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再次將《劍一》捧了起來,如癡如醉的觀閱,一邊參悟,一邊點頭,書上的每一個字都像是一柄劍,映入他的腦海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一段時間,張若塵依舊每天花費三個時辰修煉《九天明帝經》,其餘時間,完全花費在劍一的修煉上面。

    時間一晃,又是三個月過去,張若塵接連突破,一舉將劍一修煉到第四層境界。

    即便是魚龍第七變的青衣星使,也僅僅只是將劍一修煉到第四層境界而已。而她在劍一上面花費的時間,肯定比張若塵多出十倍以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圖卷世界,已經閉關修煉半年,終於將修爲完全鞏固,體內的真氣也已經十分精純,修爲境界膨脹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“以我現在的狀態,至少有七成把握,獨自開闢出第一條聖脈。”

    七成把握,依舊頗爲危險,張若塵卻還是決定拼一把。

    花費一天時間,張若塵調整自身的狀態,讓心態完全放鬆下來,纔開始衝擊境界。

    聖脈,是聖道修煉的根本。

    魚龍境的前三個境界,完全就是在錘鍊身體,爲開闢聖脈做準備。因爲,普通武者的肉身,根本承受不住聖氣的衝擊。

    達到魚龍第四變,開闢出第一條聖脈,纔是真正意義上的聖道起步。

    第一條聖脈,稱爲“陰蹻聖脈”,從武者的眉心氣海出發,穿過大半個身體,與人體的左足相連,最終打通左足底部的照海穴。

    開闢出“陰蹻聖脈”,就能貫穿武者的大半個身體,使武者的修爲向前跨出一大步。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龍珠中的聖龍之氣,從心臟中涌出來,匯聚到氣海,按照《九天明帝經》第五層功法的指引,開始衝擊聖脈入口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聖龍之氣每一次撞擊,張若塵的耳中,就會響起雷鳴般的巨聲。

    別的修士,可以請半聖幫忙開闢聖脈,相對要簡單許多。張若塵卻不行,只能靠自己的力量,強行開闢聖脈。

    一連衝撞兩百多次,張若塵的嘴角,已經流出一絲鮮血,整個身體都在顫抖,卻依舊沒有打開聖脈入口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並沒有放棄,喝下一口木靈紅澶,將傷勢壓制下去,調動聖龍之氣,繼續衝撞。

    一連衝撞一千三百多次,張若塵纔將聖脈的入口打開一道縫隙,控制聖龍之氣,緩緩向前推進。

    哪怕聖龍之氣只是推進一寸的距離,張若塵也要承受身體撕裂一般的痛苦。

    整整花費半天時間,張若塵也僅僅只是開闢了陰蹻聖脈的十分之一。此刻,他的毛孔,已經開始冒出血珠,全身的血管都凸了起來。

    開闢第一條聖脈,必須要一鼓作氣,若是半途而廢,或者修士在中途的時候暈厥,那麼混亂的聖氣,就會逆流回去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修士就算不死,全身修爲也會盡廢。

    正是這個原因,所以開闢第一條聖脈,纔會如此兇險。

    張若塵以強大的意志力,努力支撐,終於,將陰蹻聖脈開闢了一半。

    全身已經痛得麻木,一粒粒血珠冒出來,不斷從額頭、頸部、手臂滾落下去,將身上的白衣染成紅色。

    這是一種常人無法忍受的痛苦,足以讓人意志崩潰,只想立即放棄,哪怕是立即死去也好。

    即便是死去,也不想遭受這種痛苦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堅持,不能放棄,我一定可以做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緊咬牙齒,全身繃緊,開始一鼓作氣,向下繼續衝擊。

    就在他將陰蹻聖脈開闢了百分之九十的時候,左邊身體的皮膚,已經開始龜裂,出現一道道破碎陶瓷一般的血紋。

    十分讓人擔心,下一刻,他會不會就自爆而亡?

    木靈希就站在不遠處,屏住呼吸,不敢發出一絲聲音。她已經緊張到了極點,生怕張若塵在開闢第一條聖脈的時候發生意外。

    “他一定可以做到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緊咬貝齒,一雙星辰一般美麗的眼眸,筆直的盯着張若塵,眨也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突然,天地之間的靈氣,加速流動起來,全部都向張若塵匯聚過去,涌入足底的照海穴,穿過陰蹻聖脈,進入氣海。

    天地靈氣穿過陰蹻聖脈的時候,就轉化爲一絲淡淡的聖氣,隨後,向全身三十六條經脈涌出,在體內循環運轉。

    漸漸的,張若塵左邊身體的血紋,快速癒合。

    那一股折磨人的疼痛感,隨之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無法言語的舒爽感覺。

    第一條聖脈,陰蹻聖脈,開闢成功。

    張若塵終於達到魚龍第四變。

    陰蹻聖脈不僅能夠通過照海穴,吸收天地靈氣,將靈氣轉化爲聖氣。同時,也能在體內運轉,將體內的真氣,轉化爲聖氣。

    既然開闢出聖脈,自然也就能夠調動聖氣施展出武技。

    以聖氣施展武技,也不知能夠爆發出多強的威力?

