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墨翰林退了下去,前去稟告老闆娘。

    張若塵則坐在大堂的第二樓,靜靜的等待。

    兩個容顏頗爲靚麗的侍女,走了過來。其中一個侍女,十六、七歲的樣子,皮膚嬌嫩,煙波柔媚,捧着一個晶瑩剔透的茶壺,給張若塵倒滿了一杯清茶。

    玉質的茶杯裏面,冒出一縷縷滾熱的白煙。

    另一個侍女,年紀稍長,大概十八、九歲,向張若塵拋了一記媚眼,隨後,將一本暗金色的書冊,放在張若塵身旁的桌案上面。

    書冊上,記錄有清玄閣的各種丹藥、真武寶器、蠻獸的價格,列成了表格,顯得一目瞭然。

    若是張若塵還要購買別的修煉資源,直接在表格上面勾畫,自然就有侍女,將他購買的修煉資源呈送上來。

    別的武者,根本沒有這樣的待遇。誰叫張若塵一來,就要購買聖石?

    這樣的一位大客戶,當然是要侍候舒服。

    年齡稍長的侍女,向張若塵暗送秋波,柔聲的道:“爺,你需要購買一些什麼嗎?”

    若是張若塵購買得多,她們自然也能得到一定份額的分成。特別是這樣的大客戶,只要稍微購買幾樣修煉資源,就能夠給她們分一大筆財富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書冊拿了起來,翻看了幾下,就又放下,道:“等到老闆娘出來,我會親自與她談。”

    兩位侍女露出失望的神情,退到了張若塵的身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清玄閣的腹地,一座放滿丹藥的塔樓上面,此刻,秦雅和端木星靈正相對而坐。

    秦雅穿着大紅色的繡鳳長裙,坐在金絲楠木的長椅上面,髮髻高盤,發間插有三根金色的簪子,明亮的美眸,緋紅的嘴脣,吹彈可破的肌膚,胸前的那一對飽滿的酥峯,雖然遮有一層紅色的薄紗,卻依舊能夠看到傲人的輪廓。

    秦雅的眼波似秋水一般,相當勾人魂魄,笑道:“既然你的身份已經暴露,就不要再回聖院,先去九幽城,讓大祭司幫你解開身上的封印,恢復聖女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端木星靈就好像全然沒有聽到秦雅的話,雙眸呆滯,眼圈紅腫,輕輕的扁着嘴巴,聲音有些嗚咽:“姑姑,我去了黃石原,那裏只剩下一片冷卻的巖湖,還有倒塌的山嶽,連……骨頭……都沒找到一根。姑姑,他是不是……真的已經死了?”

    秦雅看到端木星靈的樣子,有些擔心,道:“九幽劍聖親自出手,就算是聖者也難以活命。靈希,人死不能復生,你應該振作起來。”

    端木星靈使勁的搖頭,念道:“可是他那麼優秀,更是時空傳人,怎麼可能會……死,不可能的……肯定……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連她自己,也不太相信這句話,聲音越來越弱,最後,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秦雅優雅的站起身來,眸光看向遠處,道:“自古以來,不知誕生了多少經天緯地的人傑,但是,其中有一大半天才,還沒能真正的成長起來,就已經隕落。聖道之路,本就充滿兇險和未知,就算再優秀又如何,不成聖,終究只是任人宰割的螻蟻。”

    “靈希,你是拜月神教的聖女,怎麼能就此沉淪?”

    端木星靈的真名,叫做“木靈希”,乃是木家的後人。

    反而,秦雅纔是真正的端木家族的人,原名叫做“端木雅”。

    當初,拜月魔教在決定將木靈希,送入武市錢莊做臥底的時候,就考慮到武市錢莊會查她的底細。

    所以最開始,只能將木靈希送入天魔嶺的武市錢莊,又化名爲“端木星靈”做爲掩飾。

    因爲,天魔嶺地處偏僻,並不受武市錢莊的重視,就算要查,也很難查出破綻。

    至於,端木雅和墨翰林等人,則是潛入到天魔嶺,負責保護木靈希的安全,一直庇護木靈希進入聖院。

    木靈希以端木星靈的身份,進入聖院之後,端木雅自然也就功成身退,重新返回東域邪土。

    讓一位聖女,進入聖院做臥底,自然是相當冒險的一件事。但,若是木靈希將來能夠修煉成聖,進入武市錢莊的高層,那麼就能帶給魔教巨大的回報。

    墨翰林走上丹塔,來到端木雅的身後,恭恭敬敬的一拜,道:“總舵主,剛纔有一個神祕的年輕人,來到清玄閣,想要購買聖石。”

    “購買聖石?”

