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魔猿和吞象兔展現出來的實力,的確相當強悍,讓張若塵也迫切想要將修為突破到魚龍第五變,在體內,開闢出第二條聖脈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與它們不同。

    它們根本不用考慮其餘的事情,只需要在圖卷世界修鍊,就連修鍊資源,也是張若塵幫它們解決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有很多事需要去做,根本沒有太多時間閉關。

    魔猿和吞象兔雖然耗費了大量修鍊資源,但是,只要它們的修為,達到魚龍第九變,就能成為張若塵的兩大幫手。

    很多張若塵不方便出出面去做的事,就能安排它們去做。

    到時候,就該它們幫張若塵尋找修鍊資源。

    「這兩個傢伙的潛力很大,將來說不定能夠成長為兩隻聖獸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也是嘿嘿的一笑:「本皇傳給它們的功法,都是頂尖級別。而且,你又將大把頂尖的修鍊資源交給它們服用,它們的實力,怎麼會差?」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「怎麼沒有看見寒雪?」

    「她在閉關,衝擊魚龍境。」小黑.道。

    「竟然就要突破魚龍境?難道,她不去墟界戰場,衝擊天極境的無上極境?」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清楚,寒雪的修鍊速度,相當逆天。她在圖卷世界,已經閉關修鍊三年,修為已經達到天極境大圓滿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她在黃極境、玄極境、地極境都達到無上極境,若是不去衝擊天極境的無上極境,的確是有些可惜。

    想了想,張若塵又搖了搖頭,道:「還是算了吧!她的年紀,還那麼小,就不要讓她沾太多鮮血。」

    小黑點了點頭,道:「我問過她這個問題,可是,她聽說要殺很多很多的人,才能達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。於是,她就立即拒絕。其實,以她的千骨體質,就算不去衝擊天極境的無上極境,對她的影響也並不大。」

    「達到無上極境,只是能夠引來諸神共鳴。」

    「但是,昔日的千骨女帝,根本不需要諸神共鳴,反而卻能殺神。」

    提到千骨女帝,小黑頓時發出驚嘆,兩顆圓溜溜的眼珠變得格外明亮,一副十分崇敬的樣子,似乎又像是在回憶什麼。

    昔日的千骨女帝的確被傳得神乎其神,但是,時代太過久遠,張若塵並沒有什麼感觸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破損的聖皮軟甲取出,遞給小黑,道:「以你的能力,應該可以將聖皮軟甲修復吧?將它修復以後,就交給寒雪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擁有流星隱身衣和龍珠護體,因此,根本用不上聖皮軟甲。

    寒雪的年紀,雖然還很小,但是,她的修為,卻已經相當驚人,等她突破到魚龍第一變,也該出去歷練,不能永遠待在圖卷世界。

    她在外出歷練的時候,擁有聖皮軟甲,肯定相對安全一些。

    作為師尊,當然要為弟子多考慮一些,不然,就太不稱職。

    更何況,寒雪還是張若塵唯一的弟子。

    小黑十分溺愛寒雪,見張若塵取出破損的聖皮軟甲,立即奪了過去,笑道:「放心,只是修復聖皮軟甲,對本皇來說小事一樁。」

    將該交代的事交代完,張若塵就着手開始修鍊「無形無相三十六變」。

    這一種武技,屬於《四九玄功》的一部分,擁有無窮玄妙,據說修鍊到化境,花草樹木,飛禽走獸,皆能變化。

    甚至,還能變化成翻江倒海的神龍,變化成直飛九天的鯤鵬,變化成焚煉天下的鳳凰……

    當然,想要將「無形無相三十六變」修鍊到化境,就必須修鍊《四九玄功》。

    三十六變,並不是指只能變化三十六次,而是指天地之間的三十六種事物形態。

    比如,三十六變的第一種變化,指的是「人」。

    只要將第一種變化修鍊成功,修士就可以隨意變化成任何人的容貌。

    三十六變的第二種變化,指的是「走獸」。

    第三種變化,指的是「飛禽」。

    第四種變化,指的是「游魚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想要變化成另一個人,因此,也就不需要花費太多時間去專研,只需要將最簡單的第一種變化學到一些皮毛,就能受用一生。

    花費半個月時間,張若塵就將第一變修鍊出三分火候,可以做出一些簡單的變化。比如:手指可以延伸,雙腿可以變長,就連骨骼也能變得更加粗壯。

    「變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控制體內的真氣,穿過陰蹻聖脈,將真氣轉化為聖氣,將「無形無相三十六變」施展出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他的精神力也十分專註,在腦海中回憶林岳的容貌、身材、氣質、聲線。

    林岳的身高和身材,與張若塵相差不大,因此,變化起來,並不算太難。

    「噼啪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骨頭響動,肌肉、皮膚、頭髮、眉毛,也在快速發生變化。