    “龍象神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從地面衝了起來,飛到半空,全身猶如變成燒紅的鐵塊,散發出熾熱的陽剛之氣。

    一掌打出去,頓時打出一個七丈長的火焰手印,直衝高空,將雲層都震得四散而開。

    “譁。”

    落到地上,張若塵看了看手掌,欣喜的道:“利用聖氣,施展出武技,果然讓武技的威力,增強了一倍。”

    只不過,魚龍第四變的修士,僅僅只是開闢出一條聖脈,體內的聖氣相當稀薄。就如剛纔,張若塵只是打出一掌,就將體內的聖氣完全耗盡。

    只能繼續運轉功法,將真氣轉爲聖氣,才能再次爆發出如此強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除非突破到魚龍第五變,開闢出第二條聖脈,才能讓聖氣的轉化速度變得更快。

    “恭喜!恭喜!張若塵,你的意志力真是強大,居然只憑自己的力量,就開闢出第一條聖脈,讓人不佩服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俏麗的臉上,露出一道絕美的笑容,踩着優雅的腳步,帶着一股淡淡的香風,走到張若塵的面前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她看了一眼,露出一絲異樣的神色,笑道:“端木師姐,你不也突破到了魚龍第六變,一樣可喜可賀。你的修煉速度,也讓我也相當佩服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白了張若塵一眼,道:“我的修爲,本來就已經達到魚龍第五變的巔峯,得到聖源之後,又在這圖卷世界閉關修煉了半年,若是還不能突破到魚龍第六變纔是怪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將全部精力,放在修煉上面,修煉速度肯定比我還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雖然閉關了半年,但是,絕大多數時間,他都是在修煉剎那劍法和參悟劍一,並沒有花費多少時間提升修爲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無所謂,笑道:“無論是聖道,還是劍道,只要跨入門檻,後面自然就會輕鬆許多。”

    “功法和武技本就是相輔相成,接下來,我恐怕也要花費大量時間參悟劍道,修煉武技。”木靈希道。

    忽的,她臉上的笑容一收,眼神變得嚴肅起來,道:“接下來,你有什麼打算?我聽小黑說,你想要易容成兩儀宗弟子林嶽,去兩儀宗查一些事情?”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不瞞她,道:“的確有這個打算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提醒道:“兩儀宗高手如雲,你就算使用頂尖的易容術,恐怕也瞞不過半聖的眼睛。你這樣做,會不會太過冒險?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相信我,我有分寸。沒有七成以上的把握,我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是一個做事謹慎的人,木靈希見他如此自信,料想他肯定有十分高明的手段,能夠瞞過半聖,甚至聖者。因此,她也就不再爲他擔心。

    木靈希明眸皓齒的笑了起來,道:“好吧!九月初九,我再去兩儀宗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要離開了嗎?”張若塵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木靈希的性格十分開朗,也相當樂觀,與她在一起,張若塵會有一種說不出的放鬆感。

    而且,每次張若塵遇到危險的時候,或是需要幫助的時候,無論敵人有多麼強大,她都會毫不猶豫的站出來,與張若塵一起面對兇險。

    就好像,她一直跟在張若塵的身邊,一直在關注張若塵,只要張若塵需要她,就會立即出現。

    她既像是一個性格開朗,能夠化解張若塵心中陰霾的紅顏知己。同時,她又像是一個能夠與張若塵並肩作戰的鐵哥們。

    她付出的感情,就算再如何鐵石心腸的男子,也不可能無動於衷。

    木靈希要離去,張若塵自然還是有些不捨,心中有一絲淡淡的失落。只不過,他將那一種情緒,深深的埋在心裏,並沒有表露出來。

    木靈希的眼眸輕輕的眨巴,望着不遠處的接天神木,道:“乾坤神木圖的圖卷世界,堪稱是絕佳的閉關修煉聖地,若是有選擇,我也不會離開。只可惜,我並不是淡泊名利的隱士,而是拜月神教的聖女。這一次出來的時間已經很久,我必須要回去了!”

    木靈希顯然比張若塵更加傷感一些,只不過,她也將情緒藏在心中,並沒有太過表露出來。

    “天下本來就沒有不散的宴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一個溫潤的笑容,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隨即又像是想起了什麼,微微皺起眉頭,問道:“九月初九,你也要去兩儀宗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