    端木雅的眼眸中露出一道銳利的精芒,立即問道:“此人是什麼來頭?血雲宗的人,兩儀宗的人,還是黑市一品堂那邊的人?”

    墨翰林道:“我已經派人去查,暫時還沒有結果。”

    端木雅頓時露出凝重的神情,開始思索了起來。

    什麼人居然會到離原城購買聖石?

    離原城雖然也有數十萬人口,但在青雲郡,只能算是中型城池。購買聖石,爲何不去郡城?

    莫非對方是提前得知端木雅在離原城,所以,才專門來對付她?

    端木雅曾經是天魔嶺三十六郡國的魔教總舵主,如今,她被調遣回東域邪土,卻是擔任墜神府青雲郡的總舵主。

    來到離原城,她是爲了接應聖女木靈希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黑市一品堂也是學習第一中央帝國的治理方法,將東域邪土劃分爲十二州府,每一府又分爲有十八郡。

    不過,東域邪土卻沒有府主和郡守之類的官員,也沒有統一的軍隊。

    每一個府,每一個郡,全部都有明顯的勢力劃分。

    比如,張若塵現在所在的青雲郡,就是一片遼闊的土地,南北相距五萬裏,東西相距二萬八千里,大概相當於一個上等郡國的面積。

    青雲郡,一共有一千多座城池,人口超過五億。

    青雲郡最大的邪道勢力,叫做血雲宗,同時,血雲宗也是青雲郡的管理者。在這一片大地上,別的大大小小的邪道勢力,全部都要聽從血雲宗的號令。

    在玄武墟界,曾經追殺過張若塵的鐵娘子,就是血雲宗的第十號殺手。

    能夠培養出鐵娘子這樣的高手,由此可見,血雲宗自然還是相當厲害的邪道門派。

    端木雅雖然是魔教安排在青雲郡的總舵主,但是,魔教在東域邪土的勢力,並不算太大,遠遠無法與黑市相比。

    端木雅沉思了半晌,道:“當初,黑市邀請我們拜月神教進入東域邪土,一起對抗朝廷的攻擊。所以,拜月神教纔派遣了大批高手,進入東域邪土。並且,神教在數百年的時間之間,培養出一大批教衆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黑市已經將我們拜月神教,當成了威脅,想要將我們趕出東域邪土。”

    墨翰林笑道:“請神容易送神難,既然我們拜月神教來到東域邪土,哪能說離開就離開。”

    端木雅道:“經過數百年的發展,黑市的勢力,也已經恢復了不少。最近,他們更是取回九鳳鼎,實力大增。如今的黑市,已經不需要神教幫助他們對抗朝廷的軍隊,應該會有所行動。”

    墨翰林的神情一動,道:“總舵主懷疑,那個年輕男子是血雲宗派來的人,以購買聖石爲幌子,實際上是想要試探我們?”

    端木雅伸出****,輕輕的舔了舔晶瑩的紅脣,眯眼一笑:“他想要試探我,那麼,我就先去試探他?安排一下,我親自去會一會他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現在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墨翰林再次向端木雅行禮,隨後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端木雅向木靈希盯了一眼,道:“靈希,你要不要隨我一起去?”

    木靈希依舊雙眸呆滯,雙手撐着下巴,機械式的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哎!你再想一想吧!若是想清楚,就與我去九幽城見大祭司,解開你身上的封印,恢復原來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端木雅嘆了一聲,向丹塔下行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跟隨墨翰林,穿過一條條迴廊,進入清玄閣的腹地,終於在一座碧青色的池塘邊,見到了端木雅。

    此刻,端木雅坐在一個四方形的涼亭裏面,身邊足有四個侍女在侍候。在涼亭的中部,垂下白色紗綢的帷幕,張若塵一眼看過去,只能看見一個婀娜多姿的曼妙影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強大的精神力,小心翼翼的探查過去,終於看見,帷幕後面的那一個絕色女子,正是端木星靈的姑姑,秦雅。

    “請坐。”端木雅的聲音,十分柔媚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精神力,倒也並不客氣,走進涼亭,坐在白色帷幕外面的一張椅子上面。

    端木雅的聲音,又從帷幕的後面傳出來,道:“步法輕盈無聲,呼吸平穩不亂,閣下的修爲,似乎不簡單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老闆娘的修爲,也不簡單。”

    端木雅笑了笑,道:“奴家複姓端木,單名一個雅字。閣下怎麼稱呼?”

    “姓張。”張若塵簡潔的道。

    端木雅又道:“張公子,你要購買多少枚聖石?”

    “越多越好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端木雅略微驚訝,當然,也只是驚訝了一下,隨後就又道:“我如何相信,你買得起聖石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