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玉質的匣子打開,只見其中,竟是一具赤紅色的鎧甲。

    即便是有陣法銘紋,將鎧甲的氣息封印,可是站在一旁的衆人,卻依舊能夠感受到一股刺痛皮膚的熱浪,撲面而來。

    麒麟鎧甲。

    用地火麒麟身上的三千六百七十一塊鱗片,鑄煉的戰甲,可大可小,最大可以撐到九丈,最小可以縮爲三寸,乃是一件防禦類的聖器。

    五師姐靈樞半聖回到東域聖城,就請動神劍聖地的煉器大師,將麒麟鎧甲鑄煉了出來。

    鑄煉一件聖器,雖然相當繁瑣、複雜,但是,對於神劍聖地來說卻並不算太難。畢竟,神劍聖地代表了整個東域,最巔峰的煉器水平,足以和銘紋公會一較高下。

    只要能夠提供頂級的煉器材料,他們就能以最快的速度,將聖器鑄煉出來。

    麒麟鎧甲的內部,一共刻錄有四百七十六道銘紋,已經算得上是極高品質的百紋聖器。

    而且,在麒麟鎧甲的背部,還用赤鱬獸和地火麒麟的羽毛,鑄煉成了一對火焰羽翼。只要展開羽翼,注入真氣,就能爆發出強大的攻擊力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修士只要穿上麒麟鎧甲,就能飛天遁地,施展出無與倫比的速度。

    昨夜,五師姐靈樞半聖就將麒麟鎧甲送給張若塵,只不過,張若塵已經擁有流星隱身衣,因此,他就與靈樞半聖商量,將麒麟鎧甲做爲聘禮,送給黃煙塵。

    靈樞半聖自然沒有意見,既然,麒麟鎧甲已經歸張若塵所有,那麼,他就算送給任何人,也都是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看到第二個玉匣裡面,居然是一套聖器級別的戰甲,不知又引來了多少嫉妒的眼神。

    先不說煉製聖器的難度,僅僅只是煉製聖器的材料,就相當難尋。

    若是沒有很大的機緣,就算一位半聖,花費一生的時間,也未必能夠找夠煉製一件聖器的材料。

    再說,即便你找夠了煉製聖器的材料,若是沒有夠硬的關係,也根本無法請動煉器大師幫你煉製聖器。

    更何況,煉製一件聖器級別的戰甲,花費的材料,本來就是攻擊聖器的數倍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同樣是一件聖器,聖器戰甲的價值,遠超聖器戰兵。

    即便是底蘊深厚的陳家,如麒麟鎧甲這樣的寶物,也絕對能夠放入珍寶閣,只有爲家族做出卓絕貢獻的半聖,纔有資格穿戴。

    黃煙塵的眸光,盯向張若塵,搖了搖頭,道:“你已經送給我了一顆玄武聖源,那就是最珍貴的寶物,遠超步千凡送來的聘禮,何必還要送黑水琉璃晶和麒麟鎧甲?有些寶物,你本應該自己留着,沒必要爲我付出那麼多。”

    “沒關係,只是身外之物而已。”張若塵笑了笑,顯得異常平靜。

    黃煙塵的話,自然是被陳家的族人聽到,所有人再次被驚掉了下巴。

    “什麼?張若塵送給了煙塵表妹一顆聖源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!聖源是何等珍貴的寶物,只有家族的繼承人才有資格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半聖吞服一顆聖源,只要完全煉化,就有一半的概率,衝擊到聖者境界。我纔不信,張若塵會拱手送人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僅是陳家的族人炸開鍋,就連四大聖者門閥的修士,也都震驚不已。

    就拿左聖門閥來說,從古至今,左聖門閥也只有一顆聖源。

    一顆聖源,就代表了一位聖者。

    只要家族中有一位聖者坐鎮,家族就不會衰落。

    若是,左聖門閥的聖者被外人殺死,並且奪走了聖者體內的聖源,那麼,左聖門閥失去聖者的守護,肯定很快就會沒落。

    一顆聖源對一個聖者門閥,尚且如此重要,對於別的修士來說,自然更是無價之寶。

    即便是黃煙塵的父母千水郡王和琉璃半聖,也都相當吃驚,因爲,關於“玄武聖源”的事,黃煙塵從來沒有跟他們提過。

    若是黃煙塵真的服下了一顆玄武聖源,那麼今後,她在陳家的地位,恐怕就要達到一個嶄新的高度,將會成爲最重點培養的年輕子弟之一。

    琉璃半聖立即走了過去,慎重的問道:“煙塵,你真的服下了玄武聖源?”

