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受到橙月星使身上寒氣的影響,天穹之上,不斷飄落下一片片鵝毛大雪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頭,向上方望去,隱隱可以看見,就在橙月星使的頭頂上方,懸浮有一輪黑色的魔月。

    天地之間的寒氣,就是從魔月中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“魔月當空,冰封十里。”

    “橙月星使的‘先天陰月體’,已經堪比聖體,釋放出來的魔月,足以與聖體的法相一較高下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先是在乾坤神木圖的圖卷世界閉關修煉數年之久,又隨小黑前往墟界戰場歷練,的確是突飛猛進,不僅修爲突破到魚龍第五變,更是讓自身的體質也更進了一步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也能看出,橙月星使還沒有將“極陰體”修煉成功,要不然,她釋放出身上的寒氣,就不是“冰封十里”,而是“冰封百里”。

    極陰體,僅僅只弱於五行混沌體,是一種極致的體質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之所以願意拜小黑爲師,很大程度,也是想要通過小黑的指點,將極陰體修煉成功。

    “橙月星使居然甘心拜小黑爲師?”

    木靈希頓時翻了翻白眼,覺得相當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中,小黑一直就很不靠譜。橙月星使好歹也是一位星使,黑市的半個高層,肯定是被小黑忽悠,所以,纔會拜小黑爲師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摸了摸下巴,道:“橙月星使的修爲,雖然提升了不少,畢竟還是魚龍第五變的境界,不可能是血鴉王的對手。一起出手吧!”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木靈希點了點頭,將玄天冰凰的法相釋放出來,頓時,形成一隻巨大的冰凰虛影,發出一聲嘹亮的鳳凰啼鳴。

    冰凰虛影和黑色魔月各佔一方,既是在相互較量,又相輔相成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頓時,這一片空間,變得更加冰寒刺骨。兩種法相相互碰撞,形成一股逆流,化爲呼嘯的寒風,將飛雪吹起,在半空不停打漩。

    冰凰虛影的法相,顯然更加強大,將黑色魔月的力量氣息都壓制下去,擠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露出詫異的神情,顯然沒有料到,張若塵的身邊竟然還有如此厲害的人物。

    煉器戰士和張若塵也站到另外兩個方位,將血鴉王困在中心的位置。

    血鴉王卻是有恃無恐,反而大笑起來,道:“好,好得很,你們的體質都很強大,若是能夠吸走你們體內的鮮血,肯定能夠助我衝擊到半聖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,出現在血鴉王的頭頂上方,將乾坤神木圖拋了出去,向下鎮壓。

    圖卷中,頓時衝出一股強盛的光芒,將血鴉王全身籠罩。

    血鴉王的臉色一變,只感覺圖卷中每一道光芒落下,雙肩承受的力量就會增加萬斤。只是一瞬間,光芒的力量,就將他的雙腿壓制得沉入地底。

    “什麼東西?”

    血鴉王雙臂一展,漂浮在他身體周圍的血氣,頓時沸騰起來,向上衝擊,將乾坤神木圖震得不停顫動,像是就要飛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掌向下一推,打出光柱,控制乾坤神木圖。同時,他向小黑瞪了一眼,道:“還愣着幹什麼,助我一臂之力,將他鎮壓。”

    小黑倒也不含糊,嘴裏吐出一口光柱,也涌向乾坤神木圖,使乾坤神木圖變得穩固了不少。

    圖捲上,散發出來的光華,也更加強大明亮。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也能嘗試打開乾坤神木圖的空間之門,將血鴉王收進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只不過,血鴉王的修爲十分強橫,速度也相當快,根本不可能乖乖的站在那裏交給張若塵收進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血鴉王收進圖卷世界的概率,根本不到一成。可是,一旦讓血鴉王逃脫,再想將他壓制,就難上加難。

    以他的修爲,在場所有人加起來,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才使用乾坤神木圖對邪物的壓制力量,以此來鎮壓血鴉王。

    就是現在。

    趁此機會,木靈希和橙月星使幾乎同時出手,從兩個方向向血鴉王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的手臂一抖,纏繞在手腕上的鎖龍鏈,頓時飛了出來,化爲一根碗口粗細的巨大鐵索,在血鴉王的脖子上纏繞了一圈。

    鐵索上,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銘紋,釋放出毀滅性的雷電之力。

    血鴉王冷哼一聲,伸出一隻血紅色的爪子,將鎖龍鏈抓住,手腕快速的一收。

    即便是被乾坤神木圖壓制,血鴉王的力量依舊無比強橫,不是橙月星使可以抗衡。橙月星使只感覺鎖龍鏈上一股巨大的力量傳來,頓時重心失衡,向血鴉王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血鴉王的另一隻爪子擡了起來,血氣從爪子中涌出,凝聚成一個十多米長的巨大爪印,向橙月星使的頭頂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眼看橙月星使就要被血鴉王擊殺,“唰”的一聲,另一個方向,木靈希將聖劍中的聖力激發出來,揮劍一斬,劈在血鴉王的手臂上面,頓時將他的手臂打得偏移了出去。

