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沿着一條長長的石階,張若塵徑直向紫霞靈山的山下行去,準備前往**院。

    **院位於長生院的西南方向,乃是羅盤指引的方位,無論如何,張若塵必須去查探一番。

    “林嶽師兄,你等一等我。”

    趙涵兒化爲一陣香風,從後面追了上來,飛落到張若塵的身前,攔住張若塵的去路。

    她抿着嘴脣,十分歉意模樣,向張若塵鞠了一躬,道:“對不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她盯了一眼,心中十分清楚她爲何要說對不起,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,道:“沒關係,你回去吧!”

    對趙涵兒來說,以前她對林嶽師兄的誤解是天大的事。可是對張若塵而言,只是一件小事,甚至從來都沒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趙涵兒見“林嶽”對她如此冷淡,心中就更加傷感,繼續追了上去,緊緊的跟在張若塵的身後。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看出,趙涵兒是在暗戀“林嶽”。

    既然他不是真正的林嶽,自然也就不會去招惹趙涵兒,免得惹出不必要的麻煩。因此,他只是走自己的路,一句話也不說。

    兩人一前一後,走下紫霞靈山。

    趙涵兒見張若塵向**院的方向行去,頓時,眼眸中露出些許傷心的神情,低聲道:“林嶽師兄,你又要去找韓湫師姐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豁然停下腳步,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,腦海中,浮現出一個絕豔的人影。

    韓湫?

    到底是哪一個韓湫?

    張若塵也認識一個韓湫,那是在天魔嶺的時候,對方是雲臺宗府宗主的女兒,擁有黑暗體質。

    當時,張若塵曾經建議她拜入兩儀宗,學習兩儀宗的鎮宗法典《太極先天道》。

    因爲,只有修煉《太極先天道》,才能控制體內的黑暗之力,要不然,隨着她的修爲越來越高,體內的黑暗之力也會越來越強。

    最後,膨脹的黑暗之力,很可能會將她自己吞噬。

    莫非韓湫真的不遠萬里,趕來墜神山嶺,拜入了兩儀宗?

    雖然趙涵兒的一句話,勾起了張若塵數年前的回憶,可是張若塵還是不認爲會有那麼巧。

    兩儀宗的弟子多不勝數,怎麼可能遇到韓湫?

    根據趙涵兒所說,張若塵能夠聽出,以前的那一個林嶽,似乎認識韓湫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好不知道以什麼藉口前往**院,聽到趙涵兒的話,頓時點頭道:“沒錯,我的確是去找韓湫師妹。”

    趙涵兒道:“林嶽師兄,你難道不怕……不怕像前幾次一樣,被韓湫師姐打斷手腳的骨頭,扔出**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雖然頗爲詫異,但是,張若塵依舊還是很鎮定,道:“我只是去和韓湫師妹敘舊,她爲何要向我出手?”

    “韓湫師姐根本就不喜歡你,你……你何必還要去自討沒趣?上一次,韓湫師姐就已經放話,只要你還敢去**院,她就不會再手下留情。”趙涵兒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大致明白過來,估計以前的林嶽是覬覦韓湫的美貌,想要追求她。但是,林嶽使用的方法,可能有些拙劣,因此激怒了韓湫。

    不僅沒能追到韓湫,反而還給韓湫留下了壞印象,纔會遭到韓湫的毒打。

    只是短短一個剎那,張若塵就大致猜測出前因後果。

    現在,張若塵也只能希望以前的林嶽沒有招惹太多敵人,要不然,他在兩儀宗的日子估計就很難平靜。

    可是想什麼就來什麼,張若塵纔剛剛來到**院的外面,就聽見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,“嘿嘿!這不是長生院的內門大師兄林嶽,怎麼,你還敢來**院?”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身,向身後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,一羣身穿青色道袍的內門弟子,從遠處行來,一共十多個人。

    他們的領口和袖口繡的是一片青色的三葉花,顯示出,他們來自上清宮。

    兩儀宗的三宮七十二院,以“三宮”爲尊,“七十二院”依次排序。

    長生院的整體實力,在七十二院中排名第六十六位,可以說排名是相當靠後。

    雖然,林嶽是長生院的內門大師兄,其實上清宮的弟子根本就沒有將他放在眼裏。

    其中爲首的一人,名叫龐龍,看上去頗爲年輕,大概二十來歲的樣子,顯得英俊瀟灑,手持一根兩尺長的玉笛,走到張若塵的身前,譏誚的盯了張若塵一眼。

    趙涵兒露出怯弱的神情,扯了扯張若塵的衣袖,示意他趕緊離開,不要招惹龐龍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**院是有正事要辦,當然不可能就此離開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兩儀宗的弟子,爲何我不能來**院?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無語的盯了龐龍一眼,搖了搖頭,徑直就向**院的院門行了過去,。

    龐龍的臉色一沉,沒想到林嶽的膽子竟然這麼大,居然敢無視他。而且,他居然還敢去**院?

