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(今天的兩章,交代的東西有點多,大家可以慢點看。)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沉思了片刻,平靜的道:“無論你信不信,我還是得告訴你。我雖然擒住了橙月星使,卻並沒有欺負她,更沒有虧待她。當然,若是她做出對我不利的事,我會考慮殺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璇璣劍聖弟子的話,我自然相信。”

    步千凡向張若塵拱手,又道:“就此別過,希望下次見面,能夠成爲把酒言歡的朋友,而不是生死相向的敵人。”

    步千凡擡起右腳,猛然在地上一踩,身體逆衝了起來,飛到數百米的高空,消失在叢山峻嶺之中。

    “若是沒有橙月星使這個破綻,步千凡絕對有和帝一一較高下的實力。”張若塵暗歎了一聲,不得不說,有的女人的確能夠讓英雄折腰。

    世上最痛苦的事,莫過於愛上一個不愛自己的人,今日的步千凡,與昔日的張若塵,何等的相似。

    只可惜,池瑤卻比橙月星使更加心狠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何嘗不是比步千凡更加可憐?

    回到圖卷世界,張若塵飛行半個時辰,來到一座已經建成了大半的城池,走進城門,很快就找到小黑和橙月星使。

    小黑坐在石桌旁邊,正在和吞象兔、魔猿討論如何吃烏骸蛟王的蛟肉。三個吃貨對那一具蛟王的血肉,早就十分眼饞,一邊聊着,嘴裏發出“咯咯”笑聲。

    看見張若塵走了過來,它們才立即收起笑容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小黑,敖心顏與你一起去墟界戰場,她現在去了哪裏?”

    “回到崑崙界,我們就已經分開,估計她是回了聖院。”小黑.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出意外就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遠處的橙月星使盯看一眼,才又問道:“你這一次去墟界戰場,有沒有什麼發現?”

    小黑的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轉,擡起一隻爪子,打出一團黑色光華,形成一股氣罩將它和張若塵包裹了起來。

    很顯然,接下來它要說的話,不想讓外人聽到。

    小黑嚴肅的道:“我根據在木精墟界的祭臺上面發現的座標,一共去了兩座墟界,分別是一座下等墟界和一座中等墟界。在那兩座墟界,果然也找到兩座祭臺。而且,兩座墟界的本源之氣,也被鎮壓在祭臺下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倒吸了一口涼氣,道:“池瑤到底要幹什麼?以墟界爲陣臺,佈置出如此龐大的陣法,莫非她真的想要煉化崑崙界?”

    小黑.道:“說不定她就是想要煉化崑崙界,吸收整個世界所有生靈的血氣,衝擊傳說中的真神境界。若是讓她成功,那麼,她將是中古時期之後,唯一的一位神靈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這也只是本皇的猜測,可能性應該不大,沒有人會做出這麼瘋狂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本皇更偏重第二種可能性,池瑤女皇說不定是想要佈置出一座史無前例的陣法,將整個崑崙界都包裹起來,形成一座連接崑崙界和萬千墟界的陣法堡壘。”

    “老實說,池瑤女皇統一崑崙界,的確做了很多有利於人族興盛的大事。如今這個時代,堪稱是中古之後,最爲鼎盛的時代。若是池瑤女皇真的建成一座‘天地周天大陣’,將是功德無量的大事,必定名傳萬古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目光沉凝,道:“萬一是第一種情況呢?你要知道,人都是自私的。”

    小黑.道:“的確有這個可能,所以,本皇此次回來,就是準備讓你跟我一起去查明真相。根據我在墟界戰場的祭臺上發現的線索,就在崑崙界,也分佈有祭臺座標,相互之間有微弱的聯繫。”

    “其中,離我們最近的祭臺座標,位於墜神山嶺的西段。”

    墜神山嶺橫跨大半個東域,不知長達多少萬里。山嶺中,不僅有億萬蠻獸,更分佈有數百個大小宗門。

    一些小的宗門,只有寥寥數十人。

    但是,也有一些大型的宗門,傳承上萬年,僅僅只是招收的弟子就超過十萬,儼然成爲一方霸主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墜神山嶺的西段,還有一座中古時期傳承下來的宗門,兩儀宗。

