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青霄聖者搖了搖頭,道:“此事,我也略有耳聞,但是,我卻並不覺得這是一件好事。九帝那樣的人物,又豈是單靠資源堆積,就能培養出來?”

    “而且,爲了界子之事,各大門閥世家,已經開始明爭暗鬥。甚至,就連太極道、萬佛道、儒道也都紛紛派遣出最傑出的傳人,行走天下,爭奪界子的名額。整個崑崙界,已經掀起了一股暗潮,也不知是福是禍。”

    璇璣老人道:“你能看到這一步,說明你已經真正的成熟,可以獨當一面。其實,聖院的內部,又何嘗不是暗潮涌動?”

    青霄聖者瞬間就明白璇璣老人的意圖,道:“莫非……師尊也想讓小師弟去爭奪界子的名額?”

    璇璣老人點了點頭,笑道:“一旦成爲界子,就將得到海量的修煉資源,甚至可以一躍成爲女皇的親傳弟子,將來有機會接替女皇的皇位,成爲崑崙界的主宰。如此機會,若是錯過,豈會還有下次?”

    “再說,你小師弟剛剛達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,正是炙手可熱的時候。就算他不去爭奪界子的名額,也肯定會有人親自找上他。”

    青霄聖者神情凝重,道:“提到小師弟,還有一件事,弟子要稟告師尊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事?”璇璣老人道。

    青霄聖者道:“前段時間,木精墟界的墟界祭臺,被魔教的銅須半聖搗毀。本以爲,此事已經告一段落。但是,經過近段時間的調查,兵部有情報傳上來,墟界祭臺被搗毀之前,小師弟就在木精墟界,而且去過墟界祭臺。”

    “至於,整個事件的具體內容,已經被御史臺的人記載入絕密檔案,就連我也不是很清楚。現在,那一份檔案,已經被呈送回了崑崙界,送達御前。”

    聽到此處,就連璇璣老人也露出肅然的神情,沉思了片刻,道:“你小師弟的身份,聖院早就做過詳細的調查,相當清白,肯定不是魔教安插的臥底。這一點,倒是不用擔心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以他當時的修爲,也不太可能破壞得了墟界祭臺。”

    “況且,就算你小師弟真的與此事有關,女皇應該也不會,因爲這點小事,就重重的處罰他。畢竟,你小師弟現在的身份,也是今非昔比。女皇要處置他,就肯定要得罪聖院和東域聖王府,孰輕孰重,她肯定還是有一定的分寸。”

    青霄聖者頗爲謹慎,道:“此事要不要,我們先問一問小師弟,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,也好提前做準備。萬一女皇怪罪下來,我們也好應對。”

    璇璣老人想了想,搖頭道:“還是不要問爲好,免得給他造成不必要的壓力。”

    青霄聖者和璇璣老人又繼續討論了一些重要的大事,隨後,才離開隕石,重新返回青禾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青禾殿是大師兄青霄聖者的殿宇,同時也是兵部調遣人事、辦理公務的地方,因此,張若塵與幾位師兄師姐聚過之後,就暫時在萬界酒館住下。

    進入房間,張若塵立即取出乾坤神木圖,進入了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至於乾坤神木圖,則如同一幅普通的圖卷,掛到了牆壁上面,誰都不可能猜到,圖卷中,會有一個獨立的內世界。

    圖卷世界中的第一座城池,在小黑的帶領之下,加上三位魚龍境修士的賣力勞作,已經初具規模。

    魚龍境的修士,的確是相當好的勞工,幹苦力的效率極高,一個人可以頂數百個普通人。

    整座城池,幾乎全部都是由巨石鑄造,堆砌成殿宇、街道、塔樓,其中一些靈氣較爲充足的山嶽,更是挖出了數十個洞府,引來附近的水流,形成數十丈高的瀑布。

    根據小黑的規劃,第一步是要建造出一座能夠容納下五萬人的小城,因此,工程量並不算太大。

    現在也僅僅只是初具規模,想要真正形成一座城池,還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去打磨和雕琢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疑惑,問道:“小黑,我很好奇,你在圖卷世界建造一座城池幹什麼?難道想要將很多人,全部接進來修煉?”

    小黑顯得興致勃勃,卻也沒有告訴張若塵原因,只是嘿嘿的笑道:“不僅僅只是建造一座城池那麼簡單,今後,還要建造更多。對了!我用烏骸蛟王身上的鱗片,煉製了兩具蛟甲,已經交給了那兩個丫頭。”

    小黑向前一指。

    它的爪子,所指的方向,敖心顏和橙月星使穿着赤紅色的蛟甲,飛了過來,落到城池的下方。

    她們兩人的傷勢,已經痊癒。

    張若塵摸了摸下巴,笑道:“爲何只給她們兩人,煉製了鎧甲?”

    小****:“因爲,她們兩人要隨我去墟界戰場,而你和你的未婚妻卻要返回崑崙界,自然也就暫時用不上鎧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們要去墟界戰場?”

