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展現出來的天賦,也的確讓黑市的諸聖感到心驚,十分擔心張若塵一旦成長起來,東域將再出一位劍聖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這個原因,黑市才下定決心,要將張若塵除掉。同時,也要藉此機會,重振雄風,將失去的臉面和威嚴重新找回來。

    二師兄朱洪濤向張若塵看了一眼,嘿嘿一笑,道:“小師弟,你的面子真大,居然將九幽劍聖都引來東域聖城,連二師兄我都比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三師兄萬柯卻搖了搖頭,分析道:“恐怕不會那麼簡單,黑市的真正目的,估計是想借助此事,破壞聖院和東域聖王府的關係。你想,師尊對小師弟寄予了厚望,若是小師弟在陳家被黑市的人殺死,那麼,以師尊的脾氣,豈會不記恨陳家?一旦聖院和東域聖王府決裂,今後,黑市在東域,就能應對得更加從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皺了皺眉頭,道:“黑市既然敢來東域聖城,就肯定提前做好了完全的佈局。甚至,就連師尊離開聖院,出去辦事,也很可能早就在他們的計劃範圍之內。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的確是在半個月之前,就已經離開東域聖城,只交代了一句,他有一件要事必須去辦,張若塵婚禮之前,一定會趕回。

    當時,朱洪濤和萬柯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,直到剛纔張若塵說出來,他們才意識到,很有可能真的是黑市在佈局。

    既然黑市可以佈局,提前將璇璣劍聖引開,自然也就能佈局,將東域聖城中別的強者牽制住。

    甚至,他們在陳家的內部,說不定也布好了局,要不然,陳家開啓護城大陣的速度,不可能那麼慢。

    萬柯拍了拍張若塵的肩膀,道:“放心吧!東域聖城畢竟還是陳家的地盤,已經經營了不知多少代人,足以應對一切危機和變故。即便是九幽劍聖親臨,也不可能撼動陳家。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駕臨,的確鎮住了很多人。

    三大劍聖之名,可謂是如雷貫耳,不是區區鬼聖和錘聖可以比擬。

    然而,陳無天面對九幽劍聖卻面不改色,長笑一聲:“劍聖,你是在說笑吧?在東域聖城,你老人家想要帶走我們聖王府的人,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道:“怎麼?你不信?”

    陳無天針鋒相對,瑞氣十足,道:“當然不信。晚輩再奉勸前輩一句,這裡是東域聖王府,不是九幽城,快些離去,要不然,未必走得掉。”

    天穹上方,響起一個笑聲:“商九幽,看來你真的已經老了,就連年輕人也不將你放在眼裡。”

    陳無天的臉色,再次變得嚴肅了幾分,擡起頭,向上方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只見,雲層裡面,懸浮着一座巨大的黑色城池。

    剛纔的笑聲,就是從黑色城池中傳出。

    除了陳無天,別的人,卻沒有人能夠看到黑色城池,聽到剛纔的笑聲,只能暗自猜測,還有黑市的高手沒有現身。

    三師兄萬柯的臉色沉凝,道:“糟了!看來除了九幽劍聖,說不定黑市一品堂的堂主也已經駕臨,就在暗處。”

    “何以見得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邪道的強者裡面,敢直呼九幽劍聖名諱的人,就那麼幾個,並不難猜。”三師兄萬柯道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依舊掛着淡淡的笑容,盯着對面的陳無天,道:“你是第一個敢威脅老夫的人,不錯,實在不錯,就憑這一份膽量,就夠資格稱一聲年輕英雄。”

    在九幽劍聖的面前,即便是陳無天的年齡,也只能算是一個年輕人。

    陳無天的身軀站得筆直,傲然的道:“劍聖,現在掌握主動權的人,乃是晚輩。信不信晚輩現在,就能先誅殺鬼聖?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方天畫戟幾乎就要刺進鬼聖的胸膛,戟尖上的光華,變得更加明亮,將鬼聖的臉映照得十分慘白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笑道:“你的手中有人,我們黑市的手中也有人。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的話音剛落,兩個人影,就在暗黑中顯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那是一青一白兩位老者,他們懸浮在虛空,雙手緊緊的抱住脖子,雙腳不停的掙扎,嘴裡發出嗚嗚的聲音,就像脖子上有一根無形的繩子將他們吊起。

    但是,只要有眼睛的人,都能看見,兩位老者的脖子上,根本什麼都沒有。

    因此,眼前這一幕,顯得無比詭異。

    一青一白的兩位老者,正是陳家的兩位脈主,陳西蠶和陳天昆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陳西蠶和陳天昆的方向,道:“好高明的幻術,居然連半聖都中招。”

    就連天不怕地不怕的二師兄朱洪濤,此刻也露出幾分忌憚之色,目光盯向四周,小心謹慎的道:“應該是幻聖到了!這個妖女的實力,相當可怕,猶如鬼魂一樣,無處無在,防不勝防,咋們要小心一點。”

