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走出無妄客棧,就立即離開了青雲郡城。

    正如端木雅所說,血雲宗正在四處尋找他,而且,血雲宗在青雲郡城的勢力也相當龐大,待在青雲郡城中過夜,實在太冒險。

    雖然張若塵現在的實力很強,但是,萬一血雲宗開啓了護城大陣來對付他,還是夠他喝一壺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張若塵還是察覺到有人從青雲郡城中跟出來,一直追在他的身後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的速度,當然可以輕鬆將他們甩掉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卻有別的想法,想要給血雲宗一個教訓。

    畢竟是在東域邪土,一切都是靠實力說話,只有將他們打得屈服,他們纔會收手。一味的忍讓和躲避,只會惹來更多的麻煩。

    張若塵故意放慢速度,將他們引到一處荒涼偏僻的原野,才漸漸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血雲宗的邪道武者,似乎也迫不及待的準備動手,一共十三人,騎着蠻獸坐騎,從後方急速的衝上來,將張若塵圍在中央。

    其中,一個坐在犀羊獸背上的青袍老道,冷聲的道:“小子,將聖石留下,貧道可以放你一條生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青袍老道看了一眼,道:“原來你們拜月魔教的人?”

    知道張若塵在無妄客棧交易聖石的人,只有端木雅和木靈希,既然他們是爲聖石而來,自然也就是拜月魔教的人。

    青袍老者似乎已經肯定,他能夠將張若塵收拾,於是,也就無所顧忌,捻鬚笑道:“原來你是從拜月魔教得到的聖石,如此看來,你也不是什麼好人。貧道就算取走聖石,也是理所應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皺了皺眉,心中有些迷茫,聽青袍老者的話,似乎他們既不是血雲宗的人,也不是拜月魔教的人。

    除了這兩大勢力,難道又冒出來了第三方勢力?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的觀察,發現他們全部身穿道袍。

    除了剛纔與張若塵說話的青袍老道,其餘都是年輕人,既有英姿颯爽的年輕男子,也有美貌不俗的年輕女子。

    “你們是兩儀宗的人?”張若塵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在東域,也只有兩儀宗的弟子,能夠同時大搖大擺出現在東域邪土和東域神土。因爲,他們既不屬於朝廷的勢力,也不屬於邪道勢力。

    而且,兩儀宗的勢力,也並不比朝廷和邪道弱小,無論哪一方都不會輕易得罪他們。

    若是論底蘊,就算是陳家,也比不過兩儀宗。

    其中,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男子,騎一頭白色的龍馬,穿着藍色的道袍,顯得十分英俊,氣息沉穩的道:“沒錯,我們就是兩儀宗的弟子。你這種邪魔歪道,也配擁有聖石?立即將聖石教出,貧道可以饒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那一個年輕男子看了過去,輕輕的點了點頭,道:“如此年輕,就能修煉到天極境大圓滿,實屬不易。”

    年輕男子的旁邊,有一個年齡較小的少女,大概十六、七歲的樣子,長得頗爲清麗,鵝蛋形的臉,圓溜溜的眼睛,顯得十分可愛。

    只不過,她此刻卻惱怒的盯着張若塵,道:“林嶽師兄乃是《天榜》上的頂尖高手,實力超凡,修爲卓絕,豈是你可以評頭論足?”

    很顯然,林嶽師兄在所有女弟子的眼中,絕對是相當優秀的年輕豪傑。

    聽到趙涵兒的誇讚,林嶽頓時露出傲然的神情,就連看向張若塵的眼神,也多了幾分輕蔑。

    沒辦法,《天榜》上的強者,已經達到武道的巔峰,難道不應該擁有一股傲然的氣質?

    “師妹,我們現在來到東域邪土,應該低調一些,就算登上《天榜》又如何,我們不能因此就驕傲自滿。”林嶽故作嚴肅,不輕不重的訓斥了趙涵兒一聲。

    趙涵兒的眼睛眯成了一道月牙般的縫隙,癡迷的看着林嶽,簡直佩服得五體投地,道:“林嶽師兄不僅是《天榜》高手,還如此謙虛,讓人不佩服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別的女弟子,也都用一種欽佩的眼神,看着林嶽,似乎立即就要衝上去投懷送抱。

    青袍老道乾咳了一聲,道:“林嶽,你登上《天榜》也已經有一段時間,今天就由你出手,探一探那一個邪道武者的修爲高低,小心一點,別被他暗算。”

    “師叔放心,區區一個邪道武者,就算再厲害能夠厲害到哪裡去?三招之內,我就能將他放倒。”

    林嶽將插在皮套中的長槍拔出,騎着龍馬,向張若塵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青袍老者對別的弟子,說道:“你們之中,林嶽的修爲最高,而且,實戰經驗也最是豐富。此次出來歷練,你們都要多向林嶽學習如何與人交手,對你們會有很多好處。”

    兩儀宗的年輕弟子,全部都瞪大眼睛,開始仔細觀察,林嶽師兄如何擊殺邪道武者。

    “風雨槍法。”

