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聖體在魚龍境,只能跨越三個境界與敵交鋒,帝一在魚龍境卻能跨越六個境界。」

    這句話不斷在眾人的耳邊響起,宛如一句震動靈魂的魔音,讓他們全身不停冒冷汗。

    聖體就已經十分可怕,猶如無敵一般的存在,可是帝一卻比聖體還要強大不知多少倍,要是等他成長起來,誰人能是他的對手?

    張若塵很滿意現場的氣氛,又道:「而且,帝一還能將天魔影子單獨分離出來,以二敵一,使自身戰力變得更強。達到魚龍境,帝一的優勢已經完全展現出來,遠遠超過聖體。整個東域,誰能與他一戰?你們還想繼續等?」

    就連左側第一把交椅上的邪道大人物,也變得沉默。顯然,張若塵的話,將他也給震了一下。

    「現在不殺帝一,恐怕將來真的就沒有半點機會。」紅欲星使的五指抓住座椅的扶手,將扶手捏得變形,手指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已經徹底下定決心,這一次,無論付出什麼代價,也必須除掉帝一。

    正如大護法張聖明所說,恐怕這真的是她唯一殺死帝一的機會。

    既然已經確定要與帝一決戰,在場的邪道霸主,就開始討論具體的方案,爭取做到萬無一失。

    看到他們熱切談論的樣子,就如同隨便一個人也能將帝一幹掉,張若塵反而有些興趣缺缺,閉上雙眼,像是沉睡了過去。

    實際上,張若塵的劍意之心凝聚成一個米粒大小的人,站在氣海的中心,正在演練時間劍法的第一重境界,剎那無痕。

    剎那無痕,一共有九百招劍法,統稱為剎那劍法。

    張若塵已經修鍊成功其中的一百三十七招,但是,剎那劍法的大成境界,依舊還是遙不可及。

    九百招的剎那劍法,只有全部修鍊成功,才能修鍊時間劍法的第二重境界,刻度八變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知道要將剎那劍法修鍊到大成,不是一蹴而就的事,現在,他也只能儘可能的爭分奪秒,努力修鍊成更多招式。

    「大護法,你在修鍊精神力嗎?」紅欲星使道。

    這個妖女的聲音,十分柔媚,就在張若塵的耳邊響起,如同一股電流從耳朵傳至全身,讓人的骨頭酥麻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散去劍意之心,重新睜開雙眼,才發現會議已經結束,所有邪道霸主全部都已經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整個聖柳堂,只剩紅欲星使和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不會說他在修鍊時間劍法,道:「我的確是在修鍊精神力,決戰即將來臨,實力能夠提升一分,也就多一分勝算。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眼眸仔細的審視張若塵,輕輕的抿了抿嘴唇,有些媚俏的笑道:「老實說,你的語氣、身形、氣質,頗為像我認識的一個人。若不是那人已經死去,我真懷疑,你臉上面具下方的臉,會不會與他長得一模一樣?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不變,淡淡的問道:「哦!星使大人指的是何人?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眼神頗為複雜,眼中露出回憶之色,道:「你不是說,帝一一旦成長起來,當今天下,無人能夠與他匹敵?其實不然。若是此人還活著,必定是帝一的勁敵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靜靜的聽,就好像紅欲星使說出的話,與他完全沒有關係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向張若塵看了看,見張若塵的眼神沒有任何變化,才繼續說道:「此人乃是時空傳人,堪稱十萬年才出一個的奇才,帝一與他較量了三次,敗了兩次。帝一最怕的就是他,帝一最想殺的人也是他。」

    「只可惜,他的天資太高,遭到上天的嫉妒,也遭到女皇的嫉妒。最終,他被女皇秘密處死,還嫁禍到九幽劍聖的身上。哏哏!朝廷的手腕,可謂是陰險歹毒,女皇也並不是表面那麼正大光明。」

    「區區一個魚龍境的修士,卻能讓高高在上的女皇,親自下皇旨擒拿,並且以一種陰險的方式,將他殺死。也不知是他的幸運,還是他的不幸。總之,即便他已經死去,卻依舊成為崑崙界的傳說,足以在史書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。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嘆了一聲,笑道:「你和我的天賦,已經很高,可是與他比起來,卻差了十倍不止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想到,紅欲星使對他竟有如此高的評價,心中還是頗為詫異。

    「那又如何?還不是化為了一抔黃土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點了點頭,緩緩站起身來,勾勒出完美的胸、腰、臀的曲線,既是邪媚,卻又給人一種絕代芳華的感覺。

