝,怎麼會被區區的死亡邪氣入侵身體?是你,肯定是你,小輩,你敢戲弄本王?待到本王煉化這一根鐵柱,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。”

    “啵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一收,那一面靈光鏡面,立即消散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向前跨出一步,道:“金煌王,我乃是墟界戰士中的一員,你乃是墟界戰士的統帥。但是,你卻想要殺我。由此可見,你的本心,已經被鐵柱上的邪氣腐蝕,正在變得嗜殺。”

    金煌王相當焦躁,牙齒緊咬,身上的殺意更加濃烈。

    金煌王的臉有些扭曲,冷聲道:“烏骸蛟王,去替本王,殺死這一個小輩。”

    烏骸蛟王?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一驚,暗暗運轉真氣,警惕了起來。

    只見,金煌王的手臂向前一伸,一條赤紅色的蛟影,從他的衣袖中飛出來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三尺長的赤雲蟒蛟,圍繞鐵柱飛行了一圈,身上散發出赤紅色的光華,形成一個明亮的光球。

    片刻之後,赤雲蟒蛟的身軀膨脹了起來,凝聚成人形,從光球中飛了出來,落到地面,單膝跪在金煌王的身前,“拜見主人。”

    竟然真的是烏骸蛟王。

    先前,張若塵在圖卷世界中衝擊魚龍境的時候,烏骸蛟王就衝進玄武的腹部,本來他是想要奪取金煌王身上的玄武聖源。

    只可惜,金煌王得到玄武聖源之後,修爲大增,反將烏骸蛟王鎮壓。

    並且,金煌王還使用馭獸銘紋,打入烏骸蛟王的體內,將它收爲了坐騎。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的打量烏骸蛟王,發現烏骸蛟王的氣息紊亂,眼神暗淡烏光,顯然是受了重傷。

    而且,烏骸蛟王的眼球上面,有着一縷縷馭獸銘紋在流動,顯然是已經被金煌王控制,成爲了金煌王的一隻戰獸。

    張若塵大概猜到是怎麼回事,目光向着金煌王看了過去,道:“金煌王,我來此地,並不是想要與你爭鬥,而是想要與你交換玄武聖源。我可以用龍珠,與你交換。”

    突破到魚龍境,張若塵已經可以將龍珠喚出體外。

    “你算什麼東西,也配與本王談條件?”

    金煌王根本沒有與張若塵交換的意思,反而露出譏誚的神情,笑道:“烏骸蛟王,替本王殺了他。他身上的龍珠,以後就歸你。”

    烏骸蛟王的眼睛一亮,露出了貪婪的神色。

    它乃是蛟族,若是能夠吞服龍珠,將來說不定能夠一舉脫變成七級蠻獸,化爲一條蛟龍。

    “多謝主人,烏骸一定竭盡全力,擊殺此子。”

    烏骸蛟王對着金煌王躬身一拜,隨後,他就取出烈焰戰錘,一步步向張若塵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,心知金煌王已經徹底被鐵柱腐蝕了心智,變成了一尊邪魔,已經沒辦法與他談條件。

    如今之計,他也只能強取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沉淵古劍緩緩的擡了起來,道:“烏骸蛟王,你已經受了重傷,在海底,你不是我的對手,我勸你立即退開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人類小子,你不一樣也受了重傷?你不會真的以爲,藉助海水的水壓,就能擊敗本王?實話告訴你,本王就算被海水的水壓壓制,也終究是蛟族之王,而你卻只是一隻螻蟻。”烏骸蛟王笑道。

    就算有環境的壓制,烏骸蛟王對自己的實力,依舊十分自信,根本不相信會敗給一個人族小輩。

    時間緊迫,張若塵不再與烏骸蛟王繼續廢話,踩動步法,一連變換九次身形,出現在烏骸蛟王的身前,揮劍一斬,劈出了十二道劍氣。

    突破到魚龍境,張若塵的真氣變得更加渾厚,加上堪比魚龍第九變修士的強大武魂,可以大規模調動天地靈氣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他就能夠激活劍體中更多的銘紋,讓沉淵古劍爆發出更加強大的威力。

    一件聖器,掌握着天極境武者和魚龍境修士的手中,發揮出來的威力,自然是天差地別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十二道劍氣,每一道都有十數丈長,呈現出圓弧形,將烏骸蛟王打得向後倒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還有一章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