    兩儀宗,在東域,被稱爲“萬宗之首”,門人弟子遍佈天下,僅僅只是駐守在本宗的內門弟子就多達三十萬。

    若是,再加上分佈在東域聖土、東域邪土的弟子,內門弟子的數量,肯定超過百萬。

    甚至,中域、南域、北域、西域,也分佈兩儀宗的內門弟子。

    若是再加上外門弟子、附屬宗門、附屬家族、僕人、雜役……那麼,兩儀宗直接管理的人族成員,也就更加不計其數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兩儀宗的強盛,因此,在東域,才能與黑市、魔教、陳家、武市錢莊分庭抗禮,成爲萬宗之首。

    就在墜神山嶺的西段,已經形成了一座以兩儀宗爲首的宗派國度。

    朝廷大軍數次圍剿東域邪土,卻都止步在墜神山嶺,其中,也有一部分原因,就是因爲受到以兩儀宗爲首的宗門勢力的牽制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的意思是說,那一座祭臺,在兩儀宗?”

    “只有兩儀宗,才具備建造一座如此龐大的祭臺的實力。”小黑.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沉思的神情,道:“如此說來,我的確是要去兩儀宗一趟,無論如何也要將事實的真相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過,兩儀宗的勢力龐大,肯定不能硬闖,必須另想別的辦法。”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的眼睛一亮,想到了一個策略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硬闖,爲何不能以另一個身份混進兩儀宗?

    只要成爲兩儀宗的弟子,查找那一座祭臺,肯定會方便許多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小黑看了過去,道:“小黑,我突然想起,忘記取一樣東西,你去幫我取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東西?到哪裏去取?”小黑問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先前我們與血鴉王戰鬥的地方,你去幫我將那一位兩儀宗的弟子的屍體帶回來,還有他身上的宗門令牌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有些明白張若塵的想法,點了點頭,隨後,它和吞象兔離開圖卷世界,趕去先前的戰場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修爲,突破到魚龍第四變,就能修煉無形無相三十六變。到那時,只需變化成一位兩儀宗弟子的模樣,就能輕輕鬆鬆混進兩儀宗。

    很明顯,死在血鴉王手中的林嶽,就是一個很好的選擇。因此,張若塵纔會讓小黑去帶回林嶽的屍體。

    當然,在此之前,張若塵還需要解決另一件事,於是,向橙月星使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聽到張若塵的腳步聲,卻依舊揹着身體,聲音中不帶任何情感,道:“你最終還是殺死了帝一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若是想要爲他報仇,現在就可以動手。但是,我得提醒你一句,你已經奉我爲主。你若是向我出手,同樣是不忠不義。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冷峭一笑,道,“張若塵,你太自以爲是。實話告訴你,我從來沒有真正想要奉你爲主,不過只是跟你虛以委蛇而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找到一個石凳,坐了下去,風輕雲淡的道:“我也是在跟你虛以委蛇,若不是小黑覺得你還有一些用處,說不定,我早就已經殺了你。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豁然轉過身,手掌心凝聚出一團淡淡的聖氣,鎖龍鏈也在手腕上快速轉動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她淡淡的盯了一眼,並沒有要和她動手的意思,道:“帝一死了,步千凡卻活了過來。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抿了抿嘴脣,神情複雜的道:“他是一個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他卻愛錯了一個女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突然,眼神變得嚴肅了起來,道:“先前,你說你是慕容世家的人?整個崑崙界,敢稱‘世家’的家族,可是相當少見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橙月星使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既然你說,慕容世家有‘忠、孝、勇、義’四大信條,但是,我卻記得,鬼聖的第三弟子陰無常,就是被你殺死。他是你的師兄,你殺了他,應該是不義吧?”

    四大信條在橙月星使的心中,似乎真的相當重要,聽到張若塵的話,她有一種被羞辱的感覺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就像是看白癡一般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你以爲陰無常真的是什麼善男信女?真的可以爲了一個師妹,放棄寶貴的修煉時間,去救她?告訴你也無妨,在玄武墟界,我就是故意借用你的力量除掉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也知道,在邪道,講師兄妹情誼,完全就是一個笑話。

    或許,橙月星使當初殺陰無常,還真的有一些隱情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繼續試探,直接開門見山的道:“你認識慕容葉楓嗎?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的神情一怔,雙眼露出精芒,道:“你怎麼會知道這個名字?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

    看到橙月星使的眼神,張若塵就知道她肯定聽說過這個名字,終於有些確定心中的猜測。

    八百年前,慕容世家是聖明中央帝國最大的三個世家之一,培養出了很多傑出人才,幾乎都是明帝座下忠心耿耿的部將。

    其中,慕容世家與張若塵的關係最好的一人,就是慕容葉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