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微微皺眉,道:“豈不是說,就算掌握《無形無相三十六變》,也並沒有多大的用處?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笑道:“三十六般變化,本就只是一種神奇的手段,並不是修煉的大道。當然,若是利用得好,自然可以發揮出無窮的妙用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現在,你若是能夠修煉成其中一兩分本事,至少可以從容的變化成另外一個人。有它傍身,前往東域邪土,是不是會更安全幾分?”

    “而且,你掌握有《四九玄功》第四卷,若是結合在一起修煉,說不定能夠讓三十六般變化,變得更加神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終於明白,璇璣劍聖將《無形無相三十六變》傳給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的確如此,若是他能夠變化自己的身形和容貌,要殺帝一,肯定會容易很多。

    要知道,璇璣劍聖先前施展《無形無相三十六變》,變成九幽劍聖,將萬兆億都給騙過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《無形無相三十六變》根本不是幻術可以比擬,不僅能夠改變修士的容貌和身材,更能改變修士身上的氣息,就算是聖者也難辨真僞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了想,取出一隻空間戒指,遞給了璇璣劍聖,道:“師尊,這一隻空間戒指裡面,有《四九玄功》第四卷的抄錄本。將它參悟,或許能夠讓師尊的三十六般變化,變得更加精妙。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並不推拒,將空間戒指收了起來,再次交代道:“三十六般變化,乃是由聖氣做爲支撐。所以說,必須要等到你修煉到魚龍第四變,開闢出第一條聖脈。到時候,你就能通過聖脈,將真氣轉化爲聖氣,施展出變化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你也不要將太多精力,耗費在三十六般變化上面,卻荒廢了劍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抱拳,躬身一拜,道:“弟子一定謹記師尊的教誨。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半晌之後,才道:“江湖險惡,人心叵測,今後,就只能靠你自己。或許,你能夠以另一個身份,功成名就。又或許,你會以另一個身份,死在他鄉異地。”

    “聖道之路,禍福難料。若是遇到困境,一定要傳訊告訴爲師。去吧!你已經該離開,希望爲師今後能夠以你爲傲。”

    璇璣劍聖腳踩冰面,一步十丈,逐漸消失在古河的下游。從始至終,他也沒有提過“時空傳人”四個字。

    古河的下游,通往東域神土。

    古河的上游,通往東域邪土。

    一條大河,一師一徒,兩種截然不同的路。

    張若塵似乎能夠明白璇璣劍聖的心情,因爲,只要池瑤女皇還活着一天,那麼,張若塵就永遠都無法恢復原來的姓名。

    他的六弟子,張若塵,已經死在了今天。

    “師尊,保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眼盯着大河的下游,目送璇璣劍聖離開,嘴裡低聲的唸了一句。

    隨後,他從空間戒指裡面,取出一個金屬面具,戴在臉上,逆流而上,向上遊行去,義無反顧的踏上前往東域邪土的路途。

    只有修煉到魚龍第四變,才能修煉《無形無相三十六變》,現在,他當然只能使用面具,隱藏自己的容貌,以免被人發現身份。

    這一片原始叢林,名叫墜神山嶺。在其北邊,爲朝廷統治的三十六府,稱爲“東域神土”。

    在其右邊,則是東域邪土。

    因爲,有墜神山嶺這一座天然的屏障,直到今天,朝廷的大軍,依舊沒能將東域邪土攻克下來。

    就算攻克下來,治理東域邪土,也是一個難題。

    畢竟,這一片大地,已經被邪道統治了不知多少年,聚集了大批殺人魔頭,邪道高手,就算是沒有修煉武道的普通人裡面,也很難找出幾個好人。

    因爲,一個好人,很難在東域邪土生存。

    行走在原始叢林裡面,張若塵隨時都會遇到強大的蠻獸,僅僅只是五階下等蠻獸,他就殺死了六隻。四階蠻獸和三階蠻獸,更是不計其數。

    其中,最厲害的一隻蠻獸,更是達到五階上等的級別。它的戰力,堪比魚龍第九變的人類修士,張若塵穿上了流星隱身衣,才得以逃走。

    半個月時間過去,張若塵來到墜神山嶺的邊緣,即將走出原始叢林。

    這一段時間,張若塵白天快速趕路,晚上就進入圖卷世界修煉,修爲進步巨大,已經達到魚龍第二變的巔峰。

    若是再煉化一滴玄武聖血,張若塵有把握,在近期之內,就突破到魚龍第三變,達到煉骨化玉的境界。

    傍晚時分,張若塵終於穿過墜神山嶺,來到東域邪土的第一座城池,離原城。

    離原城,位於墜神山嶺的邊緣,城牆十分高大,但是,卻破破爛爛,很多地方更是已經倒塌,露出數十米寬的缺口。很顯然,這裡的城牆,已經有很多年沒有重新修繕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一處斷牆的缺口,進入城中。

    他來到離原城,有兩個目的。

    一是,購買聖石。

    二是,找人。

    購買聖石,是用來測試煉器戰士的力量。畢竟,大師兄將煉器戰士送給他之後,他還沒有測試煉器戰士到底能夠發揮出來多強的力量?

