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趙義丙的老臉變得十分猙獰,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張若塵,不停顫抖,憤怒的道:“放屁,當時你明明是貪生怕死,纔會下跪求饒。而且,若不是你暴露了尋寶羅盤,尋寶羅盤也不會被邪道修士奪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淡淡的道:“師叔,話不能這麼說,當時的情況危急,若是不交出尋寶羅盤,我們豈能活着回到紫霞靈山?到底是師弟師妹的性命重要,還是尋寶羅盤重要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……”

    趙義丙怒到了極點,可是剛剛將話說到一半,就意識到那是“林嶽”給他挖的坑,於是立即閉上嘴巴,沒有將後半句說出來。

    此刻,他只想一巴掌拍過去,將“林嶽”拍死。

    雖然張若塵說得是大義凜然,但是,絕大多數人根本不相信他的話。

    特別是,那些內門弟子,當初在青雲郡,他們親眼目睹整個過程,也就更加不信“林嶽”真的有那麼高尚。

    按照張若塵的說法,首先是因爲趙義丙的貪婪,所以纔會激怒那一位邪道修士,將所有弟子至於險境。

    其次,是他“林嶽”不顧自身的尊嚴,下跪求情,才保住了衆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爲了留在兩儀宗,張若塵將自己的口才潛力,完全激發出來。

    在場的諸位長老,並不知道實情,聽到林嶽的話,頓時露出凝重的神色。

    若是“林嶽”真的是忍辱負重,下跪求情,才保住十多位內門弟子的性命,那麼,他們若是將“林嶽”逐出山門,豈不是顯得不仁不義?

    事實的真相,到底是什麼呢?

    那一位年紀最大的長老,向站在道觀中的內門弟子看過去,問道:“趙涵兒,你林嶽師兄說的話,可是句句屬實?”

    趙涵兒年齡最小,最爲單純,也就最不會撒謊。

    她猶豫了一下,最終還是走了出去,抿了抿嘴脣,搖了搖頭,道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本來,趙涵兒也十分瞧不起林嶽的所作所爲,可是,剛纔林嶽所說的話,卻又的確是句句屬實。

    她努力的回想了一下,當時若不是林嶽下跪求饒,說不定他們所有人,真的都已經死在那一位邪道修士的手中。

    若是說林嶽師兄說的都是事實,那麼,趙師叔就肯定會受到宗門的處罰。

    若是說林嶽師兄說的都不是事實,那麼,林嶽師兄就可能會被打斷雙腿,廢掉修爲,逐出宗門。

    萬一……林嶽師兄真的是爲了救他們呢?

    以趙涵兒的年齡和閱歷,已經有些分不出到底什麼是真,什麼是假,也就不敢亂說話。所以,只能說一句“不知道”。

    “林嶽師兄,對……對不起。”

    趙涵兒直接哭了出來,一邊抽泣,同時,向張若塵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迎了上去,伸出雙手,將趙涵兒扶起來,道:“師妹,你沒有對不起我,是我對不起大家。只怪我當時不夠強大,不能用真正的實力,保護大家。只能卑躬屈膝,只能下跪求饒,只希望能夠救你們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看來,各位師弟師妹的性命,遠遠比我的尊嚴更加重要。失去了尊嚴,還可以重新掙回來。但是,你們若是丟掉了性命,我會懊悔一輩子。”

    徐晨捏緊雙拳,恨得咬牙切齒,沉聲道:“師妹,你千萬不要被林嶽的花言巧語矇騙,此人就是一個欺軟怕硬的孬種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本來是一個脾氣很好的人,不想與人交惡,但是,徐晨三番五次與他作對,到底是爲哪般?

    他就僅僅只是想要留在兩儀宗,追查祭臺的秘密,難道就這麼難?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眼向徐晨盯過去,露出兩道銳利的光芒,道:“徐師弟,你覺得欺軟怕硬的孬種,能夠殺得了黑市一品堂的幽藍星使?我說過,既然失去了尊嚴,就要重新找回來,難道殺死幽藍星使還不能挽回宗門的顏面?”

    徐晨譏諷的一笑,道:“你滿口都是騙人的話,誰會相信你能殺死幽藍星使?幽藍星使只需一根手指頭,就能將你按死。你問一問,在場的各位師叔師伯,誰會相信你能殺死幽藍星使?”

