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的臉上既沒有驚慌失措,也沒有任何詫異,平靜的道:“終究還是被你認出來了,如此看來,你的眼力還是不錯。認出來也好,讓你知道是誰殺了你。”

    剛纔張若塵與帝一交手的時候,根本沒有掩飾眼中的仇恨,帝一能夠通過眼神將他認出來,一點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此刻說話,就連聲音也發生變化,恢復了他本來的聲音。

    帝一冷哼了一聲,在他的體內,沸騰的血液之中,散發出一縷縷黑色的聖氣,向喉嚨傷口的位置涌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黑色聖氣不斷圍繞帝一的脖頸流動,頓時,原本凹陷下去的喉嚨,快速凸了起來,恢復如初,就像從未受傷一樣。

    一般來說,只有修煉到魚龍第四變,在體內開闢出聖脈,才能凝聚出稀薄的聖氣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一種人除外,那便是聖體。

    聖體達到小成,血脈、骨骼、五臟皆會孕育出聖氣。不同聖體,孕育出來的聖氣,也會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無心聖體,受了這麼重的傷,居然在一瞬間就完全恢復如初。莫非真是不死之身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就算不死之身又如何?與你比起來,我還是差得太遠。天下人都以爲你已經死去,誰能想到,你還活着?”帝一笑道。

    此時,只有張若塵和帝一兩人,就站在空曠的山嶽頂部,別的邪道修士還沒追上來,張若塵自然不怕暴露身份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角一勾,也是露出一道笑意:“我纔不信,你真的有什麼不死之身。就讓我來試一試,到底是你的防禦力強,還是我的攻擊力更厲害?”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一動,引動劍意之心的力量,沉淵古劍立即就從空間戒指裏面飛出來,化爲一道烏黑色的劍氣流光,轉瞬間就飛到帝一的身前。

    金色聖劍,雖然也是聖器,但是,卻遠遠比不上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煉化了大量真武寶器和聖器,無論是鋒利程度,還是劍的威力,早就已經更上一層樓。

    而且,以張若塵現在魚龍第三變的修爲,也能將劍中更多的銘紋激活,爆發出更加強大的威力。

    金色聖劍破不開聖皮軟甲的防禦,沉淵古劍卻未必破不開。

    帝一顯然也知道沉淵古劍的厲害,不敢使用聖皮軟甲與它硬碰。

    帝一施展身法急速後退,同時,展開一雙手臂,在其心口位置,衝出一縷縷黑色的聖氣,在身前,凝聚成一個直徑三丈的巨大黑洞。

    “無心黑洞。”

    黑洞的力量相當詭異,將周圍的一切真氣和靈氣吞噬,甚至,就連照射過去的光,也被其吸收。

    每一位聖體,達到小成,都能修煉出法相。

    青衣星使的法相是“青天聖雲”,木靈希的法相是“玄天冰凰”。

    聖體越強,修煉出來的法相,也就越強。只要施展出法相,聖體完全可以碾壓同境界的修士。

    就如青衣星使,施展出“青天聖雲”的法相,以魚龍第七變的修爲,甚至能將魚龍第九變的強者死死的壓制,打得毫無還手之力。

    帝一修煉出的法相,就是“無心黑洞”,只要展開法相,就能吞噬世間的一切,甚至能夠吞噬別的聖體的法相。

    直徑三丈的黑洞,就懸在帝一的身前,散發出冰冷的氣息,將周圍的一切,都向它拉扯過去。

    飛出去的沉淵古劍,也遭受到那一股力量的拉扯,像是要脫離張若塵的控制,飛進無心黑洞。

    “帝一的法相,竟然如此厲害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不變,卻開始調動空間的力量,手指向前一劃,施展出一招“空間裂縫”,向無心黑洞撕裂了過去。

    無心黑洞就算再強,終究還是在空間裏面。

    只要還在空間裏面,張若塵就能調動空間力量,將其擊破。

    聖體法相又如何?

    空間和時間的力量,可以破盡世間一切法相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,空間居然裂開……”

    帝一顯然也意識到不妙,額頭上冒出冷汗,於是,全力運轉無心黑洞,將體內的真氣源源不斷的注入其中。

    不能敗,一定不能敗。

    在帝一的全力激發下,無心黑洞又增大了一圈,直接擴大到四丈,爆發出來的吸力也更加強橫。

    無心黑洞形成了一股奇異的力量,竟然讓空間也發生扭曲。

    六米長的空間裂縫,與無心黑洞的法相沖撞在一起,頓時冒出一圈圈能量漣漪。空間裂縫展現出來的力量,相當強橫,依舊碾壓了過去,嘩的一聲,將無心黑洞的法相撕碎成了兩半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法相破碎,帝一也遭受重創,猶如斷線的風箏一樣,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也有些驚異,因此,剛纔空間裂縫斬出去的時候,竟然向左微微偏移了一絲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無心黑洞的法相,能夠扭曲空間力量?

