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不可能摘下面具,道:“既然老闆娘如此缺乏信任,我們就先交易一枚聖石。明天,我會帶足夠的靈晶前來,交易剩下的兩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端木雅的眼中,露出失望的神情。

    不過,端木雅卻也沒有去逼迫他,畢竟對方的實力擺在那裡,若是將他激怒,豈不是憑空惹出一個大敵?

    木靈希卻沒有那麼多顧忌,直接向張若塵走了過去,嬌喝道:“張若塵,你還要裝到什麼時候?既然你還活着,爲何卻不敢以真面目見我,你就那麼信不過我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十分平靜,嘴角輕輕的一勾,道:“聖女殿下,你恐怕認錯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隻手,五指捏成爪形,隔着五丈的距離,將青銅托盤上的其中一枚聖石取走,收進衣袖。

    隨後,他轉身就走,離開了無妄客棧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別走……”

    木靈希施展出身法,快速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但是,她纔剛剛追到無妄客棧的外面,就失去了張若塵的蹤影。

    端木雅來到木靈希的身後,有些擔憂,道:“靈希,此人的身形,的確和張若塵很相似,但是,卻未必就是他。人死不能復生,你又何必如此執着?”

    木靈希緊緊的抿着嘴脣,眼睛十分酸澀,心口相當的疼痛,流淌出晶瑩的眼淚,癡癡的道:“姑姑,你說爲什麼?他明明就站在我的對面,卻不敢摘下面具,難道他就真的信不過我?”

    端木雅道:“你是神教的聖女,還有很多大事,等你去做,我不能眼睜睜的看着你如此沉淪下去。你若是不能振作起來,我現在就傳訊給大祭司,讓他派人,將你帶回去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似乎根本聽不進去端木雅的話,眼神反而變得更加堅定,道:“姑姑,你給我準備一座祭臺,我要自己解開身上的封印。只要我恢復修爲,到時候,倒要看他如何甩得掉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憑藉自己的力量解封印太危險,而且,還會自損修爲。你還是先回一趟古月崖,讓大祭司幫你解開封印。”端木雅極力反對。

    木靈希卻十分固執,道:“青雲郡城和古月崖,相隔數十萬裡,等我解開封印再回來,他又不知去了哪裡?天下之大,人海茫茫,一旦錯過,再想找到他,將比登天還難。他現在躲着我,肯定是遇到了什麼難事,不想將我牽扯進去。姑姑,你就幫我這一次,算我求你。”

    端木雅不爲所動,不想看到木靈希犯傻。

    “姑姑,你不要逼我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從空間戒指裡面取出聖月令,託在手掌心。

    聖月令飛了起來,化爲一輪皎潔的明月,懸浮在木靈希的頭頂,使她身上的氣息變得無比強大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宛如一尊威嚴的聖者,立在端木雅的面前。

    剎那之間,木靈希身上的氣質,變得十分冷銳,道:“既然如此,我現在就以拜月神教的聖女的身份,命令你幫我準備一座祭臺,今晚,我必須要解開身上的封印。”

    端木雅不得不下跪行禮,道:“拜見聖女殿下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將聖月令收起,連忙上前將端木雅扶起來,道:“姑姑,你應該明白,我也是被逼無奈,我已經沒有別的選擇。”

    “你連聖月令都已經用上,我還能說什麼?既然,你已經下定了決心,我就幫你一次,希望不是害了你。”

    端木雅深深的盯了木靈希一眼,終於意識到,這個丫頭對張若塵竟然如此情根深種,真是一段孽緣。

    經過數百年發展,拜月魔教在青雲郡城的勢力極大,掌控了大片城區。

    端木雅帶領木靈希,來到青雲郡城北部的一片較爲荒涼的城區,進入一座佔地八百畝的莊園。

    這一座莊園,是拜月魔教的一處隱秘據點,諸多魔教高手都藏身在此處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個身材纖細的黑衣人,揹着一柄劍,從莊中閃身而出,半跪在地,躬身向端木雅和木靈希行禮。

    “拜見聖女殿下,拜見總舵主。”

    她的身上穿着一件緊身的黑衣,戴着黑色的頭蓬,腰部、手腕、腿部裹有一層金屬軟甲,全身上下,只露出兩隻明亮的眼睛,與一雙纖細而雪白的手。

    木靈希向她盯了一眼,似乎將她認出,道:“紫師妹,好久不見。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只是點了點頭,沒有太多的語言。

    端木雅道:“紫茜,你先起來,帶我們去祭臺。”

