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幽藍星使就像是看小女孩一般,輕蔑的盯了紅欲星使一眼,道:“從現在開始,墜神府的一切事物,交由我來接管。你可以回邪帝城了!”

    “憑什麼?”紅欲星使冷聲道。

    幽藍星使向前走了兩步,一股強大的武道氣勢,自身上爆發出來,碾壓了過去,將在場的邪道武者,全部震懾得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一直走到紅欲星使的面前,幽藍星使才冷聲道:“這是少主的命令,莫非,你連少主的命令,也敢不聽?”

    竟然是帝一的命令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心中,生出一股不詳的預感,莫非帝一已經察覺到她的野心,準備開始對付她?

    東域聖城的大戰之後,造成了一系列巨大影響。

    其中,最爲直接的就是,曾經隱藏在東域神土的部分黑市勢力,遭到朝廷和武市錢莊的雙重打壓,必須立即撤回東域邪土。

    黑市的高層,已經做出決定,這些撤回東域邪土的黑市勢力,全部都要安置在墜神府的十八個郡。

    其中,墜神郡邊緣距離墜神山脈最近的青雲郡,又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在這個時候,誰掌握青雲郡,那麼,就等於是掌握了這一批撤回東域邪土的黑市勢力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好不容易纔爭取到機會,第一個趕到青雲郡統籌和佈置,怎麼可能因爲帝一的一句話,便拱手將如此大的一塊肥肉交給幽藍星使?

    但是,她現在羽翼未豐,根本無法和帝一硬碰硬。

    若是,她不遵從帝一的命令,繼續留在青雲郡,帝一肯定會以雷霆手段,將她除掉,以絕後患。

    怎麼辦?

    紅欲星使只能先將幽藍星使穩住,準備儘量拖延時間,然後,再思考對策。

    入夜之後,紅欲星使就將身邊幾個實力最強的心腹屬下聚了起來,一起思考對策。

    這些邪道修士,怎麼敢得罪帝一?

    所有人全部都建議紅欲星使現階段不要和帝一硬碰硬,以免觸怒了帝一。總之一句話,就是叫她夾着尾巴做人,先隱忍,再隱忍,最後還是得隱忍。

    那些邪道武者離開之後,紅欲星使才憤怒的將酒壺砸了出去,雙眸中盡是寒光,冷聲的道:“平時的時候,一個比一個蠻橫,一個比一個囂張,可是聽到帝一的名字,就全部嚇成了孫子,沒有一個可堪重用。”

    妖妖有的忐忑,遲疑的道:“帝一的手段,大家都很清楚。而且,帝一的身邊高手如雲,人才濟濟,就算損失了綠袍星使、黃神星使、橙月星使,卻依舊還有三大星使跟在他的身邊。隨便一個星使出手,也能將我們鎮殺。誰會不怕?

    紅欲星使向妖妖瞪了一眼,寒光畢露,道:“就連你也覺得,我該灰溜溜的回到邪帝城?今後對帝一唯命是從,不能反抗?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妖妖的心中一驚,臉色變得蒼白,立即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但是,她卻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很顯然,她的確覺得,紅欲星使最明智的決定就是回到邪帝城。現在,若是和帝一開戰,無異於以卵擊石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看到妖妖的神情,就更加失望。

    她的心中,相當不甘心。

    這一次來到墜神府,統籌調度東域神土的黑市勢力,是紅欲星使收買人心,增加影響力的一次機會。

    若是失去這一次機會,今後還如何與帝一爭鬥?

    紅欲星使走出大殿,心情十分複雜,一邊向前走着,一邊思考應對的策略,不知不覺就走到張若塵的院落外面。

    她停下腳步,向裡面看了一眼,只見房間的燈燭還亮着。

    於是,紅欲星使推開院門,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星使大人,深夜造訪,不知是爲何事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聲音,在房間裡面響起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走在月光下,猶如一個暗夜精靈,一直走到一棵楓樹下方,才停下腳步,語氣中帶有幾分疲憊,道:“的確有一些事,想要和你談一談。”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客房的門打開,張若塵穿一件白色的長袍,捧一壺茶,從裡面走了出來。隨後,他又輕輕將門關上,向紅欲星使走了過去,道:“星使大人有什麼事,但講無妨。”

