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嘴角露出一絲恍然大悟的笑意。

    先前,帝一爲了逃命,居然連聖源也不要,倒也是拿得起放得下。只可惜,最終還是沒有逃掉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一塊聖源。”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手中的聖源,小黑、木靈希、橙月星使全部都眼睛放光,圍了過去,絲毫都不掩飾,臉上露出驚歎的表情。

    每一塊聖源都是價值連城的寶物,無比珍貴,不僅可以大幅度提升修士的修煉速度,更能極大程度增加成聖的機會。

    即便是半聖,也會拼命去爭奪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黑市、武市錢莊、魔教這樣的大勢力,就算你天資再高,若是修爲沒有達到七階半聖以上,就根本不可能得到一枚聖源。

    帝一在魚龍境,就能擁有一枚聖源,可以說,已經是破天荒的事。

    “好東西,見者有份。”

    小黑的雙腿一躥,化爲一道黑色的影子,飛撲了上去,就想奪取聖源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臂一收,躲開了小黑。

    小黑撲空之後,無法借力,頓時墜落到地上,載了一個跟頭,胖乎乎的腦袋,嘭的一聲,撞在一塊巨石上面,將巨石都撞得裂開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有龍珠和舍利子,聖源對你沒有什麼作用,爲何還要獨吞?本皇提議,將你的聖源,賞賜給本皇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小黑從地上爬了起來,嚴肅認真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多久說過要獨吞聖源?”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的話,橙月星使的雙眼,頓時變得更加明亮。

    聖源實在太珍貴,即便,她身爲黑市一品堂的星使,也很難有機會得到一枚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從張若塵的手中得到一枚聖源,再加上圖卷世界的十倍時間,她就有信心,讓自身的修爲突飛猛進,甚至,將張若塵也遠遠的甩在身後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根本沒有理會橙月星使,而是將目光投向木靈希,道:“這一次戰鬥,端木師姐出力最多,聖源當然應該歸她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頓時怔住,完全沒有想到,張若塵竟然要將聖源送給她。

    聖源,就算是拜月神教的聖女,也很難得到一枚。畢竟,拜月神教並不止一位聖女,根本不可能讓每一位聖女都擁有聖源。

    擁有聖源,至少有一半的機會,衝擊到聖者的境界。

    由此可見,聖源是何等珍貴。

    “端木師姐?什麼端木師姐?”

    小黑顯然是沒有將木靈希認出來,瞪大一雙圓溜溜的眼睛,頗爲好奇的打量木靈希。

    木靈希雖然很詫異,卻並不矯情,並不與張若塵客氣,將聖源收取了過去,緊緊的抱在手中。

    不知爲何,她的心中,卻生出一股比得到聖源更大的喜悅。

    張若塵可以毫不皺眉就將一枚聖源送給她,由此可見,她在張若塵的心中,肯定還是有着一定的位置,並不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女子。

    那種感覺,就像是偷吃蜜糖一般,讓人心中生出一股既是溫暖,而又甜蜜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帝一的身份尊貴,肯定有半聖隱藏在暗處保護他。黑市的邪道強者,肯定很快就會追來,我們先離開此地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雖然,紅欲星使請動葉家的半聖,將帝一的護道人牽制住,但是,帝一的護道人畢竟是半聖,察覺到不妙,一定會追上來。

    遭遇半聖,就算張若塵掌握有聖旨,也會相當危險,自然要儘快離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煉器戰士重新收起,隨後,帶着衆人一直逃出東域邪土,進入墜神山嶺的深處,才暫時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尋找到一處位置隱秘的深谷,張若塵將乾坤神木圖取出,打開時空之門,將衆人接入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木靈希是第一次進入圖卷世界,頓時感到相當新奇。當她看見世界中心的接天神木,更是被震驚得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接天神木的樹幹高聳入雲,連接大地和天空,能夠清晰感覺到它在吞吐靈氣,散發出一股古老而龐大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真沒想到,你居然也掌握有一座洞天世界。不可思議,真的不可思議。”木靈希驚歎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聽出木靈希話中的另一層意思,不禁問道:“莫非師姐還在別的地方見過相似的空間世界?”

