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陳家的修士,全部都臉色鉅變,根本沒有料到,步千凡竟然敢向東域聖王府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“居然敢進攻聖王府,步千凡,你是不想活了!”

    陳家,一位修爲達到天極境大圓滿的家將,提起千斤重的戰刀,向其中一頭蠻象劈了過去。

    坐着蠻象背上的男子,突然出手,一掌打向蠻象後方的靈晶箱子。

    嘩啦一聲。

    受到掌力的衝擊,箱子中的靈晶,立即飛濺了出去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衆人才看見,箱子中,只有表面一層是靈晶。靈晶的下方,居然裝有整整一車的神火雷珠。

    只不過,裝靈晶的箱子,經過了特殊的處理,佈置有銘紋陣法,所以,沒有人能夠提前發現箱子底部的神火雷珠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神火雷珠猛然炸開,形成一團巨大的火雲,火雲中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音,衝出密密麻麻的閃電,擊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幾乎在一瞬間,那一頭蠻象和蠻獸背上的死士的身體,就四分五裂,變成了飛灰。

    陳家的族人,卻死傷更加慘重。

    整整一車的神火雷珠,釋放出來的能量,將方圓數十丈之內的陳家子弟,全部轟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其中,一大半人都血肉模糊,死在當場。

    只有少數部分修爲強大的人,活了下來,卻也受了不輕的傷勢。

    而且,這還僅僅只是一車神火雷珠,造成的破壞力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!”

    一千二百車神火雷珠,在蠻象的拉動之下,瘋狂的衝向聖王府的大門。

    其中,有一百多車神火雷珠,已經引爆,將聖王府外變成了一片火海,不知有多少陳家子弟,死於非命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步千凡帶來的五千位護送聘禮的護衛,實際上,全部都是黑市培養的死士。甚至,就連四大聖者門閥的提親隊伍裏面,也衝出無數黑市的邪道武者。

    此刻,他們全部衝殺了上去,開始收割陳家族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全部人都懵了,根本沒反應過來,到底是怎麼回事?

    “還愣着幹什麼?黑市的邪道武者,已經攻擊到家門口了!”白袍老者陳西蠶厲聲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讓那些蠻象,衝進府中,要不然,聖王府將會遭到破壞。快,立即開啓護城大陣。”青袍老者陳天昆道。

    另一位脈主,陳吉,卻將目光,盯向不遠處的步千凡,爆喝了一聲:“不管你到底是誰,既然敢攻擊陳家。那就是死罪。”

    陳吉十分蒼老,但是,畢竟是一位半聖,就算再怎麼老邁,速度卻依舊相當驚人。

    他的身體,輕輕的一晃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就出現在步千凡的身前,一掌拍擊了出去。

    半聖的一擊,力量是何等恐怖,別說是步千凡,就算是十個步千凡,也要被拍死。

    步千凡卻將雙手抱在胸前,露出不屑的一笑,站在原地,動都沒有動一下。

    “嘎嘎!陳吉老兒,老夫來取你的性命。”步千凡的身後,響起一個陰沉沙啞的聲音。

    緊接着,一團綠色的鬼火,從步千凡的身後,衝了出來。

    隱隱間,可以看見,鬼火之中,似乎站着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老者,披頭散髮,露出一張白骨骷髏一眼的臉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的全身,散發出冰冷的鬼氣,如同黑洞一樣,將天地間的靈氣,全部吸了過去。

    看到鬼火中的黑色影子,陳吉蒼老的臉上,露出驚駭的神情,驚呼一聲:“鬼聖!”

    陳吉收回手掌,立即向後爆退,想要逃離。

    “想要逃?逃得掉嗎?給我死來。”

    站在鬼火中的黑色人影,手持一根血魂冥幡,向前一揮,將陳吉捲入了一團陰風裏面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鬼幡再次搖晃了一下,陳吉的身體,爆裂而開,變成了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鬼幡將血霧吸收,變得更加陰寒冰冷,散發出來的陰鬼之氣,讓方圓千里都變得昏天黑地。

    黑色的鬼影,站在半空,手持血魂冥幡,宛如是一位從地獄中走出的閻羅。

    此人就是兇名赫赫的鬼聖,同時,也是橙月星使的師尊。

    另一個方向,數百頭蠻象拉着神火雷珠,猶如潮水一般涌進了聖王府,向四面八方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爆裂聲,在聖王府中響起,地面在不停震動,伴隨着垮塌的聲音和慘叫的聲音。

    遭到這一波攻擊,聖王府中,不知有多少建築毀壞,又有多少族人慘死在神火雷珠之下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突然,衆人頭頂上空的黑色陰雲燃燒了起來,變成一團赤紅色的火焰雲彩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只見,一塊燃燒着火焰的隕石,從天外飛來,穿過雲層,擊向下方的東域聖王府。

    霎時間,猶如末日降臨一樣,所有人都被火焰隕石的的氣息,壓迫得喘不過氣。

    其中,一些修爲較低的武者,直接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地面,盯着天空,眼睛一縮,終於將那一塊火焰隕石看清。那不是什麼隕石,而是一柄燃燒着熊熊火焰的戰錘。