    黃煙塵向着站在一旁依舊十分平靜的張若塵看了一眼,也不再隱瞞,點了點頭,回答道:“在玄武墟界,張若塵得到了玄武傳承,但是,他卻讓給了我。”

    琉璃半聖頓時無比欣喜,緊緊的拽住了黃煙塵的手,說不出的激動。

    只有達到半聖境界,纔會明白聖境是多麼的艱難。也纔會明白,一顆聖源,是何等的珍貴。

    琉璃半聖也算是陳家的天之驕女,年紀輕輕就達到半聖境界,但是,成聖的希望卻依舊十分渺茫。

    雖然黃煙塵現在的境界還低,但是,成聖的機會,卻比她更大。

    脈主陳吉,立即站了出來,道:“今天,我當着所有人,在此宣佈,黃煙塵今後就是陳家玄山支脈脈主的繼承人。”

    陳家,除了有家主繼承人,每一脈也有一位脈主繼承人。

    陳吉宣佈黃煙塵成爲脈主繼承人,那麼,也就是在宣告,黃煙塵將來必定會成爲陳家高層中的一員。

    在場,沒有任何人提出異議。

    開玩笑,黃煙塵可是服下了一顆聖源,將來有很大的概率封聖。

    現在,陳家自然是要盡力拉攏,至少也要許諾給她一個脈主繼承人的身份,要不然,將來陳家說不定會失去一個聖者。

    東域聖王府的府內,一座十二層高塔上面,綠袍老者和白袍老者都是對視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玄山支脈得到了一顆聖源,如此看來,今後,玄山支脈在陳家的地位是要大幅度提升。”綠袍老者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白袍老者冷哼了一聲,道:“若是我能得到一顆聖源,就有九成的把握達到聖境,成爲家族的新聖。只可惜,那一個外族的後輩女子,卻已經將聖源服下。”

    綠袍老者和白袍老者雖然是陳家的兩位脈主,卻也不敢強奪聖源。陳家的家規,相當嚴格,誰敢違反,皆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在場的幾位半聖,全部都如同打了雞血一般,緊緊的盯着黃煙塵。

    若不是,黃煙塵是陳家的後人,恐怕已經有人冒險出手搶奪。

    黃煙塵道:“玄武聖源應該算是第三件聘禮,那麼,最後一個玉匣子,也就沒有必要再打開。”

    她從雷景的手中,接過第三個玉匣子,隨後,遞給了張若塵,示意張若塵將它收起來。

    黃煙塵之所以說出玄武聖源的秘密,其實,也是不希望,張若塵繼續破費。畢竟,張若塵已經爲她付出了太多。

    大家都能看出,第三個玉匣中的寶物,肯定更加珍貴。

    但是,黃煙塵居然將它還給了張若塵,自然是讓陳家的族人相當不滿,覺得她是在胳膊肘往外拐。

    張若塵接過第三個玉匣子,看了看周圍衆人的目光,道:“其實,前面兩件聘禮,都是送給煙塵師姐。只有這一件,纔是想要送給陳家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,煙塵師姐認爲,三件聘禮已經送完,那麼,這最後一件,我就收回。”

    “伯父,伯母,你們應該沒有意見吧?”

    千水郡王和琉璃半聖自然沒有任何意見,畢竟,張若塵送的三件聘禮黑水琉璃晶、麒麟鎧甲、玄武聖源,哪一件不是價值連城的寶物?

    若是他們還有意見,未免就顯得太過貪心。

    脈主陳吉,一雙蒼老的眼睛,微微的一眯,在第三個玉匣上面盯了一眼,最終還是沒有發言。

    千水郡王看着張若塵,笑道:“你對煙塵的情誼,我們大家都是有目共睹。你送來的聘禮,已經讓我們相當震驚。張若塵,今後,煙塵可就託付給你,你要好好的照顧她。”

    琉璃半聖的眼中,也帶着幾分柔色,道:“若塵,將它收起來,留給自己。你的聖道之路,纔剛剛起步,將來還需要花費大量修煉資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向千水郡王和琉璃半聖躬身一拜,隨後,就將第三個玉匣放回地火麒麟的背上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不遠處的步千凡,道:“張若塵,既然已經帶了過來,將玉匣打開,讓我們見識一下里面到底是什麼寶物,應該也無妨吧?”

    步千凡的話,講出在場所有人的心聲。

    黑水琉璃晶和麒麟鎧甲兩件寶物,已經徹底勾起衆人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傳說中的佛帝舍利子?”

    不知何人,如此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頓時,一石激起千層浪,所有人的目光都變得十分熱切,齊刷刷的看着第三隻玉匣。

    佛帝舍利,簡直就如佛帝的聖源,屬於傳說中的寶物。

    佛帝舍利在不在張若塵的身上,一直都只是一個謎,從來沒有被確切的證實。

    此刻,被人一提,自然就造成巨大的轟動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就連玄武聖源都送給黃煙塵,那麼,他將佛帝舍利送來做聘禮,也並不是沒有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打開玉匣,讓我們見識一下你帶來的寶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越來越多的人,對第三隻玉匣充滿好奇,呼喊張若塵將玉匣打開,滿足衆人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甚至,就連脈主陳吉,也主動提了一句,道:“張若塵,既然大家都想知道里面裝着什麼,你就打開,讓那些小輩都見識一下。老夫向你保證,無論玉匣中是什麼寶物,陳家也不會貪圖。你怎麼帶來,就怎麼帶走便是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