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故弄玄虛,少主,讓我去破開霧瘴,讓她現出真身。”

    一位身軀高大的雪人戰士,面露狠色,提一杆三丈長矛,就想躍下龍骨戰艦去對付船上的白衣女子。

    帝一立即向雪人戰士瞪了一眼,將其懾退。

    隨後,帝一雙手抱拳,躬身向遠處的白衣女子躬身一禮,文質彬彬的道:“帝一恭請仙子登上龍骨鉅艦,我們再細談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白衣女子的聲音,悠揚的傳來:“無須客氣,你現在回答我的問題便可。”

    很顯然,她沒有要登上龍骨鉅艦的意思。

    對於白衣女子先前的問題,帝一顯得十分慎重,斟酌了片刻,道:“若是我能成爲黑市之主,必先統一黑市,建立制度。”

    在場的邪道武者,大多數人都感到不解,表示困惑,黑市不是一直都是統一的格局,還要如何統一?

    唯獨只有少數人,明白帝一話中的深意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,又道:“自古以來,黑市的內部就有複雜的利益體系。東域的黑市有東域的利益規則,中域的黑市有中域的利益規則,即便是八百年前的邪帝,也不能‘統一黑市、建立制度’,你又如何能夠做到?”

    帝一顯得極其從容,將早已思慮的言詞,滔滔不絕的講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灕水河上,白衣女子與帝一一問一答,一直持續到日落時分,依舊沒有結束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對帝一的回答,還是頗爲滿意,甚至有時還會感到驚訝。很顯然,眼前這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男子,帶給了她不少驚喜。

    夜幕降臨,天地一片漆黑,唯獨只有白衣女子的身上卻散發出皎潔的聖光,將河水映照得流光溢彩,像是一條天河。

    “天下之大,莫非王土。崑崙界大一統是必然的趨勢,短則百年,長則千年,朝廷的軍隊必定進駐東域邪土。到那時,你認爲黑市會不會徹底消失?”白衣女子道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十分尖銳的問題,讓龍骨鉅艦上的邪道修士全部都面露怒色,若不是帝一在壓制,他們肯定會衝上去,將白衣女子碎屍萬段。

    “不會。”帝一十分乾脆的說道。

    緊接着,他又道:“如今的朝廷,就如天穹的太陽,固然是如日中天。可是,即便太陽最明亮的地方,卻依舊會有陽光照射不到的陰影。只要人還有七情六慾,還有私心,還有貪念,黑市就一定還會存在。若是黑市真的有一天徹底滅亡,估計,整個人族也已經滅亡。”

    白衣女子點了點頭,不再多問,從衣袖中取出一幅明黃色的卷軸,使其懸在虛空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她伸出一根纖長的玉指,白色的聖氣從指尖飛出,落在卷軸上面,形成一個個娟秀的聖文。

    片刻之後,卷軸就吸納足夠的聖氣,化爲一卷聖旨。

    聖旨化爲一道白光,飛了出去,穿過水麪,出現在帝一的頭頂上面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鉅艦上的邪道修士,全部都被聖旨上面的一股強大力量波動,鎮壓得雙腿一軟,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他們才發現白衣女子竟然如此厲害。先前想要去對付白衣女子的邪道修士,全部都被嚇傻,雙股顫顫,額頭上分泌出冷汗,噠噠的滴落在甲板上面。

    就連帝一也單膝跪地,伸出雙手,將聖旨托住,緩緩的打開。

    雖然,他早就已經猜到白衣女子的身份,可是看到聖旨上面的內容,依舊還是略微吃驚,“界子候選人。”

    “從現在開始,帝一,你便是崑崙界的界子候選人之一,但卻還不是真正的界子。若是,你想要成爲界子,九月初九,手持聖旨,來劍閣找我。”

    縹緲的聲音,還在水面迴盪,白衣女子卻早就已經消失蹤影,誰都沒有看見她是如何離開。

    水面上,只剩一圈圈漣漪,不斷擴散而開。

    帝一緩緩站起身來,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不禁將聖旨捏緊。

    “少主,她到底是何方神聖,竟然能夠挑選界子?”一位邪道修士小心翼翼的問道。

    衆人皆向帝一望過去,也同樣好奇。

    帝一根本沒有回答他們,盯着水面,身上更多了幾分睥睨之氣,喃喃的唸了一句:“不愧是名滿天下的才女,讓人只能遠觀,卻無法靠近。九月初九,劍閣再會。”

    千里之外,一隻青色的小船,飛在雲層的上方,正向南而去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盤坐在船頭,取出一卷書冊,將其攤開,放在身前,用一隻青銅筆在“帝一”的名字下方,加了一條橫槓,表示重點關注此人。