    即便是聖劍,也只是在血鴉王的手臂上留下一道一寸深的血口,並沒有真正重創血鴉王。

    當然,木靈希劈出的這一劍,卻解除了橙月星使的危局。

    血鴉王向手臂看了一眼,只見鮮血從傷口中涌出,頓時憤怒的一吼,雙臂同時擊出,攻向木靈希。

    煉器戰士卻先一步衝了上來,打出一雙鐵拳,與血鴉王的雙掌衝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!”

    一圈強大的能量漣漪,從煉器戰士和血鴉王的拳掌交界之處爆發出來,強大的氣勁,將木靈希和橙月星使都震得連連後退。

    受到乾坤神木圖的壓制,血鴉王又怎麼可能敵得過煉器戰士?

    此刻,他的雙臂,裂出一道道細密的血縫,就連骨頭也響起“咯咯”的聲音。兩條手臂,幾乎就要斷碎。

    趁此機會,木靈希施展出身法,一個閃身就衝到血鴉王的身後,將聖劍的力量激發到極致,一劍刺向血鴉王背心的天心脈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就在聖劍擊穿天心脈的瞬間,一股強橫的力量,從血鴉王的背部涌了出來,將木靈希震得倒飛了回去。

    雖然,木靈希遭受了重創,卻也破掉了血鴉王的功法。

    “嘭嘭!”

    煉器戰士一連打出九拳,每一拳落下,都會在血鴉王的身上,留下一個巨大的凹坑,打得鮮血飛濺。

    最後一拳落下,血鴉王的身體,頓時四分五裂,就連全身骨頭都分解而開。

    衆人合力之下,終於殺死血鴉王。

    木靈希服下一枚療傷丹藥,盯着地上的碎屍,心有餘悸的道:“他真的死了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乾坤神木圖收回,從半空落下,將地上一根沾有鮮血的赤紅色法杖撿起來,隨後,目光向血鴉王的屍首望了過去,道:“不死血族沒有帝一的無心聖體那麼厲害,只需將他們的頭顱斬下,或者挖出他們的心臟,就能將他們擊殺。煉器戰士已經將他的身體打得碎裂,就算是不死血族,也已經徹底死透。”

    衆人終於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赤紅色的法杖是血鴉王的精神力法器,也不知是什麼材質鑄煉,想來也不是凡品。

    既然是寶物,當然不能浪費,張若塵將它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說出“帝一”的名字,橙月星使的臉上露出一絲異色,問道:“主人莫非剛纔與帝一交過手?”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身,向橙月星使盯了一眼,略微頓了頓,便道:“若我告訴你,帝一已經被我鎮壓,你會爲了他,反叛我嗎?”

    木靈希呵呵的笑了笑,手中的聖劍,再次綻放出奪目的劍光。

    雖然,木靈希不知道橙月星使爲何會臣服於張若塵,也不知曉小黑爲何要收她爲徒,但是,只要橙月星使敢救帝一,她不介意現在就了結橙月星使的性命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看到張若塵冷銳的眼神,又將目光盯向木靈希和小黑,最終還是沒有出手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張若塵身邊的那一個女子,就是一個深不可測的高手,實力不在她之下。更何況還有一尊煉器戰士。

    以她的實力,若是現在與張若塵爲敵,肯定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從一開始,張若塵就知道橙月星使並不是真心歸順,只不過,既然她沒有反叛,張若塵看在小黑的面子,也就暫時放過了她。

    “小黑,管好你的弟子,若是你管不好,我可以幫你管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.道:“張若塵,不是本皇說你,對一個女人,你那麼兇幹什麼?懂不懂什麼叫憐香惜玉?再說,月兒也沒說要救帝一,只是隨口問了一句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自然是最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,不再多言,尋覓了半晌,終於將破損的聖皮軟甲找到。

    先前,張若塵將帝一的頭顱斬下,帝一的身體燃燒起來,雖然又重新凝聚出一具肉身,卻將聖皮軟甲遺留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聖皮軟甲是不可多得的防禦類寶物,只要花費一些材料,就能將破損的地方重新修復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將聖皮軟甲撿起的時候,卻發現在軟甲的內部,有着一塊沉甸甸的硬物。

    什麼東西?

    張若塵的一隻手,從軟皮的破口處伸進去,將一塊冰涼的晶體取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刺眼的光芒,從晶體表面散發出來,涌出濃郁的聖氣,竟是一塊聖源。

    (想第一時間知道更新情況和劇透嗎?微.信.關注:feitianyu5,新浪.微.博.關注:飛天魚的微博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