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怎麼可能,這麼快就追了上來?”

    倉促之間,帝一隻得再次施展出地獄鬼王爪,雙手散發出冰冷的寒氣,擊向飛來的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勢如破竹一般,擊穿帝一的右手手掌,從掌心穿了過去,半截劍體,刺入帝一的胸膛。

    緋紅的鮮血,不斷從帝一的掌心和胸膛中涌出來,順着光芒暗淡的聖皮軟甲,滴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麼會這樣……”

    帝一的臉色十分蒼白,雖然知道沉淵古劍的厲害,卻還是難以接受現在的結果。

    百紋聖器根本不可能擊穿聖皮軟甲,難道張若塵的劍,已經達到千紋聖器的級別?

    沉淵古劍自然沒有達到千紋聖器的級別,只不過,它的劍體是由造化神鐵鑄煉而成,本就極其鋒利,更何況還吸收了大量真武寶器和聖器。因此,沉淵古劍的鋒利程度,自然不是別的百紋聖器可以比擬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半空飛落下來,食指和中指捏在一起,形成一道劍訣,駕馭沉淵古劍,猛然向前一推。

    刺在帝一體內的沉淵古劍,爆發出更加強盛的劍光,推着帝一的身體,向遠處衝撞了過去。

    鋒利的劍體,不斷深入,劍尖已經從帝一的背部冒出來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一直將帝一的身體,衝撞出數千米遠,灑了一地的鮮血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終於,沉淵古劍穿透帝一的身體,從帝一的背部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一伸,抓住血淋淋的劍柄,手臂一揮,一片鮮血,就從劍鋒上面揮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提着沉淵古劍,張若塵走到帝一的面前,冷聲道:“你還以爲,今天能夠逃得掉?剛纔那一劍,是我答應一位故人,爲她哥哥報仇。”

    若是,別的修士,遭受如此重創,肯定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帝一卻沒有死,依舊穩穩的站在原地,眼中露出怨毒的光芒。他體內的黑色聖氣,再次涌了出來,匯聚向胸膛和手掌傷口,發出“哧哧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兩處傷口,正在快速癒合。

    他的身體,似乎真的不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靜靜的看着,直到帝一身上的傷勢恢復了七八成,纔再次揮出一劍,拖出一道劍光,劈向帝一的頸部。

    帝一瞪大雙眼,心中無比惱怒,伸出雙手,想要抓住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手指,纔剛剛與劍鋒觸碰,就被斬斷,十根手指頓時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沉淵古劍劈在帝一的頸部,直接將帝一的頭顱斬了下來。

    雖然,帝一的頭顱滾了出去,但是地上的天魔影子卻化爲一道暗影快速逃走,到達三十丈之外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帝一的頭顱和無頭身體內部,涌出黑色的火焰,很快就將屍身燒成了灰燼,衝起一股黑色聖氣和一股紅色的血氣。

    聖氣和血氣飛到天魔影子所在的位置,再次凝聚成一具帝一的身體,完好無損,身上竟然一點傷勢也沒有。

    雖然帝一重新凝聚出身體,但是,張若塵卻能看出,帝一的氣息變得虛弱了很多,就連修爲境界,也有倒退的跡象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所謂的不死之身,並不是真的不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冷然的道:“第二劍,是爲雲武郡國的王族死去的千百冤魂,這一筆仇恨,我一直記着,我是……替他們來向你索命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殺不死我。”

    帝一緊咬牙齒,惱怒的吼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是嗎?我若是再殺你一次,你的修爲,恐怕就要下滑到魚龍第一變。”

    帝一的雙目變得通紅,雙手合十,眉心的位置,一道神武印記浮現出來,以此爲中心,凝聚出一個細小的漩渦。

    漩渦散發出來的勁氣,越來越強烈,覆蓋的範圍也越來越廣闊,如同像是要將張若塵席捲進去。

    帝一的眉心深處,飛出一道赤紅色的光華,凝聚出一枚古印。

    赤紅古印就懸浮在帝一的頭頂上方,急速的旋轉,每旋轉一圈,古印就會隨之變大,爆發出來的力量波動也會更強。

    片刻間,赤紅古印變得三十多米高,通體被熊熊的火焰包裹,散發一股古老而磅礴的聖威。

    赤紅古印名叫“赤銅梵天印”,已經達到百紋聖器的巔峯,一擊打出,足以將一座大山碾壓成平地。

    它的品級,甚至還要超過現在的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帝一大吼一聲,控制赤銅梵天印,向張若塵鎮壓下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地面上的天魔影子,也繼續衝向張若塵,從下方攻向張若塵的雙腿。