    至於找人,當然是要找幫手。

    想要在帝一的地盤上,將他殺死,就必須要找幫手,而且還要精心策劃,等待一個合適的時機,從而做到一擊必殺。

    張若塵考慮過去霍聖山莊,尋找當年聖明中央帝國的舊部,藉助他們的力量,對付帝一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很快就又否定了這一個策略。

    畢竟,已經過去八百年,就算曾經他們是忠心耿耿的部下,現在,也未必還忠心與他。萬一那些人反將他出賣,張若塵豈不是讓自己陷入絕境?

    如今他孤身一人,來到東域邪土,必須要小心,更加小心,絕對不能出任何差錯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還考慮過另外一個人,那就是端木星靈。

    別的人,或許不值得信任,但是,端木星靈應該還是可以相信。而且,在東域邪土,不僅僅有黑市的勢力,更有魔教的勢力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藉助魔教的力量,那麼,張若塵要殺帝一,就又多了幾分把握。

    不過殺帝一,是相當大的事,張若塵不想麻煩端木星靈,更不想連累她。最終,張若塵還是搖了搖頭,決定還是自己單獨行動。

    正在思考的時候,突然,張若塵停下了腳步,擡起頭,向街道右邊的一個店鋪望去,只見店鋪大門上方的匾額上面,書寫有三個蒼勁有力的大字。

    “清玄閣。”張若塵念道。

    在雲武郡國,端木星靈的姑姑,秦雅,就在武市,開了一座清玄閣。

    清玄閣是張若塵第一次購買丹藥的地方,所以,至今依舊記得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卻沒想到,來到東域邪土的第一座城池,就又看到一座清玄閣。

    只不過,眼前這一座清玄閣,卻比雲武郡國的那一座要大很多,不僅僅只是販賣丹藥,而且也販賣真武寶器和蠻獸坐騎。

    離原城的秩序,雖然很混亂,但是,清玄閣的外面,卻顯得井然有序。

    時時刻刻都有武者,從清玄閣的大門,進入和走出。其中一些是從墜神山嶺中採完藥材,前來販賣的藥農。還有一些,卻是佩戴兵刃的武者,顯然是進去購買丹藥和真武寶器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走了進去,耳邊就傳來一個既是熟悉,又有些陌生的蒼老聲音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要購買丹藥,還是真武寶器?”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身,只見身後,站着一個十分眼熟的老者。老者的嘴角,有一顆黑痣,臉上掛有熱情的笑容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個老者,張若塵生出一種錯覺,他似乎又回到了雲武郡國。

    因爲,眼前這一個老者,與雲武郡國的清玄閣的那一位掌櫃,竟然長得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又驚又喜,但是,卻控制住自己的情緒,淡淡的道:“請問閣下如何稱呼?”

    “老朽,墨翰林,乃是這一家清玄閣的掌櫃。”老者笑道。

    就連姓名,也完全相同。

    應該錯不了!

    到底是,雲武郡國的清玄閣,搬到了離原城?還是說,在東域,本就有很多家清玄閣?

    當初,張若塵的境界低,看不透墨翰林的修爲。如今,只是一眼看過去,就將墨翰林看透,他的修爲,達到天極境後期。

    如此境界,當初在雲武郡國,絕對算得上是武道神話。

    張若塵平心靜氣,道:“我要購買聖石,清玄閣能夠幫我弄到嗎?”

    “聖石?”

    墨翰林瞪大了雙眼,蒼老的身體先是微微一震,隨後,就又重新開始審視張若塵。

    若不是看張若塵的氣度不凡,墨翰林估計已經叫人將他驅逐出去。

    購買聖石,還敢不敢大言不慚?

    一塊聖石,足以兌換一千萬枚普通靈晶,堪比一百億枚銀幣。

    而且,這還僅僅只是兌換。若是有人購買,聖石的價值,還要提高一成,也就是一千一百萬枚普通靈晶。

    正常情況下,只有半聖,纔會用到聖石。

    而且,一些沒有背景的半聖,還未必用得起聖石。

    雖然張若塵戴着面具,但是,一眼看去,還是能夠看出,他的年齡,大概只有二十來歲。怎麼可能是半聖?

    墨翰林的神情凝重,道:“清玄閣在整個東域,也有上萬家店鋪,算得上是底蘊深厚。只要公子出得起價格,當然可以弄到聖石。不過,如此大事,老夫做不了決定,必須先去請示老闆娘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