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這一次,張若塵不再立即打出掌法,而是,將陽剛之氣抽離出來,引導進入全身三十六條經脈。

    隨着陽剛之氣涌入,張若塵的三十六條經脈,完全變成三十六條火龍,遍佈全身各處。

    陽剛之氣似乎是和真氣融爲一體,又似乎和真氣的運行方式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張若塵整整花費十天時間,才讓陽剛之氣在體內形成一個大周天。隨後,部分陽剛之氣依舊在經脈中流動,另外一部分卻再次散開,融入全身血肉和骨骼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以爲大功告成的時候,突然,經脈中的陽剛之氣,竟然向他的肚臍下方匯聚過去,形成一個陽氣漩渦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小腹的位置,猶如一團火焰在燃燒。

    而且,肚臍下方的陽氣漩渦,竟然穩定下來,與全身經脈連爲一體,形成一個奇妙的內循環。

    就連張若塵也感覺到十分奇妙,自言自語的道:“不可思議,居然誤打誤撞修煉成了玄胎的雛形。”

    玄胎,就是第二氣海。

    根據《九天明帝經》的記載,只有將第五層“玄胎平魔天”修煉到極高境界,才能夠開闢出玄胎。

    張若塵根本沒有料到,修煉龍象般若掌,居然能夠意外的修煉出雛形玄胎。

    “莫非《九天明帝經》與萬佛道有什麼淵源?”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堅信不可能只是巧合,《九天明帝經》和龍象般若掌肯定有某種聯繫。

    估計正是因爲他修煉的是《九天明帝經》,所以才能如此輕鬆將龍象般若掌第七掌修煉成功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現在也僅僅只是將第七掌修煉到小成,想要達到大成,還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去磨礪掌法。

    只要達到足夠熟練的程度,掌法纔會達到大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紅柳山莊的地底,紅欲星使盤坐在虛空,雪白的嬌軀周圍,全是一道道風刃在飛,不停旋轉,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。

    同時,又有一粒粒水霧,在空氣凝聚出來,化爲雨點,向下掉落。

    地底空間,以紅欲星使爲中心,完全變成一幅風雨交加的景象。驀地,轟然一聲,所有風刃合雨點全部衝向中心,進入紅欲星使的身體。

    “精神力強度,終於突破到四十三階,以我現在的實力,只需一個念頭,就能呼風喚雨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從半空飛落下來,落在祭臺的邊緣,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以她的年紀,就能夠將精神力強度修煉到四十三階,幾乎已經超過她的師尊幻聖年輕的時候。若是這個消息,讓幻聖知曉,恐怕會相當高興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將聖者聖意圖收了起來,才道:“等在外面的人,現在可以進來。”

    轟然一聲,石門打開。

    姬鬼和妖妖從外面走了進來,站在祭臺下方,向紅欲星使躬身一拜,齊聲道:“拜見星使大人。”

    姬鬼先一步說道:“星使大人,張聖明的來歷,已經查了出來。此人最先出現的地點,乃是墜神山脈下方的離原城。進城之後,他就與魔教在離原城的分舵聯繫,也是在那個時候,他殺死了方傑和曹鷹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問道:“他去魔教分舵幹什麼?”

    姬鬼猶豫了一下,不敢隱瞞,道:“購買聖石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點了點頭,道:“接着講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離開離原城,又過三天,他纔出現在青雲郡城,並且買下了一輛蠻獸古車,又去了魔教在郡城中的一處據點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笑了笑,道:“他應該還是去和魔教交易聖石,如此看來,此人並不是魔教的人。而且,也絕對不屬於任何大勢力。”

    姬鬼連忙問道:“星使大人,如何這麼確定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道:“若他真有勢力背景,又何必要三番兩次去和魔教交易?”

    姬鬼對張若塵懷有敵意,道:“可是在他去離原城之前,卻查不到任何關於他的東西。此人,簡直就是一個沒有過去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過去?真是一個有意思的人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兩根纖細的手指,輕輕的摸了摸下巴,眸光向妖妖盯了過去,問道:“他這幾天都去了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妖妖搖了搖頭,道:“此人足不出戶,從來沒有離開過自己的房間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略微有些詫異,思索了片刻,道:“既然如此,我便親自去會一會他。我倒要看一看,他到底真的是一個自學成才的精神力天才,還是在故意隱藏身份?”

