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ps.奉上五一更新,看完別趕緊去玩,記得先投個月票。現在起-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,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!

    “沉淵。”張若塵喚了一聲。

    他手指上的空間戒指,散發出一圈白色的光芒,緊接着,沉淵古劍從白光中飛了出來,將地上的聖劍、護身寶物、真武寶器,全部煉化。

    其餘的丹藥和秘籍,張若塵全部放入戒指裡面,妥善的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不敢動的東西,張若塵卻無所顧忌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幽藍星使身上的聖旨,張若塵卻沒有去碰。

    聖旨是極好的寶物,甚至堪稱無價之寶,可是,它的上面卻有聖者留下的聖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就算將聖旨藏進圖卷世界,幽藍星使的師尊,也肯定會找到張若塵的身上。總之一句話,有的東西可以收取,有的東西不能碰。

    將變得更加強大的沉淵古劍收了起來,張若塵才抓起幽藍星使的屍體,向青雲郡城的方向飛去。

    青雲郡城的城外,有一座藏在深山中的道觀,名叫“雲中道觀”。古色古香的道觀,建在數百米高的懸崖峭壁之上,晨昏的時候,山間漂浮有一條條白霧長橋,又有靈鶴在山間飛騰,給人一種靈山寶地的奇景。

    前幾天,想要搶奪張若塵身上的聖石的兩儀宗弟子,逃離青雲郡城,就立即躲到雲中道觀。道觀中,有一位兩儀宗的前輩在此隱居,足以庇護他們的安全,倒也不怕邪道高手追殺到此處。

    只不過,最近幾天,林嶽卻相當苦惱。

    本來他是《天榜》高手,堪稱是青年才俊,長得又是風流俊朗,不知有多少師妹、師姐對他崇拜不已。

    可是,現在那些師妹和師姐見到他,全部都立即繞道而行,並且露出鄙夷的眼神。

    其實他也知道是什麼原因,不就是因爲,他給那一位邪道強者下跪,還出賣了師叔,導致兩儀宗的尋寶羅盤落入那一個邪道強者的手中。

    林嶽並不覺得,有什麼地方做得不對。

    那一個邪道高手何等強大,就連師叔都被打成重傷,根本無力反抗。他有選擇嗎?

    只要能活命,下跪算什麼?

    人,只要活着,總有出人頭地的時候,總有名震天下的時候,總有受到無數人尊敬的時候。

    可是,一旦死去,就什麼也沒有了。

    有什麼比命更重要?

    “那天我只是忍辱負重而已,總有一日,我要讓你們重新認識我,讓你們知道,我林嶽絕不是一個貪生怕死的小人。”

    林嶽緊捏雙拳,憤憤然的說道。

    驀地,他的身後,傳來一個細微的風聲。

    林嶽轉過身去看了一眼,當他看清站在身後的熟悉人影,頓時嚇得半死,雙腿一彎,咚的一聲跪在地上,全身顫抖了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幽藍星使的屍體,扛在肩上,就站在林嶽的三丈之外,看到林嶽那一副慫包的樣子,不禁感覺到幾分好笑,問道:“你那麼怕我幹什麼?”

    “前……前輩的偉岸英姿就站在面前,簡直就像聖者顯聖,神靈下凡,晚……晚輩心中惶恐,怎敢不跪?”

    林嶽早就見識過張若塵的厲害,嚇得臉色蒼白,哆哆嗦嗦,只想儘量說一些恭維的話,打算先將張若塵穩住。

    “你還記得我?”

    “當然記得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懶得跟他繼續廢話,道:“現在有一個成名的機會,擺在你的面前,雖然有一些風險,可也有巨大的回報,就看你敢不敢把握這個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機會?”

    林嶽豁然擡起頭來,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。

    天下還有這等好事?

    成名,誰不想?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幽藍星使的屍體,扔在地上,向林嶽踢了過去,道:“他是黑市一品堂的幽藍星使,被我打成了重傷,你只需在他的身上補兩劍,那麼,殺死他的功勞,就是你的了!”

    “幽藍……星使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麼?害怕了?”張若塵冷聲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怕。”

    林嶽深吸了一口氣,壓制住心中的恐懼,伸出一根手指,按在幽藍星使的手腕上面,隨後,就像觸電一樣,立即收回手,驚道:“他……他……他已經死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一寒,道:“我說他現在只是受了重傷,他就是重傷。明白嗎?”

    “明白,明白。”

    林嶽就像小雞嘬米一樣,不停點頭。忽的,他的眼睛一亮,道:“前輩的意思是說,以我的修爲,殺不了全盛時期的幽藍星使,卻能殺死受了重傷的幽藍星使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繼續引導的問道:“那麼,他又是怎麼受了重傷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被你打成重傷?”