    半晌之後,張若塵就變化成另一個人。此刻,他的容貌,與林岳幾乎一模一樣,帥氣的五官,挺拔的身材,烏青的長發,一雙比女人還美的手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林岳的確長得十分俊朗,幾乎找不出一點瑕疵,絕對是一個可以迷倒萬千少女的美男子。

    就算現在,張若塵站到林岳的師弟師妹的面前,他們也肯定分辨不出真假。

    但是,張若塵卻並不滿意,以他現在變化出來的林岳,的確可以瞞過一般的兩儀宗弟子,可是卻絕對瞞不過半聖級別的人物。

    總之一句話,張若塵只是改變了容貌,卻並沒能將身上的氣息也完全改變,就連氣質也和林岳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這種級別的變化,很容易就被識破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繼續修鍊,一邊嘗試變化,一邊彌補變化上的不足。

    又花費半個月的時間,張若塵終於將第一種變化,修鍊到小成的境界。

    「變!」

    經過半個月來的反覆練習,張若塵已經將變化之道運用得相當熟練。只是剛剛喊出一個「變」字,他的面容就立即發生變化,變得和林岳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,也變得頗為輕挑。

    甚至,就來他身上展現出來的氣質,也變得格外傲慢。

    向他看去,完全就是一個恃才傲物的貴族公子的形象,既有些眼高於頂,又有一些風流紈絝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一座湖泊旁邊,背着雙手,看着水中的自己,忍不住笑了起來,道:「以我現在對三十六變的運用,估計,就算是聖者也看不出端倪。」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修鍊的三十六變,依舊還是停留在十分淺薄的階段。

    至少,還有一處破綻,那就是修為。

    所有一切都已經改變,唯獨只有修為卻無法改變。

    他想要改變修為,將修為變成和林岳一樣的天極境大圓滿,就必須要將第一種變化修鍊到大成。

    將第一種變化修鍊到大成,根本不是三五個月就能辦到,至少也需要花費數年時間,甚至更久。

    一旦大成,就代表完美無缺,不再存在任何破綻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根本不可能等那麼久,更不可能專門花費數年時間,只為變成另一個人。

    雖然「修為」是破綻,其實也應該不大。

    首先,只有半聖,才能看透他的修為。

    其次,就算半聖知道他的修為達到魚龍第四變,張若塵還可以找出一些理由,用來搪塞。

    世界這麼大,誰還沒有一點奇遇?

    為了測試他的變化是否成功,張若塵專門去找吞象兔和魔猿檢測了一番。

    它們兩個,完全沒有將他認出來,甚至以為是外人闖入,差一點向他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小黑,依舊看穿張若塵的真身。當然,它本來就是乾坤神木圖的器靈,了解圖卷世界中的一切變化。它能夠認出張若塵,並不是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「厲害啊!張若塵,你居然還有這一手,就憑這一招手段,足以瞞過聖者的五感。」小黑頗為佩服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這是一種武技,必須要依靠聖氣來維持。以我現在的修為,體內的聖氣十分稀薄,最多只能維持一天。超過一天,立即就會打回原形,重新變成原來的模樣。」

    小黑說道:「反正咋們只是去兩儀宗調查祭台的情況,進入宗門,大不了深居簡出,少與人接觸,應該就不會暴露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也是點了點頭,道:「我現在也該出發。」

    走出圖卷世界,張若塵施展出身法,向兩儀宗的方位趕去。

    兩儀宗的山門,位於墜神山嶺的西段,距離東域邪土的青雲郡十分遙遠。張若塵一連花費三天,全速趕路,行了數萬里,才來到兩儀宗直接管轄的疆域。

    走在崇山峻岭,穿過一條棧道,前方出現一片開闊的地勢,像是一座被削平的大山,形成一個露天平台。

    神台城建在高聳的平台上面,青灰色的城牆,高聳的道塔,三千梯的台階。雖然只是一座小城,卻相當古老,擁有上萬年的歷史,兩儀宗的歷代諸聖,大多都在城中留下足跡。

    這裏已經是兩儀宗的外門區域,神台城就是一座互市。

    每天都有大量外門弟子,來到神台城,交易丹藥、靈草、真武寶器……,等等。

    當然,城中也有不少內門弟子,只不過,他們身份非同一般,交易的東西都十分珍奇,因此,大多都聚集在城中心,有專門的交易場所。

    張若塵變成林岳的模樣,交納一塊靈晶,走進城門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他就在城中看到一群熟人。正是,當日在青雲郡城的城外,與林岳一起的兩儀宗弟子。

    為首的人,穿有一身青色道袍,看上去頗為蒼老,擁有魚龍第五變的修為境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記得,林岳應該是叫他師叔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青袍老道的身後,還跟有另外十多個年輕男女,都是兩儀宗的內門弟子。

    頓時,張若塵快出幾步,追了上去,露出欣喜的笑容,叫道:「師叔,師妹,等一等我,可算是追上你們。」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