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尋寶羅盤……似乎是一件好東西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滿意的點了點頭,放過了林嶽。

    若是有了尋寶羅盤,張若塵就能自行去尋找聖石,不用再回青雲郡城和端木雅交易,也不用再擔心被木靈希發現真實身份。

    青袍老道冷冷的瞪了林嶽一眼,怎麼也沒看出來,林嶽竟然會此輕易就屈服,難道邪道人物就那麼可怕嗎?

    張若塵走到青袍老道的身旁,充滿電光的手掌,按在青袍老道的額頭,以防他突然出手偷襲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另一隻手,在青袍老道的身上摸索,果然找到一個黑鐵鑄煉的羅盤。

    就是它了!

    張若塵將其從青袍老道的懷中摸出,捏在手中,隱隱間可以感覺到羅盤上有一冷一熱兩種截然不同的氣流涌出來,使張若塵的手掌一半變得冰冷,一半變得火熱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用陰陽玄石鑄煉的器皿,倒是一件不錯的古器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尋寶羅盤託在手心,正要向青袍老道詢問羅盤的用法。

    突然,他似乎是感知到了什麼,心臟一緊,全身的汗毛立了起來,一股涼氣,從足底升起,穿過背脊,直衝腦門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的神經在一瞬間,完全繃緊,全身上下每一個關節動都僵化,完全不敢動一下。

    殺氣。

    十分恐怖的殺氣。

    而且,張若塵可以肯定,那一個殺手,離他只有十丈的距離,甚至更近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斂氣術,居然可以悄無聲息的靠近到我的十丈之內。到底是誰?”張若塵的心中暗驚,背心全是冷汗。

    來到東域邪土,張若塵只和血雲宗有仇怨。

    如此看來,潛在張若塵附近的人,肯定是血雲宗的頂尖殺手。

    兩儀宗的弟子,卻並不知道,有殺手暗藏在附近。他們只看見,張若塵突然之間就一動不動,心中不禁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他怎麼了?

    張若塵之所以不動,那是因爲,他只感覺到了殺氣,卻不知道對方的具體位置。若是貿然出手,只會暴露出更多破綻,給對方可趁之機。如此一來,還不如等對方先出手。

    只要對方出手,張若塵就能找到他的具體位置,

    隱藏在暗處的殺手,知道張若塵已經有所察覺,於是,也就不再等待,立即一劍刺了出去,擊向張若塵的背心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空氣中,出現一圈圈透明的漣漪,猶如液態的水浪,向張若塵涌過去。

    一柄三指寬的劍,從真氣漣漪中刺了出來,化爲一道刺目的血光,刺破了張若塵的衣衫,眼看就要刺穿張若塵的身體。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奔雷術,化爲一道電光,橫移了三步,險之又險的避開殺手刺出的劍。

    刺啦一聲,張若塵背上的衣袍被劍氣撕裂,劃開了一道長長的口子。由此可見,剛纔是何等兇險。

    哪怕張若塵的速度,只是遲緩一個剎那,估計身上就已經多出一個血窟窿。

    “風雷指!”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反身退回,調動精神力,一指點了出去,擊向暴露了身形的黑衣殺手。

    殺手的速度,也是快得驚人,一擊沒能得手,沒有任何猶豫,立即先前縱身一躍,就像是跳進了另一個空間,又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張若塵打出的風雷指,擊在半空,化爲了一道電梭,根本沒有傷到黑衣殺手。

    對方是殺人無數的頂尖殺手,而且,修爲也高得驚人,張若塵的出手雖快,卻還是慢了半拍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斂氣術,就連我的精神力也探查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停了下來,只是凝聚精神力暗暗戒備,沒有繼續攻擊。

    空氣中,響起一個低沉的聲音,道:“閣下的警覺性,也是羅某見過的修士之中最高的一個。你能夠躲過我的一劍,已經相當了不起,由此可見,方傑和曹鷹死在你的手中,一點也不冤。”

    對方的聲音,就環繞在周圍。

    但是卻根本無法給聲音定位,就像是數十個人,同時在張若塵的耳邊發聲,忽近忽遠,讓人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不變,道:“你的修爲不低,血雲宗的十大頂尖殺手之中,你應該能夠排進前五吧?”