    有人從天外,打出了戰錘。

    若是讓那一柄戰錘,擊在東域聖王府之中,可以想象,將會造成何等可怕的破壞力?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道粗壯的光柱,從聖王府的中心衝了起來,穿過雲層,將天地連爲一體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層白色的光罩,從地面升了起來,將聖王府包裹,

    東域聖王府的第一層護城大陣開啓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戰錘擊在第一層護城大陣上面,將巨大的光罩,壓得凹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第一層護城大陣,只是抵擋住了一息的時間,就被戰錘擊穿。

    轟隆一聲,火焰戰錘擊在東域聖王府的府門上方,在一瞬間,就將府門打得粉碎,在地面上撞擊出一個直徑百米的大坑。

    大坑裏面,冒出黑色的濃煙,周圍全是粗大的裂縫,不斷蔓延出去。

    以大坑爲中心,東域聖王府方圓十里的建築,全部垮塌,變成了廢墟。

    這還是因爲,戰錘的力量被第一層護城大陣抵擋了一下,要不然的話,造成的破壞力,只會更加嚇人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個身高足有一丈三尺的大漢,提着一柄赤紅色的戰錘,從黑色的大坑中飛了起來,懸立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他的全身,完全被火焰包裹,宛如一尊蓋世戰神。

    Www_Tтkā n_¢ ○

    “錘聖!”

    不知是誰,認出了那一個大漢的身份,驚呼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難怪攻擊力如此恐怖,原來他就是錘聖。”張若塵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,同時,也有些擔憂起來,鬼聖和錘聖一起駕臨,黑市顯然是有備而來。

    會不會有更加可怕的邪道聖者出現?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思索這一個問題的時候,突然,感覺到有人的目光,正在盯着他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向那一個方向望過去,頓時與錘聖四目相對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還我徒兒命來!”

    錘聖化爲一道流光,沖天而起,揮動火焰戰錘,向張若塵的頭頂攻擊了下去。

    錘聖,乃是綠袍星使的師尊。此次,他是要爲弟子報仇,專程來殺張若塵。

    錘聖的攻擊還沒落下,張若塵就感覺被一股龐大的氣壓鎖定,周圍的空間像是凝固,身體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強,似乎要將他全身的骨頭都給壓碎。

    “想殺我師弟,先過老子這一關。”

    二師兄朱洪濤大吼一聲,嘴裏吐出一柄沉重的聖劍,隔空揮斬了出去,形成一道劍氣瀑布,將錘聖給逼退。

    同時,三師兄萬柯,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張若塵的身旁,抓住張若塵的肩膀,將張若塵向後拖走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一隻黑色的鬼爪,擊在張若塵剛纔所站的位置,留下一個數十米長的爪印大坑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剛纔若不是萬柯出手,張若塵已經死在那一隻鬼爪之下。

    鬼聖站在爪印大坑的上方,發出陰沉沙啞的聲音:“今日,誰都救不了張若塵,誰擋本聖,誰就得死。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二師兄朱洪濤飛落下來,站在了張若塵的身前,雙腳在地上踩出兩個大坑。他將門板那麼寬的聖劍,扛在肩上,道:“想殺我的師弟,就憑你們兩個,恐怕還不夠分量。”

    鬼聖和錘聖,如同冥王和戰神一般,站在虛空的兩個方向。

    但是,朱洪濤卻獨自一人,立在張若塵和萬柯的前面,殺氣騰騰,身上爆發出來的氣勢,竟然可以和黑市二聖分庭抗禮。

    這一次,黑市的確是準備充分,可謂是有備而來,打了陳家一個猝不及防。在最短的時間之內,給陳家造成了極大的損失,就連陳家的西大門都被打碎。

    此刻,陳家已經反應了過來,十八層護城大陣,全部開啓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陳家的諸位半聖和聖者,也從府院的深處衝出,全部站在府牆上面。遠遠望去,可以看見數十道聖影,每一個皆是蓋世強者,猶如真神下凡。

    已經不知有多少年,陳家沒有被人主動挑釁。

    黑市的這一次突然攻擊,雖然打得陳家有些手忙腳亂,卻並沒有傷到陳家的根基。

    當然,在這一次的攻擊之中,陳家的府門被毀,大批年輕族人身亡,甚至還有一位半聖在家門口隕落。

    可以說,黑市算是狠狠的羞辱了陳家,使陳家顏面掃地。

    “鬼聖,錘聖,你們敢來陳家搗亂,信不信今天,將會有來無回?”陳家一位聖者冷聲的道。

    鬼聖陰測測的笑了一聲:“我們黑市,此次主要是爲張若塵而來。當然,也順便給你們陳家一個教訓,得讓你們清楚的知道,誰纔是東域真正的主宰。”

    (今天又是星期六,微信公衆號公佈了“崑崙界六大奇書”,還有“時間劍法和《無字劍譜》誰更厲害?”。大家有興趣,可以去看一下。公衆號:feitianyu5,或者直接在微信上搜“飛天魚”。今後,每週星期六,小魚皆會在公衆號上透露一些東西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