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見成功將曹氏兄妹嚇住,頓時一笑,向祭臺上的四位陣法大師看去,冷聲道:“四位大師,你們還不啓動陣法?”

    四位陣法大師看不見張若塵的身影,只知道此人神出鬼沒,修爲高深莫測,只需一個念頭,就能殺死他們四人。

    因此,他們根本不敢違逆張若塵的命令,開始啓動陣法。

    四位陣法大師身體不停顫抖,同時向前打出一掌,將地底空間中的陣法銘紋激活。

    祭臺上,一道一道的陣法銘紋亮了起來,就像人的血管一樣,向外蔓延出去,很快就將整個地底空間包裹進去。

    “噼啪!”

    紫色的閃電和赤色的雷火,從陣法中瘋狂的涌出,形成電龍與火蛇,向曹旭和曹玲攻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地底空間的陣法,雖然不足以殺死曹旭和曹玲這樣的高手,卻能夠將他們困在這裡。

    他們是帝一身邊的兩位得力戰將,只要將他們牽制在這裡,帝一的身邊必定空虛無人。

    地底空間,四位陣法大師和曹氏兄妹,根本不知,張若塵已經離開,回到了地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短短一刻鐘,陣法的力量,將紅柳山莊轟擊得面目全非,四處都是殘垣斷壁,火焰將樹木、房屋燒成了飛灰。

    還倖存的邪道修士,開始向外逃去。

    天色漸漸暗下來,紅柳山莊卻是火光四射,不停響起戰兵撞擊聲,還有廝殺的聲音。

    紫風星使見曹氏兄妹久久沒有返回,山莊中的陣法,也沒有停息的跡象,道:“少主,情況很不妙,我們要不要先離開紅柳山莊?”

    其實,帝一也察覺到了不妙,即便他相當聰慧,此刻,也有些看不清局勢。

    到底是誰,居然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紅柳山莊?還能掌控住山莊中的陣法樞紐?

    紅欲星使是哪裡來的力量,居然能夠躲過青衣星使和冰魔等人的圍殺?而且,還能強勢的返回紅柳山莊,與他決戰。

    太多的疑惑,太多的未知,讓帝一也有些緩不過神。

    既然看不清局勢,繼續留在紅柳山莊,的確是十分危險。

    帝一的臉色陰沉,道:“好,先離開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走?你們是要去哪裡?”清亮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天空,出現一輪璀璨的銀月,月亮的輪廓變得越來越大,落到一座殘破殿宇的頂部。

    銀月臨空出現在銀色圓月的中心,站在金黃色的琉璃瓦上,全身每一寸肌膚都散發出銀色的光輝,居高臨下,目光冷銳的盯向帝一和紫風星使。

    緊接着,紅欲星使也殺出重圍,趕了過來,出現在另一個方向,與銀月臨空形成掎角之勢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向帝一盯了一眼,呵呵一笑:“少主,真沒想到,你也有如此狼狽的時候。”

    紫風星使背上的龍頭長槍顫抖了一下,自動飛起來,嘭的一聲,插在他身前的地面,發出陣陣的龍吟聲。

    他一隻手抓住槍桿,冷哼一聲,道:“紅欲星使,你好大的膽子,居然敢聯合黑市的叛徒,對付少主。若是被長老會知曉,你知道會是什麼下場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不屑的一笑,“銀月臨空要來找帝一報仇,與我有什麼關係?紫風星使,你如此給我安置罪名,是想故意陷害我吧?”

    帝一逐漸冷靜下來,冷哼了一聲:“葉紅淚,你以爲已經徹底掌控了局面,是不是太小瞧我了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笑容一收,冷峭的瞥了帝一一眼,道:“帝一,實話告訴你,你派遣出去的人手,已經全部被我的人殺死。冰魔、青衣星使、趙韓虎、獵戶、長孫嵐……沒有了他們,你還如何與我爭鬥?”

    隨後,紅欲星使將青衣星使、趙韓虎、長孫嵐的人頭,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三顆血淋淋的頭顱,就像皮球一般,滾到帝一的腳面前。

    他們三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,更是帝一座下的虎將,卻沒想到,僅僅只是一天時間,居然全部慘死。

    看到地上的三顆血色頭顱,帝一心中的怒火,膨脹到了極點,厲聲道:“就憑你和銀月臨空,不可能將他們所有人全部殺死。倒底是誰?是誰在背後給你出謀劃策?”

    本來,在帝一的眼中,紅欲星使從始至終都是一個小角色,根本沒有將她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直到他看到地上的三顆頭顱,終於無法再保持平靜,體內的怒火,快要讓他的身體燃燒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持一顆雷珠,腳掌踩在虛空,不緩不急的走了過來,落到紅欲星使的身旁,向帝一看過去。

    當張若塵看到帝一憤怒的樣子,不知爲何,心中,竟然生出一絲報仇的快感。他冷冰冰的道:“帝一,你現在應該明白,身邊的人被殺死,是一種什麼滋味了吧?”

