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即便橙月星使已經對神靈發誓,聲稱不會對外泄露張若塵的身份。但是,張若塵卻十分清楚,放橙月星使回黑市,還是冒着巨大的風險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也有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就算是最壞的結果,橙月星使也只是將時空傳人張若塵沒死的消息傳出去。只要張若塵一直不現身,又有多少人會相信她的一面之詞?

    至少,人們更願意相信萬兆億,而不是一個黑市的妖女。畢竟萬兆億是親眼看到張若塵被九幽劍聖殺死。

    萬兆億的話可信,還是橙月星使的話可信?

    因此,就算是最壞的結果,對張若塵也沒有太大的損失。

    反而,張若塵能夠藉此機會,考驗一下橙月星使的忠心。若是她真的忠心耿耿,今後,張若塵與慕容世家接觸的時候,也要稍微放心一些。

    若是她真的將張若塵的身份泄露出去,張若塵自然也有辦法收拾她,教她該如何做人。

    橙月星使終究還是獨自離開,大概小半天之後,小黑和吞象兔帶着一具焦黑的屍體,趕了回來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吞象兔將屍體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雖然,屍體已經變得血肉模糊,張若塵卻依舊能夠看見一些輪廓,能夠辨別出,的確是兩儀宗弟子,林嶽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屍體的身上摸索,很快就找到一枚橢圓形的白玉令牌。

    令牌的正面,刻有“兩儀宗”三個文字。

    令牌的反面,刻有“林嶽”兩個文字。

    正是兩儀宗,內門弟子的令牌。

    小黑雖然已經猜到張若塵的目的,卻還是想要確認一下。於是,它問道:“張若塵,你讓我們將這一具屍體弄回來,到底是要做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令牌捏在手中,嘴角一勾,道:“等到我的修爲突破到魚龍第四變,你自然就會明白。鍋鍋,將屍體帶下去,找一處風水寶地,將他埋起來。無論怎麼說,他的死的確與我有一些關係。”

    吞象兔抱起林嶽的屍體,立即向遠處衝去,挖出一個大坑,將他埋了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向小黑,道:“我現在的修爲,已經達到魚龍第三變的巔峯,想要衝擊魚龍第四變,必須要開闢出第一條聖脈‘陰蹻聖脈’。小黑,在乾坤神木圖,你的修爲沒有封印,應該很強對吧?你能不能做我的接引人,助我開闢出陰蹻聖脈?”

    借用龍珠的力量,張若塵的確能夠獨自開闢出第一條聖脈,只不過,危險性極大,稍有不慎就可能會有生命危險。

    而且,想要憑藉自身的力量,開闢第一條聖脈,還必須要花費大量時間去錘鍊身體,凝練真氣,鞏固境界。如此一來,肯定會花費大量時間。

    既然,身邊有小黑這樣的一位強者,爲何不利用起來?

    小黑的雙眼頓時瞪大,後退了兩步,略微有些尷尬,乾咳了兩聲,道:“其實……其實……本皇的修爲……的確還是很強大。但是,本皇的力量,早就與整個圖卷世界融爲一體。在圖卷世界中,本皇能夠調動整個世界的力量,但是……那個……自身的力量其實,還是沒有達到半聖的級別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額頭上冒出一根根黑線,道:“你到底要說什麼?”

    “本皇現在的修爲,跟你在一條線上,幫不了你。”小黑.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額頭上的黑線,變得更加清晰,道:“原來你一直都在吹牛,什麼屠天殺地之皇,完全就是一個笑話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本皇警告你,最好別亂說話。本皇在圖卷世界裏面的確十分強大,可以輕輕鬆鬆的調動整個世界的力量,一個念頭就能翻江倒海,一跺腳就能天塌地陷。想當年,本皇可是真的相當厲害,要不是須彌老禿驢……你等等,聽本皇將話說完再走。”小黑叫囂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轉身就走,懶得理它,笑了笑,道:“修煉之路,還得靠自己才行。”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的話,小黑頓時氣得直咬牙,在地上不停翻滾、磨牙、咬草、踢石,嘴裏發出憤怒的“喵喵”叫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終於明白過來,原來,小黑就是乾坤神木圖的器靈。

    器靈在聖器的內部,的確具有絕對的掌控力量。但是,一旦離開了聖器,它的實力強弱,就完全取決於聖器的主人。

    聖器的主人越強,它就越強。

    聖器的主人弱小,它也就弱小。

    既然,小黑是器靈,當然就沒辦法幫助他開闢出第一條聖脈。現在,他只能慢慢積累,等積累到一定程度,自然也能憑藉自己的力量,衝擊魚龍第四變。

    “接下來,恐怕要閉關很長一段時間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接天神木的下方,盤坐在地,按照《九天明帝經》第五層的功法路線,運轉體內的真氣。

