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三刀半聖皺了皺眉,感覺到有些失算。

    朱洪濤是出了名的蠻橫不講理,而且,實力也擺在那裡,三刀半聖自然不敢與他硬碰硬,只得向後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三刀半聖微微拱手,皮笑肉不笑的道:“不敢,三刀怎麼敢在洪濤聖者的面前搶親?只不過,男.歡.女.愛,本就是再正常不過的事。難道只許張若塵來到陳家下聘,就不允許我們胥聖門閥……你……你幹什麼……”

    朱洪濤不想聽三刀半聖的廢話,有些不耐煩,伸出一隻蒲扇大小的手掌,就向三刀半聖抓了過去。

    三刀半聖的臉色一變,立即向後退,想要躲閃。

    但是,朱洪濤伸出的手掌,卻蘊含有極大的玄妙,猶如一隻五指魔手,變得無邊無際那麼巨大,無論三刀半聖如何躲閃,最後還是被朱洪濤一把擒住。

    朱洪濤揪住了三刀半聖的衣襟,就像是提一隻小雞一樣,將三刀半聖提了起來。

    三刀半聖只感覺體內的力量,在一瞬間,消失的乾乾淨淨,完全無法反抗。

    朱洪濤瞪大一雙拳頭大小的眼睛,面露兇光,將三刀半聖提到了他的面前,大吼了一聲:“你不知道我的小師弟,已經和那一個丫頭訂婚了嗎?你敢來搶親,誰給你的膽子,信不信老子現在就將你撕成兩半?”

    朱洪濤的音波,層層疊疊的傳遞出去,攜帶一股無比強橫的力量,涌入三刀半聖的雙耳。

    三刀半聖的耳膜發疼,眼前發黑,差一點就被朱洪濤的聲音吼暈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朱洪濤的修爲,竟然如此可怕。”

    三刀半聖的臉色一變,心中暗自推算,就算胥聖門閥的第一強者駕臨,估計也未必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朱洪濤太過野蠻,完全就是一個不講理的主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他的修爲,還高得嚇人。

    看到朱洪濤猙獰的眼神,三刀半聖感覺到,下一刻,他似乎就要被朱洪濤用雙手撕碎,臉色不禁變得有些蒼白。

    朱洪濤冷聲道:“服不服?”

    三刀半聖緊咬着牙齒,並不屈服。

    做爲聖者門閥的半聖,怎麼可能如此輕易的說出“服”字?

    三刀半聖的目光,向遠處的陳吉看過去,露出一個求助的眼神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,就好像是在說,這裡是陳家,你們陳家的人,是不是應該管一管?

    陳吉卻裝出一副老眼昏花的樣子,眼神直勾勾的盯向地面,像是在數地上沙粒的顆數,完全看不到三刀半聖的求助眼神。

    另外三大聖者門閥,也各自有一位半聖,做爲代表,前來提親。

    但是,他們看到三刀半聖悽慘的模樣,卻沒有一人敢衝上去幫忙和勸阻。

    開玩笑,那可是璇璣劍聖的二弟子朱洪濤,就算四大聖者門閥的四位半聖全部加起來,一起出手,也不夠他一隻手玩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朱洪濤一巴掌扇了過去,抽在三刀半聖的臉上,又問了一句:“服不服?”

    三刀半聖頭上的發冠,被打得飛了出去,嘭的一聲,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他的左邊臉,完全紅腫了起來,眼角和嘴角各自出現一根鮮紅的血痕。但是,他的眼神,卻依舊十分尖銳,沒有屈服在朱洪濤的強大力量之下。

    實在太可惡,再怎麼說,他也是一位威名赫赫的半聖,有頭有臉的人物,卻在衆目睽睽之下,居然被人扇巴掌。

    還有什麼半聖威嚴?

    還有什麼臉面?

    今後還怎麼擡起頭來做人?

    朱洪濤的野蠻手段,簡直比殺了他還要難受。

    三刀半聖緊咬着牙齒,氣海中,凝聚出一團熾熱的火焰。

    一絲絲火焰,從毛孔中涌出來,覆蓋全身。與此同時,三刀半聖的身上爆發出一股強大的聖力,兩股排山倒海的力量,向着雙臂涌了過去。

    三刀半聖無比的憤怒,道:“朱洪濤,你敢羞辱本座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朱洪濤又是反手一巴掌甩了過去,打在三刀半聖的右邊臉上。

    他的五指,猶如五根鐵柱,蘊含有強大的聖力,將三刀半聖體內涌出的火焰,打得倒涌了回去。

    三刀半聖好不容易凝聚的力量,在一瞬間,就又消散。他的兩邊臉都腫脹了起來,又紫又紅,就連鼻孔裡面都在流血。

    “服不服?”朱洪濤怒道。

    見到三刀半聖依舊嘴硬,朱洪濤又是一巴掌打了下去,將三刀半聖的臉都打得略微變形,向下凹陷。

    兩顆血淋淋的牙齒,從嘴裡滾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朱洪濤下手極重,每打一巴掌,都要問一句:“服不服?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衆人,只是看着,也感到臉疼。

    朱洪濤每一巴掌抽下去,衆人的臉都要抽搐一下。

    曦聖門閥的那一位半聖,稱號爲清溪半聖,是一個********人,看上去三十來歲的樣子。

    清溪半聖實在有些看不下去,想要去勸朱洪濤。

    但是,清溪半聖纔剛剛向前走了一步,朱洪濤就擡起頭,向她瞪了過去,冷聲道:“怎麼?你們曦聖門閥也想搶親?”

