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迴應萬兆億的是一聲刺耳的劍鳴,隨後,就見一道劍光,從萬兆億的正前方飛來,速度快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之所以會響起劍鳴聲,那是對方在提醒萬兆億,表示不是在偷襲他。

    實際上,對方出劍的速度,遠超音速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萬兆億的瞳孔快速收縮了一下,體內的聖氣急速運轉,雙臂展開,他的背部脊樑裡面,瞬間衝出八條百丈長的巨大龍魂,向前方的劍光迎擊上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八條龍魂在一瞬間,全部都被劍氣攪碎。

    萬兆億嘴裡吐出一口鮮血,身體不受控制,猛然向後倒飛出去,身體撞擊在二十里外的崖壁上面。

    “咵啦!”

    數百米高的崖壁,頓時垮塌,掉落下一塊塊碎石,將萬兆億掩埋在山體下面。

    萬兆億半跪在地,緊咬牙齒,大吼一聲,身上散發出金色光芒,將崖壁所在的山嶽震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萬兆億從泥土中衝了出來,飛起百丈高,隨後又落到地面,雙臂涌出的鮮血,從指尖滑落下去。

    “赤陽劍法,九幽劍聖。”

    他已經認出,對方剛纔施展的劍法,正是九幽劍聖的成名絕技,赤陽劍法。

    天外,傳來九幽劍聖的聲音:“萬兆億,你能擋住老夫一劍,說明你有活命的資格。既然張若塵已死,老夫也就此別過。”

    當最後一個字落下的時候,九幽劍聖已經在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條煙濤迷茫的古老河流,從蒼莽的原始古林中流淌出來,發出轟鳴的水浪聲。河道足有兩百多米寬,偶爾會有身軀巨大的蠻獸從水中衝出,呼吸空氣中的天地靈氣。

    這一座原始古林,距離剛纔萬兆億和九幽劍聖交手的地方,已經有一萬七千裡的距離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和九幽劍聖站在古河之畔,相對而立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跪下,向九幽劍聖一拜,道:“多謝師尊,出手相救。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的身形和容貌,逐漸發生變化,原本的一頭黑色長髮,變成了白色。他的臉型變得消瘦了幾分,下巴上長出長長的鬍鬚,眼角的皺紋也多了幾條。

    只是片刻,他就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,正是張若塵的師尊,璇璣劍聖。

    “快起來。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連忙伸出雙手,將張若塵扶了起來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的臉上,露出一抹笑意,道:“就連萬兆億也未能認出爲師,你是如何認出來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師尊的變化之術,已經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,弟子當然認不出來。但是,弟子卻知,整個東域有三大劍聖,卻只有師尊會冒險救弟子。”

    救張若塵,的確是相當冒險的事,一旦被發現,那麼就是公然挑戰池瑤女皇的權威,將會以亂臣賊子論處。

    即便是九幽劍聖,也未必真的敢殺池瑤女皇親自下令要擒拿的人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長嘆了一聲,道:“爲師想了很久,最後發現,只有這一種辦法,能夠救你。幸好,爲師曾經參悟過九幽劍聖的赤陽劍法,應該是可以騙過萬兆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擔憂,道:“師尊,萬一事情敗露了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是在爲自己擔憂,而是爲璇璣劍聖擔憂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璇璣劍聖的身份,若是被查出,他殺害御前金甲軍,救走朝廷要犯,恐怕也不會有好下場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揹着雙手,望向水浪湍急的河面,笑道:“不會。爲師之所以這麼做,也是經過深思熟慮。朝廷一方,肯定以爲,你是被九幽劍聖殺死。九幽劍聖則會認爲,乃是朝廷嫉賢妒能,將你秘密處死,反嫁禍給了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頓時點了點頭,心中暗歎,果然薑還是老的辣,師尊做事,可謂是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又道:“不過,既然張若塵已死,你今後就不能再已他的身份出現,倒是委屈了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笑了笑,道:“能夠活下來,就已經很不容易。就算改頭換面,隱姓埋名,又有何妨?”

