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幽藍星使的身體,比兩截破碎的船體,先一步墜落下去,撞擊在地面,砸在一座岩石山峰的頂部,將山峰砸得垮塌。

    ▪ttκǎ n▪C○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下一剎那,幽藍星使手持巨劍,破土衝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披頭散髮的站在地上,橫劍而立,全身都是血跡,仰天大吼一聲:“紅欲星使,你這個賤人,立即給我滾出來。你居然敢殺我,好大的膽子,信不信本星使讓你嘗一嘗生不如死的滋味?”

    十八縷粉紅色的煙霧,從遠處飛來,融匯在一起,凝聚成紅欲星使的嬌媚身影。

    她飛落到破碎的山峰頂部,站在一方青色的岩石邊緣,俯視的看了幽藍星使一眼,笑道:“七大星使之中,你的天資最差,真以爲自己有多了不起?你想要殺我,恐怕是已經沒有機會,今天,就是你的死期。”

    幽藍星使的頭髮全部立了起來,怒不可遏,心中的淫.欲早已消失得乾乾淨淨,只想立即將紅欲星使碎屍萬段。

    但是他卻在努力剋制心中的憤怒,因爲,幽藍星使知道還有另外一位高手隱藏在暗處,就是那人,將他打成重傷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什麼時候招攬了一位如此可怕的強者?

    幽藍星使緊咬牙齒,道:“將你的幫手叫出來,我倒要看一看,他是何方神聖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一直就在你的身後嗎?”遠遠的,一個聲音傳來。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的聲音,幽藍星使立即轉過身,只見在他身後的百丈之外,一個身穿白色長袍,臉上戴有金屬面具的男子,飄然的站在一棵楓樹的頂部,顯得十分悠然的樣子。

    幽藍星使的心略微一沉,因爲,若不是對方主動開口說話,他甚至無法感知到對方的存在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此人的精神力強度,肯定達到極高的境界。很有可能,已經達到四十四階。

    以他魚龍第六變的修爲,與四十四階的精神力大師交手,無異於自殺。

    逃。

    必須要逃。

    幽藍星使果斷將一卷聖旨取出來,準備借用聖旨的聖力遁走。

    幽藍星使的師尊,也是一個黑市的聖者,他自然也就掌握有聖旨。只要將真氣注入聖旨,就能激活裡面的聖力,可以在危險時刻,帶他逃到萬里之外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怎麼可能讓幽藍星使逃走?

    “恐懼幻境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眼神一沉,將水晶聖杖揮了出去,一道紅色的光梭飛出,化爲無數根纖細的紅色光絲,覆蓋方圓十里的區域。

    剎那間,幽藍星使宛如看到什麼不可思議的事,手上的動作逐漸變得遲緩,最後完全停了下來。他全身的血管和經脈繃緊,從皮膚裡面凸了起來,就像是要爆開一樣。

    他的嘴裡,發出嘎嘎的聲音,宛如是被人掐住脖子。

    最後,幽藍星使的雙腿一軟,跪在了地上,向前栽倒了下去,徹底失去聲息。

    就連站在百丈之外的張若塵,也受到幻術的影響,略微迷失了一個剎那。

    不過,他意識到不妙,就立即擊中精神力,凝聚成一道閃電刀刃,向前一劃,將虛無的幻境撕裂而開。

    霎時間,張若塵恢復清醒,發現幽藍星使早已倒在地上,全身蒼白,變成了一具冰冷的死屍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他的鼻尖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,紅欲星使也不知什麼時候,已經出現在他的身旁,伸出一隻纖細的玉手,就要去揭他面上的面具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伸出一隻有力的手,抓住紅欲星使雪白的手腕,沉聲道:“星使大人,你這是幹什麼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略微一驚,根本沒有料到,張若塵能夠這麼快從幻境中清醒。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也頗爲吃驚。要知道,他的精神力,比紅欲星使高出一階,而且還站在百丈之外,居然也被幻術影響,迷失了一個剎那。

    真正的高手決鬥,一個剎那的時間,就能決定生死。

    “你那麼緊張幹什麼?我就想看一看,你到底長什麼樣子?”紅欲星使嬌嗔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移開紅欲星使的手,冷冰冰的道:“星使大人若還想繼續合作下去,就最好不要再做出如此愚蠢的事。等到我覺得時機成熟的那一天,自然會揭開面具,讓你看清楚我的臉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倒也不生氣,收回了手,輕輕的揉了揉疼痛的手腕,有些怨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好吧!我等着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着幽藍星使的屍體,道:“幻術不愧是最可怕的秘術之一,就連幽藍星使這樣的高手,居然也死在幻境裡面。”

