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到底什麼人?”

    “銀色圓月中有一股強大的聖氣散發出來,莫非……是一位半聖駕臨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流沙峽谷中的邪道修士,全部都看見上空的銀色圓月,能夠清晰感受到滂湃的聖氣從月亮中散發出來,給人造成一種要下跪臣服的感覺。

    只有半聖,纔有如此可怕的聖威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破風聲響起。

    峽谷底部的邪道修士,紛紛施展出身法,登上崖壁,站到紅欲星使的身後。他們各自取出真武寶器,將真氣注入其中,如臨大敵的盯着上空。

    如若真的是半聖駕臨,他們就算拼掉性命,也要保護紅欲星使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雙眸,也盯向上空,當她看清銀月圓月中的人影,臉色爲之一變,念出一個名字:“銀月臨空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是她,她怎麼也來了東域邪土?”

    “銀月臨空……莫非就是那一個叛徒?”

    直到這時,在場的邪道修士才反應過來,終於知道來者是何人。

    施不愁和徐鴻這樣的老輩邪道霸主,更是連連變色,因爲,他們深知銀月臨空的厲害。若是銀月臨空真的想要對紅欲星使不利,在場誰能擋得住她?

    即便他們兩人聯手,估計也不夠給銀月臨空塞牙縫。

    銀月臨空,曾經是黑市一品堂挑選出來的第一位星使,擁有先天銀月體。雖然,她不是聖體,在同境界,卻絕不輸於聖體。

    而且,她的悟性極高,修煉武技的速度,比聖體都要快出數倍,堪稱是一代奇才。

    只不過,後來銀月臨空不滿黑市的一些所作所爲,反叛出黑市,成爲黑市的公敵。

    黑市派遣出大批高手前去追殺她,卻都被她一一反殺。她殺死的黑市高手裡面,甚至還有一些聖者傳人和半聖傳人。

    經歷那一場大追殺,她算是徹底和黑市決裂。

    再後來,銀月臨空躲入東域聖城,自建銀空傭兵團,經過近二十年的發展,現在已然成爲一方霸主。

    可以說,銀月臨空的個人能力和修煉天賦,足以讓無數天之驕子望塵莫及。

    當初,帝一帶領七煞星使,前往東域聖城,佈置出絕殺手段,想要清理門戶,剿滅銀月臨空。

    那一戰,張若塵也有參與,親眼看到大批銀空傭兵團的成員,死在琉璃騎士的長矛之下。整個銀空傭兵團,近乎被滅了一半。

    銀月臨空對帝一的仇恨,恐怕比張若塵還要深一些。

    “好濃厚的聖氣,銀月臨空的實力,恐怕已經十分接近半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看出,銀月臨空還沒有突破到半聖,但是,她的實力,卻已經遠遠超過魚龍第九變的修士。

    天空之上,那一輪銀色圓月,實際上,就是她的武魂,十分罕見的銀月武魂。

    當銀月武魂變得足夠強大,就能晉升爲銀月聖魂,到那時,也就是銀月臨空突破到半聖境界的時候。

    銀月聖魂若是懸在天空,堪比一輪真正的月亮,足以照亮方圓千里的大地。以銀月臨空現在的武魂強度,顯然還沒有達到那樣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紅欲星使,就是你傳訊給我,讓我趕來東域邪土一起對付帝一?”銀月臨空的目光向下盯去,落在紅欲星使的身上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露出迷茫的神色,有些不解,因爲,她從未傳訊給銀月臨空。

    一個清涼的聲音響起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了出來,走到崖壁的邊緣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全部都落到張若塵的身上,露出驚訝的神情。

    就連最瞭解張若塵的木靈希,也露出疑惑的神情,怎麼也沒有想到,張若塵居然會認識銀月臨空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則是更加吃驚,一雙美麗的眼眸,露出一股疑惑的神情,對張若塵的身份,又多了幾分懷疑。

    銀月臨空的目光,略微一轉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的雙眼,變得越來越璀璨,猶如兩顆星辰在銀色圓月中閃爍,兩根光柱從瞳中飛出,頓時看穿了張若塵臉上的金屬面具。

    即便,銀月臨空的修爲,已經相當接近半聖,心態相當平穩,可當她在看清張若塵的真容的時候,卻還是驚異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借一步說話。”

    銀月臨空揮出一隻手,一道猶如白色河流般的聖氣飛了出去,化爲數十里長,將張若塵的身體捲了起來,就向遠處飛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將他帶走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擔心張若塵的安危,立即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也向徐鴻遞了一個眼神,於是,徐鴻雙腿一蹬,臨空躍起,想要將張若塵救回。