    龐龍的實力,在兩儀宗內門弟子中排名是第三,在《天榜》排名第九十八位。

    林嶽在內門弟子總排名是第三百零八位,在《天榜》排名三十萬位之後。

    韓湫在內門弟子的總排名是第十八位,再加上她是錦瀾聖者的弟子,擁有天姿國色的容貌,在兩儀宗,自然就有很多的追求者。

    龐龍和林嶽就是其中之二。

    宗門大比的時候,龐龍狠狠的教訓了林嶽一次,從那以後,林嶽見到龐龍,就如老鼠見到貓,立即就會被嚇得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有龐龍的地方,就沒有林嶽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,“林嶽”居然絲毫都沒有懼色,而且還不顧他的警告,就要走進**院。

    “林嶽這小子莫非是吃了熊心豹子膽,竟然敢和龐師兄對着幹?”

    “如此看來,龐師兄上一次的警告,他並沒有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林嶽也太不自量力,居然還敢來招惹韓湫師妹。龐師兄,我去教他該如何做人。”

    龐龍的身份背景很不一般,在場的內門弟子,自然都極力討好他。

    一個背有一柄金劍的年輕男子,衝了出去,急速追上前方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他的臉上露出戲謔的笑容,兩根手指捏在一起,白色的真氣從指尖涌了出來,形成一柄三尺長的真氣劍。

    金劍男子名叫郝峯,在內門弟子的總排名是第一百八十二位,實力要比以前的林嶽強大一大截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郝峯的身法極快,瞬間就衝到張若塵的身後,一劍刺向張若塵的背心。

    張若塵停下腳步,暗歎了一聲,“樹欲靜,而風不止。”

    雙腳立在原地,張若塵並不轉身,也凝聚出一柄真氣劍,隨手向身後一揮。

    看似隨意的一劍,卻蘊含無窮的劍道玄妙。

    郝峯的臉上露出驚異的神情,只感覺成千上萬道劍影,鋪天蓋地的向他涌過去,似乎要將他吞噬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郝峯不敢繼續向前衝,立即收劍抵擋。

    同時,他踩動步法,疾速向後爆退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一道劍光,從郝峯的臉頰旁邊劃了過去,在顴骨上方的位置,留下一道兩寸長的血口。

    一滴鮮血,流淌了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揹着身體,散去了真氣劍,淡淡的道:“剛纔這一劍,算是小懲大誡,若是還有下次,休怪我手下無情。”

    郝峯被張若塵剛纔那一劍的威力震懾住,立在原地,眼神顯得有些呆滯,顯然是沒能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站在遠處的龐龍,並沒有看出,張若塵剛纔那一劍的玄妙。

    只看見,張若塵隨手揮出一劍,就將郝峯的劍法破掉,而且,真氣劍的劍尖,還劃破了郝峯的臉。

    一位內門弟子調侃了一聲,笑道:“郝峯,你最近是不是隻顧着與你的幾位漂亮師妹親熱,將劍法都荒廢了?”

    郝峯深吸一口氣,逐漸緩了過來,臉色變得凝重,道:“林嶽的實力,很不簡單,他似乎變強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不簡單?我看你剛纔就是太輕敵,所以纔會被他破掉劍招。”龐龍冷聲道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龐龍施展出一種精妙的身法,身形一閃,化爲一連串的人影,攔到了張若塵的身前。

    他纔不相信,“林嶽”的修爲,能夠在短時間提升到擊敗郝峯的程度。

    龐龍的目光冷峭,重新將張若塵打量了一番,不屑的笑道:“你知道我最討厭什麼人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皺起眉頭,道:“什麼人?”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的人。”

    龐龍笑了笑,又道:“林嶽,你最近的名氣很大,據說就連黑市一品堂的幽藍星使都是被你殺死。你以爲自己已經一舉成名,就想到韓湫師妹的面前炫耀?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根本沒有人會相信,你能殺死幽藍星使,只會讓人覺得,你是一個被人利用的蠢貨。”

    林嶽殺死幽藍星使的消息,的確是傳回兩儀宗,並且造成了極大的轟動。

    不過,大家都知道林嶽的修爲,只是天極境大圓滿而已,因此根本沒有人相信他能殺得了幽藍星使。

    大家更願意相信,幽藍星使是死於黑市高層的內鬥。

    至於林嶽,完全就是被黑市其中一方的勢力利用,由他來背了殺死幽藍星使的黑鍋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,還不是蠢貨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