    赤銅梵天印在上,天魔影子在下,兩路攻擊同時發動,由此可見,帝一也被逼急,要與張若塵拼命。

    赤銅梵天印的強大聖威,似乎將整個空間都壓制得凝固,極大程度的限制張若塵的行動能力,防止張若塵使用空間挪移脫逃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是第一次和帝一交手,自然明白帝一身上的底牌。

    就在帝一打出赤銅梵天印的時候,張若塵將乾坤神木圖取出來,向天空一拋,圖卷展開,一道空間之門打開,形成一股吞噬之力,將赤銅梵天印收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ωωω ☢TTkan ☢c ○

    帝一察覺到不對勁,拼命的運轉真氣,想要將赤銅梵天印收回。

    只可惜,一切都是徒勞。他的修爲要比張若塵低一個境界,本就不佔優勢,更何況,赤銅梵天印又怎麼敵得過乾坤神木圖?

    片刻之後,赤銅梵天印就被收進圖卷世界,與帝一失去聯繫。

    張若塵打出乾坤神木圖的同時,也調動出精神力,凝聚出一顆球形閃電,擊向地面,打在天魔影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轟然一聲,地面上,冒出一縷縷青煙。

    天魔影子遭受重創,變得暗淡了幾分,急速逃回去。

    看見赤銅梵天印被收走,帝一的臉色,變得十分蒼白,喃喃的道:“那是……什麼聖器,怎能收走赤銅梵天印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乾坤神木圖收回,捏在手中,目光盯向對面的帝一,道:“一幅圖卷而已,你若是還有別的聖器打出來,我也能一併收走。”

    提着一柄劍,張若塵一步步向帝一走過去:“帝一,我的第三劍,將是爲我孃親報仇。我們之間的爭鬥,你將她牽扯進來,就是一種死罪。我也不讓你痛苦太久,最後一劍,便給你一個痛快,徹底了結我們之間的恩怨。”

    經過前面的兩劍,張若塵已經看出了一些端倪。

    只要抽走帝一身上的黑色聖氣和血氣,就能徹底將他殺死。

    “噠噠!”

    每一個腳步聲響起,都像是一道喪鐘的鐘聲在敲響。

    帝一終於明白,張若塵來到東域邪土的目的,完全就是爲了找他報仇。

    一筆一筆的仇恨,一筆一筆的算。

    每被殺死一次的痛苦,只有帝一才能體會。那種滋味,簡直痛不欲生,比死還要難受。

    本來,帝一得知張若塵死去的消息,已經長長的鬆了一口氣,自認爲自己成爲了東域的第一天驕,根本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裏。

    即便是知道紅欲星使有爭奪少主的野心,他也只是將紅欲星使當成一個小角色,自以爲,只要他趕到青雲郡,只需大手一揮,就能讓紅欲星使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再次出現,卻將他的自信和驕傲,打得蕩然無存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帝一才幡然醒悟過來,以前的確太輕視對手,也太過大意。要不然,他的身邊高手如雲,張若塵和紅欲星使就算聯手,又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?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真的像是一面鏡子,與你交鋒,才讓我真正發現,我的身上竟有如此多的弱點。”帝一不怒反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明白得不晚,但是,卻遲了!”

    “不遲,不遲。”帝一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他的臉上,沒有絲毫驚慌和憤怒的負面情緒,竟給人一種返璞歸真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哦!你莫非覺得自己還逃得掉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難道你就不好奇,我爲何要向墜神山嶺的方向逃?而不是向邪帝城的方向逃?”帝一反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爲何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帝一笑了笑,擡起頭,向墜神山嶺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,天邊一片赤紅的火雲,急速的飛了過來,隱隱間,可以看見雲中有無數金色影子在晃動,發出“嘎嘎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激發出天眼,凝神靜氣的望去,只見那一片飛來的火雲,竟是數千只赤熾鴉。

    赤熾鴉是三階上等蠻獸,具有上古神禽“金烏”的血脈,實力堪比地極境大圓滿的武者。

    自從第一中央王朝建立,朝廷就開始大規模圍剿蠻獸,整個崑崙界的蠻獸,早就已經蟄伏起來,一次性出現數千隻赤熾鴉,可以說是相當罕見的奇景。

    鴉羣中,有一隻赤熾鴉王,身軀十分巨大,全身散發出熾熱的火焰,簡直就像是傳說中的金烏一般。

    遠遠望去,赤熾鴉王就如同赤紅色雲霞中的一輪烈日,爆發出驚人的力量氣息。

    “嘎嘎!”

    鴉羣飛到張若塵和帝一的頭頂上空,隨後,俯衝下來,圍繞他們盤旋飛行,將方圓百里的大地變成了一片火域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