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堅持和信仰,有人為「忠」,可以至死不渝;有人為「孝」,可以生死相依;有人為「勇」,可以上刀山;有人為「義」,可以下火海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自然也有她的堅持,不可能眼睜睜的看着昔日的少主,就在她的面前被殺死。

    「嘩!」

    橙月星使的手腕一抖,鎖龍鏈飛了出去,將帝一卷了起來,拖到她的身旁。

    木靈希當然明白張若塵與帝一的仇怨,冷哼一聲,將白色聖劍喚出,激發出劍中的銘紋,就要向橙月星使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「慕容世家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露出異樣的神情,嘴裏輕輕的念了一句。

    「且慢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喚住木靈希,走到橙月星使的對面,道:「你是慕容世家的後人?」

    橙月星使疑惑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道:「是又如何?」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揮了揮手,道:「小黑,你先帶她離開,待會我再去找她,跟她談一些事。」

    小黑沒有想到,張若塵居然會放過橙月星使,嘿嘿的一笑,道:「好!」

    橙月星使沒有任何反抗的力量,就被小黑打出的一股風力,卷了起來,向遠處沖了出去。片刻之後,他們就消失在地平線上。

    不再與帝一廢話,張若塵施展出一招劍訣,手指一揮,指尖飛出一道劍氣,將帝一的頭顱斬落。

    「哧哧!」

    帝一的頭顱和身體,湧出黑色的火焰,燃燒了起來。

    等到屍身變成灰燼的時候,一股黑色聖氣和一股紅色血氣飛了起來,相互纏繞,似乎又要凝聚出一具新的身體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不會再給帝一重組肉身的機會,立即釋放出空間領域,調動空間力量,將黑色聖氣和紅色血氣強行分開。

    「端木師姐,助我一起,將帝一的武魂煉化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武魂,就是修士的靈魂。

    只有將帝一的武魂,徹底煉化,才能將他殺死。

    帝一的武魂強度,堪比魚龍第八變的修士,僅憑張若塵的修為,很難將其煉化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木靈希盤坐在張若塵的對面,從體內調動出一股寒冰之氣,化為一根白色光柱,從雙手的掌心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一合,眉心氣海和腹部玄胎,同時運轉起來,凝聚出一股十分霸道的陽剛之氣。

    手臂展開,猛然打出,一根火柱從他的掌心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冷一熱,兩股力量,相互衝撞在一起,開始煉化黑色聖氣和紅色血氣。

    帝一的武魂,就藏在兩股氣流裏面。

    即便是張若塵與木靈希聯手,也足足花費三天時間,才將帝一的靈魂徹底煉化。

    黑色聖氣和紅色血氣,依舊漂浮在半空,就像是兩團雲氣,相互旋轉了起來,形成一個太極印記。

    木靈希收回真氣,抬起頭,向上看了一眼,道:「黑色聖氣應該就是不死聖氣,若是將它煉化,說不定能夠修鍊成不死聖體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「我要修鍊的是五行混沌體,現在已經修鍊到『三靈寶體』的級別,不可能為了修鍊不死聖體就半途而廢。再說,我還不想挖掉自己的心。」

    不死聖體,也被稱為「無心聖體」。

    想要將不死聖體修鍊成功,就必須先挖掉自己的心。

    即便挖掉自己的心,成功的概率也相當低,更大的可能卻是死亡。

    不死聖體的確很厲害,堪比四靈寶體,對於任何人來說,都是巨大的誘惑。甚至,不惜挖掉自己的心,去拚命賭一把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完全沒有想過要去修鍊不死聖體,對他來說,五行混沌體才是真正的挑戰。

    木靈希也搖了搖頭,很顯然,她對不死聖體也沒有興趣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與木靈希正在思考,如何處理不死聖氣的時候……

    天空上,黑色聖氣和紅色血氣像是受到某股力量的牽引,向下衝去。地面上,一個人形的暗影,靜靜的躺在那裏,不斷吸收聖氣和血氣。

    聖氣和血氣,與暗影融合在一起,很快就凝聚成一具完整的血肉身軀,如同竹筍一樣生長了起來。

    木靈希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,開始暗暗戒備,道:「就連靈魂都被煉化,難道帝一還不死?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,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,心中一動,似乎猜到了什麼,情不自禁,嘴角勾出一道弧度,顯然也覺得十分神奇。

    黑色聖氣凝聚出一具鎧甲,將那人的肉身包裹起來。鎧甲外面,只是顯露出一張硬朗而又英俊的臉。

    他的五官,十分立體,眼神銳利,鼻樑高挺,臉上的每一根線條,都像是由刀斧雕刻而成。

    「步千凡。」

    木靈希見過步千凡一次,自然一眼將他認了出來。

    帝一死後,為何會變成步千凡?