    黑衣女子,正是地府門的女殺手,紫茜。

    只不過,水底龍宮一戰,地府門得罪了帝一,不得不加入拜月魔教尋求庇護。紫茜自然也加入拜月魔教,成爲一位分舵的舵主。

    莊園的正中心位置,建有一座九米高的圓形祭臺。祭臺是由千斤巨石堆砌起來,邊緣位置的巨石上面,刻錄有一道道邪異的銘紋。

    端木雅已經下令,今晚子時四刻,將要在莊園中舉行一次祭祀。

    於是,拜月魔教的教衆,立即開始準備祭祀用的祭品。各個分舵的教衆,在整個郡城購買牲畜和蠻獸,全部送進莊園,放置在祭臺上面。

    子時四刻,正是一天的分界線,同時,天空的月亮,也會出現在正中心的位置。

    拜月魔教信奉的是月神,在子時四刻進行祭祀儀式,可以與月神進行溝通,從而獲得解開封印的力量。

    距離子時四刻,越來越近,莊園的守護陣法,已經完全開啓。

    “祭祀開始。”

    端木雅一聲令下。

    祭臺上的魔教教衆,頓時揮動屠刀,將祭臺上的兩千二百頭牲畜和三百六十七頭蠻獸,全部斬殺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!”

    獸血猶如小溪一樣,涌了出來,流進祭臺的凹槽裡面,匯聚到祭臺的中心,形成一個不停翻滾的血池。

    月光從天空灑落,映照在血池的中心,讓血水顯得無比鮮紅。

    木靈希一步步登上祭臺,運轉全身真氣,開始衝擊封印。她身上的皮膚,變得越來越白皙,宛如毫無瑕疵的瓷器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她的嬌軀,出現細密的裂紋。

    裂紋之間,散發出強烈的光華,她體內狂涌的真氣,似乎是要將身體撕碎。

    就在達到臨界點的時候,木靈希向前跨出一步,進入血池,身體完全被血水包裹,沉入到血池的底部。

    祭祀的力量,將天空的月光吸了過來,匯聚成一根白色的光柱,涌入血池。鮮血和月光相互交融,產生出一股奇異的力量,向血池中的木靈希匯聚過去。

    祭臺周圍的魔教教衆,早已被清空,只剩下端木雅和穿着一身黑衣的紫茜。

    端木雅緊張了起來,雙目死死的盯向高聳的祭臺。

    她相當清楚,依靠祭祀來解開封印,十分危險,稍有不慎就可能會遭到反噬。不過,端木雅也相信木靈希的能力,以她對力量的掌控,應該可以成功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子時八刻,血池中的血液,開始瘋狂轉動起來,發出“嘩嘩”的聲音,形成一個漩渦。

    驀地,漩渦的中心,飛出一個完美無瑕的人影,與月光的光柱連成一體。

    此刻,木靈希的嬌軀完全赤.裸,玲瓏剔透,光滑如玉,每一寸肌膚都散發出月白色的光華。

    空氣中,自動凝聚出一縷縷靈霧,將其包裹。

    紫茜看到木靈希的真身,感到無比的驚歎,道:“只有先天聖玉,才能讓天地靈氣轉化爲靈霧,將其包裹。莫非,聖女殿下是聖體?”

    人,若是擁有聖體,也就和先天聖玉沒有區別。

    端木雅點了點頭,道:“冰凰古聖體。即便是木族,也已經很久沒有族人喚醒遠古冰鳳的血脈。”

    端木雅以前也見過木靈希的真身,不過,那個時候,木靈希的年齡還很幼小,只是一個小丫頭。

    當她解開封印,飛出血池的那一剎那,就連端木雅也震了一下,感覺到窒息。

    如今的木靈希,擁有一種美到詭異的仙顏,宛如九天玄女從月中飛下凡間,即便是同爲女子的端木雅,也感到幾分膽顫心驚。

    就算是《東域風雲報》評價的東域新生一代的第一美人,洛水寒,怕是也輸她幾分。

    木靈希站在祭臺上面,烏黑色的長髮,在微風中,輕輕的拂動,一縷縷銀紗一般的月光灑落下來,將她映照得更加的詭異迷人。

    她的眉心位置,有一個小小的紅色鳳凰印記,就像血滴一樣,在皮膚的表面上下沉浮。

    若是仔細觀察,就會發現,紅色的鳳凰印記充滿了神秘的寒冰力量,猶如一隻活生生的冰凰,隨時都會從她的眉心飛出來。

    漸漸的,木靈希熟悉了身上的力量,眉心的鳳凰印記沉了下去,化爲一隻冰凰,懸浮在氣海的中心。

    因爲要在武市學宮潛伏,木靈希的身體和修爲都被封印,所以一直不清楚自己的真實實力。

    直到現在,將封印解開,這些年的修煉成果,才完全展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終於恢復了真身,果然是魚龍第三變的境界,先開闢第一條聖脈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盤坐在祭臺的中心,開始運轉八荒**功,一隻冰凰的虛影,浮現了出來,化爲一對鳳凰羽將她的身體包裹在了起來。

    魚龍第三變,不是木靈希的全部實力,她還能繼續往上衝。

    開闢出一條聖脈,可以達到魚龍第四變。

    開闢出兩條聖脈,可以達到魚龍第五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木靈希也不清楚,到底積累了多少功力,或許可以開闢出一條聖脈,也或許是兩條,甚至有可能更多。積累得越深,解開封印,爆發出來的力量也就越強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