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收起了精神力,先後急速一退,向紅欲星使盯了一眼,問道:“此話當真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心中一喜,知道他已經動心,於是,立即道:“自然當真。”

    羅施和姬鬼追擊上去,準備繼續向張若塵出手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眼眸中露出冷寒的光芒,喝斥道:“羅施,姬鬼,你們還不立即停手。”

    羅施和姬鬼不得不收住招式,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羅施一邊防備張若塵,同時冷聲道:“星使大人,此人殺了方傑和曹鷹,乃是我們血雲宗的死敵,不能就這麼放過他。再給我一息的時間,我就能將他斬殺。”

    姬鬼知道紅欲星使是動了愛才之心,害怕張若塵會搶走他在紅欲星使面前的位置,於是道:“此人來歷不明,而且和拜月魔教走得很近,還是先將他除掉爲好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道:“我怎麼做事,需要你們來教?”

    羅施和姬鬼頓時閉上了嘴,不敢再多言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目光,又向張若塵盯了過去,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:“你已經決定歸順於我?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能夠傳給我高級法術?”

    張若塵故意裝出,對高級法術,十分期盼的樣子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心中暗笑,道:“我的師尊,乃是幻聖,想要高級法術,只是一句話的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思了片刻,道:“好吧!既然如此,我可以暫時爲你做事。不過,我也有條件。”

    姬鬼冷哼一聲,“你居然還敢與星使大人講條件,信不信我現在就能讓你死無全屍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有些惱怒的瞪了姬鬼一眼,隨後才眼神柔和的看向張若塵,問道:“你有什麼條件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第一,我爲你做事,但是,卻不是你的僕人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自然,以你的實力,本就應該有這樣的待遇。今後,你見到我,無須向我下跪行禮。”紅欲星使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第二,我修煉所需的資源,你必須提供給我,包括精神力法器和高級法術。”

    “你很貪婪啊!不過,我喜歡。好,我答應你。”紅欲星使笑道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不怕張若塵貪心,就怕張若塵不貪心。

    只要他足夠貪心,要駕馭他,也就更加容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還有第三點,我的名字,叫做張聖明。至於別的東西,我希望你不要問我,等我覺得能夠告訴你的時候,自然會告訴你。若是你能夠答應上訴三點,那麼,從現在開始,我就是你的屬下,可以聽從你的調遣。”

    姬鬼和羅施向前走了一步,想要繼續勸紅欲星使。

    但是,紅欲星使的心意已定,又豈是他們勸得住?

    紅欲星使答應了下來,道:“好,你的三個條件,我全部答應,從今以後,我們就是自己人,以前的恩怨從此一筆勾銷。誰若是還敢從中作梗,休怪我對他不客氣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目光,有意向姬鬼和羅施盯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夜已深,大家都散了吧!妖妖,你帶張公子先下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身後,走出一個頗爲嬌豔的白衣侍女,來到張若塵的身旁,施施然的向張若塵行禮,柔聲道:“公子,請跟我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跟着叫做妖妖的侍女,走出陣法,向客房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離開之後,姬鬼立即上前,眼神陰冷的道:“星使大人,此人來歷不明,不能重用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瞪了他一眼,道:“我現在當然不會重用他,還得觀察他一段時候。這段時間,由你親自去查,一定要將此人的底細給我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姬鬼冷測測的一笑,道:“星使大人放心,以我們黑市的情報網,很快就能查清他的身份。若他是大地神殿派來的人,咋們也就無須對他客氣,以紅柳山莊的實力,足以將他碎屍萬段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點了點頭,道:“你先去吧!”

    姬鬼退下去之後,紅欲星使看向羅施,道:“羅施,你傳訊給徐宗主,告訴他,張聖明的性命,暫時寄放在我這裏。至於方傑和曹鷹的死,我會在別的地方補償血雲宗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星使大人心中有數,屬下也就不再多說。”

    羅施退了下去,準備傳訊回血雲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帶着張若塵來到客房,叫做妖妖的侍女,妖豔的一笑:“張公子,需要妖妖侍寢嗎?”

