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精神力強度達到四十三階,紅欲星使對幻術的控制能力,已經達到極其精妙的程度。

    因此,她能夠精確控制無色幻界,僅僅只是攻擊包括帝一在內的一羣邪道修士,並沒有影響到旁邊的張若塵,還有她所帶來的人馬。

    受到幻術的影響,原本趕過來保護帝一的邪道修士,紛紛扔掉真武寶器。

    他們憤怒的眼神,漸漸變得柔和,隨即,又流露出強烈的情.欲光芒,就像是發情的公牛一樣,全部都像帝一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美女,你的身材真美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剝光你的衣服,好白,好迷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些邪道修士裡面,不乏有魚龍第七變的頂尖強者,可是,卻依舊遭受幻術的控制,眼珠子似乎都要從眼眶裡面凸出來,臉上露出獰笑,暴露出原始本性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紅欲星使的幻術,真的相當可怕,若是讓她的精神力,突破到更高的境界,即便是半聖也有可能迷失在幻境裡面。

    反倒是帝一,只是最初的那一剎那,雙眼中露出些許迷惘,很快他就以強大的意志力,抵擋住幻術,清醒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滾開。”

    見到撲過來的邪道修士,帝一的那張異常英俊的臉上,露出厭惡的神色,一掌打出去,將一個撲過來的頗爲肥胖的邪道修士,拍飛了十丈遠。

    那一位邪道修士,嘭的一聲,墜落在地,皮球一般的肥碩身體變得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數十個邪道修士,源源不斷的衝向帝一,將帝一團團包圍,伸出雙手不停亂抓,像是要將他身上的衣袍扒光。

    迷失在幻術中的邪道修士,完全將帝一當成是一個絕色美人,恨不得一口將他吞掉。

    “大膽。”

    一聲爆喝響起。

    隨即,夜空中,傳來一個地動山搖的腳步聲。

    片刻間,一位身軀高達十二米的雪人,急速衝過來。他全身穿有金色的古甲,手持一柄十八萬斤重的炫金戰斧,手臂一擡,戰斧便猛然劈落下去。

    轟然一聲,強大的能力氣爆,從戰斧和地面之間衝了出去,包圍帝一的數十位邪道修士,全部被那一股強大的力量震得飛出去。

    其中,三位修爲較低的邪道修士,承受不住強大的衝擊力,身體四分五裂,鮮血濺了一地。

    戰斧爆發出來的力量,破開紅欲星使施展出的無色幻界,在地面上留下一道一丈寬的地裂,一直蔓延到紅欲星使的腳下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急速後退,隨後,雙腳一踮,騰飛了起來,懸浮到離地三丈高的半空,才徹底化解戰斧的餘威。

    身軀威猛的雪人手持戰斧,仰天大笑一聲,聲音就像雷鳴一般,道:“少主,本王子來助你殺敵。”

    “你來得正是時候,帶我離開此地。”

    帝一縱身一躍,飛到雪人王子的肩膀上面,向紅欲星使看了一眼,道:“下次交手,我一定讓你死得很難看。”

    這一尊高達十二米高的雪人,就是雪人一族的王子,名叫“泰羲”。他的體質十分強橫,力大無窮,能夠背起一座山嶽。

    他修煉的是王級下品的功法《巨靈怒心訣》,已經達到魚龍第九變“琉璃寶體”之境。

    同樣是魚龍第九變,雪人王子的肉身力量,卻遠遠超過一般的魚龍第九變修士,可謂是十分變態。

    見到雪人王子出現,即便是紅欲星使的臉色,也變得十分難看。

    “帝一居然將它也帶來青雲郡,莫非今天,就要功虧一簣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露出深深的忌憚,雖然很不甘心,卻依舊向後退去,與雪人王子拉開一定的距離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,向張若塵望過去。

    大護法的實力深不可測,或許,他能有擊潰雪人王子的辦法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今天也不能讓帝一逃走。現在的戰局,看似是她全面大勝,但是隻要帝一逃走,那麼她就是輸了全局。

    接下來,迎接她的將是,長老會的制裁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紅欲星使後方的位置,靜靜的觀察突然現身的雪人王子,尋找雪人王子身上的破綻。

    今天,張若塵並不是主角,他只是紅柳山莊的一個大護法,因此,帝一和雪人王子並沒有將主要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似乎沒有看到紅欲星使的目光,只是暗自給雪人王子做出一個評價:“力量強橫,靈活性卻差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雪人王子向紅欲星使看了一眼,伸出一條巨大的舌頭,舔了舔嘴脣,獰笑道:“少主,待本王子宰了紅欲星使,我們再走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雪人王子對自己的實力相當自信,大步向前,每踩一步,地上就會留下一個長達一米的巨大腳印,強橫的氣勢從身上爆發出來,向紅欲星使碾壓了過去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急速後退,卻還是被雪人王子追上。

