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慕容世家的家主將他送到張若塵的身邊做書童,其實,也是想要藉此機會培養他,讓他接近張若塵,與張若塵培養好關係,將來好接替家主的位置。

    慕容世家的未來家主,若是能夠與聖明中央帝國的未來國君成爲朋友,對慕容世家自然是有無窮的好處。

    慕容葉楓與張若塵的關係也的確極好,張若塵也從來沒有將他當成一個書童。

    當時,張若塵、池瑤、慕容葉楓、孔蘭攸,在學宮裡面,一起聽過課,一起修煉過武道。其中,慕容葉楓的年紀最小,受到的照顧,自然也就最多。

    若是說,上一世,張若塵還有一個朋友的話,估計也就只有慕容葉楓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得知橙月星使是慕容世家的後人,第一時間就想到了昔日的故友。

    八百年過去,也不知他還活着沒有?

    久久之後,張若塵才從思緒裡面回過神來,問道:“慕容葉楓是你什麼人?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見張若塵的神情很古怪,再聯想到她曾經對張若塵的猜測,頓時,將手上的聖氣收了回去,道:“他是慕容世家的太上老祖。”

    “他還活着嗎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搖了搖頭,又道:“太上老祖已經有三百多年沒有現過身,就連慕容世家的一些長輩,也不知道他是生是死。”

    猶豫了一下,最終,她還是將心中的猜想說了出來,道:“張若塵,其實,我的心中也一直有一個疑問,想要問你。”

    “問吧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道:“你的名字叫做張若塵,八百年前,聖明中央帝國的皇太子,也叫張若塵。兩者之間,不會只是巧合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反問道:“你認爲是怎樣?”

    “八百年前,有一件公案。聖明皇太子離奇死亡,一時之間,震動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當時,出現了兩種傳聞。其中一種,有人說,他是被他的未婚妻池瑤公主殺死,所以,後來才引發聖明中央帝國和青池中央帝國持續五十七年的戰役。”

    “另一種說法,據說他是被他的表妹孔雀公主殺死。因此,明帝失蹤之後,孔雀山莊立即就掌管了聖明中央帝國的大權,成爲帝國的掌控者。”

    “就連史書上也有記載,聖明皇太子與明帝是被孔雀山莊精心設計的陰謀害死。青池中央帝國的青帝和池瑤公主,之所以進攻聖明中央帝國,完全就是爲了替他們報仇。”

    “雖然衆說紛紜,但是,卻誰都沒找到聖明皇太子和明帝的屍體。誰都不知道,真相到底是什麼?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繼續道:“我們慕容世家的太上老祖,曾經花費百年時間,追查真相,最終卻沒有找出任何結果。”

    “最後,太上老祖只得帶領殘破不全的慕容世家,逃進黑市,躲避朝廷和明堂的追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縮,猛然擡起頭,道:“明堂爲何要追殺慕容世家?明堂不是由聖明中央帝國的舊部組建而成?你們爲何不聯合起來,一起對抗池瑤?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冷哼一聲,道:“當年,明帝失蹤,太子遇刺,整個聖明中央帝國一片混亂。孔雀山莊的莊主,孔上令,聯合一大批朝臣,以雷霆之勢接管了朝政,入主明帝宮。”

    “當時,我們慕容世家的家主慕容成德,爲聖明中央帝國的三公之一,官拜‘太傅’。慕容家主對孔上令的行爲十分不滿,認爲他是大逆不道,應該扶持張氏家主的一位新成員爲新君。可惜,卻遭到孔上令的打壓,不知有多少慕容世家的弟子受到迫害。”

    “後來,聖明中央帝國終究還是被青池中央帝國的大軍攻破,無論是孔雀山莊,還是慕容世家都成了亡國奴。”

    “青池中央帝國的大軍攻破明帝城,慕容世家的子弟,一直戰到了最後一刻,七成以上的族人全部戰死。最後逼不得已,才撤退到東域邪土,躲入黑市。”

    “孔上令和孔雀山莊的族人,則帶領另外一些殘餘的舊部,組建成明堂,繼續在中域與池瑤女皇對抗。”

    “當初,若不是邪帝的庇護,慕容世家早就已經徹底覆滅。帝一是邪道的後人,慕容世家之所以全力支持他做少主,就是爲了還當年邪帝的恩情。”

    雖然,橙月星使從未見證過昔日聖明中央帝國的輝煌,卻經常聽到祖輩提起,一代一代的傳了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始至終都在觀察橙月星使的眼神,能夠看出,她並沒有說謊,講的每一句話,應該都是她所知的實情。

    若是,她所講的都是實情,那麼父皇明帝的失蹤,莫非真的與孔雀山莊有關?

