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紅柳山莊之中,一大羣邪道修士足有數十人,前赴後繼的帶着禮盒,聚集到幽藍星使居住的院落外面。

    他們巨大多數都是魚龍境的修士,還有部分是天極境大圓滿的強者,乃是紅柳山莊的高層人物。

    幽藍星使推開房門,走了出來,看到守候在門外的邪道修士,臉上露出一抹譏誚的笑意,心中明瞭他們的來意,卻故意問道:“你們到這裡來幹什麼?”

    其中,一個魚龍第三變的邪道老者,迎了上去,獻媚的笑道:“我們是來給星使大人請安。”

    幽藍星使臉上的笑意,變得更濃了幾分。

    雖然,他看不起這些人,但是,心中還是頗爲舒服,頗爲自傲的擡起頭,故意揚聲道:“哏哏!你們真是一羣見風使舵的小人,全部都來給本星使請安,誰去給紅欲星使請安?”

    “紅欲星使哪能與幽藍星使相比,畢竟只是一個女人,跟着她,能有什麼前途?”

    姬鬼從一衆邪道修士之間,不緩不急的走出來,雙手一合,恭恭敬敬的向幽藍星使一拜。

    “紅欲星使畢竟是要離開青雲郡,今後,還需要幽藍星使大人坐鎮墜神府主持大局。”

    “紅欲星使太年輕了,在幽藍星使的面前,完全就是一個小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以姬鬼爲代表,一大批邪道武者,如同衆星捧月一般將幽藍星使圍在中心,說出各種奉承的話,向幽藍星使表忠心。

    他們都能看出,紅欲星使肯定是得罪了黑市一品堂的少主“帝一”,所以,纔會失去權力,被強行調遣回邪帝城。

    得罪了帝一,能有什麼好下場?

    估計回到邪帝城,紅欲星使就會被軟禁,甚至遭到暗殺,死於非命。

    除了少數一些還忠心於紅欲星使的邪道武者,其餘人全部都是人精,十分懂得生存之道,自然要提前來討好幽藍星使,爲自己找好新的靠山。

    天下熙熙,皆爲利來。天下攘攘,皆爲利往。

    沒有利益,誰會跟着你?

    就在這時,外面傳來一陣騷動,紅欲星使的身姿曼妙,窈窕如玉,揹着雙手,走了進來,雙眸在院中掃視了一圈,道:“大家都很早嘛!怎麼?你們這麼快就全部投靠幽藍星使,也不怕本星使心寒?”

    張若塵跟在紅欲星使的身後,也走了進去,看到眼前的一幕,心中暗歎,“在黑市,果然只有絕對的實力,纔是一切的根本。要不然,只會落得人走茶涼的結局。”

    看到突然現身的紅欲星使,那些討好幽藍星使的邪道武者,全部都露出懼色,紛紛向後退。

    即便,紅欲星使已經失去權利,卻也不是他們惹得起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看到一羣邪道武者畏畏縮縮的樣子,心中暗暗將他們和張聖明做對比,最終,卻是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小人終究只是小人,成不了氣候。

    張聖明雖然不算什麼英雄,至少算得上半個梟雄,比他們強了太多。

    幽藍星使看見紅欲星使出現,冷冷的一笑:“紅欲星使,我已經給你一夜的時間考慮,已經算是仁至義盡。現在,你該離開青雲郡了吧?”

    出乎衆人的預料,紅欲星使點了點頭,道:“少主有令,我怎能不從?今天,我就回邪帝城。”

    幽藍星使的心中暗笑,女人終究還是女人。

    少主早已看出你的野心,已經在半路佈置好殺你的手段。

    居然還想回邪帝城,真是太天真。

    幽藍星使的雙眼看着紅欲星使誘人的身材和妖媚的容顏,感到幾分可惜,心中暗道,若是能夠在她死之前,將她擁在懷中盡情享受一夜,也不知是何等滋味?

    不過,他的任務是坐鎮墜神府,收編撤回東域邪土的黑市勢力。

    對付紅欲星使,帝一已經另外安排人手。就是不知,這一個迷死人的性.感尤.物,會便宜了誰?

    紅欲星使嘆息了一聲,顯得頗爲落寞,轉過身,就要離去。

    看她的背影,竟然顯得有些蕭索和淒涼。

    剛剛走了兩步,紅欲星使卻又回過頭,顯得頗爲悽美的樣子,道:“我就要回邪帝城,幽藍星使,你不送一送我?”