    若是,帝一的修爲,超過張若塵很多,達到魚龍第七變以上,說不定,他就能利用無心黑洞,將空間裂縫先一步擊潰。

    當然那也只是一個假設,畢竟,張若塵現在對空間力量的掌握,也只是初級階段而已。

    帝一的心中,卻更是吃驚,無心黑洞的威力何等強大,甚至能夠吞噬別的聖體的法相,堪稱是無敵的法相,怎麼會如此輕易就被張若塵破去?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給帝一太多思考時間,立即再次凝聚空間的力量,施展出空間挪移,出現在帝一的身旁。

    手臂快速擡起,揮出沉淵古劍,斬向帝一的頸部。

    帝一來不及防禦,可是,地上的一道黑色影子,卻快速劈出一道刀影,擊向張若塵的腹部。

    每個人都有影子,只不過,正常人的影子,只能跟隨身體一起運動。

    身體動,影子就動。

    身體靜止,影子就靜止。

    眼前這一幕,顯得相當怪異,帝一的身體沒有動,地上的影子卻劈出了一刀。

    更讓人吃驚的是,明明只是一道影子,卻蘊含強大的魔氣,劈出的影刀也帶有可怕的力量,似乎是要將張若塵開腸破肚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咦一聲,立即調轉劍鋒,向地上的影子斬了過去,抵擋對方劈出的影刀。

    地上的影子劈出的影刀,看似無比兇猛,卻又無形無質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劍揮過去,頓時從影刀上面劃過,僅僅只是出現水紋漣漪一樣的波動,根本沒能阻止影刀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猶豫,張若塵雙腳一蹬騰躍起來,向上方衝去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影刀橫向的劈過,帶起一股強勁的刀風,從張若塵的雙腳下方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懸浮的站在立地三丈的位置,俯看向下方,盯着帝一身旁的黑色影子。

    “天魔影子竟如此厲害,我攻向它的時候,它完全無形無質。它攻向我的時候,卻既有形,也有質,甚至爆發出來的力量,絲毫不比帝一的本尊弱小。”張若塵的臉上,終於露出凝重的神情。

    若是說,張若塵穿上流星隱身衣,就能成爲一位一流的刺客。

    那麼,帝一的天魔影子,簡直就像是一個刺客分身,完全可以無聲無息的將人殺死。所謂的血雲宗第一號殺手“獵戶”,與天魔影子比起來,完全就是一個笑話。

    誰能防禦得住一道影子?

    帝一道:“張若塵,我的天魔影子,還不錯吧?”

    地上的黑色影子,雖然與帝一的雙腳連在一起,卻與帝一現在的形態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黑色影子依舊手持一柄影刀,顯得格外冷厲,散發出一股強烈的魔氣,就像隨時都能從地上站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的確有點意思,不過,劍的攻擊傷不到天魔影子,精神力的攻擊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用左手將紫色雷珠託舉起來,調動天地靈氣,凝聚成數十道威力強大的閃電。閃電在空氣中急速穿梭,爆發出震耳欲聾的氣爆聲響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他的精神力,竟然也如此強橫。”

    帝一的臉色終於有些變化,心知張若塵的修爲,已經超出他不少,繼續戰下去對他沒有半點好處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真以爲自己贏定了嗎?實話告訴你,在你身份暴露的那一刻,你就已經輸了!不僅你要死,紅欲星使也會給你陪葬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懂帝一的意思,道:“只要殺死了你,我的身份,也就沒有暴露。

    “是嗎?你就那麼自信殺得了我?”

    帝一從衣袖裏面,取出一卷金色的聖旨,捏在手中,衝張若塵譏諷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渾厚的真氣,從帝一的雙掌涌出,注入聖旨,將聖旨中的聖力激發了出來。

    金色的光芒,將帝一的身體包裹,沖天而起,向天外急速飛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到帝一落荒而逃的樣子,只是淡淡的一笑,隨即也取出一卷聖旨,將聖旨中的聖力激發出來,化爲一道金色光華,向帝一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帝一和張若塵都爆發出聖者一般的速度,猶如兩顆流星從天空飛過,沒過多久,他們就一前一後到達萬里之外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帝一雙腳落地,在地面,踩出一個半米深的凹坑。

    還沒能等他鬆一口氣,一道黑色的劍光,就從天穹之上飛下來,爆發出刺耳的劍鳴,整個空間都被劍氣震得抖動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