    小黑點了點頭,道:“你還記得,我們在木精墟界發現的祭臺?那一座祭臺,與別的墟界,有着微弱的聯繫。此事關係重大,我覺得有必要追查到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隨你一起去吧!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現在風頭正勁,各大勢力都在注意你的一舉一動,你隨我們一起前去,反而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。”小黑又道:“本皇帶着她們兩個丫頭前去,也是想要她們在墟界戰場歷練一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在橙月星使的身上,略微有些擔心,道:“你確定能夠鎮得住她們?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擔心黑市的那一個丫頭?放心,本皇已經收她爲弟子,正在傳授她幾種古老的絕學,就算她有別的想法,在沒有學全幾種絕學的時候,應該還是會隱忍,不會立即和本皇反目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好吧!既然你有分寸,我也就不再多言。準備多久出發?”

    “現在就出發。”小****。

    小黑、敖心顏、橙月星使,走出圖卷世界,就在當天,再次踏上墟界戰場。

    黃煙塵已經甦醒了過來,傷勢恢復了大半,與張若塵一起走出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也是在當天,在璇璣老人的帶領下,二師兄朱洪濤,三師兄萬柯,五師姐靈樞,再加上張若塵和黃煙塵,乘坐墟界船艦,穿過蟲洞,一起返回了東域聖城。

    返回東域聖城,自然是先回聖院。

    聖院的腹地,有着一座高大巍峨的聖山。

    聖山並不是一座孤山,而是一條山脈,有着數十座奇峰、深谷,只有達到半聖境界,才能在聖山中開闢洞府。

    wωw¤ ⓣⓣⓚⓐⓝ¤ C 〇

    璇璣老人的洞府,就在聖山中的靈鶴梨園。

    園中,栽種了三千六百株靈鶴梨樹。

    正是繁花盛開的季節,清風吹來,發出“簌簌”的聲音,潔白的花瓣就如雪花一般飄落在地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一些梨樹上,結出了一個個晶瑩剔透的靈鶴梨,散發出誘人的清香。

    此刻,靈鶴梨園中,只有張若塵和璇璣老人。

    一老一少,相對而坐。

    璇璣老人看着十七丈之外,那裡,有一株三人合抱粗的靈鶴梨樹,樹上結有七枚碧青色的靈鶴梨。

    突然,其中一枚靈鶴梨,就像活過來了一般,開始快速吸收天地靈氣,逐漸變成了黃橙橙的顏色,就連散發出來的味道,也更加濃香。

    “哈哈!居然有一枚靈鶴梨,在今日成熟。”

    璇璣老人笑了一聲,擡起一隻手臂,隔空一抓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那一枚成熟的靈鶴梨,便出現在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璇璣老人攤開手掌,將靈鶴梨遞給張若塵,道:“靈鶴梨樹,三百年開花,三百年結果,三百年成熟,服下一枚靈鶴梨,不僅能夠提升修爲,開啓靈智,而且還能增加修士三十年的壽元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半聖來求,想要服下它延續壽命,爲師也不一定會給。今天,你也算是遇上了!拿去,嘗一嘗。”

    靈鶴梨,形如其名,長得就像是一隻靈鶴,有着又彎又長的鶴頸,飽滿的鶴肚,若是仔細觀察,甚至還能看見鶴翅、鶴嘴、鶴眼、鶴腿。

    根本不用嘗,只是聞一口,也能聞到空氣中瀰漫着一股甘甜的香味,讓人忍不住吞唾沫。

    先不講別的功效,僅僅只是“延壽三十年”,就可見它是何等的珍貴,難怪就連半聖也想得到一枚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那一枚靈鶴梨看了一眼,伸出雙手,從璇璣老人的手中,將它接了過來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用一隻玉質的匣子,小心翼翼的將靈鶴梨放進去,接着蓋上了蓋子,以免梨中的精華流失。

    璇璣老人略感詫異,道:“平時,一旦有靈鶴梨成熟,你二師兄肯定會在第一時間,將它給偷吃。你爲何不現在就嘗一嘗?”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頭來,笑了笑,道:“我想帶回去,送給家母。”

    璇璣老人恍然大悟,心中暗道,倒是一個孝順的孩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母親,沒有開啓神武印記,只是一個普通人,若是服下靈鶴梨,的確是有百般的好處。

    雖然讓一個普通人服用靈鶴梨,顯得十分浪費,但是,那一份孝心,卻是無價之寶,千金也難買。

    璇璣老人的眼中露出讚歎的神色,更加喜愛這一個年齡最小的弟子,問道:“你知道,爲師爲何要單獨見你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弟子不知。”

    璇璣老子站起身來,望着盛開的梨花,道:“爲師聽聞,你修煉了一招十分厲害的劍法,名叫‘剎那無痕’。你能不能演示給爲師看一看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頭一驚,頓時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剎那無痕,乃是時間之劍,融入了時間印記,代表了時間的力量。

    別的人,或許無法察覺到時間的力量,但是,璇璣老人是何等強者?哪怕只是極其細微的時間波動,也不可能瞞得過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公告一下:每週星期六,小魚將會挑選出一些有價值的書評,統一在微信公衆號上回答。今天更新了第一期,大家可以去關注一下,說不一定,就有你的書評被挑選了出來。沒有被選到,也沒關係,下週星期六,還會挑選一批書評,統一回答。

    另外,今天也在微信公衆號,劇透了小黑的來歷。

    還有一件事,番外活動已經結束,小魚收到了多篇番外。明天就將在微信公衆號上發佈出來,希望大家去關注一下。微信公衆號:feitianyu5。或者直接收索“飛天魚”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