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此時,徐鴻和趙韓虎二人,依舊還戰得難分難捨,人影錯亂,施展出一招又一招的強大武技,將流沙峽谷打得處處破損。峽谷,幾乎都要夷為平地。

    隨著紅欲星使和施不愁加入進戰場,沒過多久,趙韓虎就逐漸落入下風。

    「迷失幻界。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施展出一種頗為高深的幻術,利用水晶聖杖將幻術打了出去,頓時讓趙韓虎陷入幻境之中,出手的速度,變得略微遲緩了一個剎那。

    就在這一個剎那,徐鴻抓住機會,施展出一招烈焰狂龍掌,打在趙韓虎的胸口。

    頓時,趙韓虎的體內響起骨骼斷碎的聲音,胸膛向內凹陷。

    「噗!」

    趙韓虎倒飛出去,摔落到數十丈之外。

    施不愁從上空快速落下,一腳踩了下去,踏在趙韓虎的腰部,「啪」的一聲,趙韓虎的脊樑斷成兩截,癱在地上,再也爬不起來。

    「哏哏,琉璃騎士統帥也不過如此。」

    施不愁和徐鴻向左右兩邊退去,給紅欲星使讓出一條道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走到趙韓虎的身前,冷聲道:「告訴我,帝一在什麼地方?」

    趙韓虎臉色蒼白,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,乾笑了一聲:「紅欲星使……我勸你還是不要和少主作對……你鬥不過……他……」

    「果然是一條硬漢。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輕輕的皺了皺雙眉,雙眸中的眼神,逐漸變得冰寒,開始凝聚精神力,將水晶聖杖舉了起來。

    聖杖的頂部,飛出一道紅色的光華,就像紅色的水流小溪,飛向趙韓虎,將他的身體完全包裹起來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再次問道:「帝一在什麼地方?」

    趙韓虎頓時陷入了幻境,雙眉緊緊的皺在一起,似乎正在以自己的意志與幻境做鬥爭,嘴裡發出一陣陣悶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著遠處正在拷問趙韓虎的紅欲星使,也挺想知道帝一的藏身之處到底在哪裡?

    突然,他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,回頭看了一眼,只見木靈希無聲無息的走到他的身旁。

    木靈希的目光在紅欲星使的身上掃了一眼,笑道:「以前沒看出來,紅欲星使不僅是一個迷死人的小妖精,而且,她在幻術上的造詣,也是極高。」

    「先前,若非她使用幻術影響了青衣星使,以我現在的修為,還是很難戰勝青衣星使。漂亮的臉蛋,完美的身材,頂尖的幻術,任何一點都能讓男人為之沉迷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聽木靈希的語氣有點陰陽怪氣,略微一笑,道:「你到底想要說什麼?」

    木靈希眨巴了一下眼睛,道:「她的幻術,那麼厲害,你不會也被她的幻術迷惑了吧?」

    張若塵笑著搖了搖頭,道:「放心,我知道我在做什麼,殺死帝一,我就會離開東域邪土。你不會真的以為,我會給紅欲星使做一輩子的大護法?」

    木靈希笑著點了點頭,道:「這還差不多。」

    趙韓虎的意志力相當強大,與紅欲星使的幻術博弈了一刻鐘,最終才敗下陣。

    不過,他依舊沒有吐露出一個字,而是調動真氣,震斷全身經脈和血脈。即便是死,也不會說出帝一的行蹤。

    「少主……會……為我報仇……」

    趙韓虎瞪大雙眼,嘴裡吐出最後一句話,徹底失去聲息。

    「不愧是琉璃騎士統領,意志力竟然如此強大。」紅欲星使收起幻術,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露出失望的神色。

    忽的,紅欲星使的眼睛餘光,向張若塵的方向瞥了一眼,只見張若塵與一個戴有金屬面具的青衣女子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眼神,不禁變得冰冷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讓徐鴻、施不愁等人先退了下去,獨自一人向張若塵走過去,步法輕盈,面帶嬌媚的笑意:「大護法,我有一些事,想要單獨與你談一談。」

    她刻意加重「單獨」兩個字的語氣。

    木靈希看到紅欲星使那一副媚俏的樣子,就相當不高興,冷峭的道:「有什麼事,我聽不得嗎?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輕飄飄的瞥了木靈希一眼,睫毛顫動,眼中露出一道迷人的笑容,道:「聖女殿下,你畢竟是一個外人,有些話若是被你聽到,的確不太好。」

    木靈希的額頭上冒黑線,立即伸出一隻纖柔的胳膊,將張若塵手臂挽了起來,猶如宣示主權一般,挺起胸.脯,露出一個渾圓的弧度。她傲然的道:「紅欲星使,你也太能過河拆橋,剛才,若不是本聖女出手幫你擊退強敵,你現在還能如此風輕雲淡的站在這裡?再說,我和你的大護法關係親著呢,怎麼就成了外人?莫非還有什麼話,是我聽不得?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眼瞼一縮,抓住水晶聖杖的五指不禁緊了幾分,冷哼道:「我可沒有求你出手,再說,黑市的爭鬥,誰允許魔教插手進來?」

