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地火麒麟的兩隻眼球,如同兩顆燃燒着的銅鈴,透着五彩色的奇異光華,只是瞪着張若塵,就散發出獸性、狂猛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地火麒麟邁開四隻鐵蹄,向張若塵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它似乎是想,先吃掉張若塵,補充一些力氣,再去繼續對付立地和尚。

    立地和尚停了下來,喘着粗氣,用僧衣擦去額頭的汗珠,大聲提醒:“張施主千萬要小心,那一頭麒麟非同小可,不能與它力敵。”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地火麒麟張開血盆大口,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長嘯,將立地和尚的聲音,完全掩蓋了下去。

    麒麟的嘯聲,形成音波,凝聚出一圈又一圈的音波螺紋。

    每一圈音波螺紋,皆堪比魚龍第九變的強者的全力一擊。

    成百上千道音波螺紋,連綿不絕的涌了過來,衝擊在一座小島上面,剎那間,響起咵啦一聲。

    十多里長的小島,轟然變成泥石碎片,消失在海面。

    先前,地火麒麟的嘯聲,主要針對的是立地和尚,張若塵站在遠處,使用空間領域,也能將逸散出來的音波給擋住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地火麒麟的攻擊目標,主要變成了張若塵。張若塵才發現,它的力量,竟是如此的恐怖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聲爆吼,散發出來的音波,就有震死魚龍第九變修士的力量。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可以使用空間扭曲,將音波攻擊,推移到身側,但是,當對方的力量,比張若塵強大得太多,即便是空間扭曲,也不可能抵擋得住。

    比如此時,地火麒麟吐出的音波,就已經遠遠超過張若塵的承受範圍。

    不能力敵。

    張若塵控制空間之力,準備施展空間挪移,躲開地火麒麟的音波攻擊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頭頂上方,一道紅色的嬌小影子,從雲層中飛出,冷喝一聲:“不知死活的畜生,膽敢傷我師弟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柄白色的聖劍,猶如天外流星一般,帶着一股呼嘯之聲,飛了下來,擊向地火麒麟的頭部。

    白色聖劍,原本只有一寸長,但是,它落到地火麒麟的頭部的時候,瞬間增大了萬倍,化爲一柄巨劍。

    數千道劍氣,從聖劍中爆發了出來,“唰唰”的全部擊在地火麒麟的身上,將厚厚的鱗片破開,從頭顱中穿透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白色聖劍帶着一大片鮮血,從地火麒麟的頸部下方飛了出來,重新衝向高空。

    地火麒麟遭受重創,慘呼了一聲,停止進攻張若塵。

    它擡起頭顱,向站在半空的紅衣女子看去,露出暴怒的神情,仰天大吼了一聲。

    距離海面百丈的位置,一個身穿紅衣的女子,腳下踩着一縷白色的煙雲,懸空站立,猶如一位絕代劍仙。

    紅衣女子的身高,只有七寸,手臂向前一伸,白色的聖劍就飛了回去,懸在了她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璇璣老人的第五弟子,靈樞半聖。

    張若塵見到靈樞半聖,頓時鬆了一口氣,將空間之力散去,道:“五師姐。”

    靈樞半聖向張若塵點了點頭,露出一道喜色,道:“金煌王告訴我,你在這一片海域,所以,我就過來找你。小師弟,看見你沒事,我也總算鬆了一口氣。待我降服了這一頭地火麒麟,咋們就回混沌萬界山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提醒道:“地火麒麟的實力,極其強大,師姐千萬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師弟,你可小看了師姐,師姐再怎麼也是劍修,豈會對付不了區區一頭六階中等蠻獸?”

    靈樞半聖伸出一隻纖細的手臂,抓住比她的身體長百倍的聖劍,一股強大的聖氣,從她的掌心涌出,注入劍體。

    一股浩蕩的劍氣,從她的身上爆發出來,猶如白虹貫日一般,沖天而起,直插雲霄。

    “錚!”

    受到靈樞半聖的劍意的影響,張若塵手中的沉淵古劍,顫抖起來,像是要從他的手中飛出去。

    “師姐好強大的劍道境界,只是這一股劍意,就讓人望塵莫及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達到劍心通明的中階,張若塵本以爲他在劍道上的成就已經極高,足以和絕大多數半聖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但是,靈樞半聖的劍道境界,卻更加可怕,比張若塵高得不是一星半點。

    她纔是真正的劍修。

    真正的劍修,在同境界,被稱爲攻擊力第一,任何人都無法比擬。

    “小師弟,你看好了!師姐現在就給你演示,什麼纔是真正的劍道。”

    “陰陽二氣分天地,劍道自然萬法終。”

    靈樞半聖緩緩揮動聖劍,引動天地靈氣,在身前,形成一個巨大的劍氣圓圈,隱隱間,似乎形成一個太極八卦。

    還沒等張若塵看清招式,她就從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劍氣圓圈落在了地火麒麟的身上,發出“啪啪”的聲音,將地火麒麟身上的鱗片全部斬落,拋飛了出去,只剩下一具血淋淋的肉身。

    下一刻,靈樞半聖傲然的站在地火麒麟的頭頂,持劍指着它的眉心,道:“臣服,還是死?”

