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玄武聖源上的黑色邪氣,被乾坤神木圖上面的光芒煉化,逐漸消散,化爲無形,重新變得晶瑩透徹,光彩照人。

    聖源的表面,涌出濃郁的聖氣,與空氣接觸了一下,瞬間就凝聚成液滴,散發出一股迷人的馨香。

    每一滴,皆是一滴聖液。

    若是服下聖液,對凡人四境的武者,有着無窮的好處。

    當初,在天魔嶺,張若塵想要得到一滴聖液都是難如登天的事,現在,空氣中就懸浮着一百多滴聖液,如同瓊漿玉露,散發出星星點點的光華。

    “玄武聖源散發出來的聖氣,就能輕易凝聚出如此多的聖液,真不知道聖院中到底蘊含了多少龐大的力量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衣袖一招,將那一百多滴聖液捲了起來,凝聚成一團拳頭大小的青色水球,吞入了腹中。

    一次性吞服一百多滴聖液,四肢八骸都傳來“啪啪”的聲音,原本消耗的真氣,也在一瞬間完全恢復。

    隱隱之間,張若塵感覺自身修爲,似乎也提升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師姐若是吞服玄武聖源,豈不是,她的身體,無時無刻都被煉化聖液?修煉速度,不知會提升到何等程度?”

    那些聖者門閥,老一輩的聖者離世之後,也會將聖源,傳給新一代的門閥繼承人。

    只不過,聖者門閥的繼承人,大多都不止一位。爲了確保門閥中有新的聖者誕生,繼續守候門閥,一般都會將聖源一分爲二,一分爲三,甚至分得更多,讓更多的人服下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總有一位天之驕子,能夠達到聖者的境界。

    一個聖者門閥,若是沒有聖者坐鎮,必定會迅速的衰落,甚至就連門閥的財富,也會被別的勢力瓜分。

    想要誕生出一位聖者,卻又是極其艱難的事,稍有不慎,就會出現斷層。

    很多聖者門閥,老一輩的聖者隕落之後,才能誕生出新的聖者,就是因爲,新的聖者服用了部分聖源,才衝破最後的境界。

    因此,一枚完整的聖源,若是出世,很多聖者門閥都會出手爭奪,由此可見,聖源的珍貴程度。

    青火玄武的聖源,卻比別的那些聖者的聖源,更加強大,更加珍貴。

    黃煙塵若是能夠吞服玄武聖源,她在陳家的地位,必定會提升許多,成爲最核心的那一批子弟,將來有機會進入陳家的權利高層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金煌王的方向看了一眼,最終,還是沒有在他的面前,將乾坤神木圖的內空間打開。

    雖然,金煌王欠了張若塵一個人情,同時,他也知道,張若塵能夠操控空間和時間的力量。

    但是,有一句話叫做,防人之心不可無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金煌王結識的時間尚短,並不知道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。因爲,張若塵暫時還不想,將內空間的秘密,暴露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金煌王打了一聲招呼,隨後,就帶着乾坤神木圖和玄武聖源,向前一衝,飛到千里之外,又進入海底底部,徹底離開金煌王的視線之外,纔將打開空間之門,進入內空間。

    黃煙塵平靜的躺在接天神木的新苗下方,寶藍色的長髮散落在地,雙眸微微的閉着,安靜得就如一個睡美人。

    萬辛的是,在圖卷世界,小黑的修爲十分強大,它引動接天神木的木靈之氣,不斷灌注入黃煙塵的身體,將她的性命給保住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若是再回來遲一個時辰,恐怕本皇都無法繼續給她續命。”小****。

    “多謝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將玄武聖源給黃煙塵服下,隨後,盤坐在她的對面,托起了她的雙手,緊緊的捏住。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將體內的佛氣,調動出來,通過手掌源源不斷注入黃煙塵的身體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一根青色的光柱,從黃煙塵的體內涌出來,猶如一根光劍,穿過前胸與後背。

    緊接着,又有數十道光柱,以玄武聖源爲中心,衝射出來。

    光柱的光芒,凝結在一起,形成一隻十數丈高的玄武虛影,將她的身體,包裹在中心位置。

    шωш¤тTk ān¤C 〇

    周圍的空氣,凝聚出一滴滴聖液,最開始只有數十滴,接着是數百滴,然後是數千滴,數萬滴……

    聖液就像雨點一樣,將以黃煙塵爲中心的空間,完全覆蓋。

    黃煙塵開始自動吸收玄武聖源的聖氣,按照《玄武聖典》的功法,隨着經脈,在體內運轉起來。

    “終於成功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鬆了一口氣,知道黃煙塵已經渡過危險期,於是,緩緩的收回手掌。

    舍利子的力量,如潮水一般的退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體內的力量,在一剎那,幾乎全部消失。

    一股虛弱感、疼痛感、疲憊感,猶如潮水一樣,同時向他襲來。大腦變得昏昏沉沉,眼皮越烈越沉重,最後完全閉上,向前一倒。

    突然,一隻雪白的玉手,從側面伸了出來,扶住張若塵的手臂,關切的道:“組長,你怎麼了?你醒醒?”