    池瑤已經注意到東域的“張若塵”,現在,他只有假死,才能更加從容的應對接下來的變數。

    而且,張若塵是時空傳人的身份已經暴露,就算池瑤不殺他,黑市和魔教的人,還有別的勢力,估計也會處心積慮算計他,刺殺他。

    只有張若塵死去,他們纔會徹底安心。

    唯一讓張若塵有些放心不下的就是親人和朋友,若是得知張若塵的死訊,他們估計會相當傷心。

    當然,只要張若塵死去,他們反而會更加安全,沒有人會再去加害他們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向張若塵看了一眼,問道:“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,露出冰冷的光芒,道:“我要先去一趟東域邪土,親手殺了帝一。他傷我孃親,險些害得孃親慘死,身爲人子,怎能不爲母報仇?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沉思了片刻,道:“東域邪土聚集了無數邪道高手,不僅是黑市,還有魔教,可謂是羣魔亂舞,秩序混亂,堪稱是東域最危險的黑暗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以你的修爲,倒也足以去闖一闖。但是,你需要知道,東域邪土乃是黑市的大本營,在那裡,帝一可以調動無數邪道高手對付你,更有很多邪道高手在暗中保護他,你有把握殺得了他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帝一可以在東域聖城翻雲覆雨,我爲何不能去東域邪土親手殺了他?上一次,是我在明,他在暗。現在,是他在明,我在暗。此去,就是索取他的性命,不成功便成仁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讚歎了一聲,只要張若塵意志堅定,那麼,他也一定全力支持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道:“本來,爲師給你安排了兩條路。若是你要隱居山林,爲師可以給你找一處與世隔絕的洞天福地,讓你不受外界的打擾,潛心修煉劍道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要去東域邪土,那麼,爲師可以傳給你一種特殊的武技,或許對你會很有用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什麼特殊的武技?”

    “三十六般變化。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含笑着的看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一怔,只感覺在什麼地方聽過這個名字,又似乎完全沒有映象。

    仔細回想,也完全想不起來。

    他搖了搖頭,不解的道:“師尊,何爲三十六般變化?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笑了笑,擡起右手,食指向前一指。

    一股白色寒氣,從指尖飛出去,頓時,波濤洶涌的大河,發出“哧哧”的聲音,轉瞬間,結成冰面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向冰面上行去,每走一步,他的容貌,就會發生一次改變。時而變成一個高大威猛的髯須大漢,時而變成一個俊朗年輕的美少年,時而變成一個身軀佝僂的老嫗……

    短短的一段路,他就一連變化成十三個不同的人。而且,每一次變化都毫無破綻,就連他身上的氣息,也隨之發生改變,忽強忽弱,變幻不定,簡直詭異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對張若塵說道:“此種武技,實際上叫做“無形無相三十六變”,出自於陳家的至高秘典《四九玄功》。”

    “中古時期,陳家的《四九玄功》分爲三部分:分別爲三十六重天的功法,三十六種絕技,三十六般變化。”

    “陳家在東域,傳承了漫長的歲月,不知多少萬年。在此期間,遭受過數次大劫難,其中有幾次更是差一點徹底覆滅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那幾次劫難,讓《四九玄功》變得殘缺不全。”

    “三十六重天的功法,只剩前三卷,二十七重天。據說,還是你將後面九重天的修煉功法,替他們找回。”

    “據我所知,《四九玄功》上的三十六種絕技,其中有一小半都已經失傳。至於,三十六般變化,更是完全失傳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更加好奇,道:“三十六般變化,在陳家都已經失傳,爲何師尊卻有其修煉的方法?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道:“爲師也是在探尋一處中古遺蹟的時候,在裡面找到《無形無相三十六變》。後來,經過我的不斷考究,最終確定,《無形無相三十六變》就是陳家的《四九玄功》上的三十六般變化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璇璣劍聖取出一塊拳頭大小的白色玉石,遞到張若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玉石上,刻有十多萬個小字。因爲,字體太小,使用肉眼,根本不能看清玉石上記載的內容。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精神力,凝神看去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剎那間,玉石上,浮現出一個個白色的小字,一行一行的懸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最上方的位置,正是“無形無相三十六變”八個古老的字體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精神力,立即將玉書妥善的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璇璣劍聖又道:“若是能夠將三十六般變化修煉到大成境界,不僅可以在剎那間變成別人的容貌,更能變成飛禽走獸、花鳥魚蟲,入水化水,進火變火,玄妙不窮,變化莫測。”

    但是,璇璣劍聖立即又給張若塵潑了一盆冷水,又道:“只有修煉《四九玄功》,才能將三十六般變化修煉到大成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