    黑市和陳家都有人質在手,頓時,陷入了僵局,開始對峙起來。

    步千凡走了出來,站在戰場的中心位置,道:“既然各位前輩,暫時不出手,那麼晚輩就先來解決和張若塵的恩怨。”

    步千凡的身形和五官,逐漸發生改變,最後完全變成帝一的樣子。

    帝一揹着雙手,盯着遠處的張若塵,揮了揮手,笑道:“帶上來吧!這一件聘禮,其實早就該送出纔對。”

    兩位琉璃騎士騎着蠻獸,從帝一的後方,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兩頭蠻獸之間,拖着一隻六尺高的鐵籠,鐵籠與地面摩擦,冒出一粒粒火星。

    鐵籠中,鎖着一個披頭散髮的婦人。她的兩隻手的手腕被鋼釘穿透,釘在鐵欄上面。一滴滴鮮血,順着手臂流下,將她的衣袖和衣袍染成紅色。

    雖然,那一個婦人,已經暈厥。張若塵卻還是一眼就認出,那是他的孃親,林妃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額頭上冒出一條青筋,雙眼赤紅,向前衝了出去,厲聲道:“帝一,你是在找死!”

    帝一的手臂擡了起來,做了一個手勢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兩位琉璃騎士的眼神冰冷,擡起龍骨長矛,立即從左右兩側,向前一刺,分別刺進林妃的左肩和右肩。

    林妃立即痛醒,嘴裡發出了一聲慘叫。

    鮮血如注一般,從她的左右兩肩涌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若再向前跨出一步,你的母妃,立即就會死在你的面前。”帝一笑道。

    那看似陽光明媚的笑容,卻給人一種異常猙獰的感覺。

    張若塵停下了腳步,雙拳緊握,全身都在顫抖,道:“與我孃親何干?你爲何……要將她……牽扯進來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立即追了上去,站在張若塵的身旁。

    她看到鐵籠裡面的林妃,也無比的傷心和怨恨,冷聲道:“武者相爭,不傷家人。你們黑市諸聖做事也太沒有底線了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半聖府邸的防禦力已經十分強大,又有五師姐坐鎮,除了聖者出手,誰能攻破?

    帝一笑了笑,道:“此事與諸聖無關,我之所以請來伯母,其實也只是想要弄清楚一個問題。我很好奇,在張若塵的心中,到底是他的母妃重要,還是他的未婚妻更重要?”

    “這個問題,似乎很多人都無法解答。但是,我知道張若塵相當聰明,他一定能夠給我一個準確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現在給你兩個選擇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個選擇,你將你的未婚妻交給我,讓她和我成親,我放了你的母妃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個選擇,你可以繼續和你的未婚妻完婚,但是,在此之前,你必須先給你的母妃辦一場葬禮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問題,真的很難誒!張若塵,給你一炷香的時間,你應該夠用了吧?”

    二師兄朱洪濤和三師兄萬柯衝了上去,站在張若塵的左右兩側。

    帝一向朱洪濤和萬柯看了一眼,立即道:“兩位前輩,你們千萬不要想着能夠救人,殺人的速度,總是比救人的速度要快很多。萬一因爲你們的冒失,導致張若塵的母妃死在這裡,恐怕他會恨你們一輩子。”

    朱洪濤很想衝上去打爆帝一的頭顱,不過,他最終還是忍住,沒有衝動。

    萬柯十分擔憂的看着張若塵,道:“師弟,不要相信他的話,就算你將煙塵姑娘交給了他,他也不可能放過你的母妃。他們的目標是你,他們真正要殺的人也是你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很清楚張若塵心中的難處,道:“我去吧!等到帝一放了林妃娘娘,我會自絕性命,不會讓他羞辱。用我的命,換取林妃娘娘的命,很值。”

    黃煙塵的眼神絕然,邁出腳步,向前走去。但是,她才跨出一步,張若塵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,將她拖回去。

    шшш●ttκa n●C〇

    “你回去,交給我來解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頭來,逐漸恢復平靜,但是,眼中卻依舊蘊含濃濃的殺氣,道:“帝一,你以爲你已經掌握絕對的主動權了嗎?”

    帝一雙手一攤,笑了笑,道:“難道還不明顯?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的身形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在場的諸聖,也沒有人看清他的身影,只感覺空間波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消失的時候,另一個張若塵,在同一時間,出現在囚禁林妃的鐵籠上方,施展出時間劍法,快速擊出兩劍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兩位琉璃騎士的頭顱,幾乎同時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空間挪移,時間之劍。時空傳人又出世了嗎?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的一雙蒼老的眼睛,變得銳氣十足,散發出來的目光,化爲滔天的劍氣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張若塵掌控時間和空間的秘密,終於暴露在天下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今後,他勢必要面對無窮無盡的殺劫。可他卻無悔,因爲,這是他唯一的選擇。

    只有使用空間和時間的力量,才能在黑市的聖者反應過來之前,將兩位琉璃騎士殺死,把孃親救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