    走出地底空間,紅欲星使先去沐浴,隨後換了一身緋紅色的長裙,上半身披有一條雪白的靈狐皮,腰間繫有一根月白色的腰帶,腰帶上掛一隻紫色的香囊。

    下半身的長裙,留有長長的後襬,卻又十分纖薄,可以隱隱看見長裙裏面的兩條筆直而修長的玉.腿,充滿了朦朧的誘惑感。

    來到張若塵居住的客房外面,紅欲星使並沒有立即闖進去,而是派遣妖妖去敲門。

    半晌之後,張若塵依舊戴着金屬面具,打開房門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站在階梯上面,向遠處的紅欲星使看了過去,心中不禁有些驚豔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這一個妖女,的確長得極美,而且,還能將她自己打扮得更美,更加誘人。

    先不論她到底是惡毒,還是奸詐,至少在看到她的時候,就會讓人感到賞心悅目,不會排斥和反感。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不知的是,紅欲星使在看到他的時候,也有幾分驚訝。

    因爲,她能夠清晰的感受到,張若塵的身上蘊含有一股濃烈的陽剛之氣,宛如一團烈火,對她有着極大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紅欲星使,站在張若塵身旁的妖妖,感受更加明顯。讓她很想飛蛾撲火一般,不顧一切的向張若塵撲過去。

    陽剛之氣對女子,本就有極大的誘惑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恭喜星使大人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向張若塵走了過去,一步步的靠近,媚俏的一笑,問道:“恭喜什麼?”

    “恭喜星使的精神力強度,突破到四十三階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點了點頭,試探性的問道:“張公子似乎是在修煉某種武道功法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清楚,肯定是因爲他體內的陽剛之氣,沒有完全達到收放自如的境界,所以纔會被她察覺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慌不亂,道:“只是修煉了一種粗淺的功法,沒什麼了不得的地方。我們精神力修士,最主要還是修煉精神力,修煉武道僅僅只是爲了強身而已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倒也並不懷疑,因爲她根本不相信,有人能夠和她一樣,同時將武道和精神力都修煉到極高境界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她的天資,也無法兼顧,只能選擇主修精神力,輔修武道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取出一本金色絲線織成書冊,笑了笑,道:“拿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疑惑的神情,將書冊接了過去,翻閱起來,立即就被書冊上面的內容吸引。

    半晌之後,張若塵擡起頭,向紅欲星使看了一眼,道:“二級法術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笑道:“沒錯。若是我沒有看錯,你能夠操控雷電之力,因此,本星使就特意幫你找來兩個雷電系的二級法術。怎麼樣,本星使也算是說到做到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曾經翻閱過聖明中央帝國的《精神力法典》,記得多種高階法術的修煉方法,兩個二級法術,對張若塵來說,沒有任何吸引力。

    不過,他現在的身份不一樣,當然得裝出受寵若驚的樣子,連忙躬身向紅欲星使一拜,道:“多謝星使大人賞賜。”

    “無需多禮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心中暗笑,僅僅只是兩個二級法術就讓你如此激動,若是再給你一個三.級法術,今後,你對我還不唯命是從?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迫不及待的神情,道:“星使若是沒有別的吩咐,在下現在就想閉關修煉二級法術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目送張若塵回到客房,臉上的笑容才漸漸消失。

    走出院落,妖妖立即問道:“師叔,你怎麼現在就送給他高級法術,難道不怕他得到高級法術之後,翻臉不認人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笑道:“只是兩個二級法術而已,沒什麼了不起。想要收買人心,總要先給他一點甜頭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個全身被黑色長袍包裹的邪道武者,快步走過來,單膝跪在紅欲星使的身前,道:“稟告紅欲星使,幽藍星使駕臨紅柳山莊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臉上的笑容,頓時消失得乾乾淨淨,取而代之的卻是一股冰寒之氣,沉聲道:“他來紅柳山莊幹什麼?“

    幽藍星使乃是帝一的人,來到青雲郡肯定沒有什麼好事,紅欲星使當然心中不悅。

    一個冷峭的聲音,從遠處傳來,“怎麼?紅欲星使竟然不歡迎我?”

    幽藍星使揹着一柄深藍色的巨劍,雙手背在身後,閒庭信步一般,從外面走了進來。他的臉上,露出狂放的表情,即便是看向紅欲星使,也是一派俯視的模樣。

    七大星使,按照年齡排序,幽藍星使排在第二,紅欲星使只能排到末尾。

    幽藍星使在紅欲星使的面前,自然就有一種高她一等的樣子。

    幽藍星使的神情,卻讓紅欲星使十分不悅,冷聲道:“沒有我的命令,誰允許你闖入紅柳山莊?”

    幽藍星使的眼神頗爲不屑,向周圍邪道武者看了一眼,譏誚的道:“你收服的這幾隻阿貓阿狗,不過只是烏合之衆,也想攔住我?“

    姬鬼、羅施、妖妖……,等等,在場的邪道武者,全部都露出惱怒的神情,但是,卻沒有人敢發作。

    開玩笑,先不論幽藍星使強悍的戰力,就憑他的身份,也不是這些人敢去得罪。沒看見就連紅欲星使大人,也要被他壓一頭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