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ps.奉上今天的更新,順便給『起點』515粉絲節拉一下票,每個人都有8張票,投票還送起點幣,跪求大家支持讚賞!

    “欲加之罪,何患無辭?我從未勾結魔教,信不信由你。我也從未背叛帝一,因爲談不上背叛。帝一能做少主,爲何我不能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冷哼了一聲,緊咬一口銀牙,繼續向前奔逃。

    先前的交鋒,雖然,紅欲星使以幻術,擊殺二十多位魚龍境的高手,卻也被青衣星使的一招劍訣擊中,強大的劍氣爆發出來,在紅欲星使的身上留下七處劍傷。

    此刻,鮮血不停從傷口中涌出來,浸溼了紅衣,源源不斷向下滾落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每向前衝出一步,就會在地上留下一個紅色的鮮血腳印,身上的傷勢,也在不斷加重。

    “冥頑不靈。”

    青衣星使的目光冰寒,兩根手指捏在一起,形成一道劍訣。

    青衣星使的劍道境界,已經達到劍心通明,修煉出劍意之心,自然也能施展出御劍術。以她魚龍第七變的修爲,通過御劍,更是能夠發揮出精妙的劍法招式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柄碧青色的聖劍,從劍鞘中飛出來,在半空盤旋一圈,直向紅欲星使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破心殺。”

    青色古劍急速轉動起來,劍體上的銘紋不斷閃爍,散發出強大的聖威,從紅欲星使的背心穿入,又從前胸飛出去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身邊的邪道修士,全部都大驚失色,以爲紅欲星使已經死在青衣星使的劍下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身體,逐漸消散,變成一團紅色的煙霧。

    十丈之外,另一個紅欲星使的身體,重新顯現出來,繼續向前急速逃遁。

    青衣星使收回青色古劍,雙眉皺了皺,冷哼了一聲:“又是幻術。”

    青衣星使雖然意志很強,但是,她也只有在意志最集中的時候,才能抵擋住紅欲星使的幻術。

    因此,即便她是聖體,卻也對紅欲星使相當忌憚。

    若是單打獨鬥,紅欲星使未必就好輸給青衣星使,說不定,紅欲星使的贏面,還要稍微大一點點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,獵戶隱藏在暗處,一連刺殺多位高手,逼得紅欲星使只能帶來衆人向前逃跑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流沙峽谷的崖壁上方,出現八道極快的身形。

    一隊身穿琉璃骨甲的邪道修士,手持龍骨長矛,從峽谷的兩邊崖壁上面飛躍下來,落到峽谷的底部,足有八人,整齊的站成一排。

    八位邪道修士,全部都是琉璃騎士將,修爲最低的一人,也是魚龍第四變的修爲。

    其中站在最前方的一人,乃是“琉璃騎士統領”,看上去四十來歲的樣子,目光銳利,身軀魁偉,修爲達到魚龍第九變。

    “紅欲星使,你勾結魔教聖女,引發黑市的內鬥,犯下重罪,還不立即束手就擒?”

    琉璃騎士統帥橫槍而立,將真氣釋放出來,頓時爆發出強大的氣勢,宛如化爲一座巍峨的山嶽。

    琉璃騎士統帥和七位琉璃騎士將,形成的銅牆鐵壁,將整個流沙峽谷完全堵住,切斷紅欲星使繼續逃命的路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一方的邪道修士,不得不停下來。

    “琉璃騎士統帥,趙韓虎,他怎麼也來了?”

    “趙韓虎早在三十年前就達到魚龍第九變,修爲深不可測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前有強敵,後有追兵,甚至暗中還有一個死神一般的頂尖殺手,即便是心理素質強大的魚龍境修士也感到十分絕望。

    青衣星使、獵戶、趙韓虎,哪一個不是頂級即便的邪道大人物?

    今日,哪還有活命的機會?

    施不愁緊捏雙拳,向前跨出三步,將紅欲星使擋到身後,眼中露出絕然之色,道:“星使大人,不用管我們,你先離開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看了看還跟在身邊的二十六位邪道修士,其中一大半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勢,也只有施不愁和血雲宗主徐鴻還有戰鬥的能力。

    就憑她現在的人手,根本就不可能殺出重圍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身上有聖旨,完全可以獨自逃離。

    但是,她逃走以後,剩下的二十六位追隨者,必定落入帝一的手中。以帝一的狠辣手段,肯定會讓他們生不如死,甚至,禍及他們的家人。

    “戰吧!今日,即便死在流沙峽谷,也絕不離開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目光,逐漸變得堅定,將水晶聖杖插在黃沙之中,傲然的盯向遠處的青衣星使,準備赴死一戰。