    幽藍星使看到紅欲星使嬌豔欲滴的模樣,小腹下方,就有一股莫名的邪火升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本星使也不是無情無義之人,既然如此,就送你一程吧!”幽藍星使道。

    反正紅欲星使必定會死在返回邪帝城的路上,爲何不趁此機會,先嚐一嘗她的滋味?大不了完事之後,就把她殺掉,將她的頭顱送回邪帝城,獻給少主,說不定還是一件大功勞。

    在紅柳山莊,幽藍星使之所以不敢動手,那是因爲這裡人多眼雜,萬一消息傳出去被紅欲星使的師尊幻聖知曉,即便是他也承受不足幻聖的怒火。

    但是,離開紅柳山莊,到了荒郊野外……以他的修爲,對付一個紅欲星使,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?

    幽藍星使走在後面,看着紅欲星使纖細如柳枝一般的玉腰,細長而充滿彈性的雙腿,體內的邪火頓時變得更加旺盛。

    正午時分,烈日如同火爐一般熊熊燃燒,使空氣變得格外燥熱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一艘三十多丈長的月牙形的飛舟,逐漸升空,從紅柳山莊中衝飛起來,爆發出震耳的聲音,衝入雲層,向北方天空急速飛去。

    與紅欲星使一起離開的邪道修士,包括張若塵,一共只有七人,全部都是魚龍境的修爲。

    大概飛了三千里,月牙形的飛舟,進入一片荒無人煙的山地區域。

    幽藍星使站在飛舟的邊緣,雙手抱在胸前,向張若塵和另外六位邪道武者看了一眼,只是搖頭一笑,“居然還有人願意與紅欲星使返回邪帝城,估計也是看中了她的美貌,被她迷得失去了心智,纔會做出如此愚蠢的決定。既然如此,我就先送你們七個上路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幽藍星使覺得時機已經成熟,於是,立即展開出身法,只是雙腿一動,就衝出十丈的距離,出現在一個魚龍第一變的邪道修士的身旁,快速一掌拍擊下去。

    “幽藍星使,你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個邪道修士驚恐的慘叫一聲,顯然沒有料到,幽藍星使會突然向他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那一個邪道修士的頭顱,宛如西瓜一般碎裂而開,一塊塊血淋淋的頭骨碎片,飛向四方,掉落一地。

    接下來,一連串的慘叫聲響起,僅僅只是兩個呼吸的時間,幽藍星使就一連擊殺六人。

    幽藍星使擦了擦手掌上的血跡,向地上的屍體看了一眼,輕蔑的一笑:“一羣烏合之衆罷了!”

    不過,幽藍星使突然一怔,再次向地面上看去,仔細數了一遍。

    怎麼只有六具屍體?

    明明有七個人,還有一人去了哪裡?

    不好,有高手。

    幽藍星使的臉色猛然大變,心臟急促的跳動,意識到不妙。

    能夠從他的眼皮子底下消失的人,絕對是相當厲害的角色,不是地上的六個小角色可以比擬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無聲無息之間,張若塵出現在幽藍星使的身後,左手捏住雷珠,右手快速施展出一級法術“風雷指”。修長的中指,散發出雷電之光,點了出去,擊在幽藍星使的背心。

    風雷指的威力,雖然不如二級法術,但是,施展出的速度卻是極快,正好適用於突然襲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是觸不及防之下出手,因此,幽藍星使毫無防備,這一擊結結實實的打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幽藍星使也是了得,意識到不妙,就立即做出應對策略,身體略微一側,在極短的時間之內避開要害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強大的風雷指勁,擊穿幽藍星使的身體,在他的背上留下一個酒杯大小的血窟窿,又從小腹的位置穿透出去。

    幽藍星使腹部的臟器,遭受嚴重的創傷,變得焦黑一片。

    不過,幽藍星使也避開脊樑的要害,不然的話,張若塵的一招風雷指,就能將他的身體打斷成兩截。

    “居然躲過了要害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皺眉,沒有任何猶豫,立即打出第二擊,施展出二級法術“雷將之怒”,凝聚出一尊三丈高的雷電巨人的虛影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雷電巨人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怒吼,雙臂抓起碩大的電錘,凝聚出數十道閃電,猛然擊向幽藍星使的頭頂。

    幽藍星使忍住疼痛,嘩的一聲,快速拔出背上的巨劍,順勢翻滾在地,橫劍向上一擋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隨着雷電巨人一擊落下,三十多丈長的月牙形飛舟,發出一聲崩碎的巨響,從中心的位置斷成兩截。

    雲中,掉落下兩截龐大的船體,墜向地面。

    紫色的電光,還在雲中穿梭,發出“噼啪”的聲音,造成一種無比恢弘的毀滅性畫面。

    二級法術“雷將之怒”的威力,的確十分強橫。張若塵卻清晰看見,就在雷電巨人打出電錘的時候,幽藍星使的身上,浮現出一層寶塔形狀的光影,將他的身體包裹。

    不用猜也知道,幽藍星使的身上,肯定有護身寶物,抵擋住了雷電巨人的攻擊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