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趙涵兒見大家都在嘲笑林岳,頓時咬緊貝齒,鼓起勇氣走了出去,說道:「林岳師兄才不是被人利用,幽藍星使是真的被他殺死,而且,他已經突……破……」

    本來,趙涵兒是想要說林岳師兄已經突破到魚龍境,只不過她的話才說了一半,就被龐龍的笑聲打斷:「就憑他也能殺死幽藍星使?若他能夠殺死幽藍星使,那麼,我只有一隻手,就能將幽藍星使打趴下。哈哈!」

    「居然真的有人相信林岳能殺死幽藍星使,林岳誆騙小女孩的本事,還是很高明。」

    「林岳的賣相還是不錯,據說,他睡過的女弟子不下二十人,大多都是長生院和**院的女弟子。估計,站在他旁邊的小師妹,也是與他睡過的小情人。」

    一位身材魁梧的內門弟子,十分嫉妒的道:「現在的女弟子,就喜歡盲目的崇拜,喜歡聽花言巧語,也不仔細瞧一瞧林岳到底是一個什麼貨色?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和龐龍等人鬧出的動靜不小,很快就驚動了**院中的內門弟子。

    **院在七十二院中頗為特殊,只招收女弟子,其中,很多女弟子都擁有相當美艷的姿色。

    「居然又是林岳,他都已經被韓湫師姐教訓了四次,居然還敢來**院。」一位身材高挑的道袍女子,冷笑了一聲,似乎看林岳很不順眼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一些女弟子,看向「林岳」的眼神,顯得頗為嬌羞,道:「林岳師兄也是《天榜》武者,實力還是相當強大。」

    「對啊!對啊!林岳師兄長得那麼英俊,我都好想去長生院與他一起修鍊劍法。」另一個容顏頗為俏麗的女子,媚.眼含.春的盯向「林岳」,猶如一個花痴一樣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林岳的容貌,的確相當俊逸,十分受女弟子的青睞。估計,他只需勾一勾手指,就有大批女弟子主動投懷送抱。

    因此,**院的女弟子,其中有一半,對他的印象還是相當不錯。

    「難怪韓湫會教訓林岳,林岳欠下的風流債似乎真的不少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大,能夠敏銳的感受到,**院的女弟子裡面有好幾雙灼熱的眼神,盯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那種特別的眼神飽含.春.情,由此可見,她們和林岳絕對不只是單純的師兄妹關係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**院中,傳來一陣躁動。

    緊接著,就聽到歡呼的聲音,「韓湫師姐出關了!」

    「什麼?韓湫師姐不是吞服了魚龍丹,正在閉關修鍊衝擊魚龍境?難道,她已經突破?」

    片刻之後,**院的女弟子,立即從中間分開,自動讓出一條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望過去,只見一個全身散發出黑色寒光的絕麗女子,從**院的大門,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韓湫的身材十分纖細,胸.部、腰部、臀部凹凸起伏,形成一條完美的曲線。

    她的肌膚雪白如玉,黑色的長發垂落到腰間,一雙美眸猶如兩灣秋水,纖長的脖頸,筆直的雙腿,明明穿著聖潔的道袍,卻像是一個能夠勾走男人魂魄的魔女。

    與韓湫比起來,**院別的女子,全都暗淡失色。

    她們全部加起來,也難以比上韓湫的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「居然真的是她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有些詫異,嘴角微微上揚。

    眼前這個韓湫,正是天魔嶺雲台宗府的那一個韓湫。她與張若塵,已經是老朋友。

    如今的韓湫,在兩儀宗一位聖者的幫助之下,修鍊出黑暗體質。

    同時,她又修鍊了兩儀宗的鎮宗法典《太極先天道》,整個人的氣質變得相當詭異,既像是一個行走在地獄中的魔女,又像是一個站在雲霄頂端的仙姬。

    只論美貌,韓湫與黃煙塵在伯仲之間,比木靈希和洛水寒差了一籌。

    但是,那一種黑暗和光明強烈對比形成的氣質,卻讓她增分不少,頓時成為兩儀宗的四大絕色美女之一。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看出,韓湫的修為,似乎是剛剛突破到魚龍第一變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修為剛剛突破,她還駕馭不住那一股強大的力量,所以,真氣才會湧出身體,全身上下散發出暗黑而冰冷的光芒。

    韓湫盯了張若塵一眼,目光冷聲道:「林岳,你居然還敢來**院,是不是我上次下手還不夠重?」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隨著她的話音落下,頓時,一股黑色的寒氣,從她的足底湧出,向張若塵衝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背在身後,身體猶如磐石一樣,紋絲不動的站在原地,顯得十分淡然,輕鬆將韓湫的黑暗力量化解。

    韓湫的美眸露出異樣的光彩,嘴裡發出一聲輕咦。

    剛才,她調動黑暗之力,想要給「林岳」一個教訓,卻發現她的力量就如石沉大海消失得無影無蹤,根本奈何不了「林岳」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麼回事?

