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木靈希繼而又是揮動一雙粉拳,在張若塵的身上捶打,道:“你爲什麼要騙我?既然還活着,爲何不告訴我?在離原城見到我的時候,你居然還裝着不認識我。你是一個壞人,天下最壞的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木然的站在那裏,任憑木靈希的拳頭捶打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,也有些溼潤。

    他沒有想到,木靈希對他用情竟然如此之深,心中暗暗的感動。因爲池瑤背叛而傷透了的心,終於多了幾分溫暖,至少在這世上,還有人關心他,還有人爲他傷心,爲他流淚,爲他哭,也爲他笑。

    這是多麼珍貴的一份感情!

    久久之後,張若塵頗爲苦澀的道:“對不起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輕輕的咬着下嘴脣,眼神幽怨的道:“對不起有什麼用,你對不起的人太多,又不止我一個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她的話音停住,似乎是想到了什麼,就像是犯了什麼大錯,頗爲驚慌,立即從張若塵的懷中衝了出去,一連後退了三步,站到了遠處。

    張若塵頗爲詫異的盯着她,露出一個不解的神情。

    木靈希的臉色卻相當痛苦,既是掙扎,卻又猶豫,最終還是問道:“塵姐知道你還活着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她,突然有些明白了過來,輕輕的搖了搖頭,道:“我沒有告訴她。知道我還活着的人,加上你,不超過三個人。”

    “爲什麼?塵姐對你的感情,你難道不知道?她只是不善於表達自己,你爲何要瞞她?你可知道,她會多麼傷心?”木靈希十分不解的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深邃,眺望遠處月光下的藏青色山巒,道:“我是一個見不得光的人,只能活在陰暗的世界,而她卻是陳家的家主繼承人之一,站在光明中的人。她還有她的母后和父王,還有龐大的家族。只要女皇還活着一天,我就永遠不可能和她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你這樣對她,會不會太殘忍?”木靈希道。

    “告訴她我還活着,對她來說豈不是更加殘忍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整個崑崙界,不知有多少人想要殺死時空傳人,不會允許他成長起來。只要時空傳人還活着的消息走漏出去,那麼,他們就會先去對付煙塵,對付我的孃親,對付我的朋友。只有我徹底消失,對他們纔是最好的保護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的一雙美眸,就如此注視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她終於感知到,張若塵的心中肯定也無比痛苦,有家不能回,有未婚妻卻不能見,有朋友卻不能相認。

    因爲,他們之間隔有無數想要殺死時空傳人的人,還隔有一個無法戰勝的池瑤女皇。

    池瑤女皇就像是一座大山,死死的將他壓在下面,無法喘息。

    除非他能夠推倒那一座大山,要不然,就永遠見不到光明。

    黃煙塵和林妃的身邊,至少還有人安慰她們,照顧她們,幫助她們走出悲傷的困境。

    可是張若塵卻更加可憐,只要女皇還活着,他就永遠只能隱姓埋名,得不到任何人的幫助和關懷,不能相信任何人,只能成爲一個被流放的逃犯,過着顛沛流離的生活,忍受孤獨,忍受黑暗,忍受內心的折磨。

    若不是無奈,誰又願意隱姓埋名的活着?

    木靈希也終於明白,張若塵爲何會假裝不認識她,其實,張若塵是不想害了她,不想讓她捲入進去。

    木靈希伸出兩根手指,輕輕的扯了扯張若塵的衣袖,道:“對不起了,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,我知道你也不容易。你跟我去拜月神教,我封你做我的大護法,怎麼樣?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了她一眼,道:“怎麼每個女人都想有一個大護法?”

    “誰?你說的是誰?誰敢跟我搶大護法?”

    木靈希雙手叉腰,沒有絲毫仙氣,反而有些古靈精怪,露出很生氣的樣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,她並不是真的生氣,只是想要以這樣的方式將他逗樂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將地上的金屬面具重新撿起來,道:“你們魔教雖然勢大,能夠在暗處與朝廷作對,但是,那裏卻未必有我的容身之地。我和池瑤女皇的恩怨,絕不止你想象中那麼簡單。”

    “池瑤女皇的實力太強大,強大得讓人絕望,我在沒有與她抗衡的實力之前,與任何人走得太近,都可能是害了她。端木師姐,你明白嗎?”