    敖心顏沒有給自己療傷,從始至終,守在張若塵的旁邊,就是擔心張若塵出現意外。

    她看見張若塵的臉色,突然,變得蒼白,就知道不妙,所以在第一時間衝過去,將張若塵扶住。

    小黑邁着貓步,走了過去,不緩不急的道:“丫頭,不用爲他擔心,他就是傷得太重,而且又使用了佛帝舍利的力量,所以,纔會變得十分虛弱。”

    敖心顏將張若塵抱在懷中,不斷將真氣打入張若塵的體內,有些急切道:“你要知道,組長以前,受再重的傷都沒有暈倒。由此可見,這一次,他真的傷得很重。現在,沒有真氣護體,萬一傷勢惡化怎麼辦?”

    小****:“對於別人來說,這種程度的傷勢,的確足以致命。但是,張若塵又豈是一般人?”

    “既有諸神印記,守護氣海。又有龍珠,守護肉身。除非將他的腦袋砍下來,要不然,再嚴重的傷勢,也要不了他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引來諸神共鳴,就相當於有諸神護體,好處極多。

    最簡單的一點,修士的生命力就遠超一般人。

    更何況,張若塵還引來四次諸神共鳴,生命力自然就更加強大。不僅可以百毒不侵,而且,很多傷勢,根本不用服用療傷丹藥,就能自愈。

    先前張若塵被邪氣入侵,其實,並不是多大的事。

    就算金煌王沒有出手營救,氣海中的諸神印記,也能將那一股邪氣驅逐出體內,根本傷不了他。

    小黑本來已經走了過去,卻又退了回來,看着依舊抱着張若塵的敖心顏,道:“嘖嘖!你那麼關心他幹什麼?”

    敖心顏微微一怔,隨後,移開視線,抿了抿嘴脣,道:“組長……長……救過我的性命……”

    小黑一副完全瞭解的神情,笑了笑,道:“嘿嘿!張若塵的確很優秀,喜歡他的女子,本皇還是見到過幾個,但是,張若塵卻從來沒有對她們任何一個動心,或者說,他壓制住了心中的情感,強迫自己不對任何一個動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女子,有的人已經離開,徹底消失在張若塵的身邊,今後恐怕也很難再相見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一些女子,則以朋友自居,繼續待在他的身邊,依舊不死心,最終,還是苦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總之一句話,張若塵的身上,秘密多得很,絕不是你要找的那一個白馬王子。本皇勸你一句,最好不要往火坑裡面跳,免得今後孤獨終老,愁苦一生。”

    敖心顏的眼中露出幾分慌亂的神色,連忙道:“纔不是你想的那樣,我……我對組長,只有欽佩之情。”

    三天過去,張若塵才逐漸恢復知覺,醒了過來。

    他的雙手撐地,緩緩的坐了起來,全身依舊有些乏力,但是,身上的傷勢卻已經恢復了不少,外傷幾乎已經痊癒。

    在他暈厥之前,依稀記得,聽到敖心顏的聲音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也就沒有多想,只以爲是他暈厥的時候,敖心顏給他服下了療傷丹藥,所以,傷勢纔會恢復得這麼快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四周觀察了一翻,發現敖心顏和橙月星使都在療傷,黃煙塵依舊被玄武的虛影包裹,並沒有醒來。

    “先讓傷勢穩定下來,再出去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提振力量,擡起雙臂,雙手一合,調動氣海中的真氣,按照《九天明帝經》的運行方式,讓真氣在體內運轉了九個大周天。

    兩個時辰之後,張若塵身上的疲倦一掃而空,重新變得精神飽滿,眼中露出銳利的光芒。

    雖然,傷勢還沒痊癒,但是,他的力量,已經恢復了兩三成。

    張若塵獨自一人,走出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雙腳在海底一踩,身體就像是一支離弦的箭,嗖的一聲,衝出水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來到小島上的時候,金煌王已經將身上的邪氣,徹底驅逐出身體,變得一副威嚴肅穆的樣子。

    金煌王揹着雙手,穿着破碎的軍甲,筆直的站在一塊黑色的礁石上面,望着立在海中的孽海之柱。

    以前,孽海之柱插在數萬米的海水底部,所以,才顯得沉寂。

    金煌王將它拔出血泉海溝,帶到淺海,還將大量的聖氣注入其中,頓時讓將孽海之柱的器靈刺激得甦醒過來。

    孽海之柱散發出來的氣息,已經變得越來越恐怖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金煌王的修爲,也不敢輕易靠近,害怕再次被邪氣侵入身體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