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二師兄我已經凝聚出聖源,就算將獸元金丹送給你,也並不是多大的事。再說,你二師兄一共有六顆獸元金丹,就算送你一顆,也只是損失一些修爲而已,很快就能修煉回來。”

    朱洪濤顯得頗爲神經大條的樣子,似乎張若塵不將獸元金丹收下,就要跟張若塵急。

    朱洪濤乃是太古遺種,而且,同時修煉了兩種功法,既凝聚出獸元金丹,又修煉出聖源。

    張若塵堅持不收獸元金丹,道:“我雖然很想盡快達到半聖境界,卻也不會走這樣的捷徑。吞服二師兄的獸元金丹,與吸二師兄的鮮血有什麼區別?”

    朱洪濤的神情微微一凝,隨後,點了點頭,肅然道:“小師弟的人品,讓二師兄相當佩服。只不過,咋們自家兄弟,沒必要這麼見外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苦笑着搖了搖頭,反而,後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璇璣老人看到張若塵的表現,滿意了的點了點頭,道:“洪濤,你的做法,的確有失穩妥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師弟現在的修爲,纔剛剛突破魚龍境,你就讓他吞服獸元金丹,在短時間內,他的修爲的確能夠突飛猛進。但是,就長遠來看,你的做法,卻如拔苗助長,有百害而無一利。”

    朱洪濤的臉色一變,連忙將獸元金丹收了起來,躬身道:“師尊,你別嚇我,竟有如此嚴重?”

    璇璣老人點了點頭,道:“你的小師弟,乃是天生奇才,將來的成就遠不是你們幾個可以比擬,自然不能以培養尋常武者的方式來培養他。你若是真想送他禮物,今後就多照護着他,以免有人暗中對他不利。”

    朱洪濤拍了拍胸膛,聲音如雷的道:“既然師尊都這麼說,那麼,我願做小師弟的修行護道者,庇護小師弟三十年,誰敢對小師弟不利,我老朱一定會好好的教他做人。”

    靈樞半聖的眼眸一挑,笑道:“二師兄,護道三十年,這樣的大話,你也敢隨口亂說?”

    “誰說我是隨口亂說?我可是很認真。”朱洪濤道。

    聖者門閥的繼承人,在外歷練的時候,幾乎都有護道者在暗中守護。

    一般來說,護道者是隱藏在暗中,不會輕易出手。只有繼承人遇到真正的生命危險,護道者纔會現身救人。

    當然,爲了磨礪繼承人,使繼承人養成獨立解決問題的能力,護道者不會隨時隨地都在其身邊。

    因此,即便有護道者在暗中保護,依舊又有很多聖者門閥的繼承人會死於非命。

    朱洪濤已經修煉出聖源,那麼,他的修爲,也就達到聖者的境界。

    更何況,他還是太古遺種,自身實力,自然也就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如此一位強者,甘心爲張若塵護道三十年,那麼,黑市和拜月魔教就算想要將張若塵抹殺在搖籃之中,恐怕也要派出數位聖者,同時出手,纔有機會成功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道:“多謝二師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那麼客氣,爲你護道,也是一件正事。今後,師尊也不會每次都說我遊手好閒。”朱洪濤古怪的笑了笑,低聲向張若塵傳音,道:“回到東域,二師兄帶你去幾個好地方,讓你也見一見世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心知,二師兄所說的好地方,可能並不是什麼真正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不過,也無所謂,能夠見一見世面,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既然二師兄都答應要做張若塵的護道人,送了張若塵如此大的一份禮物,三師兄萬柯就算再不情願,也將流星隱身衣取了出來。

    萬柯用站起身來,雙手捧着流星隱身衣,抿了抿嘴脣,臉上的笑容,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最終,他還是將流星隱身衣的用法,向張若塵講解了一遍,隨後,才遞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多謝三師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……客氣,都是自家兄弟……”萬柯的心中不停的嘆氣,開始苦惱,小師弟成親的時候,又該送什麼更加珍貴的禮物?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這一件寶物十分珍貴,但是卻並沒有推辭,若是繼續推辭,就顯得矯情。

    同樣是見面禮,有些東西可以收,有些東西不能收。

    “噠噠!”

    青禾殿外,響起一個沉重的腳步聲,猶如鐵塊在撞擊地面。

    片刻之後,一個身軀高大的男子,從大門,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此人,長得虎背熊腰,皮膚黝黑,穿着一身漆黑的戰甲,眼中透着濃烈戰意,身上散發出冰冷的殺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了過去,只見此人只是獨自一人,從外面走進來,卻給人一種千軍萬馬衝殺了過來的感覺。

    一般的武者,見到此人,恐怕早就被他身上的那一股無形的氣勢,嚇得後退,嚇得顫抖,嚇得失禁,甚至暈厥。

    “弟子青霄,拜見師尊。”

    那一個男子的一雙鐵拳,抱在一起,低下頭,恭恭敬敬的向璇璣老人一拜。

    “原來他就是大師兄,青霄聖者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璇璣老人點了點頭,虛擡起一隻手,道:“青霄,不必多禮。”

