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想了想,將手伸進衣袖,悄聲無息的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張紫色的晶石卡片。

    隨後,他從衣袖中,將晶石卡片取了出來,夾在兩指之間,道:“憑它可以嗎?”

    “武市錢莊的九星貴族卡。”端木雅再次驚了一下。

    只有在武市錢莊存夠一億枚靈晶,纔有資格獲得一張九星貴族卡。一般來說,很多半聖,也只有八星貴族卡。

    端木雅點了點頭,向旁邊的一個侍女,低聲吩咐了一聲。

    那一個侍女走到柱子旁邊,伸出手,不斷收起繩索。

    “嘩嘩!”

    原本隔在張若塵和端木雅之間的白色帷幕,逐漸升起來。失去帷幕的遮擋,端木雅終於開始細緻打量對面的男子。

    只可惜讓她失望的是,對方戴有金屬面具,完全遮住了容貌。

    不過,憑女人的直覺,她能夠感覺到,對面的男子十分年輕。但是,如此年輕的一個男子,看向她的時候,眼中卻沒有任何邪念和雜質。

    端木雅不禁有些懷疑,她對男人,是不是已經失去了魅惑能力?

    “意志力如此堅定,果然不是一般人。”

    這是張若塵,給端木雅留下的第一印象。

    “魚龍第六變的修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向端木雅看了一眼,就收回目光,判斷出她的修爲高度。

    這個風情萬種的老闆娘,竟然擁有如此恐怖的修爲,張若塵只是略微的想了想,就覺得有些後怕。

    當初,在雲武郡國,幸好沒有得罪她,要不然,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透了端木雅,但是,端木雅卻完全看不透張若塵。因此,她的心中,相當的鬱悶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何方神聖?

    端木雅站起身來,優雅嫵媚的向張若塵走了過去,笑道:“你的九星貴族卡,只能在武市錢莊纔可以提取出靈晶。可是,在東域邪土,只有黑市,沒有武市錢莊。這可怎麼辦?”

    說話之間,端木雅快速伸出一雙纖柔的玉手,剎那之間,空氣中就出現數十道手指的幻影。

    每一隻玉手的幻影,都是衝向張若塵夾在兩指之間的九星貴族卡。

    她的動作看似漫不經心,實際上快如閃電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的速度更快,手臂微微一動,形成一個弧度,便輕鬆避開端木雅的手。

    端木雅很不甘心,纖細蠻腰一扭,帶着一股香風,順勢向張若塵的懷中倒了下去。與此同時,她施展出一招鬼級下品的武技,疾風鬼爪,繼續奪取九星貴族卡。

    只可惜,她卻一下撲在了椅子上面,所有招式全部落空。相反,剛纔張若塵坐的椅子快速傾斜,帶着她向後倒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不知什麼時候,已經站在椅子的後面,伸出一隻手,將椅子扶住,近距離的盯着端木雅的雙眼,道:“老闆娘,既然我能夠拿出九星貴族卡,那麼就能夠拿出購買聖石的靈晶。所以,這一點,你不用擔心。”

    端木雅的心中,十分氣惱,有一種被張若塵羞辱的感覺。

    再怎麼說,她也是一個頂尖的美女,要身材有身材,要美貌有美貌。張若塵不正眼看她也就罷了,居然還故意躲開她。

    什麼意思?

    張若塵的所作所爲,簡直就是對端木雅的自信心的一種羞辱。

    當初,在雲武郡國的時候,張若塵見到端木雅,也只能躲着走。沒辦法,這一位老闆娘的媚術,實在太厲害,而且還經常故意挑逗他。

    當時的張若塵,哪是她的對手?

    但是現在,張若塵的精神力和修爲都已經遠不是當初可以比擬,自然可以應對自如。

    端木雅重新坐正了身姿,挺着渾圓的酥峯,一雙美眸瞪着張若塵,冷冷的道:“好!三天之內,我可以調動三枚聖石。不過,不是在離原城,而是在青雲郡的郡城。到時候,你直接去無妄客棧找我,我們一手交靈晶,一手交聖石。沒問題吧?”

    “三枚聖石嗎?雖然少了一點,也就湊合着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重新在椅子上坐下,端起茶杯,輕輕的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端木雅笑道:“張公子,你難道不怕在我郡城裏面設下埋伏,不僅搶了你的靈石,還會要了你的命?”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頭來,看着端木雅香.豔而又傲人的身材,笑了笑,道:“我既然敢去,自然就有把握離開。另外,我得提醒你一句,你想要殺我,估計也有人想要殺你。一個人若是放鬆警惕,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說什麼?”

