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帝一臉上的笑容,瞬間消失不見,有些不悅,冷聲道:“只是讓你派人去抓兩個普通的武者,如此簡單的小事,居然也辦不好。青衣,這一次,你讓我有些失望。”

    青衣星使道:“張若塵的四哥和九姐,雖然都不算是什麼強者,但是,卻有一羣神祕的高手,在暗中保護他們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次,我派過去了兩隊琉璃騎士。但是,還沒有走出東域神土,他們就全部離奇死亡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次,我派遣以徐天屠爲首,三十七名頂尖殺手,分成六隊,從六條路線出發。但是,他們還沒到達雲武郡國,就又全部失蹤,音信全無。”

    聽到此處,帝一的臉色也變得有些沉凝,道:“你先起來吧!”

    青衣星使重新站起身來,道:“多謝少主。”

    帝一若有所思的道:“徐天屠在六十年前就已經成名,乃是血雲樓的第七號殺手,居然連他都失蹤。如此看來,是有一股龐大的勢力,在暗中幫助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青衣星使道:“肯定是武市錢莊,只有他們在東域,纔有如此強大的勢力,可以兩次神不知鬼不覺的除掉我派出去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帝一也點了點頭,問道:“那麼第三次呢?”

    青衣星使道:“第三次,乃是元嬰半聖前輩,親自趕去雲武郡國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元嬰半聖前輩出手,那麼也就十拿九穩。”帝一終於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一個枯瘦如柴的老者,猶如一隻巨大的黑色蝙蝠,從遠處飛來,穿過靈山的結界,落到帝一和青衣星使身後的一座高臺上面。

    帝一和青衣星使立即拱手向那一個老人行禮,齊聲道:“拜見元嬰半聖。”

    元嬰半聖乾枯的手掌,捂着胸口,緋紅的血液,從指縫中涌出來,滴落在地。

    帝一和青衣星使皆是一驚,怎麼也沒有想到,修爲強大如元嬰半聖,居然也被對方擊傷。

    帝一問道:“前輩,怎麼會這樣?難道武市錢莊,居然會派遣半聖級別的高手,去保護兩個普通的武者?“

    元嬰半聖搖了搖頭,道:“不是武市錢莊,是拜月魔教的木寒半聖。而且,我也調查清楚,我們派遣出去的兩批人馬,全部都是被拜月魔教的高手截殺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會是拜月魔教?”

    帝一有些吃驚,思維急速運轉起來,道:“莫非……張若塵竟然和拜月魔教有什麼關聯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夫傷得很重,現在不便與你們多說。”

    元嬰半聖的身形一閃,就消失在高臺上面,進入一座三層高的殿宇裏面,開始療傷。

    青衣星使也頗爲驚訝,問道:“少主,此事也太離奇。”

    帝一點了點頭,道:“拜月魔教不可能無緣無故爲了一個張若塵,與我們黑市開戰。難道張若塵是他……不,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青衣星使道:“少主懷疑張若塵是拜月魔教的那一位魔子?”

    帝一搖了搖頭,道:“應該不是,我與拜月魔教的那一位魔子,有過一面之緣,他身上的氣息和張若塵完全不同,肯定不是一個人。不過,張若塵就算不是魔子,也肯定和拜月魔教關係匪淺。”

    “青衣,這件事,就交給你去查,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。”

    “屬下現在就去查。”

    青衣星使向後退了三步,隨後,轉過身,急速離開。

    帝一的目光,重新向下方看去,盯着燈火通明的第七城區,眼睛眯成一道縫隙,念道:“張若塵,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

    幽藍星使走到帝一的身後,稟告道:“少主,四大聖者門閥的人,表現得相當積極,已經做好去搶親的準備,明天恐怕會相當熱鬧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哏哏!那麼,你去給我備一份聘禮,明天,我也要去東域聖王府湊熱鬧。”帝一笑道。

    黑市的少主,居然敢去東域聖王府?

    不瞭解帝一的人,肯定會覺得他是在發瘋。

    但是,幽藍星使卻知道,自家的少主,肯定是有萬全之策,所以纔敢去和張若塵爭搶黃煙塵。

    既然敢去,就肯定有把握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普通的聘禮,林妃早就已經派遣下人置辦妥當,一共裝了十車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張若塵又特地準備了三份主要的聘禮,分別放在三個玉質的匣子裏面。

    上午,太陽剛剛升起,在第一縷陽光,照進第七城區的時候,張若塵騎在地火麒麟的背上,穿過名王大街,帶着十車聘禮,向着東域聖王府趕去。

    既然是去下聘,當然是要有足夠分量的人物,與張若塵同行。

    所以,璇璣劍聖就派遣了兩大弟子,朱洪濤和萬柯,跟隨張若塵一起前往陳家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雷景、司行空、常慼慼,也跟着一起,護送聘禮。

