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電火漩渦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將精神力完全釋放出去,伸出雙臂,將雙手攤開,平放在胸前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霎時間,周圍的天地靈氣猛然震動了起來,化為漩渦一般的力量氣流,圍繞張若塵轉動。

    氣流,僅僅只是出現了一瞬間,卻又突然消散。

    失敗了!

    修鍊三.級法術,果然不會那麼順利。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皺眉,又將蠻蜥獸皮的內容研讀了一遍,仔細尋找剛才忽略了的地方。整整研讀了半天,張若塵才再次開始修鍊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天地靈氣再次形成一個漩渦,宛如一層風壁,將張若塵的身體緊緊的包裹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小心的控制精神力,向上一托,所有天地靈氣頓時匯聚向他頭頂上方的一點。

    漸漸的,天地靈氣轉化為雷電的力量,逐漸開始凝聚。

    「轟隆!」

    眼看就要成功,雷電之力卻突然炸裂而開,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。張若塵來不及躲閃,反被雷電之力擊傷。

    幸好有龍珠護體,倒也傷得不重。

    三.級法術的修鍊難度,遠遠超出張若塵的預期,稍微分心,就無法控制雷電的力量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氣餒,努力調整心態,再次修鍊。

    一次又一次的失敗,又一次又一次的重修。

    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,整整花費三十多天,張若塵失敗了三百八十多次,把自己弄得傷痕纍纍,全身焦黑,才將「電火漩渦」修鍊成功。

    張若塵修鍊法術,完全就是為了掩蓋真實身份,主修的依舊還是武道。

    不過,修鍊成功一種像「電火漩渦」這樣的三.級法術,還是讓他的實力,增強了不少。

    以他四十四階的精神力強度,加上雷珠的增幅,施展出三.級法術,已經足以讓一般的魚龍第九變的修士望風而逃。

    同時,張若塵在修鍊三.級法術「電火漩渦」的時候,魚龍第三變巔峰的力量徹底鞏固,達到收放自如的境地。

    若是他現在開闢第一條聖脈,成功的概率,可以上升到三成。

    張若塵大致估算了一下時間,此次閉關,差不多已經在圖卷世界裏面待了五個月。

    「外界應該已經過去半個月,也不知局勢發展到什麼程度?」

    現在是關鍵時期,張若塵不敢閉關太久,於是,沒再繼續修鍊。

    退出圖卷世界,張若塵就立即前往聖柳堂。

    一路行去,張若塵能夠明顯感覺到,紅柳山莊與半個月前有很大的變化。首先,山莊中的邪道武者突然變多了不少。其次,整個山莊的氣氛變得十分沉重,總給人一種說不出來的壓抑之感。

    難道在他閉關期間,發生了什麼重大的變故?

    「拜見大護法。」

    聖柳堂外,兩個侍女向張若塵行禮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她們點了點頭,徑直走進大門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坐在最上方的位置,看見張若塵,立即放下正在做的事,揚聲道:「大護法,你終於出關了!怎麼樣,將電火漩渦修鍊成功沒有?」

    「自然不會讓星使大人失望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隻手掌,緩緩的攤開。

    掌心就像是化為一座厚重的大地,在其上方,凝聚出一絲絲電光,形成一個小小的閃電漩渦,發出噼啪的聲音。

    對於張若塵超快的修鍊速度,紅欲星使早就已經免疫,雖然心中驚嘆,卻也沒有表露出來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點了點頭,神情凝重的道:「這一段時間,青雲郡發生了很多事,我知你在閉關,所以沒有派人去打攪你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看出,紅欲星使的眉宇間帶有愁容,顯然是遇到了大麻煩。

    他的五指一合,閃電漩渦自動散去,問道:「帝一到了青雲郡沒有?」

    「帝一依舊還隱藏在暗處,行蹤隱秘,我也不知他有沒有到達青雲郡。不過,青衣星使和冰魔卻先一步抵達,並且闖過一次紅柳山莊,有兩位對我忠心耿耿的魚龍第七變的高手被他們殺死。」紅欲星使頗為憤怒的道。

    其實,紅欲星使並不是因為兩位魚龍第七變的高手慘死而憤怒,真正讓她憤怒的是有人做內應,要不然,青衣星使和冰魔不可能闖入紅柳山莊,並且還能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情緒,似乎有點低迷,道:「現在,青雲郡境內,凡是忠心於我的人手,幾乎每天都會遭到暗殺,鬧的人人自危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為何不將人手撤回紅柳山莊?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自嘲般的笑道:「三天前,我就已經將大部分人手,撤回紅柳山莊。可是又能如何?現在,只要有人從紅柳山莊走出去,立即就會被殺死。」

