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端木雅的雙手一合,倉促的調動真氣,運至雙掌,向下打出一道七米長的巨大手印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曹鷹快速扭動手腕,四尺長的劍,向前一遞,爆發出三十六道劍影,將端木雅打出手印破開,再次向她刺去。

    端木雅伸出兩根手指,捏成劍訣,與曹鷹的劍,碰撞在一起,發出“嘭嘭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以兩人爲中心,氣勁爆發出來,形成上千道銳利的劍氣,充斥在整個院落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房屋建築接二連三的倒塌,牆體上留下一個個碗口大小的劍孔,就連地面,也被打得坑坑窪窪。

    聽到戰鬥的聲響,魔教武者從四面八方趕過來,但是,他們的實力,哪能與魚龍境的強者抗衡?

    剛剛衝進院落,他們就被四處飛行的劍氣,擊穿身體,死在當場。

    張若塵默默的看着這一切,輕輕的搖頭。

    魚龍境的高手戰鬥,地極境和天極境的武者也敢靠近,簡直就是不知死活。就算他想要救人,也救不了那麼多。

    魔教和黑市相爭,張若塵根本不想插手進去。畢竟,來到東域邪土,他必須要小心謹慎,能夠不招惹是非,便儘量不招惹,以免暴露身份。

    他的目標,只要一個,就是殺帝一。

    wWW¤TTKΛN¤¢Ο

    端木雅有些倉促的落到地面,右手的五根手指,變得鮮血淋漓。

    很顯然,剛纔的交手,她落入了下風。

    曹鷹也落到地面,手持一柄長劍,走了過去,冷哼了一聲:“魔教的總舵主,也不過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我若不是中毒,你們兩個又豈是我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端木雅的氣息,有些虛弱,手臂不停顫抖。

    方傑從後方走了上來,獰笑道:“端木雅,你今天逃不掉了!”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突然,一個細微的破風聲響起。

    一根青色的牛毛細針,從丹塔的方向,飛了出來,擊向方傑的背心。

    方傑的耳朵動了動,急速轉身,揮動短槍向前一擊,打在青色的細針上面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青色細針突然爆碎,形成一圈強大的能量風暴,將方傑震得一連向後退了三步。

    “破罡針!”

    方傑的一雙鷹隼一般的雙目,露出惱怒的神情,向四周望去,厲聲道:“什麼人?滾出來。”

    破罡針,八階真武寶器,能夠破開修士的護體罡氣,只要刺入修士的身體,立即就會爆碎,釋放出強大的能量。

    就算是魚龍第六變的強者,一旦中招,也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院落的外圍,響起急速的風聲,似乎是有人在快速施展身法,變換方位,時而出現出東邊,時而出現在西邊,讓人完全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頗爲浩渺的女子聲音,在空中響起:“方傑,曹鷹,你們兩個好大的膽子,居然敢對付拜月神教的人,信不信你們血雲宗會因此滅門?”

    藏在暗中的女子,將真氣融入聲音,形成銳利的音波力量。

    曹鷹的眼神十分陰冷,道:“聖女殿下既然已經來了,爲何卻不現身一見?”

    很顯然,曹鷹和方傑是有備而來,所以十分清楚,端木雅和魔教聖女都在離原城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略微一震,擡起頭向丹塔的方向望去。他可以確定,剛纔的聲音,的確是端木星靈的聲音。

    莫非,她離開聖院,回到了魔教?

    當初,萬兆億去聖王府抓張若塵的時候,安置的罪名,是他勾結魔教,殺害墟界戰士。

    既然,兵部連此事都能查出來,估計也通過木精墟界發生的事,查出端木星靈的真實身份。

    既然身份暴露,端木星靈自然只能回到魔教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真氣運至雙眼的經脈,開始仔細觀察周圍,很快就發現端木星靈的身形。

    她的身法,雖然很快,可是修爲卻太低,怎麼瞞得過張若塵的眼睛?

    “靈希,你快逃。”端木雅道。

    “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方傑的眼神一冷,很快就鎖定了木靈希的方位,於是,快速飛掠出去。

    轟的一聲,他直接以身軀,撞破牆壁,伸出一隻大手,抓向木靈希的左肩。

    端木雅想要去救援,但是卻被曹鷹給擊退。反而,曹鷹還一劍刺在她的腹部,留下了一道不淺不深的劍傷。

    以木靈希天極境大圓滿的修爲,哪是方傑的對手?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招,木靈希就被方傑擒住。

    “拜月魔教的聖女,原來也不過如此。”