    流沙峽谷的兩邊崖壁,全是堅硬的黃色岩石,高達三百丈,陡峭,平直,從峽谷的底部向上看去,只能看見狹窄的夜空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峽谷上方的半空,響起細微的聲音,一個半透明的人影顯現了出來,雙腳踩在虛空,聲音冰冷的道:“宗主,今天,你們已經無路可逃,你可以勸紅欲星使投降認輸,只要她肯主動去向少主認錯,以少主的心胸,一定能夠饒你們一命。”

    此人就是血雲宗的第一號殺手,獵戶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身邊的邪道修士,全部擡起頭來,向上望去。

    直到現在,他們纔算看見獵戶的身影。

    獵戶的雙腳,踩着一團對衝的氣流,平穩的站在峽谷上方,猶如一位主宰所有人性命的死神,俯瞰着下方。

    以獵戶的實力,任何人想要從上空逃走,恐怕也會被他殺手。

    流沙峽谷就像是一座囚籠,將所有人,全部困在裏面。

    血雲宗主徐鴻走了出來,深深的盯了獵戶一眼,道:“獵戶,能夠收你爲徒,是本宗主最大的驕傲。但是,咋們各爲其主,你可以忠心於少主,我也不能背叛紅欲星使大人,所以你無須勸我。今天,我若戰死,你就是血雲宗的新任宗主。”

    獵戶沉沒不言,沒有再多說一個字。

    正如徐鴻所說,他們各爲其主,既然站在對立面,那麼也就只能生死相向。

    青衣星使盯着紅欲星使,冷哼一聲,道:“葉紅淚,沒想到,你竟然如此愚蠢。難道你不知道,只要你認輸投降,不僅你能夠繼續活下去,還能保全你身邊的這羣追隨者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冷笑了一聲,道:“你願意做帝一身邊的一條狗,總不能強迫別人也去做狗吧?我認輸投降,帝一就會放過我?別開玩笑了,真以爲我還是一個天真的小女孩?”

    “殺,一個不留。”

    青衣星使十分惱怒,再次捏出劍訣,強大的劍氣,從聖劍中爆發了出來。

    劍氣如潮水一樣,向紅欲星使飛了過去,撞擊在地面和兩邊崖壁,發出“啪啪”的聲音,留下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劍痕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站在峽谷上方的獵戶,突然,察覺到一股龐大的能量。於是,他擡起頭,向上方望去。

    天穹之上,發出嗚嗚的聲音,一個巨大的電火漩渦,從雲層上方墜落下來,衝進流沙峽谷。

    電火漩渦是由閃電和火焰構建而成,不停旋轉,衝進峽谷的底部,將七位雪人戰士和青衣星使完全捲入進去。

    “噼啪!”

    數十道碗口粗的閃電,在漩渦裏面穿梭,爆發出強大的毀滅力量。

    其中一道閃電飛了出去,穿透一位雪人戰士的腹部,擊在左側的崖壁上面,發出一聲“轟隆”巨響,留下一個直徑一丈的岩石大坑。

    誰都沒有料到,突然之間,竟然有人將一個雷電系的三.級法術“電火漩渦”扔進流沙峽谷。

    電火漩渦越來越大,形成狂亂的風暴,讓峽谷兩邊的崖壁不斷垮塌,將雪人戰士的屍體掩埋在巨石的下面。
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青衣星使調動全身真氣,將青色聖劍中的銘紋激發到極致,猛然向前一刺,頓時破開電火漩渦,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電火漩渦一共持續了十息的時間,才漸漸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流沙峽谷的一段,完全垮塌,無數細小的電紋,依舊在峽谷中流轉,發出“哧哧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其中四位身軀巨大的雪人戰士,死在電火漩渦的攻擊之下,就連他們屍體也被巨石掩埋。

    另外三位雪人戰士,也遭受重創,躺在地上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突如其來的變故,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紅欲星使的臉上露出喜色,擡頭向上空望去,道:“大護法到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戴着金屬面具,穿着一身白衣,從雲層中飛了出來,懸浮在峽谷的中央位置,一隻手託舉雷珠,一隻手背在身後,道:“星使大人,我沒來遲吧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緊繃的臉上,終於露出笑容,道:“你若再遲來一步,恐怕就只能給本星使收屍。”

    “沒遲就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想了想,隨後,將枯木法杖取出來,向下一扔,丟給了紅欲星使,道:“這一件禮物,是我送給星使大人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接過枯木法杖,看了一眼,頓時瞪大雙眸,露出驚異的神色,道:“這是……冰魔的枯木法杖?”

    “沒錯,冰魔已經被我殺死,枯木法杖當然是要獻給星使大人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枯木法杖雖然是珍貴的寶物,卻並不適合張若塵。

    與其將枯木法杖賣出去換取靈晶,不如將它交給紅欲星使,算是還紅欲星使送他雷珠的人情。

    從此以後,他與紅欲星使,也就兩不相欠。

    【馬上就要515了,希望繼續能衝擊515紅包榜,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。一塊也是愛,肯定好好更!】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