    修爲達到魚龍第三變的巔峯,張若塵要做的已經不是修煉,而是不斷鞏固,讓真氣變得更加精純,融入血肉、骨骼、五臟。

    因此,每天張若塵只會花費三個時辰,鞏固修爲,錘鍊真氣。

    其餘時間,張若塵都是花費在劍道上面,參悟“劍一”和修煉剎那劍法。

    時間飛逝,三個月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九百招“剎那劍法”完全修煉成功,達到圓滿的境界。同時,也讓他對劍道的理解,提升到一個新的臺階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再次將璇璣劍聖送給他的《劍一》取出來,平放在地上,繼續參悟。

    《劍一》並不是真正的劍譜,僅僅只是璇璣劍聖寫下的心得。

    總之一句話,修煉劍道,只能意會不能言傳,完全只能靠自己去參悟。

    沒有劍譜,就像是一片空白。因此,天下絕大多數用劍者,永遠成不了劍修,永遠無法將劍一修煉成功。

    相比於別的用劍者,張若塵卻有很大的優勢。因爲,他的劍道境界,已經達到劍心通明的中階,更修煉有高深莫測的時間劍法。

    因此,他要領悟出劍一,其實是要相對容易一些。

    根據《劍一》上面的記載:劍一,指的是“自身”。

    只有真正的領悟到自身與劍道之間存在的意義,纔算是跨入劍一的門檻。

    三個月來,張若塵不僅僅只是在修煉剎那劍法,其實也經常翻閱《劍一》。有些時候,他像是抓住了一些什麼,就如同一隻腳跨入了門檻。但是,卻又像是差了一些東西,始終無法達到劍一的第一層境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剎那劍法修煉成功,全身劍意正是最鼎盛的時刻,於是,立即開始參悟劍一,想要藉此機會,一舉跨入劍修的門檻。
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樹下,整個人都像是石化了一樣,紋絲不動,全身的意識都匯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周圍,只能聽到風將書頁吹得翻動的聲音,嘩嘩地直響。

    一連過去十二天,終於出現了一些細微的變化,張若塵像是再次抓住一絲劍道真意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周圍的風,變得越來越凜冽。

    隱隱間,似乎能夠看到,風勁轉化爲一道道淡淡的劍影,圍繞張若塵飛行起來。

    那些劍影,甚至能夠衝進張若塵的身體,穿透而過,又飛向遠處。即便如此,張若塵卻根本不會受傷。就如同,張若塵的身體,已經和劍氣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“抱元守一,制心一處。”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的身體宛如毫無重量,輕飄飄的站起身來,手臂向虛空一抓,頓時抓住一道劍形的氣流。

    以氣流爲劍,開始揮舞。

    “唰唰。”

    他舞出的劍招,沒有任何規律,完全就是隨心所欲的出劍和收劍,或是刺,或是劈,或是撩,或是擋。

    看似雜亂無章的劍招,卻又威力無窮。

    那種感覺,就好像任何人靠近他,也會被他一劍擊殺。

    劍一是沒有固定的招式,完全就是一種以不變應萬變的劍道境界,早就已經打破劍招的束縛,完全不拘一格。

    整整兩個時辰過去,張若塵全身大汗淋漓,體內的真氣幾乎消耗一空,終於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手掌心,氣流形成的劍,頓時散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終於跨入劍一的門檻,我現在也算是一位劍修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上,露出欣喜的神情,就連心臟的跳動速度,也加快了幾分。

    劍一,一共分爲十層境界。

    只有將十層境界,全部都參悟透徹,纔算是真正將劍一修煉成功。最近一千年,整個崑崙界,只有三十四人在魚龍境,將劍一修煉到十層大圓滿的境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現在,也纔是達到劍一的第一層境界。

    劍一在一定程度,已經超越劍招,達到一種“道”境。因此,只有對天地感悟極深的半聖,纔有可能參悟到劍一。

    而且,也只有極少數的半聖,才能跨入劍一的門檻,成爲劍修。

    張若塵才魚龍第三變的修爲,就已經跨入劍一的門檻,達到第一層境界,自然十分欣喜,證明他適合修煉劍道,可以稱爲“劍修”。

    對於用劍者來說,能夠成爲劍修,就是一種巨大的榮耀。

    對於張若塵來說,現在纔是剛剛起步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