    帝一的眼神一凝,盯在張若塵的身上,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鄙人是紅柳山莊的大護法,相信你應該有所耳聞。”張若塵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麼覺得……我們曾經見過?”

    帝一的五感相當靈敏,只是第一眼看到張若塵,就生出一絲熟悉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見沒有見過,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們之間的恩怨,今天必須要有一個了結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向張若塵盯了一眼,被帝一一說,她也感覺到眼前這位大護法頗爲熟悉,似乎在很久之前就認識他一樣。

    今天的大護法,與以前似乎有一些不一樣,身上的氣質,明顯發生了變化。

    莫非以前,他都故意收斂了身上的氣質?

    紫風星使將全身五條聖脈中的聖氣,完全調動起來,抓起龍頭長槍,先一步衝了出去,一槍刺向紅欲星使。

    在場,紅欲星使的修爲最弱,只要將她殺死,就能化被動爲主動。

    銀月臨空飛落下來,站在張若塵和紅欲星使的身前,纖細的玉指快速向腰間一抓,拔出一柄月牙形狀的銀色古刀。

    手臂一揮,將銀色古刀斬了出去,一股浩蕩的聖力,從刀鋒飛出,形成一道巨大的月牙形刀氣。

    紫風星使的眼神略微一變,立即抖動龍頭長槍。

    “風龍噬魂。”

    長槍的內部,響起一聲振聾發聵的龍吟,伴隨龍頭長槍的快速震動,一條十多丈長的紫色龍影,在槍桿的表面,呈現出來。

    龍頭長槍,又叫“龍魂驚蟄槍”,本身就是一件品級極高的百紋聖器,在其內部更是封有一條蛟龍的龍魂。

    龍魂,就是驚蟄槍的器靈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紫色龍影與龍魂驚蟄槍同時飛出去,頓時讓大半個紅柳山莊都飛沙走石,形成一股鋒利如刀的氣勁。

    兩股強大的力量,碰撞在一起,發出海嘯一般的聲音。

    對衝的氣勁,向兩邊涌了出去,將張若塵、紅欲星使、帝一,全部衝擊得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張若塵最先站定腳步,向中心的位置望去,只見銀月臨空和紫風星使之間,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。

    大坑周圍,全是密密麻麻如同蛛網一樣的裂縫,就連不遠處的假山、石牆,也都變成了齏粉。

    銀月臨空傲然的站在原地,顯得英氣十足,冷峭的道:“上一次交手,沒能分出勝負,這一次再試一試?”

    不等紫風星使回答,銀月臨空劈出一種霸道的刀法,攻了上去。

    銀月臨空和紫風星使都是站在魚龍境頂端的強者,距離半聖境界,也都只差一步,可謂是勢均力敵。

    兩人的戰鬥,越來越激烈,最終,就連他們自己也難以停下來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銀一紫兩道人影,沖天而起,飛到雲層的上方,各自釋放出武魂,最大程度的調動天地靈氣,不停對攻。

    青雲郡城中的武者,全部都向紅柳山莊的方向望去,遠遠的看見,大半個天空都被紫色的雲彩覆蓋,浩浩蕩蕩的雲霧,簡直就像是一片紫色聖海。

    只有一輪銀色的圓月,懸掛在天穹,與紫色聖海激烈的碰撞,爆發出震天動地的巨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力量波動,莫非是兩位半聖在戰鬥?”

    “若是他們戰到青雲郡城,戰鬥的餘波爆發出來,足以毀滅半個城池,必須立即開啓護城大陣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青雲郡城中的武者,全部都感到惶恐不安,其中一些沒有修煉武道的普通人,更是被強大的聖氣震懾得跪伏在地上。

    銀月臨空的天賦,比紫風星使要強大一籌,只不過,叛出黑市後,她只能獨自打拼,通過接傭兵任務賺取靈晶,購買修煉資源。

    紫風星使卻不同,他有黑市一品堂大力支持,不僅能夠獲得取之不盡的修煉資源,還可以參悟高深的武技,更有聖者親自指導。

    因此,他們兩人,現在纔會戰得勢均力敵,可謂是難分高下。

    “銀月臨空和紫風星使的戰鬥,一時半會兒恐怕是無法結束,我們也趕快動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搶先一步出手,將水晶聖杖舉了起來,鑲嵌在聖杖中的聖石,頓時散發出明亮的光芒。

    她將聖杖的威力,激發到極致,嬌喝一聲:“無色幻界。”

    聖杖中,頓時衝出一片淡淡的粉紅色光芒,將整個紅柳山莊包裹進去。

    只有,精神力強度達到四十四階的張若塵,才能看見粉紅色的光芒。對於別的那些精神力強度低於紅欲星使的邪道武者,根本看不見任何光芒,一股無形無色的幻術力量,就作用在他們的身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希望各位兄弟姐妹將推薦票和月票,投給小魚,幫助小魚衝榜,非常感謝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