    「我懷疑,不僅僅只是青衣星使和冰魔來了青雲郡,很有可能就連血雲宗的第一號殺手『獵戶』,也隱藏在山莊的附近,只有他才能殺人於無形。」

    「若是繼續龜縮在山莊裏面,幾乎就等同於帝一的瓮中之鱉,等到時機成熟,就會被他一網打盡。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神態依舊還算鎮定,張若塵卻能感受到她心中的無奈和失落,或許還有一絲不甘心。

    短短半個月,原本野心勃勃的紅欲星使,似乎就變成了一個需要關懷和幫助的柔弱女子。

    其實,仔細一想,卻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帝一還沒有親自出面,僅僅只是派遣出兩、三個屬下,就已經將紅欲星使精心培育的勢力攻擊得支離破碎,只能龜縮在一座山莊裏面。

    若是任由局勢發展下去,別說是和帝一決戰,恐怕紅柳山莊的內部就會發生動.亂,從而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其實紅欲星使早就想要與張若塵談一談,商量對策。

    不知為何,現在,遇到無法解決的事,她總是會第一個想到張若塵。

    此刻,紅欲星使的一雙美眸,就盯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十分平靜,道:「帝一這是安排了兩路人馬,一為明,一為暗。青衣星使在明處,故意擾亂我們,消弱我們的實力,使我們不得不退縮到紅柳山莊。」

    「帝一則藏在暗處靜靜的觀察,一旦紅柳山莊的內部發生動.亂,他就會以雷霆之勢,將紅柳山莊連根拔起。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道:「我當然也知道帝一的目的,但是,該如何才能打開現在的局面?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現在,我們只有一條路可走,那便是主動出擊。若是能夠擊殺青衣星使和冰魔,不僅能夠鼓舞我方的士氣,還能將帝一從暗處逼出來。只有帝一主動現身,我們才有取勝的機會。」

    雙方的實力懸殊太大,其實,張若塵也沒有太好的辦法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黛眉輕輕的一蹙,仔細的思考,道:「青衣星使和冰魔都是一等一的高手,整個紅柳山莊只有我、血雲宗主、你才能與他們一較高下。想要殺死他們二人,至少也需要六個你這樣的高手,才能做到。更何況,除了他們二人之外,還有一個有可能隱藏在暗處的頂級殺手,獵戶。」

    「若是我們主動出擊,肯定是兩敗俱傷。等到那時,帝一再從暗處走出來,以逸待勞,我們恐怕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「你想放棄?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搖了搖頭,道:「我若是現在離開,至少有五成的把握,可以全身而退。但是,紅柳山莊裏面那些忠心於我的人,必定會遭到屠殺,我必須為他們負責。因此,即便是死,我也要堅持到最後一刻。」

    「既然如此,我們為何不仔細謀劃一番,說不定能夠在絕境之中,拼出一條活路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依舊在猶豫,總覺得張若塵的方法太過冒險。

    若是留在紅柳山莊,藉助山莊中的陣法,至少還有與帝一一戰的機會。

    與之相反,一旦主動出擊,必定失去陣法的守護,到時候,敵我勢力懸殊巨大,還怎麼戰?

    就在這時,大門的外面,出現一道白光。

    「咻!」

    一隻傳訊光符,從外面飛了進來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伸出一隻手,向前一抓,將傳訊光符收取。

    看完傳訊光符上面的內容,紅欲星使的神色沒有變化,只是將傳訊光符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「發生了什麼事?」

    「不是多大的事。」紅欲星使淡淡的道:「只是我沒有想到,帝一居然會去對付魔教聖女。」

    一直都很平靜的張若塵,驀地,他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,向前走了一步,問道:「帝一為何要對付魔教聖女?到底怎麼回事?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頗為詫異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好奇的問道:「你怎麼這麼緊張魔教聖女的安危?」

    張若塵盡量收斂自己的情緒,道:「沒什麼,只是與她見過一面。「

    頓了頓,他又道:」我覺得,既然帝一要對付魔教聖女,我們為何不利用魔教聖女來對付他?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搖了搖頭,道:「可惜遲了,根據剛才傳來的消息,昨夜,青衣星使和冰魔闖入魔教的一座據點,大肆殺伐,將魔教聖女打成重傷。據說,魔教聖女已經逃出青雲郡城,向墜神山嶺的方向而去。」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