    端木雅露出不解的神情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提醒了一聲: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涼亭旁邊,池塘的水中,一個全身充滿殺氣的紅色人影,破水飛出,身形在半空停頓了一下,隨後向左一折,宛如流光一般的衝入涼亭。

    紅色人影手持兩杆三尺長的短槍,一槍刺向端木雅的後腦,一槍刺向端木雅的背心。

    此人的斂氣術,十分高明,即便是以端木雅的修爲,也沒能發現他潛伏在水中。

    而且,他身上的殺氣極濃,就在他飛出水面之後,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,就將池塘中的水完全凍結成冰塊。

    很顯然,此人是一個訓練有素的頂尖殺手,潛伏在池塘底部,也肯定是想刺殺端木雅。

    幸好張若塵先前釋放出精神力,探查了周圍一遍,要不然,估計也無法將他發現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說出“小心”兩個字的時候,端木雅就意識到危險,連忙運轉真氣,施展出“流光飛影”的身法武技,如同一隻彩蝶一般,圍繞涼亭飛行了一圈,落到不遠處的一座假山上面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紅衣男子的兩招槍法,雖然沒能殺死端木雅,卻爆發出兩股強大的衝擊波,將整座涼亭震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隻手,打出真氣,隔着空氣,將秦雅的四個侍女拉扯到他的身後,躲過了一劫。

    要不然,以紅衣男子的槍法勁氣,足以將她們全部震死。

    “多管閒事,待會再來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紅衣男子的臉色蒼白,猶如殭屍一般,冷冷的瞪了張若塵一眼。隨後,他便衝了出去,繼續攻向端木雅。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坐在原地,一張椅子,一張桌子,手中端一個杯子,輕輕的搖了搖頭,並沒有將他的威脅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剛纔,雖然有張若塵的提醒,但是,端木雅依舊反應遲了一個剎那,背部的衣衫,被其中一杆短槍的劃穿,在白嫩的肌膚上面,留下一道長長的血痕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若是她再反應遲一個剎那,說不定就會死在短槍之下。

    端木雅立在假山的頂部,冷聲道:“方傑,你居然敢刺殺我,好大的膽子。”

    “端木雅,我奉宗主之命,前來殺你。不過,你若是願意投靠血雲宗,並且今後做我的女人。今天,你可以不死。”方傑道。

    “區區一個血雲宗,也想收服我?”

    端木雅搖頭笑了笑,似乎是在笑方傑無知。

    “敬酒不吃吃罰酒,既然如此,我就只能先廢了你的修爲,再慢慢教你如何做一個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雙龍奪命。”

    方傑淫邪的笑了一聲,快速揮動雙槍,接連不斷的攻擊向端木雅。

    對於端木雅這一個尤物,方傑已經垂涎了很久。

    以前,端木雅是拜月魔教的人,方傑就算再如何想要得到她,也只能剋制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,黑市即將和魔教撕破臉,上面已經祕密下了命令,第一步就是要除掉魔教在各個郡府的總舵主,以此來一個敲山震虎,逼迫魔教不得不退出東域邪土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方傑也就沒有任何顧忌,主動請命來殺端木雅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拿下這個迷死人的尤物,就算要他減壽二十年,他也願意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方傑的其中一招攻擊,化爲一杆柱子那麼粗的槍影,劈在九米高的假山上面,瞬間就將假山,劈成了碎石。

    端木雅本來想要出手還擊,可是纔剛剛運轉真氣,就發現背部傳來一股火辣辣的疼痛,經脈中,真氣的運轉速度,變得十分緩慢。

    “中毒了!”端木雅暗叫一聲不好。

    方傑手中的兩杆短槍,名叫雙子斷魂槍,達到十一階真武寶器的級別。而且,短槍常年浸泡在劇毒裏面,只要在修士的身上,劃開一道血口,毒素就會迅速進入修士的體內,腐蝕修士的真氣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端木雅強行運轉真氣,打出兩道掌印,與方傑硬拼了一擊。

    兩杆雙子斷魂槍,一杆冒出冰冷的寒氣,一杆涌出熾熱的火焰,擊穿了她的掌力印記,險之又險的從她的腰部刺了過去。鋒利的槍尖,將她的腰帶撕裂,發出哧哧的布碎聲。

    “方傑是血雲宗的第八號殺手,修爲達到魚龍第六變的巔峯,我現在已經中毒,不可能是他的對手,必須立即離開。”

    端木雅十分清楚自身的情況,也知道方傑的實力強大,既然不能力敵,自然就只能退走。

    若是等到體內的毒素,完全發作,那麼,她就是想逃都逃不掉。

    當然,在逃走之前,她必須要帶上木靈希。木靈希體內的封印,還沒解開,修爲也沒有恢復,根本不可能是方傑的對手。

    若是讓拜月神教的聖女,落入血雲宗的手中,後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端木雅施展出流光飛影的身法武技,雙腳宛如踩着風,凹凸有致的嬌軀離地飛起,向丹塔的方向趕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端木雅,你還想逃嗎?”

    只聽見“唰”的一聲,一個身穿黑色緊身衣的高瘦男子,憑空就出現在下方的琉璃瓦頂部。

    隨後,高瘦男子急速衝了起來,手握長劍,刺向端木雅的喉嚨。

    與方傑不同,高瘦男人更像是一個冷血殺手,施展出來的劍招,完全就是爲了取端木雅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血雲宗第九號殺手,曹鷹。”端木雅的臉色,變得十分蒼白。

    血雲宗一連派出兩大高手來殺她,會不會還有別的強者,隱藏在附近?

    端木雅的心,沉到了谷底,感覺今天就算想要逃走,也變成了一種奢望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