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在崑崙界,精神力大師的確都相當高貴,他們有的精通煉器,有的精通煉丹,有的能夠馭獸,還有的精通奇門遁甲。

    只要精神力足夠強大,無論是哪一方勢力,也肯定會全力拉攏,甚至包括黑市和魔教。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十分平靜的樣子,盯向方傑和曹鷹,淡淡的道:“你們兩人,若是能夠在三息之內離開,我可以饒你們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精神力大師又如何,敢與血雲宗爲敵,就是死路一條。”

    方傑將真氣運轉了一圈,就將傷勢壓了下去,捨棄木靈希,抓起雙子斷魂槍,向張若塵攻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兩杆短槍快速轉動,一根散發出冰寒的寒氣,一根燃燒出熾熱的火焰,一冰一火,兩股力量快速旋轉,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精神力,擡起一隻手。

    頓時,他手掌前方的空氣之中,凝聚出一片紫色的雷雲。只見一道道電蛇,在雷雲中穿梭,發出“噼啪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九斬電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臂一揮,向方傑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紫色的雷雲,瞬間就凝聚成一柄電刀,以摧枯拉朽之勢,與方傑撞擊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只是第一柄電刀斬落下去,方傑就被反震了出去,向後倒飛三丈遠。

    九斬電刀,是一級法術,一共九次連擊,一刀比一刀更強。

    當第二柄電刀落下的時候,就破開了方傑的防禦,在他的胸口,留下一個尺長的傷口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第三刀落下,方傑的身體,直接被電刀劈成兩半。

    血淋淋的屍身,向左右兩邊飛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臂一收,停止攻擊。

    端木雅的一雙美眸,深深的盯向平靜的坐在池塘旁邊的神秘男子,心中暗道:“好厲害的精神力大師,方傑還沒有進入他的十丈之內,就被他輕描淡寫的擊殺。年紀輕輕就有如此實力,他絕對不是無名之輩。”

    就算端木雅沒有中毒,也最多隻能擊敗方傑,根本不可能殺得了他。

    曹鷹看到張若塵展現出強大的實力,立即抽身就退,飛出清玄閣,急速向離原城的城外衝去。

    “逃?逃得掉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,將曹鷹完全鎖定,伸出一根手指,指向天空。

    天空,響起一聲,雷霆巨響。

    一道碗口粗的閃電,劃過天穹,猶如一柄連接天地的紫色刀刃,劈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整個離原城,微微晃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離原城的城門口的位置,出現一個直徑十丈的焦黑色的大坑,周圍的街道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細小電紋,猶如閃電蚯蚓在地上蠕動。

    大坑裡面,躺着一具焦黑的屍骸。

    正是剛纔逃走的曹鷹。

    清玄閣中,張若塵站起身來,將方傑的雙子斷魂槍收走,才向外行去,道:“老闆娘,三天後,我去郡城的無妄客棧找你,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等到張若塵的話音落下,早已消失在清玄閣,出現在離原城的城門口,站在焦黑色的大坑旁邊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曹鷹的的佩劍取下,收了起來,走出城門,揚長而去。

    方傑和曹鷹的戰兵,皆是頂級的真武寶器,可以用來提升沉淵古劍的品級。

    曹鷹被雷擊殺死,在離原城,造成了巨大的轟動。

    曹鷹和方傑絕對是大名鼎鼎的邪道大佬,在離原城的武者眼中,更是魔頭一般的人物。

    如此頂尖高手,卻被一個神秘的年輕男子擊殺。可以想象,消息傳出去,不久之後,必定要震動整個青雲郡。

    清玄閣中。

    木靈希盯着剛纔神秘男子離開的方向,眼中露出熱切的光芒,道:“他是張若塵,他一定是張若塵……”

    她立即就要追上去,但是,卻被端木雅給攔住。

    “靈希,張若塵已經死在九幽劍聖的劍下,他不是張若塵,你不會魔怔了吧?”端木雅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不停的搖頭,堅定不移的道:“他肯定是張若塵,就算他戴着面具,我也認得他的背影。就算他化成灰,我也能認出來。姑姑,我們去追他,讓他摘下面具,他肯定是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端木雅將一粒解毒丹服下,一邊運轉真氣療傷,一邊嘆息,道:“此人是精神力大師,而張若塵主修的是劍道,根本不可能是同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也是精神力大師。”木靈希道。

    端木雅看到木靈希興奮、雀躍、激動的樣子,突然,又改變了想法。

    讓她以爲張若塵還活着,至少可以讓她快些振作起來,似乎也不是壞事。

    端木雅笑道:“好吧!他或許真的是張若塵,三天之後,你跟我一起去無妄客棧,到時候,再驗證他的身份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,我們必須立即趕回郡城,聯絡各地的分舵主,讓他們隱藏到暗處,全力提防血雲宗。”