    銀月臨空轉過身,輕飄飄的看了一眼,輕輕一揮手,天地之間立即形成一股翻天覆地的颶風,打在木靈希和徐鴻的身上,將他們打得倒飛而回。

    在銀月臨空的面前,魚龍第九變的修士竟然這麼不堪一擊。若非她不想傷人,恐怕剛纔那一擊,就能將木靈希和徐鴻打成重傷。

    等到木靈希和徐鴻重新站穩腳步的時候,銀月臨空和張若塵早就消失無蹤,也不知去了什麼地方?

    “可惡的銀月臨空,居然敢在本聖女面前搶人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瞪大了一聲眼眸,氣得牙癢。

    半晌之後,銀月臨空和張若塵來到一處頗爲荒蕪的山巒頂部,停了下來,兩人同時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銀月臨空的身材高挑,氣質冰冷,留着滿頭銀色的長髮,身上穿着戰靴和鎧甲,露出雪白平坦的小腹和修長圓潤的雙腿。

    她的一雙銀色瞳孔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道:“真是不可思議,死去的人,居然還活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隻手背在身後,另一隻手將臉上的面具摘下,眺望天邊剛剛升起的紅日,道:“你是如何看穿我的面具?”

    “區區一張面具,就想掩蓋你的身份,真以爲我是瞎子?”銀月臨空顯得英氣十足,白了張若塵一眼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一直就將精神力加持在面具上面,一般人的眼睛,不可能看得透。”

    銀月臨空道:“半聖之眼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了她一眼,恍然大悟,莞爾一笑:“原來你已經修煉出了半聖之眼,也就不奇怪了!如此看來,你離半聖的境界,真的已經不遠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麼容易,看似只差一步,卻如同隔了一條鴻溝。邁過去,就能一飛沖天。邁不過去,一輩子都只能卡在魚龍第九變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銀月臨空向張若塵盯了一眼,道:“說一說你吧!我很好奇,你爲何還活着?”

    “你認爲已經死去的人,未必真的已經死去。你認爲活着的人,卻未必還活着。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銀月臨空知道張若塵不願意說出來,也就不再去問,開始談正事,道:“我知道帝一和紅欲星使在爭奪少主的位置,這的確是殺帝一的好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黑市的高層若是知道我來到東域邪土,恐怕立即就會派遣半聖介入進來。因此,我們要動手的話,必須越快越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。“我也是這樣認爲,今天就動手吧!殺死了帝一,我也必須立即逃離東域邪土。”

    帝一的身份特殊,殺死了他,必定震動整個東域邪土。

    黑市的報復,絕對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銀月臨空再次問道:“你知道帝一在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規劃和佈置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盯了她一眼,道:“當然。不過,我還得和紅欲星使在商量一番,畢竟帝一現在所在的地方,紅柳山莊,曾經是紅欲星使的老巢。若是能夠借用紅柳山莊中的陣法,我們要殺帝一,就能少很多阻力。”

    銀月臨空點了點頭,將一個血淋淋的包袱取了出來,扔給張若塵,道:“我是黑市的叛徒,紅欲星使肯定信不過我。但是,你若是將這一件見面禮交給她,應該會稍微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頗爲疑惑,將包裹接了過去,打開一看。

    只見,包袱裡面,竟然裝有一顆血淋淋的人頭,仔細一看,正是先前逃走的青衣星使。

    青衣星使居然被銀月臨空截殺?

    即便是張若塵,也倒吸了一口寒氣。

    銀月臨空就像是在說一件極爲平淡的事,道:“就在半路上,居然遇到了她,你說巧不巧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包袱重新系了起來,笑了笑,道:“真是造化弄人,一位聖體居然就如此死去,遇到了你,只能說青衣星使太倒黴。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?”

    銀月臨空搖了搖頭,道:“不了!我是黑市的叛徒,紅欲星使卻是黑市的人,與她待在一起,怕是很容易引起衝突。你放心,我就在你們的附近,該出現的時候,我一定會現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也不勉強她,重新將面具戴上,正要離去。突然,他又停下腳步,轉過身向銀月臨空看了一眼:“替我保守秘密,能夠做到嗎?”

    “你是活着,還是死去,與我又有多大關係?”銀月臨空反問了一句,不過,緊接着,她又道:“我欠你一個人情,現在,我替你保守秘密,就算我還了你的人情。你覺得如何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