    林嶽有意想要施展出灑脫的招式,於是,將長槍快速的轉動了一圈,捲起一股狂風。

    十分瀟灑寫意的一槍刺出去,狂風之中,頓時出現二十七道槍影,刺向張若塵全身二十七處生死命門。

    林嶽的嘴角一勾,心中暗道,就算是殺人,動作也要漂亮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,手掌擡了起來,在掌心,凝聚出一顆球形閃電,快速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所有槍影,全部破碎,化爲無形。

    林嶽被球形閃電擊中,慘叫了一聲,直接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林嶽落到十丈之外的草地上,全身變得焦黑,摔得七葷八素,兩眼一翻,直接暈厥。

    張若塵已經手下留情,要不然,恐怕這位《天榜》高手林嶽師兄,已經變成了一團劫灰。

    兩儀宗的年輕弟子,全部都如同石化,變得呆滯。

    林嶽師兄那麼強大的人物,竟然被一個邪道武者,隨手一招就放倒。怎麼可能?

    張若塵諷刺的道:“兩儀宗好歹也是東域的萬宗之首,什麼時候變成了打家劫舍的強盜,也不怕丟光了老祖宗的臉?”

    聖明中央王朝與兩儀宗的關係極好,就連當初的明帝在年輕時候,也曾在兩儀宗拜師學藝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這一層淵源,張若塵並不想與兩儀宗爲敵。

    青袍老道冷聲道:“兩儀宗做事一直都是光明磊落,但是,對你這樣的邪道修士,卻沒必要太講原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搖頭一嘆,懶得繼續與他理論什麼叫光明正大,什麼叫強盜行徑。只能暗自告訴自己,兩儀宗的弟子遍佈天下,肯定良莠不齊,遇到幾個敗類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很好奇,你是如何知道我的身上有聖石?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能夠勝得過老夫,再問這個問題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青袍老道施展出一種身法,化爲一道青光,衝到張若塵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太陽脈劍波。”

    他調動真氣,將力量凝聚在左手拇指的指尖,打出一道劍波,擊向張若塵的心口。

    很顯然,他也看出張若塵是精神力大師,所以,纔會採取近距離攻擊的手段,不想給張若塵任何還手的機會。

    十脈劍波,本就是兩儀宗的武技,青袍老道當然能夠施展。

    青袍老道的修爲不俗,已經達到魚龍第五變,能夠將真氣轉化爲稀薄的聖氣,施展出來的太陽脈劍波,自然擁有非凡的威力。

    他的指尖,如同噴涌出一根火龍,釋放出磅礴雄勁的劍氣。

    “風雷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精神力,手指向前一點,指尖涌出一根電柱,與青袍老道施展出的太陽脈劍波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在一瞬間,太陽脈劍波就被擊潰,化爲劍氣飛散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風雷指擊在青袍老道的胸口,將他的胸腔擊穿,留下一個酒杯大小的血窟窿。

    電光衝擊出去,將青袍老者的身體包裹。

    青袍老者的身體顫抖了一下,雙腿一軟,猶如一塊焦炭,嘭的一聲,軟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兩儀宗的年輕弟子,全部都被嚇傻,竟然連師叔也不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特別是趙涵兒,簡直就像是看妖魔鬼怪一般的看着張若塵,嚇得臉色發白。

    本來躺在地上的林嶽,已經醒過來,不過,當他看到,張若塵只用一指,就將他的師叔放倒。

    於是,林嶽立即又將臉,埋進泥土裡面,繼續裝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到青袍老道的身旁,蹲下身來,道:“說吧!你是如何知道我的身上有聖石?”

    青袍老者雖然遭受重創,卻並沒有暈厥。

    他只是冷哼了一聲,就將臉撇到一邊,並不打算回答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冷聲道:“你信不信,我現在就可以將在場的兩儀宗弟子,全部殺死?包括……那一個躺在地上裝死的林嶽師兄。”

    “殺了我們,兩儀宗也會殺了你。”青袍老道放出一句狠話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起身來,向那些兩儀宗的年輕弟子盯過去,伸出一根手指,指向他們每一個人,道:“你們已經惹怒了我,現在,一個一個都得死,就先從林嶽師兄開始。”

    林嶽被嚇得不輕,不敢繼續裝死,連忙爬了起來,跪在了張若塵的面前,驚恐的道:“不要殺我,我告訴你,我告訴你……師叔的身上,有一個‘尋寶羅盤’,可以探查到地底的靈晶礦脈的方位,也能探查到聖石的氣息,相信我……你不信就去師叔的身上尋找,一定能夠找到……一定可以的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暗歎,果然還是邪道人物,才能將人嚇住,難怪那麼多人加入邪道。

    邪道人物的手段狠辣,無所不用其極,自然會讓人心生恐懼。

    林嶽會害怕,也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不過,這個林嶽師兄,也的確不算什麼英雄好漢,張若塵還沒下重手,就將他給嚇跪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