    木靈希立即收起臉上的驚歎,露出難色,道:“那是拜月神教的一個大秘密,我曾在教主的面前發過誓,絕對不能透露出去。張若塵……對不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安慰道:“師姐,你對我說對不起幹什麼?這個問題,我本不該問纔對,畢竟那是你們教中的秘密。你做爲聖女,自然不能將教中的隱秘透露出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曾經是聖明中央帝國的皇太子,對於各大勢力的隱秘,多少也有一些瞭解。

    其實,就算木靈希不說,他也能大致猜到一些。只不過,有些話放在心中就行,沒必要事事都說出來。

    剛纔,的確是他問得太過冒昧,欠缺考慮,所以才讓木靈希感到愧疚。

    木靈希抿了抿嘴脣,嘆了一聲,不再在這件事上面多說,只是心中卻更加愧疚。

    “師姐,你千萬不要多想,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,我也有一些秘密不能告訴你,所以,你沒必要那麼愧疚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主動岔開話題,道:“既然來到圖卷世界,還是先解決我和帝一的恩怨。”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將如意寶瓶取了出來,手指在寶瓶上面一點,激發出瓶中的空間銘紋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頓時,一股氣流,從如意寶瓶裡面涌出。

    帝一的身體,被包裹在氣流裡面,跟着飛了出來。他並不知道身在圖卷世界,因此,雙腳纔剛剛落到地上,他就立即展開聖旨,激發出聖旨中的聖力,想要逃走。

    “哪裡逃?”

    小黑冷哼了一聲,一爪子揮了出去,頓時引動天地靈氣,凝聚成一隻巨大的黑色爪印,將飛到天空的帝一爪拍落下來。

    雖然,小黑只是隨手打出一爪,可是在圖卷世界,它的力量何等強大,直接將帝一體內的骨頭打斷了十多根,發出一連串骨碎爆響。

    嘭的一聲,帝一墜落到地上,在地面砸出一個兩米深的凹坑。

    因爲傷得太重,他躺在坑底,全身疼痛欲裂,完全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“怎麼……怎麼會……這樣……”

    帝一的臉上,全是汗珠,渾身不停顫抖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他依舊不肯承認自己已經失敗。從小到大,身邊所有人都告訴他,他是整個崑崙界最優秀的人傑,天資更是超過昔日的邪帝。

    如此優秀的他,怎麼會接二連三敗給張若塵?

    爲什麼?

    不甘心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到帝一的身旁,將帝一手中的聖旨奪了過去。隨後,他又從帝一的身上,搜出第二卷聖旨。

    “竟然有兩卷聖旨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第二卷聖旨打開,仔細一看。

    “九月初九,論劍大會……”

    最後,張若塵的目光,落到聖旨的左下方,只見上面的落款,居然是名震東域的聖書才女。

    關於“論劍大會”,張若塵從璇璣劍聖那裡聽說過一些,據說是天下用劍者的一場盛會,每隔一百年纔會舉行一次。

    論劍大會不僅僅只是一個參悟《無字劍譜》的機會,更是一場風雲聚會,無論是年輕一代的天之驕子,還是老一輩的劍聖,全部都要匯聚到劍閣。

    其中,老一輩的人物,自然是相互交流百年來的劍道體會,或是坐而論道,探討天下風雲。

    年輕一輩的用劍高手,卻是少不了一場龍爭虎鬥,很多默默無聞的劍客,說不定就能在論劍大會一舉成名,威整天下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爲何要邀請帝一參加論劍大會?

    聖書才女又是以什麼樣的身份出現呢?

    今年,九月初九的論劍大會,恐怕不僅僅只是論劍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的搖了搖頭,將聖旨重新捲了起來,手指輕輕的一劃,撕裂開一道空間裂縫,將兩卷聖旨扔進裂縫裡面。

    刺啦一聲,兩卷聖旨頓時被空間之力撕碎,捲入了混亂的虛無空間。

    聖旨上面有聖書才女和黑市一品堂堂主的聖力,自然必須銷燬,不能留下任何痕跡,以免引火燒身。

    看到奄奄一息的帝一,橙月星使的眼神變得冰冷了幾分,體內的真氣緩緩運轉。纏繞在她手腕上的鎖龍鏈,發出“嘩嘩”的聲音,頓時涌出一層赤色的聖光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知到力量波動,隨即擡起頭,向橙月星使盯了一眼。

    小黑的神情,也變得頗爲冷凝,知道張若塵已經有些動怒,立即勸道:“月兒,你應該明白在圖卷世界裡面,以你的實力,根本不可能救走帝一。爲師勸你,最好不要做傻事。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的眼中露出堅定的神情,道:“慕容世家的祖訓,一共四大信條,忠、孝、勇、義。其中,‘忠’排在第一位。“

    “既然,我是黑市一品堂的星使,而他是少主,我怎能眼睜睜的看着他死在我的面前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