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千水郡王和琉璃半聖並肩而立,站在靠前的位置。他們是黃煙塵的父母,屬於長輩,其實是可以不用出來迎接張若塵。

    只不過,陪張若塵來下聘的朱洪濤和萬柯,卻是東域大名鼎鼎的強者,實力和輩分都擺在那裡,別說是千水郡王和琉璃半聖,甚至就連琉璃半聖所在的支脈的脈主,也親自出來迎接。

    除了家主之外,八大主脈和七十二支脈,皆有一位脈主。

    脈主,乃是陳家的高層,主要的權利,就是管理自己所在脈系的族人,相當於是一位小家主。

    琉璃半聖、黃煙塵、千水郡王所在的脈系的脈主,乃是琉璃半聖的祖父,同時,也是黃煙塵的太公。

    此人名叫,陳吉,已經有接近兩百歲的高齡,曾經也是威震東域的強者,不過現在,年歲老邁,就很少再出來走動。

    黃煙塵和張若塵成親,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代表了陳家與璇璣劍聖的聯姻,乃是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因此,做爲一脈之主,陳吉無論如何都要出來主持大局。

    二師兄朱洪濤和三師兄萬柯,走在前方的位置。

    張若塵作爲小輩,自然是走在兩位師兄的後面。

    萬柯是一個相對比較穩重的人,極有涵養,也有禮數,還在遠處,他就立即拱手,向陳吉行了一禮,笑道:“見過陳吉前輩。”

    陳吉不敢怠慢,手捏柺杖向前走了三步,也是微微拱手,笑道:“萬柯半聖,洪濤聖者,你們兩位何須跟老朽客氣?今後,我們就是親家,還那麼多禮數,未免就太過生分。”

    陳吉的年齡,雖然遠遠超過萬柯,但是,他的修爲,卻不如萬柯。

    在聖道界,萬柯的地位,甚至還要比陳吉高一點點。

    更何況,除了萬柯之外,還有張若塵的二師兄,朱洪濤。朱洪濤雖然不是人類,但他卻是璇璣劍聖的二弟子,已經活了六百多年,修爲更是達到聖者境界。

    論資排輩,朱洪濤的聖道地位,可以將陳吉甩十萬八千里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這兩點,所以,陳吉雖然是一脈的脈主,代表着陳家,但是卻絲毫不敢怠慢眼前的兩人。

    萬柯向張若塵看了一眼,笑道:“小師弟要來陳家下聘禮,本來師尊大人,應該親自陪同。但是,師尊臨時有一些要事,因此就由我和二師兄前來拜訪,希望陳吉前輩不要見怪。”

    陳吉心知,萬柯說的都是客套話。

    以璇璣劍聖的身份和地位,若是他陪張若塵前來陳家下聘,恐怕前來迎接的人,就要換成陳家的當代家主纔夠分量。

    陳吉笑道:“先進府中再聊,兩位小娃娃的婚事,我們的確該好好的談一談。請!”

    東域聖王府的西門,緩緩打開,發出“嗡嗡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片刻之後,兩扇百萬斤重的雕龍銅門,完全打開,露出一條四十丈寬的玉石大道,一直通往府院的深處。

    一眼望去,看不到玉石大道的盡頭。

    陳吉、萬柯、朱洪濤在前面引路,琉璃半聖、千水郡王、張若塵、黃煙塵則跟在後面。再後面,就是司行空和常慼慼護送的十車聘禮。

    一行人,一路談笑風生,緩緩向大門行去。

    遠處,一座十二層高的紫金色塔樓上面,兩個老者站在最高一層的位置,望着西門外的熱鬧景象。

    綠袍老者搖了搖頭,嘆道:“陳吉老兒的運氣真好,居然有後人能夠和劍聖弟子成婚,如此一來,今後,他們那一脈在家族中的話語權,恐怕要超過我們兩脈。”

    “誰說不是。陳吉的那一脈,在七十二支脈之中,只能排在末端。但是,現在有劍聖撐腰,又有張若塵這一個絕代的天之驕子。頓時,就讓他們的聲勢,達到如日中天的境地,真是讓人有些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白袍老者的眼中,露出隱隱的寒光,一隻乾枯的手掌,緊緊的抓住紫金塔樓的欄杆。堅硬的欄杆,就像豆腐一般,被他輕輕鬆鬆就捏住一個凹印。

    綠袍老者和白袍老者也是陳家的兩位脈主,他們的實力,皆在陳吉之上。

    如今,陳吉那一脈與劍聖弟子聯姻,打破了七十二支脈之間的勢力平衡,他們兩人的心中,自然相當不悅。

    對於陳家的內部來說,這一次聯姻,也是幾家歡樂幾家愁,有人開心,自然就有人嫉妒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地平線上,有着四路人馬,急速衝了過來,匯聚向東域聖王府的西門。