    “你猜得沒錯,我的確是血雲宗的人。一定要聽清楚,殺你的人,叫做羅施。到了地獄,可別冤枉到別人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空氣中,那一個低沉的聲音,再次響起。

    跪在一旁的林嶽,驚呼了一聲:“血雲宗第四號殺手,羅施。”

    兩儀宗的弟子,再次被驚住,心中生出一股強烈的恐懼。

    羅施的名號,早在數十年前,就已經聲震一方,即便是在整個東域的殺手界,也能排的上名號。

    對於年輕一代的弟子來說,羅施的名字,完全可以和殺人魔頭畫上等號。

    常年待在兩儀宗的年輕弟子,突然之間,見到傳說中的大魔頭,又有幾個會不恐懼?

    “那一個戴面具的男子,就是殺死方傑和曹鷹的神秘高手,我們居然還想搶奪他的聖石,簡直就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這麼倒黴,剛剛出來歷練,就遇到兩個邪道的大魔頭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就連青袍老道也十分震驚,根本沒有想到,居然會遇到羅施這一個殺人魔頭,早知道就不該因爲聖石,動了貪念。

    後悔又有什麼用?

    兩個大魔頭一旦戰起來,方圓數十里都會成爲他們的戰圈,哪怕只是逸散出來的戰鬥餘波,也能將他們碾殺。

    兩儀宗的弟子全部陷入恐慌,張若塵卻異常冷靜,沒有絲毫慌亂。

    “看來只有使用空間領域,才能將他找出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繼續等待,準備主動出擊。他緩緩的將空間領域釋放出來,開始探尋羅施的蹤跡。

    很快,張若塵就在身體左側的七丈之外,發現了一個微弱的氣息波動。

    當張若塵的空間領域,將他覆蓋的時候,就會發現一個人形的輪廓。但是,使用肉眼和精神力,卻完全發現不了他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頂尖殺手,隱藏身形的手段,果然很厲害,就算是魚龍第九變的頂尖強者,稍有不慎,也很可能會被他殺死。”

    既然發現羅施的蹤跡,張若塵毫不猶豫的出手。

    “九斬電刀。”

    毫無徵兆,張若塵立即轉身,揮動手臂向羅施的方向劈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天地靈氣就像水浪一樣匯聚過來,凝聚成十多米長的閃電刀紋,一刀連接一刀,擊向羅施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羅施哪會料到,張若塵能夠發現他的位置?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聲,一道電刀直接擊在了羅施的身上,將他打得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幸好,他的身上有一件護身寶物,替他擋住一擊。要不然,就憑第一道電刀的力量,就能將他打成重傷。

    即便是護身寶物幫他擋了一下,但是,張若塵的攻擊,卻是堪比魚龍第八變修士的力量,依舊將毫無防備的羅施,打得全身氣血翻騰,經脈中的真氣,難以平穩。

    本來應該是他這一個殺手,出其不意的將張若塵擊殺。卻沒有想到,竟然反了過來,張若塵竟然出其不意的將他打得狼狽不堪。

    對於一個頂尖殺手來說,這是相當恥辱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羅施運轉功法,想要穩住體內的真氣,但是,張若塵卻沒有給他那個機會。“哧”的一聲,第二道閃電刀紋,已經出現在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護身寶物中的能量,已經耗盡,羅施可不敢繼續用血肉身體去抵擋閃電刀紋。倉促之間,他儘量將真氣運至雙臂,雙手握劍,凝聚力量,向前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連八道閃電刀紋,接連不斷的落下,一道比一道強大,將羅施打得不停後退。

    當他將張若塵施展的“九斬電刀”完全接下,雙臂被閃電擊打得完全麻木,失去知覺,軟垂了下去。

    實在太憋屈,羅施做了數十年的殺手,還是第一次被人打得如此狼狽。

    九斬電刀,在一級法術裡面,算得上是頂尖級別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這一種法術修煉成功以來,羅施是第一個能夠將九道電刀全部擋住的人。由此可見,他雖然是一個殺手,但是,自身實力並不弱。

    “魚龍第七變的修爲,但是,卻擁有和魚龍第八變修士抗衡的實力,就算正面交鋒,也是一個勁敵。”張若塵的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達到魚龍境,除了聖體和一些特殊體質的修士,別的修士,想要跨越境界戰鬥,是一件相當難的事。

    畢竟,能夠達到魚龍境的人,哪一個不是人傑?

    羅施能夠跨越一個境界對敵,在魚龍境修士之中,也算得上是佼佼者。只可惜,從一開始,他就太過輕敵,被張若塵佔了先機。

    “風雷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根本不給羅施喘息的機會,一指擊了出去,一根碗口粗的電梭,從指尖飛出,爆發出一股強勁的力量。

    若是說,“九斬電刀”是一級雷電系法術裡面,最強大的一招。那麼“風雷指”,就是力量最凝聚的一招,可以輕鬆破開修士的護體罡氣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