    可是張若塵見過孔蘭攸一次,也能看出,她依舊還記得昔日的感情,並不像是虛情假意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畢竟只是慕容世家的一個小輩,她所知道的東西,未必就是事實的真相。

    八百年前的孔蘭攸,也只是一個十多歲的少女,就算孔雀山莊覬覦皇權,真的設計出陰謀,暗害了明帝,也肯定與她沒有關係。

    但是,池瑤殺死張若塵的時候,她也的確就在一旁。

    到底誰說的是真話?誰又在掩蓋事實的真相?

    還是說,橙月星使與孔蘭攸講的都是事實,只不過在事實的背後,還有一些不爲人知的隱情?

    “人的心,真的很難懂。”

    八百年前,明帝宮“太子遇刺、明帝失蹤”的公案,到了八百年後,依舊還是撲朔迷離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前,全是迷霧,想要找出真相,只能靠他自己慢慢去挖掘。

    以他現在的修爲,無論是慕容世家,還是明堂,都是龐然大物一般的存在,可以輕鬆將他殺死。

    沒有查清楚事實的真相之前,若是貿然表明身份,很可能,會讓他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至少也要等到半聖境界,再嘗試主動與他們聯繫。”張若塵暗自作出一個決定。

    只有達到半聖,才真正具有自保能力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緊盯着張若塵,道:“八百年前,聖明皇太子遇刺,屍體卻不知所蹤。張若塵,你是時空傳人,既然能夠掌控時間和空間,那麼,你會不會從八百年前,來到八百年後?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你真的以爲時間的力量有那麼容易掌控?以我現在的修爲,別說是跨越八百年的時間長河,就算是跨越一剎那,也不可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麼,你的師尊呢?”橙月星使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師尊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你是時空傳人,既然是傳人,肯定有一個傳授給你時空秘法的師尊吧?他的力量,能夠跨越時間長河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頓時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若是說,真要找出一位傳授給他時間力量和空間力量的師尊,恐怕那個人應該就是須彌聖僧。

    以須彌聖僧在時間力量上的造詣,真有可能,將他的靈魂帶到八百年後。

    真的是他嗎?

    張若塵深吸了一口氣,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,道:“你到底要問什麼?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繼續問道:“你是聖明皇太子嗎?”

    “你若認爲是,那就是吧!”張若塵喃喃的道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整個人如同觸電了一般,微微顫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雖然,張若塵只是似是而非的說了一句,並沒有直接承認。可是,橙月星使卻知道,若是張若塵不是聖明皇太子,就肯定會立即否認。而不是,現在這樣的回答。

    八百年前的聖明皇太子,竟然沒有死。

    若是這個消息傳出去,肯定會引出無數聖明中央帝國的舊部,整個崑崙界估計都會爲之震動。

    “咚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立即單膝跪下,雙手抱拳,向張若塵行禮,道:“拜見皇太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瞥了她一眼,道:“你無須向我行禮,我從來沒有說過我是聖明皇太子。再說,就算我是,這世上也早就沒有聖明中央帝國,也早就沒有什麼皇太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道:“聖明中央帝國雖然已經覆滅,可是,依舊還有很多朝臣舊部,活動在崑崙界。他們若是知道你還活着,肯定會相當高興。”

    “至少,我們慕容世家一直對聖明中央帝國忠心耿耿,絕無二心。只要太子一句話,我們必定誓死追隨,跟太子一起重建聖明中央帝國。”

    聖明中央帝國的歷史,一共有六萬三千年,一直都是由張氏家族統治。如此漫長的歲月,當然培養出很多誓死效忠的臣子和家僕。

    張若塵相信,即便八百年過去,肯定還有很多人,依舊效忠於張氏家族。

    但是以他現在的修爲,就大搖大擺將聖明皇太子的身份表露出去,真的是一件好事嗎?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還是堅持以前的想法,在沒查清八百年前的真相之前,絕不能暴露身份。

    “你先起來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站起身來,依舊頗爲激動,道:“太子殿下,請你跟我回慕容世家,若是,家族中的老人知道你還活着,肯定會相當高興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沒有我的允許,你不能將我的身份告訴任何人,包括慕容世家的那些老人。”

    “爲什麼?”橙月星使相當不解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沒有爲什麼。你現在就向神靈發誓,關於我的身份,絕對不能對外透露半個字。當然,你也可以選擇,不發誓。只不過,我爲了守住秘密,我只能將你囚禁在圖卷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發誓。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並不是愚笨的人,很快就明白張若塵心中的顧慮,於是,立即發下一個誓言。

    張若塵見橙月星使發完了誓,輕輕點了點頭,不緩不急的道:“現在,我有兩件事情,需要你去做。”

    橙月星使站在一旁,認真的聽。

    “第一件事,我希望你回黑市一品堂,爭奪少主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帝一死後,黑市一品堂肯定會另外挑選出一位少主,你和紅欲星使的機會最大。相對來說,我更希望,你成爲少主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件事,不死血族已經破開封印,從蠻磯島逃了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我希望,你回到黑市,立即將消息傳出去,讓崑崙界的各大勢力都提前有所警惕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