    陳家爲了拉攏張若塵,所以,相當重視這一次婚禮,提前將黃煙塵,接到了陳家的本族正府,東域聖王府。

    東域聖王府位於金虹大陸的中部,說是一座府邸,實際上佔據了整整一座城區,佔地八百里。

    張若塵坐在地火麒麟的背上,飛在半空,半個時辰之後,就已經能夠看到地平線上的城牆。

    那一堵城牆,高達三十丈,用白色的玉石堆砌而成,在陽光照射下,反射出刺目的光芒。

    其實,那並不是城牆,只是東域聖王府的院牆。

    又飛近了一些,張若塵放眼望去,玉石城牆的裏面全是密密麻麻的華麗建築,由近而遠,不斷蔓延出去,看不到邊際。

    而且,玉石城池的地底,竟然有一條聖脈。

    站在城池的外圍,就能清晰感覺到,靈氣的濃度急劇攀升。甚至,可以看見一道道聖氣從泥土中冒出來,緩緩的消散在空氣裏面。

    常慼慼早就已經驚呆,看着遠處龐大無比的玉石城池,嚥了一口唾沫,呆滯的問道:“別告訴……這裏就是東域聖王府……”

    二師兄朱洪濤瞥了常慼慼一眼,笑道:“小子,這就嚇着了?實話告訴你,東域聖王府一共圈地八百里,地底的那一條聖脈,乃是整個東域聖城的聖根,已經沉積了上億年,比聖院中的那一條聖脈都要粗壯兩倍。”

    “據說,東域聖王府中一共養了二十萬嫡系府兵,修爲最弱也是地極境大圓滿的境界。家奴、侍女、管家超過五百萬人,珍奇的靈藥和蠻獸,更是多不勝數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,你完全沒必要將東域聖王府,當成是一座府邸,更應該將它當成是一個小型的國家。”

    雷景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目光嚴肅,道:“東域之主,果然名不虛傳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能夠從中古,一直傳承到現在的世家,又有誰是弱者?東域聖王府,只是陳家的九牛一毛而已,根本不能代表陳家真正的底蘊。”

    二師兄朱洪濤和三師兄萬柯,皆是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對於陳家來說,東域聖王府只是一箇中樞機構。

    陳家真正厲害的地方,是它對東域神土三十六府和一萬兩千多個郡國的掌控,聽命於陳家的底層武者,猶如地上的泥沙一般,多不勝數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陳家在東域的勢力根深蒂固,所以,就連池瑤女皇也不敢輕易動他們。

    距離東域聖王府,還有三十里,張若塵等人就降落到地面,徒步走向聖王府的西門。

    陳家早就已經安排好迎接的人,站在大道的兩旁,既有各脈的族人,也有數之不盡的奴僕。

    張若塵身下的地火麒麟,乃是六階中等蠻獸,化爲本體之後,簡直就像是一座移動的火焰小山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每走一步,地上就會留下一個大坑。

    今天,張若塵精神飽滿,神采奕奕,穿得也相當講究,頭上的烏黑長髮用發冠束了起來,穿着紫色的飛龍袍,腰間纏着一條白色的玉帶,腳上套着一雙琉璃寶靴。

    如此一身裝束,加上威猛霸氣的地火麒麟,頓時讓本就十分俊朗的張若塵,顯得更加貴氣、英氣。

    陳家的年輕女子,看見麒麟背上的張若塵,全部都變成花癡,不知有多少人在心中暗暗的嫉妒黃煙塵。

    “《天榜》第一,張若塵,果然是一表人才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不僅是劍聖弟子,而且還長得如此俊朗。那一個外族女子,怎麼如此好的運氣,居然能夠得到他的青睞?”

    “那一個外族女子,的確配不上劍聖弟子。”一位修爲達到天極境大圓滿的年輕女子,十分嫉妒的說道。

    她名叫陳菱禪,是陳家其中一條主脈培養的天之嬌女,不僅有很高的修煉天賦,在陳家年輕一代的女子裏面,她的美貌,也能夠排進前三,比黃煙塵還要嬌美幾分。

    在陳菱禪看來,陳家的年輕女子之中,也只有她才配得上劍聖弟子,至於黃煙塵……一個外族女子而已,算什麼東西?

    陳家的另外幾大主脈培養的天之嬌女,在見到張若塵之後,也都生出與陳菱禪相同的想法。

    她們的出生,纔是真正的高貴,才真正能夠配得上劍聖的弟子。

    只不過,無論她們如何向張若塵拋媚眼,坐在地火麒麟背上的張若塵,卻從始至終都只盯着遠處的黃煙塵。

    今天的黃煙塵,也是格外的美麗,穿着一身藍色的琉鱗長裙,肌膚雪白如玉,宛如一位冰雪仙子一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九篇《萬古神帝》的番外,已經在微信公衆號上全部更新,大家可以去看一下,其中一些還是不錯。微信公衆號:feitianyu5。或者直接收索“飛天魚”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