    她道:「每一個時代,天才人傑都可謂是層出不窮,但是真正成長起來,成為一個時代的霸主的人,卻少之又少。其中,絕大多數人,都如那一位時空傳人一般,死在了中途。」

    「接下來,我和帝一,也將是一場龍爭虎鬥。若是我敗,肯定必死。若是他敗,我也絕不會放他生路。」

    「若是我真的敗了,你一定要殺了我,我不想落入帝一的手中受辱。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眼神十分認真,眼珠和眼白顯得格外清澈,給張若塵一種異樣的感覺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這一個妖女,無時無刻不在刷新張若塵對她的認知。

    張若塵沉默了片刻,道:「你又何必如此悲觀,以我們的實力,未必沒有一拼之力。先前,聖柳堂中的三十位邪道霸主,哪一個不是一等一的高手?他們每個人的手中,恐怕也掌握有一大批可以調遣的人手。如此勢力,還怕帝一?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笑了笑,道:「你太樂觀了!實話告訴你也無妨,聖柳堂中的三十把交椅,其中有三分之一是搖擺不定的人。這一批人,只能用,但是不能重用。」

    「還有三分之一的人,肯定已經和帝一接觸過,說不定已經暗中投靠帝一。」

    「只有剩下的三分之一,是我的嫡系,完全忠心於我,可以委以重任。因此,事實上,帝一掌握的勢力,勝我十倍。我取勝的機會,可謂是微乎其微。」

    「你現在還願意與我一起對抗帝一,幫我爭奪少主的位置?」

    張若塵沉思了片刻,道:「殺死幽藍星使的時候,我就已經和星使大人是一條船上的人。就算我現在後悔,帝一也不會放過我,為何不拼一拼呢?」

    緊接著,他又道:「我有一個疑惑,既然星使大人已經知道他們中有三分之一的人,與帝一有接觸,為何還要邀請他們來到聖柳堂參加如此重要的議會?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道:「所謂的議會,只是表面的一個形式,我就是要他們將錯誤的消息傳給帝一,只有這樣,才能誤導帝一。帝一若是不犯錯,我哪裡還有機會?」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問道:「左邊第一把交椅是誰?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紅唇一勾,笑了笑,道:「此人乃是百戰門的門主,名叫長孫嵐,魚龍第九變巔峰的高手,成名近百年,在黑市很有號召力。你看得很准,此人的確有問題。我已經收到消息,他和帝一早就已經有聯繫。」

    「若是我猜得沒錯,此刻,他已經將我們會議的內容,傳訊給了帝一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先除掉他如何?」

    「不急,帝一還沒有到達青雲郡,長孫嵐的價值,還沒有完全體現出來。等到他失去價值的時候,我肯定會第一個除掉他。」紅欲星使的眼神變得十分冷銳,殺機畢露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多言,沉思了片刻,道:「我有一位朋友,也是一個高手。你給我一張傳訊光符,讓我傳訊給她,若是她能趕來青雲郡,倒是一個強援。」

    「你也有朋友?」紅欲星使略微有些詫異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「行走天下,誰還沒有一、兩個朋友?再說,她欠我一個人情,現在也該還上。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自認看人很准,既然已經重用張若塵,也就選擇繼續相信他。

    她從腰間的香囊裡面,取出一枚小巧精緻的白色玉符,遞給張若塵,笑道:「我的大護法,希望你請來的強援不要讓我失望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接過傳訊光符,能夠聞到光符上面有一股淡淡的幽香,宛如紅欲星使的體香一般。

    「既然如此,我就先告辭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站起身來,準備離開,才走到聖柳堂的中心,身後傳來紅欲星使的喚聲,道:「大護法,等一等。」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化為一道紅色的殘影,飛躍過去,落到張若塵的身前,從衣袖中取出一卷蠻蜥獸皮,道:「獸皮上面記載有一種三.級法術,你爭取在半個月之內,將它修鍊成功。三.級法術的威力,比二級法術強大得多,一旦修鍊成功,你的實力必定提升一大截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不會跟她客氣,將蠻蜥獸皮接了過去,收了起來,徑直向門外行去,道:「我要閉關半個月,半個月之內,不希望有任何人來打擾我。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手指輕輕托著雪白的下巴,盯著張若塵離去的背影,臉上浮現出淺淺的笑容:「這個傢伙,真想揭開他的面具,看一看他到底長什麼模樣?」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