    “同時,我們也一定要儘快將消息稟告上去,讓大祭司提前做好應對策略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血雲宗已經向我們出手,那麼,別的郡府的分舵,估計也遭到了攻擊。無論如何,我們也一定要抵擋住這一波攻擊,在東域邪土站穩腳跟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堅定不移的相信,剛纔那一個戴面具的男子就是張若塵,因此,她的心情好了很多,開始分析形勢,認真思考起來,道:“姑姑,方傑和曹鷹雖然都是一等一的邪道高手,但是,他們在血雲宗的殺手裡面,只能排在第八和第九。在他們之上,還有好幾個厲害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此次,血雲宗連折兩位高手,肯定不會善罷甘休,下一次出手,一定會派遣更加強大的殺手。”

    端木雅道:“這一次,之所以會陷入險境,那是因爲,有人走漏了我和你的行蹤消息,也就是說,有黑市的人潛伏在我們的身邊。先清除內鬼,再慢慢和血雲宗周旋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,黑市現在也不敢太過得罪我們,最多隻是小範圍的攻擊,想要試探出神教的底線。”

    “況且,地府門已經投靠了神教,若是血雲宗真的要開戰,我們也未必會輸。地府門這一張牌,一直隱藏在暗處,也是時候用上。”

    地府門曾經也是黑市旗下的勢力,堪稱是天魔嶺的邪道第一霸主。不過,他們得罪了帝一,不得不投靠拜月魔教。

    現在,他們就歸屬在端木雅的旗下,乃是端木雅的一招暗棋。

    木靈希點了點頭,道:“既然如此,我們就先回郡城,靜觀事態變化。”

    就在當天,木靈希和端木雅返回青雲郡的郡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血雲宗的山門,修建在墜神山嶺的外圍,隱藏在羣山之中,若是沒有人帶路,外人很難找到進山的路。

    此刻,一隊琉璃騎士,沿着陡峭的山路,來到血雲宗的山門下方。

    琉璃騎士的前方,兩頭幻蟻獸拉動一輛華麗的車架,也跟着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穿着一身紅色寶石鑲嵌的長衫,外面套有一件寬大的棗紅色連帽裘袍,撩開車簾,從車中走了下來。

    她的身材婀娜窈窕,肌膚雪白如玉,嬌軀的外圍被一團紅色的煙霧包裹,使她更增添了幾分朦朧而神秘的美感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赤着一雙雪白的玉.足,腳腕上套有一個藍金腳環,腳踩在虛空,踏着紅色的雲霧,猶如一個黑夜中的粉紅妖精,走進血雲宗的山門。

    “拜見紅欲星使。”

    見到紅欲星使和琉璃騎士,血雲宗的那些武者,紛紛下跪行禮,大氣都不敢喘一下。

    “徐鴻,在哪裡?”紅欲星使居高臨下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宗主在大殿。”

    “帶路。”

    血雲宗的那一個武者,將紅欲星使帶到大殿的外面,便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血雲宗主徐鴻,此刻就坐在大殿最上方的用骷髏堆砌成的座椅上面,手掌向前一拍,嘭的一聲,將面前的青銅桌案,打得凹陷了下去,留下一個半米長的巨大手印。

    “廢物!兩個人同時去刺殺一個端木雅,居然還失敗,死有餘辜,真是死有餘辜。”

    徐鴻十分惱怒,眼中盡是血絲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一股強大的氣勁,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,充斥在整個大殿裡面。

    下方,所有血雲宗弟子,全部跪了下來。

    他們的身體,不停顫抖,相當害怕徐鴻因爲憤怒,施展出吸真百鍊功,將他們全部吸成乾屍。

    “徐宗主,發生了什麼事,怎麼如此憤怒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腳踩虛空,從大門外,走了進來,立在大殿的中央。

    見到紅欲星使,徐鴻立即收起怒火,從座位上面站了起來,走下階梯,來到紅欲星使的下方,躬身一拜,道:“拜見紅欲星使。”

    徐鴻雖然是一宗之主,而且,他的修爲,也遠超紅欲星使,達到了魚龍第九變。但是,他卻根本不敢在紅欲星使的面前擺譜。

    因爲,紅欲星使不僅僅只是黑市一品堂挑選出來的星使,更是幻聖的弟子。

    血雲宗在青雲郡可以稱王稱霸,但是,在幻聖的眼前,卻依舊只是芝麻綠豆大小的四流宗門。幻聖只需伸出一根手指,就能滅掉血雲宗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