    林嶽本來是想這麼說,可是看到張若塵的眼神,卻又立即將話吞了回去,試探性的說道:“幽藍星使與我們兩儀宗的一位神秘前輩決戰,兩人打得兩敗俱傷。最終是我在關鍵時刻出手,不僅救下那一位前輩,而且還出手殺死受了重傷的幽藍星使。前輩,這樣可以嗎?”

    不得不說,林嶽真的是一個睜眼說瞎話的天才,讓張若塵都有些佩服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怎麼編是你的事,想要成名,千萬把握這一次機會。只要成名,今後想要什麼不能得到?”

    “多謝前輩栽培,林嶽必定不會忘記前輩的恩情。”

    林嶽露出感激不已的神情,雙手按地,連忙磕頭拜謝。

    當他再次擡起頭來的時候,地上只剩幽藍星使的屍體,哪還有張若塵的身影?

    林嶽向四周看了看,確定張若塵已經離開,才冷哼了一聲,“前輩,什麼狗屁前輩,肯定是殺了幽藍星使,又怕被黑市報復,所以纔想嫁禍到我的身上。不過……我是兩儀宗的弟子,根本不怕黑市的報復。”

    林嶽站起身來,彈了彈膝蓋上的灰塵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向幽藍星使的屍體看過去,立即蹲下身,在幽藍星使的身上摸索,很快就將一卷聖旨找了出來。

    將聖旨打開一看,林嶽頓時激動得顫抖,興奮的道:“居然是幽藍星使的師尊,血獄聖者,頒佈的聖旨。只要有這一卷聖旨在手,再加上幽藍星使的屍體,誰敢說幽藍星使不是被我殺死?哈哈!”

    那個神秘的邪道高手將幽藍星使的屍體交給他是什麼目的,林嶽已經懶得去理會,只要有這一卷聖旨在手,就能說明一切。

    林嶽已經可以想象,回到兩儀宗,各位師長震驚的神情,還有各位師妹和師姐崇拜的眼神,還有數之不盡的修煉資源。

    不行,一定要編一個完美的故事。

    既然即將成名,怎麼能沒有一段讓人拍案叫絕的傳奇故事?林嶽越想越激動。

    離開雲中道觀,張若塵就徑直返回紅柳山莊。

    張若塵相信林嶽是一個追求名利的人,一定會用幽藍星使的屍體大做文章,達到一舉成名的目的。

    退一萬步來說,即便林嶽將真相說了出去,那麼,倒黴的也是紅欲星使,與張若塵有什麼關係?他完全可以換一個身份,重新佈置殺帝一的局,只是多浪費一點時間而已。

    “幽藍星使被兩儀宗的一個天極境大圓滿武者殺死,消息應該很快就會傳出去,帝一會相信嗎?他會不會認爲,紅欲星使已經與兩儀宗的勢力展開了秘密的合作?”張若塵的心中暗暗思考。

    東域一共有五大勢力:黑市,東域聖王府,武市錢莊,兩儀宗,拜月魔教。

    其中,東域聖王府所代表的官方勢力,既有陳家的背景,又有大量軍隊,還有儒道的文官,堪稱最爲強大的一股勢力。

    武市錢莊與黑市是死對頭。

    拜月魔教與黑市既有合作,又是相互對立。

    因此,整個東域,只有兩儀宗和黑市沒有利益上的衝突。即便,兩儀宗自詡是“萬宗之首”,“正道領袖”,實際上與邪道的代表黑市,從來沒有真正發生過大規模的爭鬥,全部都是小打小鬧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就算在黑市的內部,再怎麼拉黨結派,帝一也完全不會放在心上。畢竟,黑市是他的地盤,紅欲星使再怎麼折騰,也翻不起什麼浪花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暗示帝一,紅欲星使已經開始和兩儀宗合作,纔會真正引起帝一的重視,從而親自趕來青雲郡收拾紅欲星使,以絕後患。

    只要能夠將帝一引來青雲郡,一切就會好辦得多。

    “帝一,我很期待你得知幽藍星使的死訊,會做出怎麼樣的決定?”

    張若塵回到紅柳山莊的時候,正好看到一羣邪道武者,將一具一具血淋淋的死屍,裝在車上,準備運出去喂蠻獸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回到紅柳山莊就展開血腥的清理,一連殺了四十多人,全部都是今天早上跑去向幽藍星使表忠心的牆頭草。

    本來姬鬼也該死,不過,他是半聖傳人,又是魚龍第七變的高手。紅欲星使雖然知道他不是一個忠心的人,卻也暫時留下他的性命。因爲,他是一個高手,還有利用的價值。

    “拜見大護法。”

    見到張若塵,那些邪道武者紛紛露出敬畏的神情,走了過去,跪下向他行禮。其中,甚至還包括姬鬼。

    (靈異大神新書陰陽鬼術上架,強烈推薦!)

    【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,這次起-點515粉絲節的作家榮耀堂和作品總選舉,希望都能支持一把。另外粉絲節還有些紅包禮包的,領一領,把訂閱繼續下去!】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