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一碼歸一碼,人情是人情,該還還是得還。替我保守秘密,卻是原則性的問題,我相信銀月臨空不是一個出賣朋友的人。”張若塵笑了笑道。

    像銀月臨空這樣的天驕,將來必定不凡,怎麼能這麼容易就讓她將人情還上?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奔雷術,化爲一道閃電,獨自一人,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銀月臨空嘆了一聲,輕輕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雖然,她和張若塵只見過兩次,不知爲何,卻能毫無保留的信任對方,或許這就叫做“天才相會,一見如故”。

    等到張若塵返回流沙峽谷的時候,紅欲星使立即迎了上去,眼神冰冷的道:“你怎麼會認識銀月臨空那個叛徒?”

    張若塵淡淡的道:“星使大人,難道我就不應該有那麼一兩個朋友?再說,現在銀月臨空與我們有共同的敵人,爲何就不能成爲我們的盟友?”

    其實,紅欲星使並不是一個迂腐的人,十分清楚一個道理,“天下沒有絕對的敵人,只有絕對的利益”。

    很明顯,銀月臨空的仇恨與她的利益一致,皆是針對帝一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眉頭皺了皺,露出思索的神情,分析利弊,久久之後,才道:“銀月臨空的實力的確強大,若是有她相助,我們倒是可以去和帝一戰一場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銀月臨空的身份太特殊,若是黑市高層知道我聯合銀月臨空對付帝一,肯定會制裁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銀月臨空只是恰好來找帝一報仇,與你有什麼關係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知道張若塵是在強詞奪理,可她卻偏偏無法回絕。因爲,她自己也很清楚,只有與銀月臨空合作,與帝一交手的時候,纔有更大的贏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紅欲星使的雙目,又道:“只要帝一一死,你就處於穩贏的局面。到那時,大勢已定,你是黑市年輕一代天資最高的人,就算黑市的高層,明知你在和帝一爭鬥的時候,用了一些不該用的人,也只能讓你做黑市的新任少主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冷哼了一聲,緊緊的盯着張若塵的雙眼,道:“你到底是什麼人?我怎麼感覺,你比我還想殺死帝一?”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,剛纔說得太多,反而引起了紅欲星使的懷疑。

    “將來,你自然知道我是誰,但是現在,我們最應該做的卻是對付帝一。錯過這次機會,就再也沒有下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血淋淋的包袱取出來,遞給紅欲星使,道:“這是銀月臨空送給你的見面禮,以此表明她的決心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有些疑惑,將包袱接過去,打開一看。

    看到裡面的青衣星使的頭顱,紅欲星使頓時放大瞳孔,感覺到有些窒息。

    半晌後,她才重新將包袱合上,問道:“的確是一件厚禮……不過,銀月臨空趕來東域邪土的消息,肯定很快就會傳到黑市高層的耳中。我們必須速戰速決。”

    “帝一的勢力龐大,就算要和他硬碰硬,也必須講究策略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背在身後,道:“若是帝一真的在紅柳山莊,其實,我們可以好好的利用山莊裡面的陣法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搖了搖頭,道:“帝一進入紅柳山莊,肯定會先掌控地底的陣法樞紐。我們在山莊的外面,如何能夠反奪回陣法的控制權?”

    張若塵思索了起來,道:“我們可以兵分兩路,你在前面,幫我吸引住紅柳山莊中的邪道高手。我去山莊的地底祭臺,奪回山莊中陣法的控制權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何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紅柳山莊?”紅欲星使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自然有我的辦法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見張若塵如此自信,也就不再疑惑。

    接下來,張若塵和紅欲星使繼續商量着攻擊紅柳山莊的具體方案,將每一個細節都計算進去,將每一步都考慮周全,儘量不要出紕漏。

    對付帝一,必須要小心謹慎。

    直到正午時分,兩人才最終制定出方案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和張若塵帶着一衆邪道修士,在天黑之前,終於趕到距離紅柳山莊只有五十里的一個小鎮。

    小鎮上,紅欲星使早就佈置了人手,監視着紅柳山莊中的一舉一動。

    走進一間酒館,紅欲星使和張若塵相對而坐。

    一個戴着獸皮小帽的老者,從酒館裡面,誠惶誠恐的走了出來,向紅欲星使躬身一拜,道:“星使大人,大事不好,長孫嵐與帝一暗中聯繫,已經裡應外合,奪下了紅柳山莊。山莊中的人手,其中一大半都全部倒戈,投靠了帝一。沒有臣服的人,全部都被清理掉了。”

    長孫嵐乃是百戰門的門主,曾經是紅欲星使座下最強大的高手之一,與血雲宗的宗主徐鴻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帶領高手趕去墜神山嶺的時候,就是將長孫嵐留下,由他坐鎮山莊。

    若是長孫嵐背叛,帝一的確可以輕而易舉將紅柳山莊拿下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似乎早就有所預料,顯得波瀾不驚,反而還露出一絲笑意,道:“也就是說,帝一已經成爲紅柳山莊的主人?”