    妖妖很清楚,紅欲星使派遣她過來,其實就是想要她用美色來迷惑張若塵,最好能夠藉此機會,揭開張若塵臉上的面具。

    此女,有着一張漂亮的容顏,身材也是格外妖嬈,雖然比不上紅欲星使,卻堪稱是極品。

    表面上,妖妖是紅欲星使的侍女,似乎地位很低。實際上,她卻是黑市一位半聖的弟子,不僅精通媚術,而且修爲也已經達到魚龍第六變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派遣她來色.誘張若塵,由此可見,對張若塵的重視。

    “侍寢?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了妖妖一眼,搖了搖頭,道:“不用。你回去告訴星使大人一句,不要對我使用美人計,除非她親自出馬,要不然,美人計對我沒有任何作用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張若塵就走進房門,嘭地一聲,將門給關上。

    妖妖還是第一次被男人拒絕,頓時咬牙切齒,冷哼了一聲,掉頭就走。

    紅柳山莊的地底,有一座黑色的祭臺,祭臺四周的四壁上面,掛有一幅聖者聖意圖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盤坐在祭臺上方,正在觀摩聖者聖意圖,修煉精神力。見到妖妖走進來,她才收起精神力,暫時停止修煉。

    “拜見小師叔。”妖妖躬身向紅欲星使行禮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有些詫異的盯了妖妖一眼,笑道:“這麼快就回來了?如此看來,你居然沒能誘惑得了他。”

    妖妖冷冷的道:“他根本就沒有正眼看過我,我都懷疑,他到底是不是男人。另外,他還讓我給小師叔帶了一句話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話?”

    “他說,想要用美色誘惑他,需要你親自出馬,纔有機會成功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先是略微一怔,隨後又笑了笑,道:“此人,還真不是一般的貪心。你先下去吧!”

    妖妖退下去之後,紅欲星使笑着搖了搖頭,才繼續開始修煉精神力,想要儘快衝擊到四十三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進入房間,張若塵將吞象兔,從圖卷世界中喚了出來,吩咐了一句:“若是有人來找我,記得要立即通知我。若是有人闖進來,格殺勿論。”

    吞象兔點了點頭,道:“塵爺放心,有我鍋鍋在此,誰敢闖進來,我吞了他。”

    它的嘴巴張開,變得足有臉盆大小,隨後,才又閉上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安排好了一切,張若塵纔打開空間之門,進入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吞象兔留下來看守《乾坤神木圖》,身軀逐漸縮小,變成一隻巴掌大的小白兔,全身散發出白色的光華,臥在桌子上面,時而擡起頭來,警惕的看向四周。

    畢竟是在黑市的地盤,張若塵也不得不小心謹慎,以吞象兔現在的實力,一般人想要闖入張若塵的房間,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先試一試煉器戰士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進入圖卷世界,張若塵就將一個黑色的鐵球取出來,捏在手心,將真氣注入其中。

    鐵球的上半部分和下班部分,相對轉動起來,在中間的位置,出現一道縫隙,“咔”的一聲,縫隙裏面伸出一根鐵質的支架。

    片刻之後,黑色的鐵球,變化成一具三米高的煉器戰士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枚頂級靈晶,放入煉器戰士胸口的凹槽,靈晶在凹槽裏面快速轉動起來,釋放出一縷縷靈氣,將煉器戰士內部的銘紋激活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煉器戰士的眼眶,浮現出兩團青色的火焰,立即活了過來,單膝跪下,道:“拜見主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本來還在思索,如何操控煉器戰士,卻沒想到它居然主動認主,心中頗爲詫異,問道:“你爲何稱我爲主人?”

    煉器戰士道:“兵聖大人已經將主人的信息,烙印在屬下的靈魂海里面。”

    它所說的兵聖,指的肯定就是大師兄青霄。

    但是,靈魂海又是什麼?

    張若塵將精神力釋放出來,開始仔細探查煉器戰士,在煉器戰士的頭部,發現了一團圓球形成的聖光。

    “煉器戰士的靈魂海,居然是由聖者之光和銘紋相互催動才生成出來,好厲害的煉器手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精神力收回,道:“起來吧!你全力向我打出一拳,讓我看一看,你的實力。”

    煉器戰士站起身來,道:“以主人的修爲,接不住我的全力一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,頗爲不服氣,畢竟,以他現在的修爲,若是用出全力,已經可以和弱一些的魚龍第九變修士一戰。

    難道還擋不住煉器戰士的一擊?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就先調動一成的力量,向我打一拳,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本事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得到命令,煉器戰士就立即五指捏拳,拳頭足有人頭那麼巨大。

    它猛然先前一衝,一拳攻了出去。

    無論是出拳的速度,還是爆發出來的力量,全部都讓張若塵大吃一驚,甚至,有些懷疑,煉器戰士是不是真的只使用了一層的力量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