    青霄聖者擡起頭,依舊一臉嚴肅,聲音沉厚的道:“弟子有極其重要的事,想要與師尊單獨商談。”

    “單獨”兩個字,微微加重了語氣。

    二師兄朱洪濤向着青霄聖者瞥了一眼,有些不滿,大叫道:“大師兄,你也太不將咋們當成自家兄弟,有什麼事,不能直說,居然還防着我們。”

    青霄聖者冷然的瞪了過去,道:“此事關係重大,就是害怕你的嘴巴太大,出去胡說八道。”

    “嘿……還怪我……”

    朱洪濤低聲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似乎有些懼怕青霄聖者,不敢繼續多言,立即低下頭。

    隨後,青霄聖者的眼神,變得柔和了幾分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道:“這位就是小師弟吧?大師兄的身上也沒有什麼好東西,就送給你一具煉器戰士,做爲見面禮。”

    青霄聖者從腋下的鎧甲鱗片裡面,取出一個拳頭大小的黑色鐵球,遞給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黑色的鐵球,也不知是什麼材料,竟然重達數千斤。張若塵沒有任何防備,以至於剛剛接到手中的時候,手腕猛然向下一沉,差一點折傷了手骨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的反應卻是很快,瞬間就調動肌肉和手筋的力量,將鐵球拿穩。

    青霄聖者和璇璣老人先一步離開,走出了青禾殿,似乎真的有重要的事要商談。

    青禾殿中,就只剩張若塵、朱洪濤、靈樞半聖、萬柯。

    殿中的氣氛,頓時顯得有些壓抑。

    萬柯笑了一聲,道:“大師兄就是這樣一個人,從來都是冷冰冰的樣子,不過,他對我們這些師弟和師妹還是極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送給你的這一具煉器戰士,就是一件相當實用的好東西。要不要三師兄,教你如何使用?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不用。我雖然是第一次得到煉器戰士,但是,使用方法,卻是略知一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金剛鐵球,捏在手心,調動真氣,注入其中,將鐵球中的銘紋激活。

    “嘩啦!”

    金剛鐵球的上半部分和下半部分,相對轉動起來,中心的位置,露出一道狹窄的縫隙,伸出鐵質的支架,不斷伸展,不斷膨脹,很快就變爲一具三米高的鋼鐵巨人。

    鋼鐵巨人站在殿中,顯得十分威嚴,充滿了力量感。

    這就是一具煉器戰士,乃是由第一中央帝國的神工部,煉製出來的戰器。

    一般來說,只有兵部,才能動用煉器戰士。

    當然,像張若塵這種在兵部有關係的人,也有機會得到一具煉器戰士。只要流失出去的數量不多,兵部的高層,並不會太計較這樣的小事。

    煉器戰士的胸前,有一個凹槽,那是用來存放靈晶,爲它提供能量。

    當然,即便是頂級靈晶,蘊含的靈氣,也相當有限,不足以支撐煉器戰士完成一場戰鬥。

    所以,在兵部,一般都是用聖石,爲煉器戰士提供能量。

    聖石,雖然珍貴,在武市錢莊,花費高價,還是能夠買到。

    所以,張若塵準備回到聖院,再去購買幾枚聖石,用來測試煉器戰士的威力。大師兄送的禮物,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青霄聖者和璇璣老人走出青禾殿,立即騰飛了起來,穿過一片浩蕩的虛空,落到一塊三十多里長的隕石上面。

    青霄聖者的衣袖一揮,一團聖氣涌了出去,形成一個球形的巨大光罩,將隕石包裹了起來。

    璇璣老人看見青霄聖者如此慎重,於是道:“看來玄武墟界出世的那一件邪器,相當了不得,恐怕會牽扯出一系列的大事件。”

    兵部派遣了三位兵聖,前往玄武墟界,收取孽海之柱。

    青霄聖者,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青霄聖者點了點頭,嚴肅的道:“沒有人料到,玄武墟界竟然會有這樣一件東西。根據我的判斷,它在海底,已經浸泡了十萬年。”

    “十萬年前,它們就來到了崑崙界,但是,我們也毫無察覺,簡直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璇璣老人揹着雙手,搖了搖頭,道:“也許有人知道,只是沒有寫進史書而已。十萬年前,發生了很多大事,說不定皆與此有關。你難道忘了,中古時代是如何結束?”

    青霄聖者沉默了許久,緊緊的皺着眉頭,道:“可是,我感覺危機正在步步逼近,誰都不知道,那一天何時就會到來。”

    璇璣老人笑了笑,道:“不用那麼擔憂,如今的崑崙界,在女皇的治理之下,達到前所未有的巔峰,天才輩出,諸聖並起,武道大興,聖道昌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聽說,女皇頒佈了密令,要挑選十位界子,恐怕是想在不久的將來,培養出十位新帝,再造八百年前九帝並存的盛世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