    木靈希並不知道步千凡被帝一煉化成影子的消息,因此,她才難以理解眼前發現的事,感到相當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顯得很平靜,笑了笑,道:「有點意思。」

    步千凡與張若塵相對而立,身體筆直得猶如一桿標槍,中氣十足的道:「張若塵,首先我得感謝你,若不是你煉化了帝一的靈魂,我也不可能重新恢復自由,算我欠你一個人情。但是……我們之間的恩怨,是不是也該了結一下?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首先,我恭喜你,恢復自由。其次,我喜歡恩怨分明的人。只不過,我只記得,在很久之前,你就已經欠了我一個人情。加上今天的人情,你已經欠了我兩個人情。除了人情,我們之間莫非還有恩怨?」

    步千凡的雙目一縮,情不自禁向前跨出一步,身上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戰意,道:「我雖被帝一煉化成為天魔影子,卻依舊擁有意識。你難道以為,我不知道你對橙月星使做過的事?劍聖弟子,時空傳人,竟是如此齷蹉的人?敢做不敢當?」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知道,步千凡對橙月星使用情極深。

    只是沒想到,他才剛剛恢復自由,重新塑造出身體,竟然就開始為橙月星使打抱不平。

    也不知說他痴,還是說他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神情不變,懶得解釋他和橙月星使之間的事,只是笑道:「先不提我有沒有對橙月星使做過什麼事,就算我做過。關你什麼事?」

    步千凡微微一怔,身上的戰意頓時減弱了幾分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「我與橙月星使的事,與你有什麼關係?你是她什麼人?你憑什麼為她出頭?你有什麼資格?戀人嗎?別開玩笑好不好,在橙月星使的心中,你就是一個可有可無的人,就算是帝一也比你更加重要。說不定,在她心中,我都比你更重要。」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的話,步千凡的眼神頓時變得茫然,甚至有些六神無主,最終苦笑了起來,垂頭喪氣的道:「你說得沒錯,在她心中……我的確什麼都不是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向他走了過去,拍了拍他的肩膀,道:「實話永遠都很難聽,不過,事實就如此。橙月星使明知你已經被帝一煉成天魔影子,我要殺帝一的時候,她依舊要保護帝一,根本就沒想到你。」

    「一個不愛你的女人,你就算對她做再多,她也不會多看你一眼。你傻不傻?」

    步千凡閉上雙目,道:「我不在乎。」

    「痴情沒有錯,我當初又何嘗不是與你一樣痴情,但是,最後卻付出了巨大的代價。你不能勉強一個不愛你的女人愛上你,你就只能改變自己,要不然,她永遠都會是你的破綻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不再繼續多說,道:「什麼時候想通,就什麼時候來找我,我可以送你出去。因為你的原因,步聖門閥肯定會遭到朝廷的制裁,你若是再不振作起來,趕回東域聖城,必定會給步聖門閥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。」

    感情的事,張若塵不便插手,該說的話,已經說完,可謂是仁至義盡。

    若是,步千凡依舊還是陷在裏面無法自拔,那麼,任何人也幫不了他。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提到「步聖門閥」,步千凡的眼中,終於再次湧出一絲鬥志,似乎意識到自己身上的責任。

    「等一等。」步千凡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身,向他望去。

    步千凡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道:「我要回步聖門閥,既然已經闖下大禍,就必須要回去盡量彌補。該承擔的責任,我會承擔下來。」

    這麼快就從陰影中走了出來,張若塵不禁高看了步千凡一眼,道:「不錯,跟我來。」

    打開時空之門,張若塵親自將步千凡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兩人出現在墜神山嶺的一座深谷,並肩而行,向深谷外走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我的秘密,希望你不要透露給任何人知曉。只要你能做到,算你還了我一個人情。」

    步千凡冷冷的瞥了張若塵一眼,道:「你這是在施捨我嗎?放心,你的秘密,我不會吐露出去。該還你的兩個人情,將來,只要你傳一句話,我自然會趕來還你。」

    (按照慣例,當然,小魚還是要求一求票票。微.信號已經更新《萬古神帝》書中的十大錯覺,大家可以去看一看。微.信號:feitianyu5)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