    地火麒麟完全沒有脾氣,懾懾發抖的低吼了一聲,立即趴在地上,露出一個求饒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算你識相。”

    靈樞半聖手中的聖劍,重新變爲一寸,收回了劍鞘。

    隨後,靈樞半聖的手臂一揮,化爲一股氣浪,將地火麒麟的鱗片捲了起來。

    原本簸箕大小的鱗片,在她的聖氣控制之下,逐漸變小,變得只有指甲蓋大小,飛進了一隻銀絲袋子裡面。

    靈樞半聖拍了拍袋子,響起“嘩嘩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她向張若塵看過去,笑道:“小師弟,一直以來,師姐就沒有送給你什麼好東西,等回到聖院,師姐就去請神劍聖地的煉器大師,給你打造一具麒麟鎧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靈樞半聖腰上的銀絲袋子,想了想,最終還是取出一隻赤紅色的儲物戒指,遞給了她,道:“師姐,我先送你一份禮物。”

    靈樞半聖的眼眸一掀,向那一枚儲物戒指盯了一眼,隨後有些怨惱的嘟起嘴,道:“不要這樣吧?一直以來,那幾位師兄,就將我當成小師妹,送我各種禮物。師尊好不容易收了一個小師弟,讓我擺脫了小字輩。你就讓我做一回師姐,送一次禮物行不行?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只是一件小玩意,比不得師姐要贈送的麒麟鎧甲。”

    靈樞半聖想了想,心中暗道,只是一枚戒指而已,收下也無妨。

    做爲一位半聖,什麼樣的好東西沒有見過,在她看來,小師弟應該真的只是送給她一件外形頗爲精美的飾品。

    若是別人送給靈樞半聖一件飾品,她估計看都懶得看一眼,不過,小師弟乃是師尊的得意弟子,也是她唯一的師弟。

    無論他送的禮物多麼廉價,也代表了一份心意。

    靈樞半聖盯了張若塵一眼,將赤紅色的玉戒指,接了過去,笑道:“各位師兄送的禮物,皆是聖器、護甲、聖丹之類的修煉寶物。從來沒有人,送我飾品,你是第一個。如此看來,外界的傳言也不是空穴來風,師弟倒是一個風流多情的人,竟然如此懂得討好女孩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一個苦笑的神情,道:“師姐千萬不要誤信傳言,那都是胥聖門閥想要借刀殺人,故意放出去的謠言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麼緊張幹什麼?師姐跟你開玩笑而已……不過,胥聖門閥居然敢加害你,這一筆賬,我先給他們記下了!哼!”

    靈樞半聖的眼神,忽然之間,變得異常冷銳,右手的五指將赤紅色的玉戒緊緊的捏住,一股聖氣涌了出去,竟然在無意之間,將戒指中的空間銘紋激活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戒指上,浮現出一圈紅色的光暈,猶如水紋漣漪一樣,向外擴展。

    靈樞半聖察覺到儲物戒指的異樣,輕咦了一聲,伸出左手,探入了光暈裡面,竟然發現戒指中存在一個巨大的內空間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空間寶物儲物戒指……”

    靈樞半聖的眼眸,亮了起來,向着張若塵看過去,感覺到相當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整個崑崙界,空間寶物也就只有那麼幾件,雖然每一件皆是威力驚人的聖物,但是,卻沒有人會將它們拿出來儲存隨身物品。

    因此,儲物戒指對半聖來說,也是傳說中的東西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說出早就已經準備好的話,道:“師姐恐怕還不知,我曾經發現過一座中古時期的秘府,在裡面得到了幾件可以用來儲物的空間寶物。這一枚儲物戒指,就是其中之一。”

    靈樞半聖也不多問,畢竟發現秘府,得到寶物,那是張若塵自己的氣運。

    就像她自己,也發現過幾座秘府,得到了不少不爲人知的好處。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將一隻儲物戒指,拿出來,送給她,由此可見,這個小師弟,並不是一個自私的人。

    無形之中,兩人的關係,又親近了幾分。

    靈樞半聖看見張若塵的手指上也戴着一枚儲物戒指,心知張若塵的身上,肯定還有別的空間寶物,於是,也就坦然的將這一份禮物收下。

    她將赤紅色的空間戒指,戴在右手的手腕上面,猶如一隻玲瓏剔透的鐲子,剛好合適。

    靈樞半聖將裝有麒麟鱗片的銀絲袋,放入戒指的內空間,笑着點了點,道:“小師弟送給我了一份如此珍貴的禮物,也不知道那些師兄看到之後,會不會嫉妒?”

    “師尊和幾位師兄,皆在混沌萬界山,我們也趕快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衝擊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,引來諸神共鳴,也算是給咋們所有人都長了臉,以二師兄的性格,今晚肯定是要大擺筵席,給你接風洗塵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