    張若塵眼看氣氛越來越不對勁,生怕她們兩人掐起來,連忙道:「既然如此,我就與星使大人單獨談一談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安撫了木靈希一句,隨後,就向紅欲星使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也挺起高聳的酥峰,露出一個勝利者般的笑容,頗為得意的對著木靈希搖了搖頭,似乎是在說:「你,鬥不過我的!」

    木靈希看見紅欲星使的挑釁,頓時氣得不停磨牙齒,將地上石頭踢飛了出去,若不是張若塵的阻止,她肯定要衝上去與紅欲星使比個高低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紅欲星使各自施展法術,騰飛了起來,落到流沙峽谷的頂部,站在懸崖的邊緣。

    整整戰了一夜,黎明已經到來,東方天空出現了一絲暗紅色的霞光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頗有責怪的意味,道:「大護法,你和魔教聖女到底是什麼關係?」

    張若塵淡淡的道:「這很重要嗎?」

    「當然重要,若是黑市高層知道魔教聖女與我在一起,會認為我聯合魔教對付自己人,對我會相當不利。」紅欲星使又道:「我覺得,魔教聖女還是離開好一些。」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並不希望木靈希參合到這件事,殺帝一,太危險,不應該將她牽扯進來。

    最開始,張若塵就和木靈希商量過一次,讓她隱藏在暗處,千萬不要出手。

    只不過,當時,青衣星使出手殺張若塵,形勢頗為危險,木靈希擔心張若塵的安危,所以才忍不住出手阻止青衣星使,因此才會暴露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道:「好,我會盡量勸說她,不要插手此事。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終於略微鬆了一口氣,俏麗的臉上,浮現出一個迷人的笑容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「問出帝一的下落了嗎?」

    「沒有,趙韓虎的意志力很強,以我四十三階的精神力,還是有些壓制不住他。最後時刻,他自斷經脈而死。」紅欲星使的眼神一黯,輕輕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若是,她的精神力,能夠達到四十四階,肯定可以輕鬆從趙韓虎的嘴裡問出想要知道的一切。

    歸根結底,還是精神力不夠強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或許,我能猜到他在哪裡。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雙眸一亮,連忙問道:「在哪裡?」

    「紅柳山莊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只是略微詫異了一下,就立即反應過來,笑道:「沒錯,帝一真的有可能已經進入紅柳山莊。我趕來墜神山嶺,只帶走一批對我最忠心的屬下,其餘人全部留守在紅柳山莊。」

    「剩下的人裡面,肯定有帝一安插的人手。只要帝一收到情報,以他自負的性格,必定會在第一時間以勝利者的姿態進入紅柳山莊。」

    「他以為佔據紅柳山莊就是勝利,實際上,反而暴露了行蹤。我們卻能夠由明轉暗,徹底掌握主動權。」

    直到此刻,紅欲星使才明白張若塵給她的那一封信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與帝一對決的劣勢,終於有了反轉的跡象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美眸漣漣,看向張若塵,不禁更加佩服他的智慧。她道:「帝一一連損失冰魔、獵戶、趙韓虎三員大將,必定惱羞成怒。只要他一怒,就肯定會犯錯,我只要抓住一次機會,就能徹底翻盤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聽得出,紅欲星使的策略,依舊是以防禦為主,等待帝一犯錯,從而給帝一致命的一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「既然知道帝一很有可能就在紅柳山莊,為何我們不能主動出擊?」

    紅欲星使輕輕的搖頭,道:「冰魔、獵戶、趙韓虎、青衣星使的確都是帝一身邊的頂尖高手,但是,帝一身邊最厲害的人,卻不是他們。以我現在的掌握的勢力,若是和帝一硬碰硬,依舊只能是敗多勝少。」

    「你指的是紫風星使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道:「沒錯,僅僅只是一個紫風星使,就有將我們所有人殺死的力量。除非你的精神力強度,能夠達到四十四階的巔峰,才有機會壓他一頭。」

    「更何況,除了紫風星使,帝一的身邊,還有另外幾個厲害的人物,每一個都相當厲害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沉默了片刻,突然轉過頭,雙目向東方天邊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他在看什麼?

    紅欲星使有些好奇,順著張若塵的目光看去,望向天邊。

    地平線上,一輪紅彤彤的烈日,緩緩升起,散發出暖洋洋的光芒,將黑暗的世界重新照亮。

    就在烈日的旁邊,突然,顯現出一輪銀色的圓月,爆發出明亮的光華,竟然形成「日月齊輝」的奇特景象。

    銀色圓月飛了過來,出現在流沙峽谷的上方,懸在雲層後面。月光猶如瀑布一般灑落下來,讓方圓百里的地面,覆蓋上一層銀色的光輝。

    她凝聚目力,仔細看去,隱隱間只見銀色圓月的中心,似乎站有一個人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星期一求推薦票!推薦票!推薦票!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