    韓湫無論如何,也不相信,林岳能夠化解她的力量。

    龐龍並不知道,剛才張若塵和韓湫已經暗暗交手了一次。

    見到韓湫走出**院,龐龍的臉上,頓時露出興奮的神情,主動請纓,道:「韓湫師妹,對付林岳這個無恥之徒,何須你親自出手?我來教訓他。」

    好不容易有一次獻殷勤的機會,龐龍怎能放過?

    是時候在韓湫師妹的面前,好好的表現一番。

    有郝峰的前車之鑒,龐龍自然不敢輕敵,準備施展出最強大的力量,爭取只用一招,就將「林岳」擊倒。

    龐龍體內的真氣,急速運轉,從掌心湧出,注入兩尺長的玉笛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青色的銘紋從玉笛的表面,浮現出來,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波動。

    玉笛中,頓時響起古怪的聲音。

    音波涌了出去,傳入在場所有武者的耳中,竟然影響了武者的精神力和武魂。其中一些修為沒有達到天極境的外門弟子,直接雙眼一閉,軟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就算是修為達到天極境的武者,受到音波的影響,也感到十分煩躁。

    玉泉風笛,是一件十一階真武寶器,不僅僅只是能夠發出音波攻擊,其他威力也是無比巨大。

    「清泉石上。」

    龐龍以玉笛為劍,手腕快速轉動,施展出一招精妙的劍法,快速擊向張若塵的心口。

    頓時,玉笛上面散發出八十一道劍影,匯聚在一起,化為一條劍氣溪流,纏繞在龐龍的身上。

    **院中,一位年輕的女弟子倒吸一口涼氣,驚呼一聲:「龐師兄施展的是鬼級下品的劍法,清泉劍法。據說,這套劍法的威力極其強大,看似如同『清泉石上流』,實際上卻能爆發出江河奔涌一般的強大力量。」

    「龐師兄為了修鍊清泉劍法,曾經盤坐在靈海泉水的旁邊,觀摩泉水的真諦,一連參悟五年,才最終將劍法修鍊到大成。五年時間,龐師兄從未離開靈海泉一步,而且,除了飲用泉水,沒有再吃過別的任何東西。」

    「花費五年時間,只為苦修一套劍法,這是何等毅力?」

    「龐師兄能夠進入《天榜》前一百位,自然不是浪得虛名,他對劍道的理解,比很多師叔師伯都要透徹。據說,他已經快要達到劍心通明的境界。」

    「韓湫師姐曾經說過,兩儀宗的內門弟子,沒有一個人的劍法能夠勝得過龐師兄。能夠接住龐師兄一招劍法的人,也少之又少。」

    「林岳師兄能夠接得住龐師兄的一招嗎?」

    「開什麼玩笑?龐師兄施展的可是大成的清泉劍法,威力何等強大,林岳師兄怎麼可能接得住?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韓湫的美眸散發出讚歎的神彩,暗道,龐龍的劍法造詣,又提升了一個台階,實力已經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如若再次舉行內門大比,龐龍很有可能會力壓全雄,奪得第一名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龐龍看了一眼,輕輕點了點頭,不得不說,龐龍在劍法上的造詣,的確還是不錯。

    只不過,他對劍道的理解,依舊還有一點瑕疵。

    若是,他能彌補那一點瑕疵,說不定,就能跨入劍心通明的境界。

    「唰唰!」

    龐龍已經衝到張若塵的面前,玉笛閃電般的擊出,八十一道劍氣順著笛子,沖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伸出一根手指,十分優雅,向前一點。

    「太陰脈劍波!」

    碗口粗的劍波,從張若塵的指尖飛出去,爆發出冰寒刺骨的氣息,瞬間就將八十一道劍氣全部打散。

    「轟隆!」

    龐龍倒飛了出去,嘭地一聲,墜落到十丈之外的地面,摔得就像滾地葫蘆一樣。

    冰寒的劍氣,凝聚成一層厚厚的寒冰,將龐龍大半個身體都冰封了起來。

    龐龍運轉真氣,震碎身上的寒冰,想要強行站起身來,可是才剛剛站穩就引動了傷勢,嘴裡吐出一口鮮血,再次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劍波散發出來的劍氣,在龐龍的身上,留下數十道血淋淋的劍傷。此刻的龐龍,別提有多凄慘,哪還有剛才玉樹臨風的樣子?

    周圍的內門弟子,還有**院的女弟子,全部都被驚得目瞪口呆,下巴都要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招,龐龍就被林岳打成重傷?

    這一定不是真的!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