    精神力本來就已經十分難修煉,能夠成爲精神力大師的天才,可謂是萬中無一。

    但是,幻術卻更難修煉。

    一萬個精神力大師裡面,很有可能,只能誕生出一個幻術大師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幻術的力量極其詭異,讓人防不勝防,所以,纔會被稱爲最可怕、最詭異的秘術之一。

    武道高手,甚至包括武道半聖和聖者,也最害怕遇到幻術大師。因爲能夠達到半聖和聖者級別的強者,更加註重力量,精神力卻未必有多麼厲害。

    一個魚龍第九變的聖體,哪怕是和最弱的半聖交手,也沒有任何勝算。

    但是,一個精神力達到四十四階的幻術大師,卻有很大的可能性,在不知不覺的時候,就將半聖級別的存在殺死。

    就算將幻術大師,比喻成“精神力修士中的聖體”,其實也不爲過。

    當然,幻術大師雖然十分厲害,弱點卻也十分明顯。

    比如,若是幻術大師遇到比他們的精神力強大很多的精神力大師,那麼,他們施展出來的幻術的作用,也就微乎其微。甚至,沒有任何殺傷力。

    又或者,幻術大師遇到意志力驚人的修士,幻術的威力也會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總的來說,幻術大師絕對是相當可怕的一類人,能夠不招惹,就儘量不去招惹。沒看見就連二師兄那種無法無天的人,見到幻聖,也都恐懼不已?

    其實,這一次,也讓張若塵意識到,以前都太小看紅欲星使,無論是她的實力,還是她的智慧,皆不像表面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張若塵本來以爲,以紅欲星使的年齡,能夠將精神力修煉到四十三階就已經很不容易,在幻術上面的造詣,應該不會太高。

    卻沒想到,這一個妖女,在幻術上的天賦,比在精神力上面的天賦還要高。

    難怪她那麼有野心,難怪敢和帝一爭奪少主的位置,果然隱藏了實力。

    若是被她柔弱的外表欺騙,恐怕怎麼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其實,以星使大人在幻術上面的造詣,對付幽藍星使,只是輕而易舉的事。我出手,完全就是多餘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搖了搖頭,道:“幽藍星使能夠成爲七大星使之一,哪有那麼好對付?我的幻術之所以能夠一擊奏效,那是因爲,他受了重傷,又急切想要逃走,心理防線已經完全被擊垮。”

    “七大星使全部都受過特殊訓練,練就出了超強的意志力。多虧有你相助,要不然,以我現在的幻術造詣,未必殺得了他。”

    對於紅欲星使的話,張若塵只信了一半。

    這一個妖女,肯定隱藏有實力,不是一個簡單角色,以後還是小心爲上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走到幽藍星使的屍身旁邊,將一卷金色的聖旨撿起來,隨後,又塞進幽藍星使的衣袍裡面,向下拍了拍。

    她道:“幽藍星使的師尊,號稱血獄聖者,是一位很有實力的前輩高人。我們最好還是不要取幽藍星使身上的器物,免得讓血獄聖者發現線索,追查到我們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說話之間,紅欲星使的手掌心凝聚出一團赤紅色的火焰,準備將幽藍星使的屍身燒成灰燼,抹去一切痕跡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,我有一個更好的辦法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側過嬌美的臉蛋,向張若塵盯了一眼,冷聲道:“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認識一位兩儀宗的朋友,正好,他現在就在青雲郡,或許他能夠幫我們扛下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那一位朋友,會承認幽藍星使是被他殺死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有些不信,抿着紅脣,反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這世上,有一類人,爲了名,可以不要命。殺死幽藍星使,必定名震東域,很多人都搶着要這一個成名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目光堅定的道:“將幽藍星使的屍體交給我,讓我去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看着張若塵堅定的眼神,不知爲何,竟然生出一種對他頗爲信任的奇怪感覺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將掌心的火焰散去,沉思了片刻,笑道:“也好!善後的事,就交給你,我先回紅柳山莊清理一些人,順便等你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說話這話,紅欲星使騰飛了起來,飛到十丈高的位置,修長的嬌軀立即化爲十八縷粉紅色的煙霧,向天外飛去,最後完全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,確定紅欲星使真的已經離開,纔在幽藍星使的身上摸索了起來,找出了一柄聖劍,一件寶塔形狀的護身寶物,兩件十一階真武寶器,還有一些丹藥和秘籍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