    聽到徐晨的話,原本心中十分愧疚的趙涵兒,突然,反應了過來,有一種再次被林嶽欺騙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我居然信了他的話,他怎麼可能殺得了幽藍星使那個大魔頭?殺不了幽藍星使,卻還硬說幽藍星使是被他殺死,這樣一個人的話,也能相信?”趙涵兒緊咬貝齒,雙眸中噴涌出怒火。

    徐晨向趙涵兒盯了一眼,看到趙涵兒露出憤怒的眼神,他的心中,頓時樂開了花。

    當面揭穿林嶽的醜陋面目,不僅討好了趙師叔,而且也給小師妹留下了一個正人君子的好印象,徐晨只感覺有些飄飄然,腦海中已經浮現出“林嶽被逐出師門,他卻抱得美人歸”的畫面。

    幽藍星使的名號,自然是如雷貫耳,就連道觀中的諸位長老遇到他,也只能望風而逃。因此,沒有人相信,林嶽能夠殺得了幽藍星使。

    趙義丙的心中大喜,知道現在就是一個好機會,不能再給“林嶽”開口說話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林嶽,你這個滿嘴謊話、欺師滅祖的狗東西,貧道今天就替長生院清理門戶,廢掉你的一生修爲。”

    趙義丙的腳尖在地面一蹬,急速向張若塵衝了過去,雙手捏成掌印,將全身的修爲都調動起來。

    他不是要廢“林嶽”的修爲,而是要一掌將“林嶽”擊斃,讓他永遠也無法再開口說話。到時候,尊主大人問起,他直接用失手誤殺的藉口,就能搪塞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感受到趙義丙身上的殺氣,頓時,眼睛一縮,也開始暗暗凝聚力量。

    真沒想到,這個老道如此可惡,居然想要殺人滅口。

    趙義丙魚龍第五變的修爲,張若塵根本沒有放在眼裡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準備與趙義丙鬥一鬥的時候,道觀正中央的人形石像,突然之間,散發出明亮的光華。

    “譁!”

    一股強大的聖力威壓,散發了出來,將所有人都鎮壓得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當然,也包括趙義丙。

    趙義丙只感覺全身真氣瞬間變得凝固,完全無法運轉,與此同時,強大的聖力落到他的身上,直接將他壓得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一道猶如天雷般的聲音,從石像的嘴裡發出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收回真氣,目光盯向石像,只見,石像的雙目睜開,眼眶裡面散發出灼灼的聖光。

    紫霞觀中的所有長老、內門弟子,全部跪倒地上,齊聲道:“拜見尊主。”

    紫霞靈山的尊主,號稱“紫霞半聖”,乃是長生院三位半聖之一,修爲高深莫測,大多時間都在閉關修煉,很少現身。

    絕大多數內門弟子,從未見過紫霞半聖。

    因此,在他們的心中,紫霞半聖乃是神聖一般的存在,見到紫霞半聖的石像顯聖,自然是無比激動,心中充滿敬畏。

    趙義丙雙腿跪地,額頭上不停冒出汗珠,心中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。

    紫霞半聖並不是真身降臨,而是將一道聖魂,作用在石像上面,達到“顯聖”的效果。

    即便,紫霞半聖在十萬裡之外,只要顯聖,人形石像就能在短時間,擁有紫霞半聖十分之一的力量。

    這是半聖,才具有的手段。

    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的力量,也足以鎮壓得魚龍第九變的修士下跪行禮。

    但是,衆人卻發現,站在道觀中央的“林嶽”,並沒有下跪。他僅僅只是雙手抱拳,向石像躬身行禮。

    “林嶽,你好大的膽子。尊主大人顯聖,你居然也敢不跪?”趙義丙沉聲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淡淡的瞥了趙義丙一眼,根本沒有下跪的意思。

    雖然,“林嶽”沒有下跪,讓在場的諸位長老十分不悅,但是也有一些人卻還是相當佩服“林嶽”。

    畢竟,並不是任何人,都能承受住半聖的聖威。

    “林嶽”能夠做到,就足以說明,他真的很不簡單。

    紫霞半聖的一雙聖目,也盯在“林嶽”的身上,沒有絲毫生氣的意思,反而露出頗爲欣賞的目光,道:“不錯。難怪能夠在三十六歲,突破到魚龍境,你的確相當不凡。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在場的內門弟子,包括徐晨、趙涵兒,全部都像是遭受雷擊了一般,無比震驚的向“林嶽”望去。

    他……他已經突破到魚龍境?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徐晨的臉色,變得十分蒼白。

    只有天極境大圓滿的修士,纔會明白想要突破魚龍境是何等艱難。林嶽怎麼可能如此輕鬆就達到魚龍境?

    以林嶽的年齡,一旦突破到魚龍境,就能成爲高高在上的聖傳弟子,身份地位比在場的諸位長老都要高出一階。

    按照兩儀宗的門規,聖傳弟子無須向半聖下跪行禮。因此,就算林嶽沒有下跪,也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起來吧!”

    紫霞半聖石像上的聖威,漸漸收斂回去,顯得頗爲隨和。

    衆人紛紛站起身來,各自回到座位旁邊,每個人都有些驚疑不定,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發展?

    特別是,趙義丙和徐晨二人,更是連大氣都不敢出一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