    隨後,又在帝一的名字後面,寫下一句評語:武道天賦超過昔日邪帝,智慧不凡,心性沉穩,行事果決,氣度略遜,品行三等。

    書冊上面,還有另外二十一個名字,也都分別具有考評。即便如此,帝一的考評,卻依舊能夠排進前五。

    須知再傑出的人,也一定會有缺點。

    其實,她對帝一,已是極高的評價。

    “下一站去青雲郡城,魔教聖女木靈希,紅欲星使葉紅淚,青衣星使喬妍,倒是可以一起考評。黑市人才輩出,卻又內鬥不斷,只是可惜不知多少人傑因此而凋零。”

    黑市一品堂的少主之爭,就連黑市的半聖也不會插手,她自然也就更加沒有理由插手進去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輕輕幽嘆了一聲,將書冊合上。

    她取出古琴,十分優雅的將其放在身前,彈奏了起來。

    隨着琴音響起,青色小船化爲一道流星般的光芒,以十倍的速度,消失在南方的天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魚龍第一變的時候,張若塵吞服一滴玄武聖血,差一點承受不住聖血的力量自燃身亡。

    現在,他的修爲,已經達到魚龍第三變的中期,早已達到“煉皮成金、煉骨化玉”的境界,肉身體質不知提升了多少倍,自然可以承受住玄武聖血爆發出來的力量。

    一連過去四個月,張若塵的修爲突飛猛進,終於,一舉衝擊到魚龍第三變的巔峰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全身都散發出刺目的金色光華,狂暴的力量在經脈中不停亂撞,像是一座火山即將噴發。

    體內的力量,已經撐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張若塵豁然站身起來,雙腿彎曲,全身的肌肉和骨骼猶如連成一體,開始打出龍象般若掌。

    通過練掌,不斷消化體內暴增的力量,將玄武的力量徹底與自身的力量融爲一體,達到融會貫通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蠻象馳地。”

    “飛龍在天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龍形象影。”

    “龍象歸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象力九疊。”

    “神龍之劫。”

    “龍象神爐。”

    一共七招掌法,張若塵一遍又一遍的施展,打得虎虎生威,四處都是神龍和神象的虛影。

    自從將第七掌“龍象神爐”修煉成功,龍象般若掌的品級就晉升到鬼級下品,若是論威力,甚至能夠與鬼級中品的掌法一較高下。

    整整打了三天掌法,張若塵才筋疲力盡,將玄武聖血的餘力,完全消化。

    以他現在的修爲,可以嘗試開闢第一條聖脈,陰蹻聖脈。

    一旦成功,就能一舉衝擊到魚龍第四變,可以通過聖脈將真氣轉化爲稀少的聖氣。只要能夠運用聖氣,施展出來的武技的威力將會倍增,打出的聖器也能發揮出更強的力量。

    可以說,魚龍境的前三變,完全就是在提升修士的體質,只有體質變得足夠強大,才能承受住聖氣對身體的衝擊。

    同時,修士也只有開闢出聖脈,修煉出第一縷聖氣,纔算是真正踏入聖道。

    開闢聖脈是非常危險的事,必須要準備充分,達到最佳狀態,才能開始進行。

    其中,第一條聖脈,又是最爲關鍵,最爲危險。

    正常情況,魚龍第三變的修士,必須要在至少一位半聖的幫助之下,才能將第一條聖脈開闢出來。

    這叫做“接引”。

    得到半聖的接引,魚龍第三變的修士,才能踏入聖道。

    沒有接引,魚龍第三變的修士單憑自身的力量,就想開闢出第一條聖脈,死亡率達到九成九,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例外。

    一些特殊的寶物,也能幫助修士,開闢出聖脈。比如,聖源、半聖之光。

    張若塵擁有龍珠,其實也能獨自開闢出第一條聖脈。只不過,無論如何獨自開闢聖脈還是會有極大的危險,只有花費大量時間去積累,才能讓危險減小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現在就利用龍珠開闢第一條聖脈,成功的概率,絕不超過二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死亡的概率實在太大,沒必要冒險去拼。

    於是,他準備再積累一段時間,至少也要有七成把握,才能去嘗試開闢第一條聖脈。

    接下來,張若塵將紅欲星使給他的蠻蜥獸皮取出來,平整的撐開,放在地面,開始研讀。

    獸皮上,記載的是,一種三級雷電系法術。

    電火漩渦。

    三.級法術比二級法術要難修煉十倍,不僅複雜、繁瑣,而且對精神力的要求也是極高。四十三階以下的精神力大師,根本不可能將三.級法術修煉成功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