    木靈希的一雙圓溜溜的眼眸,緊緊的盯着張若塵,像是能夠感受到張若塵的情緒,問道:“你的內心深處是不是有什麼痛苦,一直一個人承受着,從未對人說出來?你和女皇的恩怨,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繼續問下去,就算問了,我也不會說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輕輕的咬着脣齒,不再勉強張若塵,卻從背後將張若塵緊緊抱住,道:“我不管你和女皇有什麼恩怨,反正我現在知道你沒死,你就不能甩開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金屬面具,重新戴在臉上,有些無奈,道:“你先把我放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放。你先前不是說,即便是天下最無情的男人,見到了活着的我,也會被我迷住,會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?你都不知道,當時,我聽到這話,有多麼高興。現在我就給你這個機會,也只給你一個人機會。”木靈希道。

    以前,張若塵與黃煙塵有婚約,木靈希一直不敢去爭取,不敢與張若塵走得太近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,張若塵已經死過一次,也做不回曾經的張若塵,她爲何不能去爭取?

    就算將來黃煙塵罵她,打她也好,至少現在,也要緊緊的將張若塵抱住,絕不放開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道精神力波動,從遠處覆蓋了過來,快速靠近張若塵和木靈希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木靈希都是頂尖高手,自然能夠感受到有人在用精神力探查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旋轉了一圈,向前一推,打出一股精神力,將探查過來的精神力擊潰。

    不用猜也知道,肯定是冰魔的精神力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惡,早不來遲不來,偏偏這個時候趕過來。”木靈希抱怨了一聲,相當氣惱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戰,還是不戰?”

    “當然要戰,若是不戰,還以爲本聖女真的怕了他們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開始暗暗運轉真氣,眼眸中露出兩道寒光,道:“先前主要是想要將你引出來,才故意讓着他們,既然,他們壞了本聖女的好事,就別怪本聖女出手無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雷珠取出來,緊捏在手中。

    木靈希向張若塵瞥了一眼,露出驚異的神情,眼眸眨巴了一下,道:“冰魔修煉精神力近百年,實力相當強大,你確定只用精神力是他的對手?”

    木靈希知道張若塵在精神力上面極有天賦,可是他們將要面對的敵人,卻是一個精神力方面的老魔頭。

    即便天賦再高,又如何比得上對方的百年修行?

    要知道,張若塵主修的是武道,而不是精神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顯得平靜,道:“不用爲我擔心,我自有取勝的信心。”

    話音還沒落下,木靈希卻發現,張若塵已經消失不見,就連一絲氣息都探查不到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空氣中的溫度,突然之間,變得越來越寒冷。

    天邊,冰魔急速飛來,懸浮的站在立地百丈高的位置。

    黑暗中,響起密集的破風聲,一個個邪道修士,急速趕了過來,出現在四面八方,也不知道有多少人,將木靈希緊緊的圍在了中心。

    冰魔俯看下方的木靈希,以一種勝利者的姿態,沙啞的一笑:“聖女殿下,別來無恙?”

    木靈希雙手抱在胸前,嫣然的一笑,道:“冰魔,你就帶這麼一羣小嘍囉,就想要抓住我?我勸你還是先將青衣星使和獵戶叫出來,他們兩個,倒是可以陪我練一練。”

    冰魔冷哼一聲:“小嘍囉?真當我們黑市沒有高手?今天,便讓你知道,我們黑市的厲害。佈置驚天鎖鳳陣,誰能擒住魔教聖女,尚賞賜一千萬枚靈晶和一枚升龍丹。”

    能夠趕來圍捕魔教聖女,自然都是一等一的高手,至少也是魚龍第一變的修爲。

    黑暗的叢林,一個個隱藏身形的邪道修士,立即將真氣注入玉石,激活玉石中的陣法銘紋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數十根光柱,立即沖天而起,相互交錯,形成一個巨大的光圈,很快就要連接成一座合擊陣法。

    木靈希自然不會坐以待斃,手腕一動,兩根雪白的手指捏在一起,指尖多出一根青色的牛毛細針。

    八階真武寶器,破罡針。

    咻的一聲,青色的破罡針飛了出去,擊在黑暗中的一個魚龍第三變的邪道修士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破罡針爆裂而開,形成一股強大的能量風暴,將那一個魚龍第三變的邪道修士撕成了血肉碎片。

    強大的破壞力,在地面上,轟出一個直徑五米的大坑。

    坑中,全是破碎的骨骼,還有緋紅的鮮血。

    木靈希不停出手,破罡針就像是雨點一般,快速飛出,不斷擊中黑市的邪道修士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只是片刻之間,便有十七八位魚龍境的邪道修士被破罡針擊殺,爆裂而開,變成一堆破碎的血肉。

    (雙倍月票還有最後兩天,希望大家將月票都投給小魚,**的劇情即將展開,大家敬請期待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