    獸皮小帽的老者顫聲的說道: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下去吧!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手臂一揮,將老者打發了下去,隨後,向張若塵看了一眼,笑道:“果然被你猜中,大護法,你好厲害,你也太瞭解帝一。若我沒有猜錯,帝一現在肯定坐在聖柳堂的主座上面,靜靜等待我被青衣星使押解回去,然後以勝利者的姿態將我賜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現在的帝一,警惕性最低,也是最好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點了點頭,贊同張若塵的觀點。於是,她站起身,走出酒館,開始給徐鴻、施不愁等等邪道修士佈置任務,分配每個人需要做的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則向木靈希走了過去,道:“師姐,此次與帝一決戰,肯定會相當危險,我希望你……”

    木靈希將雙手抱在胸前,先一步說道:“你覺得,你勸得動我?”

    “勸不動。所以,我不會勸你不去,只勸你在決戰的時候,能夠留在紅柳山莊的外面,若是此次行動失敗,你還能在外面接應我。對不對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點了點頭,伸出兩根指頭,道:“兩個時辰。我給你兩個時辰,若是你沒能從紅柳山莊之中走出來,我就殺進去。”

    “兩個時辰,應該已經足夠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根據張若塵和紅欲星使商量的對策,兩人開始各自行動起來。

    半個時辰之後,紅欲星使帶領一羣邪道修士,佯裝受了重傷,狼狽的逃回紅柳山莊。

    果然,當紅欲星使達到紅柳山莊外面的時候,頓時引起巨大的轟動,整個山莊像炸開了鍋,因爲,沒有人相信紅欲星使還能活着返回。

    於是,其中一部分人,趕去稟告帝一。

    另一部分人,留了下來,準備穩住紅欲星使,靜等帝一的指示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獨自一人,穿上流星隱身衣,掐算好時間,來到紅柳山莊的一處院牆的外圍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,試探性的向前一按,距離院牆還有三尺的距離,頓時浮現出一層白色的光幕,將他反彈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紅柳山莊裡面的防禦大陣,果然已經開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後退了兩步,兩指捏在一起,調動空間的力量,向前一劃,施展出一招“空間裂縫”,在防禦陣法上面,撕裂出一道兩米長的縫隙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施展出身法,張若塵穿過陣法裂縫。

    雙腳一踮,他的身形提縱而起,越過院牆,落入紅柳山莊中的竹園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紅柳山莊,已經十分熟悉,而且,他還穿着流星隱身衣,根本沒有人能夠看見他的身形。

    走在紅柳山莊,張若塵簡直就像是進入無人之境,很快就來到通往地底祭臺的入口。

    入口處,左右兩側,各站着一位琉璃騎士將,皆是魚龍第四變的修爲。

    派遣兩大高手,坐鎮此地,由此可見,帝一還是相當小心謹慎。以兩位琉璃騎士將的修爲,即便是魚龍第九變的修士,也很難無聲無息將他們殺死。

    只不過,遇到了張若塵,他們運氣顯然很不好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沉淵古劍,捕捉到兩道空間印記,施展出剎那劍法,以極快的速度,一連刺出兩劍,點在兩位琉璃騎士將的眉心。

    他們的身體,只是輕輕的顫了一下,眉心出現一個細小的血點,雖然依舊保持站立的姿勢,卻已經失去聲息。

    推開石門,張若塵走下階梯,終於到達地底空間,看到空間中心高聳的祭臺。

    祭臺上面的四個方向,各自盤坐着一位陣法大師,一共四人,牢牢掌控紅柳山莊中的一百四十七座陣法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就向四位陣法大師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達到地底空間的時候,聖柳堂中的帝一,也聽到彙報,知道紅欲星使逃了回來,就在大門的外面。

    帝一坐在聖柳堂的最上方,將正在參悟的《劍一》收了起來,露出一個頗爲詫異的神情,道:“青衣、冰魔、獵戶、趙韓虎一起去對付她,她居然還能逃回來?紅欲星使的實力,卻是讓我刮目相看。長孫嵐,紅欲星使帶了多少人回來?”

    (微.信號已經更新《萬古神帝》書中的十大錯覺,大家可以去看一看。微.信號:feitianyu5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