    其中一路人馬之中,響起一個嘹亮的聲音:“胥聖門閥,前來東域聖王府提親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又有一個聲音響起:“曦聖門閥,前來東域聖王府提親。”

    “左聖門閥,前來東域聖王府提親。”

    “申聖門閥,前來東域聖王府提親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後,四大聖者門閥的車隊,從四個方向,匯聚到西門外,一字排開。

    每一個車隊,皆是由數千人組成,用五百頭蠻獸,拉着五百車聘禮,給人一種浩浩蕩蕩的感覺。

    張若塵帶來的十車聘禮,與四大聖者門閥每家的五百車聘禮比起來,簡直寒磣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四大聖者門閥與張若塵,一直就有不小的恩怨,今日,他們在同一天,攜帶比張若塵五十倍的聘禮,來到陳家提親。

    明眼人一看,就知道他們是來搗亂。

    陳吉所在的那一脈的陳家族人,還有張若塵的師兄弟,全都露出不悅的神情。

    反倒是有一部分陳家別的脈系的族人,露出幸災樂禍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四大聖者門閥居然在同一天,來到陳家提親,也不知他們都看中了陳家的哪一位天之驕女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做爲劍聖弟子,僅僅只帶來十車聘禮。但是,四大聖者門閥,每一家都帶來了五百車聘禮,很顯然,四大聖者門閥是故意要給張若塵難堪。”

    “四大聖者門閥的人也太無禮,居然敢來東域聖王府搗亂,簡直無法無天,到底誰纔是東域之主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大聖者門閥是來提親,陳家也不好過於得罪,至少也要表現出中古世家該有的氣度。

    陳吉代表陳家迎了上去,目光盯向胥聖門閥的車隊,看到坐在一輛華麗古車中的三刀半聖,道:“三刀半聖,沒想到你居然親自趕了過來,胥聖門閥辦得如此隆重,這是要向誰提親?”

    三刀半聖從古車中走了出來,拱手向陳吉行禮,笑道:“陳吉兄有所不知,我們胥聖門閥的一位後輩小子,看中了貴府的一位天才女子,甚是喜歡。今日,本座就是帶他一起前來貴府提親。”

    陳吉的眼神,略微一沉。

    四大聖者門閥和張若塵的恩怨,陳吉是相當清楚,所以,根本不相信他們是真的來提親。

    好好的一門婚事,四大聖者門閥來搗什麼亂?

    “胥聖門閥居然如此明目張膽,莫非是想要公然搶親不成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和黃煙塵不是早就已經訂婚?四大聖者門閥來提親,也太名不正言不順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搶不成親,也是想噁心一下張若塵,沒看見他們帶來了五百車聘禮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聽到三刀半聖的話,周圍的陳家族人,就又議論紛紛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後方的位置,手指輕輕的摸了摸下巴,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。

    胥聖門閥是張若塵見過最頑強的家族之一,一連派遣兩位傳人,去墟界戰場殺張若塵,卻反而都死在張若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居然還是不死心?

    如此看來,他們是有些惱羞成怒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,這一次,他們又要鬧出什麼花樣?

    三刀半聖的目光,輕蔑的向張若塵帶來的十車聘禮看了一眼,露出一個譏笑的神情,道:“陳吉兄,本座這次,一共帶來五百車聘禮,皆是價值連城的珍寶。若是能夠促成這一門婚事,隨後,還有五百車靈石,會一併送過來。”

    陳吉連忙道:“不是聘禮的問題,關鍵是……”

    陳吉還沒說完,三刀半聖就又道:“本座明白,陳吉兄放心,此次跟隨老夫前來提親的人,乃是我們胥聖門閥年輕一代數一數二的傑出天才……”

    二師兄朱洪濤已經忍了很久,此刻,終於忍不住,搓了搓拳頭,伸出一根粗壯的手臂,將陳吉攔到了身後,道:“陳吉老兒,你先一邊去,老子來和他理論。”

    陳吉知道朱洪濤是野蠻的性格,所以,並不生氣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陳吉也不想得罪四大聖者門閥,由朱洪濤出面,自然是最好不過的事。

    朱洪濤身高足有四米三,穿着大紅色的褲衩,立在三刀半聖的面前,居高臨下的大吼了一聲:“怎麼着?胥三刀,你想要搶親是不是?”

    三刀半聖擡起頭,向朱洪濤盯了一眼,心中略微有些顧忌。

    “璇璣劍聖怎麼會派遣朱洪濤親自前來陳家?”

    朱洪濤乃是聖者級別的存在,怎麼也要管成親這樣的小事?

    本來,四大聖者門閥一致認爲,最多隻有一位半聖級別的師兄或者師姐,陪同張若塵到陳家下聘。

    根本沒料到,朱洪濤會出現在張若塵的身邊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