    清溪半聖的心頭一顫,看到三刀半聖的慘樣,最終,她還是停下了腳步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個眼神,朱洪濤就將清溪半聖震懾了回去。

    另外兩個聖者門閥的半聖,相互對視了一眼,情不自禁帶着自己的人,向後退了退。

    太兇殘了!

    朱洪濤居然將半聖都按在地上打,偏偏還沒有人敢上去勸阻。

    常慼慼和司行空都感覺到相當暢快。

    常慼慼道:“二師兄真的是太牛了,胥聖門閥的半聖,在他的面前,完全沒有還手之力。難道他不怕胥聖門閥報復?那可是一位……半聖啊!”

    司行空笑道:“修爲達到二師兄的那等高度,又怎麼會懼怕一個沒落了的聖者門閥?”

    其實,最震驚的人,還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朱洪濤的做法,完全顛覆了張若塵心中對聖者的認知。無論是前世,還是今生,他都是第一次見到如此野蠻的聖者。

    當他想到,朱洪濤並不是人類,也就立即釋懷。

    蠻獸的做事風格,便是不服就打,打到服爲止。

    有道是,“士可殺,不可辱”,更何況,胥三刀還是一位聲名遠播的半聖。

    也不知,胥三刀此刻是什麼心情?

    “服不服?”

    朱洪濤擡起手臂,就又要打下去。

    三刀半聖擡起一隻血淋淋的手,聲音虛弱的道:“服……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終於服了!”

    朱洪濤將三刀半聖鬆開,揉了揉有些發疼的手掌,道:“既然服了!就快些爬起來,帶着你的人,立即給我滾。我小師弟成親,居然也有人敢來搶,你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。”

    三刀半聖從地上爬了起來,腦袋腫得就像豬頭一樣,有些委屈的道:“誤會……誤會了,我們不是來搶親,只是來提親。”

    朱洪濤道:“不一樣嗎?我小師弟與黃家丫頭,早就有婚約。你跑來向她提親,不就是在搶親?”

    胥聖門閥的一個年輕男子,走了出來,有些敬畏的看了朱洪濤一眼。他小心翼翼的道:“回稟洪濤前輩,晚輩中意的女子,乃是陳家的陳菱禪陳姑娘,並不是張若塵的未婚妻黃煙塵。”

    “是這樣嗎?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朱洪濤愣了片刻,向三刀半聖看了一眼,道:“原來是誤會啊?你怎麼不早說呢?你看你這人……來,來,我看看你傷得重不重?”

    三刀半聖連忙遠離朱洪濤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心中恨得不行,暗罵了一聲,你有給我說話的機會嗎?

    四大聖者門閥,雖然都家大業大,但是,卻還不敢到陳家搗亂。

    他們來到陳家提親,更多的原因,那是因爲,四大聖者門閥是真的想要與陳家聯姻。

    當然,若是能夠趁此機會,給張若塵一個警告,打壓他一下,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事。

    三刀半聖沒有想到的是,他帶來的那一位胥聖門閥的天之驕子,還沒有開始打壓張若塵,他自己卻先被朱洪濤打了一頓。

    “正是好,正是妙,既然四大聖者門閥不是來搶親,但是,晚輩卻對煙塵姑娘十分愛慕,即便明知煙塵姑娘已經訂婚,還是忍不住想要和張兄爭一爭。”

    一個穿着白色軟甲的俊朗男子,從人羣中,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手持一柄玉頁扇,面帶笑意,徑直向黃煙塵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這個年輕男子,看上去二十來歲的樣子,長着碧青色的劍眉,目光深邃,鼻樑高挺,顯得英俊非凡。

    雖然,他的臉上掛着輕挑的笑容,卻依舊無法掩飾身上濃烈的血氣、殺氣、戰氣,宛如一個剛剛走下戰場的鐵血軍人。

    “這人是誰?怎麼會如此大膽,居然敢來搶親,難道沒看見剛纔三刀半聖都被打得那麼悽慘?”

    “有點熟悉,好像在哪裡見過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到那一個年輕男子,眼中露出一絲疑惑的神情,身形一閃,一連踩出六步,站在了黃煙塵的身前,道:“步千凡,你要找的人是我,何必要扯到煙塵師姐的身上?”

    眼前這一個年輕男子,就是東域年輕一代六大王者之一,步千凡。

    因爲橙月星使,張若塵與步千凡打過一次交道,對步千凡的爲人還是頗爲了解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一縷音波,傳入步千凡的耳中,道:“關於橙月星使的事,與外界的傳言,並不一樣。今日,你最好不要搗亂,我會挑一個時間,向你解釋清楚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討厭步千凡,反而還頗爲欣賞他。步千凡明知道橙月星使是帝一的人,卻依舊愛着她,如此一個專情而又深情,雖然有些傻,卻實在是很難得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如此,所以,張若塵纔不想與他爲敵。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的傳音,步千凡的嘴角,露出一抹笑意,也傳音道:“張若塵,你覺得我會相信嗎?你搶走了我的女人,也就別怪我搶走你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看到步千凡嘴角的笑意,張若塵突然生出一種異樣的感覺。

    步千凡不應該有這樣的笑容,但是,他臉上的笑容真的很熟悉,似乎在哪裡見過。

    到底在哪裡?

    步千凡直勾勾的盯着黃煙塵,顯得深情款款,慷慨激昂的道:“張兄,愛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老實說,我對煙塵姑娘真的是一見傾心,不能自拔。今天,就算明知是飛蛾撲火,我也一定要和你爭搶,絕對不會允許我心愛的女人,嫁爲他人婦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