    兩人就在院中的一張石桌旁邊,相對坐下,他們的神情都十分平靜,顯得格外靜謐,周圍只能聽到沙沙的風聲。

    半晌之後,紅欲星使做得筆直,臉上沒有媚態,顯得極有氣質,宛如一個畫卷中走出的美人。她的兩片晶瑩的紅脣微微張開,徐徐的道:“少主派人前來傳令,讓我回邪帝城,說不定我們明天就要離開青雲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的觀察紅欲星使的雙眼,洞察到了一些東西,道:“我觀星使大人的眼中,似乎有不甘的神色。難道星使大人,不願回邪帝城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頗爲詫異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笑了笑,道:“果然,能夠成爲精神力大師,都是聰明人。”

    “實不相瞞,本星使此次來到青雲郡,是爲了接管一批從東域神土遷回東域邪土的黑市勢力。現在,我的確不想回去。但是少主的命令,又不能違背。你有沒有什麼辦法,可以幫我留在青雲郡?”

    其實,紅欲星使也只是隨口說說,根本沒有想過,張若塵能夠替她想出應對之策。畢竟,以她的聰明才智都想不出辦法,難道此人還能比她更聰慧?

    張若塵思考了片刻,提起茶壺,給紅欲星使倒滿了一杯,道:“其實也不是多難的事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心中一動,一雙絕美的眼眸,立即向張若塵盯了過去,連忙問道:“你有對策?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描淡寫的道:“最果斷的辦法,直接殺了來傳令的人,星使就當什麼也不知道。如此一來,既沒有違抗少主的命令,又可以繼續留在青雲郡。不是嗎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笑了笑,眼神一暗,不禁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本來,她還以爲張若塵真有什麼錦囊妙計,卻沒想到只是一個餿主意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的膽量,還是讓她十分欣賞,至少沒有被帝一和幽藍星使的名字嚇住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動作優雅的端起茶杯,輕輕的抿了一口,道:“你有所不知,前來傳令的人是七大星使之一的幽藍星使,不是說殺就能殺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說,紅欲星使不愧是聖者的傳人,在其魅惑的時候,能夠將人迷得神魂顛倒。在其優雅的時候,簡直比一位帝國公主還有高貴、典雅、秀麗。

    “我不這樣認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輕輕的敲擊桌面,又道:“若是星使大人想要爭奪少主的位置,現在就是殺幽藍星使的最好時機。殺了他,等於斬斷帝一一臂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眼神一寒,擡起纖細的手臂,嘭的一聲,一掌擊在石桌上面,冷聲道:“如此大逆不道的話,你也敢說出口,信不信,我現在就可以殺了你?”

    張若塵卻依舊顯得十分平靜,道:“星使大人若是不想爭少主的位置,爲何不願回邪帝城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緊緊的盯着張若塵的雙眼,見張若塵從容鎮定的樣子。隨後,她收起身上的殺氣,笑了起來,道:“你的確很聰明,沒錯,我是想要做少主的位置。不過,你的方法行不通,因爲,以我現在的勢力,還殺不了幽藍星使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我能夠助星使大人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搖了搖頭,道:“你的實力,的確還不錯。但是,幽藍星使的修爲,已經達到魚龍第六變的巔峰。而且,他的身上,還掌握有聖器和一些底牌,足以和魚龍第九變的修士一較高下。”

    “雖然,他不是聖體,但是,在同境界,卻並不比聖體弱多少。就算紅柳山莊的修士一起出手,也未必殺得了他。你的實力與姬鬼和羅施戰鬥,尚且還顯吃力,如何是他的對手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此一時,彼一時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精神力釋放出來,周圍的天地靈氣,開始猛烈震動,轉化爲紫色的電光,匯聚在他的身後,凝聚成一尊巨大的雷電神影。

    “哧哧!”

    雷電匯聚成的神影,猙獰怒目,手持雷錘,身高三丈,頭頂長有雙角,散發出恐怖的力量氣息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豁然站起身來,不可思議的道:“雷將之怒。你居然已經將這一種二級法術修煉成功?”

    雷將之怒,就是今天,她才交給張若塵的兩個二級法術之一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臉色略微一變,後退了一步,立即調動精神力,呈防禦性的姿態,警惕的道:“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自身就是精神力大師,自然知道二級法術有多麼難修煉,因此,她根本不相信,張若塵能夠在半天之內,將雷將之怒修煉成功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她現在四十三階的精神力強度,至少也需要半個月時間,才能修煉成功一種二級法術。

    “星使大人,何必這麼緊張?莫非是懷疑在下以前就修煉過二級法術?”

    張若塵獲得紅欲星使的信任,緩緩散去精神力,背後那一尊由雷電凝聚成的神影,逐漸消散,最後完全消失於無形。

    強大的力量氣息,也隨即消失,化爲無形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