    雪人王子怒吼一聲,提起炫金戰斧,強盛的戰斧光芒,將紅欲星使的身體籠罩,猛然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紅欲星使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,因此,她察覺到,施展出來的幻術,居然對雪人王子完全沒有作用。

    就在紅欲星使幾乎絕望的時候,她的身後,響起張若塵的聲音:“雷將之怒。”

    一尊與雪人王子的身軀差不多巨大的雷電戰將,在紅欲星使的身後,凝聚了出來,揮動一柄電錘,與雪人王子的炫金戰斧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但是,雪人王子的力量強橫,僅僅只是一個瞬間,就將雷電戰將劈碎,戰斧再次落下去。

    就趁剛纔那一瞬間,張若塵以極快的速度衝出去,伸出一隻手,抓起紅欲星使的腰部,將她帶到遠處的一堵殘破的石牆上方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雪人王子一斧擊空,又一次在地面撕裂出一道深深的地裂。

    女人的腰部,終究是最敏感的部位,脫離危險,紅欲星使就察覺到張若塵的那一隻攔在她腰部的手。

    他手掌心的熱量,通過纖薄的紅紗,直接傳到她的蠻腰,給她一種異常酥麻的感覺。

    她的心中,生出一股既是怨惱,卻又有一絲異樣的感覺。

    一個屬下,居然敢摟她的腰?

    就在紅欲星使想要呵斥張若塵的時候,張若塵卻先一步將手鬆開,收了回去。如此一來,紅欲星使的怒火反而無法發作出來,只得重新收斂情緒。

    “看在他剛纔救了我一次,就饒過他這一次。”紅欲星使暗暗的告訴自己,於是,也就不再追究剛纔張若塵對她的侵犯。

    張若塵哪知道無意之中,居然侵犯了紅欲星使?更不知道,紅欲星使剛纔居然想了那麼多?

    他的注意力,從始至終都集中在雪人王子和帝一的身上,救紅欲星使,完全就是順手之舉。

    “雪人王子,老夫來會一會你。”

    徐鴻的聲音,從遠處傳來。

    他已經解決了其餘的邪道修士,施展出身法,急速趕來,全身上下散發出強盛的琉璃寶光,雙腿一蹬,身體就像是一發炮彈一樣衝起數十丈高。

    徐鴻顯然也知道雪人王子力大無窮,因此,並不與他比拼蠻力,從腿部取出一柄十二階真武寶器級別的墨黑色短劍。

    通過體內的五條聖脈,徐鴻將體內的真氣,轉化爲渾厚的聖氣,頓時就讓短劍的劍芒暴漲。

    他從天而降,一劍刺向雪人王子的頭頂。

    雪人王子冷哼一聲,鼻孔裡面涌出兩管白色氣柱,手臂揮擊出去,與徐鴻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墨黑色的短劍,擊在雪人王子的手臂上面,如同是和玄鐵碰撞,濺出大片火花。

    雪人王子就像是拍飛一隻蒼蠅一樣,將徐鴻打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徐鴻是魚龍第九變的強者,自然不會那麼容易受創,落到地面,僅僅只是感覺到手臂一陣痠麻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肉身,十二階真武寶器級別的短劍,擊在他的身上,竟然完全傷不到他。”徐鴻盯向雪人王子的手腕,倒吸了一口寒氣。

    只有聖器,纔有可能,破開雪人王子的防禦。

    雪人王子的出現,的確是一個不小的變數,讓紅欲星使也露出苦惱的神情。

    雪人王子的身上,有一件雪人族的聖物,可以極大程度化解幻術的影響力。因此,紅欲星使的幻術,根本奈何不了他。

    “咦!大護法呢?”

    紅欲星使突然發現,一直站在她身旁的大護法張聖明,不知何時,已經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沒錯,張聖明就如此詭異的消失無蹤,給人的感覺,像是活見鬼了一樣。

    帝一也有所察覺,嗅道一股危險的氣息,立即戒備了起來:“不對勁,雪人王子,快離開此地。”

    雪人王子瞪大一雙眼睛,將目力凝聚到極致,卻依舊無法看見,先前那一個戴有金屬面具的男子,到底去了什麼地方?

    的確相當不對勁,雪人王子快速轉身,邁出巨大的步伐,就要向遠處逃遁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突然,一柄金色的聖劍,無聲無息的出現在雪人王子的頭頂上方,散發出刺目的金芒,以一種快到極點的速度,斬了下去,擊向站在雪人王子肩上的帝一。

    張若塵暫時還不想暴露身份,因此,使用的並不是沉淵古劍,而是另一柄百紋聖器級別的聖劍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