    方傑的五根手指,緊緊的扣住木靈希的左肩,手指上的毒素,將她的戰衣腐蝕得冒出黑色毒煙。

    幸好木靈希穿有一件戰衣,要不然,方傑手上的毒素,足以將她的皮膚都腐蝕成膿血。

    “若非我的修爲被封印,你又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?”木靈希冷聲的道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木靈希的左眼瞳裡面,突然,飛出一柄白色的古劍,刺向方傑的心臟。

    白色古劍本來比針還要細小,但是,當它刺入方傑心口的時候,卻立即變得足有五尺長,化爲了一柄聖劍。

    劍體的表面,有一道道血紅色的古老銘紋在上下沉浮,使白色古劍的威力,變得越來越強大。

    方傑也不愧是身經百戰的老魔頭,雖然被木靈希偷襲得手,但是,在最短的時間之內,他就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他將木靈希的左肩鬆開,雙腿發力,向後爆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方傑看了看心口的血跡,又看了看木靈希手中的白色古劍,眼神變得無比冷厲,大笑道:“好啊!好一柄聖劍!聖女殿下,你的聖劍,從現在開始,就是我的了!”

    方傑暗暗凝聚力量,一步一步的向木靈希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木靈希如臨大敵一般,不斷後退,瑩白的額頭上,冒出一粒粒細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就算她是魔教聖女,身上有諸多底牌,但是,畢竟她和方傑的修爲相差太過巨大。若是正面與方傑交手,根本沒有任何勝算。

    而且,剛纔方傑扣住她的左肩的時候,使用了暗勁,使她的左手手臂完全脫臼,現在,一絲力量都提不起來。

    其實,木靈希完全可以使用聖旨,立即逃離此地。

    但是,她卻不可能拋下端木雅獨自離開,所以,明知不是方傑的對手,也只能硬拼,儘量尋找機會與端木雅匯聚到一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實在有些擔心端木星靈會在方傑的手中吃大虧,所以,忍不住道:“兩個大男人,欺負兩個弱女子,恐怕不太好吧!”

    方傑停下了腳步,向張若塵的方向瞥了一眼,冷聲道:“小子,老夫乃是血雲宗的第八號殺手,方傑。你若是識相,就最好乖乖的待在那裡喝茶,不要插手此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坐在桌邊,手指把玩着玉質的茶杯,笑道:“血雲宗!好大的威名,只可惜,本公子已經和老闆娘談好了生意。若是老闆娘被你們抓走,我和誰做生意去?”

    張若塵故意將聲音改變了幾分,顯得更加輕挑,讓人覺得,他是一個浪蕩不羈的年輕豪客。

    木靈希向坐在池塘邊的年輕男子看了一眼,因爲隔着一根柱子,所以,她根本看不清楚年輕男子的身形。

    方傑冷哼一聲:“等到老夫,擒住魔教聖女,再來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方傑的雙手十指快速彎曲,形成兩隻黑色的手爪,施展出一種鬼級下品的武技,白骨鬼爪。

    白骨鬼爪,是由黑市一品堂的頂尖爪法武技“地獄鬼王爪”演變而來,雖然威力遠不如地獄鬼王爪,卻也是一門十分陰毒、高深的爪法武技。

    “咯咯!”

    方傑的十根手指不斷變長,快速向木靈希抓了過去。

    爪子還沒擊在木靈希的身上,空氣中,就形成數十個巨大的白骨爪印。

    霎時間,方圓百丈的空間,全是手爪的影子,造成飛沙走石般的景象。同時,一縷縷毒氣凝聚成一片毒雲,將他和木靈希完全包裹。

    以木靈希的修爲,就算掌握有一柄聖劍,也不可能擋住方傑的白骨鬼爪,只能不停後退。

    眼看白骨鬼爪,就要擊在木靈希的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嘆了一聲,伸出一根手指,向天空一點。

    天地靈氣快速匯聚,凝聚成雷電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道酒杯粗細的雷電,在半空劈落下來,擊在方傑的頭頂。

    頓時,所有爪印和毒氣,全部消散。

    方傑的全身變得焦黑,頭髮全部都立了起來,特別是頭頂的位置,更是頭皮裂開,不斷涌出鮮血。

    剛纔的那一擊,當然也驚動了正在交手的端木雅和曹鷹。

    他們兩人,同時停下戰鬥,各自退開,向張若塵盯過去。

    “精神力大師?”

    曹鷹的臉上露出嚴肅的神情,開始警惕起來。

    以方傑的修爲,也躲不開對方的精神力攻擊,由此可見,此人的精神力,肯定十分強大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個精神力大師,若是擁有精神力法器,施展出厲害的法術,絕對是相當恐怖的存在,可以以一己之力對抗一羣同境界的武者。

    在同境界,武者根本不是精神力大師的對手。

    端木雅頗爲驚訝,盯向戴着金屬面具的神秘男子,沒有料到,此人竟然是一個高貴的精神力大師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